第四百一十四章 早朝(一)

小说: 一统天下之压寨姑爷 作者: 沧海飞鲨 更新时间:2020-05-23 07:10:18 字数:2489 阅读进度:415/422

“谢了,要不是你我这会儿就算不死,也得丢半条命。”吴峥说道。

秦祥道:“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些就见外了,你可是咱们大周这数百年来唯一打过胜仗的将军,以后这将门大旗还得你来扛呢!可千万不能出事。”

“将门?我算哪门子将门,我的志愿是当右相。再说了,你看看我俩的胳膊谁粗,跟你一比我简直就是个小白脸啊!我来扛旗还不把我给压死?”

秦祥呵呵一笑:“这是程老公爷的意思。”

“程老公爷?哪个程老公爷?”

“程小金的爷爷,程代代啊!”

“程代代?这名字……也太奇葩了吧!该不会是你调侃人家吧!”

秦祥摇摇头:“我哪敢啊!程老公爷家取名就是这个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了。”

“照你这么说,那他爷叫什么?”

“程传代啊!”

“扑哧!”吴峥忍不住笑道:“那这么说来程小金应该叫程开枝才对啊!”

“程开枝是他太祖爷爷,程散叶是他太爷爷,他原名本来叫程万代,是那小子不干这才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程小金的,万代也就成了他的小名。”

对于这么奇葩的家族吴峥也只能摇头苦笑,突然吴峥好像想到了什么,便问道:“对了,这几日你天天都跟我在一起,你是什么时候得到程老公爷信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那时你还在吐谷浑呢!对了,你是怎么跑出来的,这一路上我都想问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这事说来话就长了,咱们还是说说那程老爷子吧!你确定你没听错,程老爷子叫我来扛大旗,而不是拿我来做大旗?”

“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啊!要是扛旗的话,我得出力。但要是做旗的话,那就轻松多了,什么都不用管,只管每天在风里浪就好了。”

“这么说来还真有些道理,可是当时我在窗外也没听的太清楚。”

“对了,牛耀祖呢?他现在怎么样?”吴峥问道。

“有渝州的大功,他家的爵位算是彻底保住了,如今已经左骁骑的司武将军,兵拜六品呢!”

“大内侍卫?”

“以前是,但现在那是右骁骑卫的事了,左骁骑卫如今在西边的崤山大营,明面上是守卫皇家猎场,暗地里……”说到这儿秦祥突然压低声音道:“我听我家老爷子说,暗地底是陛下在学武帝组建自己的羽林卫。”

“是吗?这事听起来好像很机密啊!你就不怕我大嘴巴说出去?”

“不怕!”秦祥十分自信的道:“这次跟你回来,你信不信咱俩可能都会被塞进去。”

“行了,我走不动了,歇会儿吧!”

秦祥见吴峥也缓过来了,便点点头扶着吴峥在应天门的城墙下坐下,可刚坐下一个身着紫衣的马喜老太监就跑来了。

“来人可是龙潭候?”马喜这家伙其实早就来了,只是见二人还没缓过劲来所以客意躲在门后一直等到现在才出来。

“这位公公是?”吴峥想站起来跟马喜套套近呼,可刚想站起来就觉的自己腿脚发软,就索性又坐下去了。

“咱家马喜,奉陛下之命特来给龙潭候传个口谕。”

“是吗?这口谕跟圣旨是一样的吗?我要不要行什么跪拜之礼?最好是不要,因为我现在跟本就站不起来啊!”

马喜笑道:“不用,陛下体谅龙潭候周车劳顿,特意吩咐了一切从简。”

“那我就放心了,不知道陛下想跟我说什么?”

马喜笑道:“陛下说龙潭候没有失约他知道了,回去早点休息,明天不忘了上朝。”

“就这些?”吴峥一脸懵然的看着马喜。

马喜点点头:“就这些。”

“我去!让我这么拼命跑回来,就是为了上个朝吗?可是我无官无职的上哪门子早朝啊!”

马喜笑道:“龙潭候现在虽然无官无职,但有爵位在身啊!身为大周候爵自然有上朝的资格。”

吴峥回头问秦祥:“是这样的吗?”

秦祥摇遥头:“我又没上朝怎么知道?”

马喜笑道:“陛下还吩咐了,明天早朝请秦小将军与龙潭候一起同来。”

“我也要去?我一个小小的武校又不是什么候爷为什么要跟他一起上朝?”

“这个咱家就不知道了,反正陛下是这么吩咐的,要不秦小将军去问问陛下?”

“我……算了,死就死吧!”

“好了陛下的口谕咱家已经传到了,就不打扰龙潭候与秦小将军休息了。”

“公公慢走!”吴峥叫住了马喜,按着秦祥的肩膀挣扎着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两步,刚一个不稳就要摔倒,远在三步之外的马喜却一把扶住了他。

吴峥一愣,看了看眼前的马喜,旋即笑道:“没想到公公还是个高手。”

马喜笑道:“什么高手低手的,咱家就是年轻时学过几年拳脚罢了,龙潭候无恙吧!”

“没事没事,就是马骑久了有些腿软。”说完手腕一抖一锭银子便顺着袖口落里了马喜的袖子里。

马喜依旧笑眯眯的,就像没有感觉到袖子里那锭沉甸甸的银子似的说道:“龙潭候没事就好,不然还不知道陛下要急成什么样呢!”

吴峥一听心道:“有门儿,这是老太监是在给自己透口风啊!看来这银子花的不冤。”

于是吴峥便问道:“马公公,不知陛下要我二人上朝所为何事?”

马喜笑道:“唉!还不都是右相给闹的,说是龙潭候炸城杀官。放心此事陛下是不信的,这不就要叫你们明天一早在早朝上跟右相对质嘛!好了,该说的不该说了咱家都已经说了,咱家还要回宫复命呢!就不打扰龙潭候了。”

送走了马喜,吴峥也没了回去坐墙根的心思,坐的时候想站起来麻烦,站起来了之后想再坐下去会更麻烦。

秦祥凑了过来,刚刚马喜的话他也听见了,于是愁容满面的说道:“我就知道会这样,吴兄心里可有对策?”

“对策个球,明天再说吧!对了早朝是什么进候?”

“卯时啊!”

“这么早?那还不快回去睡觉?”

“睡……睡觉?你今晚还睡的着?”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知道夏老爷子家怎么走吗?”

“道德坊。”

吴峥吓了一跳,因为说话的不是秦祥而是个女的,还是从身后传来的。

回头一看这说话之人不是鸾音还能是谁?除了她之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