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15 字数:3148 阅读进度:3/17

第三章

傅西沉收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答复,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

落在座位上的各个人眼中,只觉得傅西沉越发没有把自己的弟弟当回事,之前的那点担忧一下子就没有了。

也是,星恒传媒赚的钱再怎么多,也不及沉星集团一根手指。只要傅西沉还坐在总裁这个位子上,老爷子就没有把家业交到别人手里的理由。

于是会议上大家又潦草的说了几句,就都散了。

何进很识相的走上前,看老板有没有什么吩咐。

“去君越。”傅西沉松了松自己的领口,才四月份呢,怎么这么燥的慌。

最终鹿栀周还是先回了一趟家,换了一件衣服。

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出门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突然觉得穿见大衣太过隆重。

她简单换了一件白色的套头毛衣,淡蓝色的牛仔裤穿在身上很是舒服,索性两个人都这么熟稔了,自己就怎么舒服怎么穿吧。

到了0317房门口,鹿栀周按了两下门铃。

门一开,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已经被拉进了门内,堕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傅西沉随意的将房门一带,门咔哒一声上了锁。

鹿栀周被傅西沉轻轻一推,身体就抵住了背后的房门,套房内的灯只开了两盏有些昏暗暧昧,鹿栀周只看了房内一眼,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

傅西沉细细的吻着她的眉眼,一只手插在她的发间,虚虚的托着她的后脑勺。

鹿栀周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弄的意乱情迷,一个多月不见说不想他也是假的,如今人就在眼前,两个人忘我的纠缠在一起。

傅西沉这会子又并不着急了,细细的加深了这个吻,在她的鼻尖啄了啄。

奇怪,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做这种事了,鹿栀周的脸还是红的像天边的晚霞似得,身体也越来越烫,灼的她自己也不舒服。

傅西沉在她的鼻尖稍微逗留了一会,稍微往下面一滑,捕捉到她娇嫩欲滴的唇,后脑勺的手往自己的方向使了点劲,吻的很投入,伴随着他的喘息声飘荡在鹿栀周的耳边。

她的腿开始发软,手搭在傅西沉的腰际,背靠着门才勉强站住了。

傅西沉从不抽烟,唇齿之间的味道很干净,鹿栀周不知道和其他人接吻是什么感觉,但她几乎是第一次和他接吻,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和他接吻的感觉。

傅西沉捞了鹿栀周一把,见她没有出声,便故意在她唇上面重重咬了一口。

“啊……疼。”鹿栀周无意识的呻、吟出声。

“哪儿疼?”他哑着嗓说话,落在鹿栀周的耳边。

明知故问。

鹿栀周懒得回答他,神志却一直在边缘游走。

傅西沉手一打横抱起她,手一松将她重重的放在了床上,整个人欺身上去。室内的灯光暗的恰到好处,他的手也覆盖上来,身上的毛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撸了上去,胸前一凉。

嘴上呜呜的被他堵的说不出话。

鹿栀周只能被动的承受,可能是太久没见面了缘故,今天的他好像格外的焦躁。

她好不容易寻找到一个间隙传了一口气。窗外突然电闪雷鸣,大雨欲降。

傅西沉最喜欢她这副样子,有种破碎的美。

忽然之间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窗边,室内一片氤氲,空气也有点潮湿。

鹿栀周已经到了承受不住的边缘,便有意的放缓了速度。

有毛病吧这样也要锁根本什么都没写啊

再往下晋江就不过审了锁了整整一天了改了七八遍

夜里下了场急雨,半睡半醒之间鹿栀周又被拉着做了两次,直到两个人都已经精疲力尽,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鹿栀周是被闹钟闹醒的。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旁边的人立马暴躁的按灭了闹钟铃声,又把她的头带着按回了床里。

全身酸痛。

鹿栀周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的皮肤很白,平常稍微晒一下都容易留下红印子,何况是经过了这么激烈的“斗争”之后呢。现在她的凶前,还有手臂上布满了各种青紫的印记。

她皱了皱眉。

傅西沉明明就是故意的,他太了解她的身体了。可偏偏他就爱看她这个样子。

现在问题是,她还得赶去上班,这副模样怕是怎么都去不成了,只好打个电话去请个假。

她被身后的人环着,躺着的话手有点够不着自己的手机,鹿栀周尝试性的动了动,见身后的人没有反应,她便稍微加大了点动作。

傅西沉不满的皱了皱眉,松开了箍着鹿栀周的手,转到了另一边。

鹿栀周松了一口气。

她稍微思考了两秒,拨打了主管的电话。

李竹之很快就接了起来。

说谎起来总是忐忑,不过还好,昨天“斗争”过后沙哑的嗓子帮了她的忙。

让别人听起来就好像是真的生病了一样。

鹿栀周谎称自己生病了,需要去医院打针,遂请一天的假。

那边很快就帮她把假批了。

出乎意外的是,李竹之听了她的病情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要不要陪你去医院?”李竹之也没想到鹿栀周怎么会突然生病。

她赶紧拒绝了他,看什么病啊,真要去看病岂不穿帮了。推诿了两下,那边只好应下,叫她好好照顾自己。

“哎,好的。”她道了两声谢挂断了电话。

手机一放到床头柜上,床上的大手又把她捞了回去按在怀里。

傅西沉虽然闭着眼睛,但刚刚房间里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

“谁啊?”他的语气满是不耐烦。

假请了,鹿栀周也轻松了很多,干脆闭上眼睛眯一会。

“公司领导。”她回答的言简意赅,可是听在傅西沉耳朵里却不是那么回事。

“陪女下属看病的领导?”他讥笑了一声。

鹿栀周不知道他哪来的火气,莫名奇妙的。昨天刚一见着就下狠手折腾她,今天说话又夹枪带棒的。

她实在是累的慌,没有继续回话。

傅西沉的瞌睡一下子醒了大半,昨天来接他迟到,今天为了一个男人不理他?

翅膀长硬了。

“别工作了。”傅西沉想了一下,工作能有多少钱,他给她不就行了。

鹿栀周刚从学校毕业找到自己第一份心仪的工作呢,正准备大展拳脚,现在傅西沉叫她别工作了?

“啊?”她也顾不上“装死”了。

傅西沉松开揽住他的手坐了起来,他从自己的高定西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气定神闲的用手指敲击了几下。

鹿栀周眯着眼睛看着傅西沉要搞什么幺蛾子,却被他的美色吸引了。

别的不说,有的人虽然衣衫不整,可光是坐在那里的气质就可以杀人。

她之前光顾着看自己身上的伤了,这下他坐起来她才看到,原来他的肩头也有几道醒目的红痕,这不是她抠的又是谁抠的。

鹿栀周小小的心虚了一下,不过她猜傅西沉应该也不知道。

这几道印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弄得呢?

是在下面的时候,还是背过去的时候?正在凝神细想着呢,鹿栀周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该不会是领导要抓她回去上班了吧。

她颤颤的伸出手去够手机,却在解锁之后倒吸一口冷气。

她的手机收到一条转账短信。

鹿栀周有些傻了,这么豪的银行卡尾号她认识,可不就是眼前这位爷的么。

傅西沉一脸平静,仿佛转账500万只是转了一杯饮料钱。不过,他很满意鹿栀周现在的表情,只是没有表露出来。

鹿栀周刚想问傅西沉,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给她这么大一笔钱,难道是发现了这么多年对她的亏欠,对她良心发现了?

紧接着,傅西沉冷冷的声音就响彻在了酒店房间里。

“做我的女人,?”他说的云淡风轻,天经地义。

鹿栀周总觉得他有种鄙视自己的意味,之前她说要找工作不需要他的帮忙,他就各种甩脸色,想来是觉得她进的公司不够大,丢了他的脸了。

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这不是想尽办法羞辱她是什么。

鹿栀周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嗓子眼,但对着傅西沉又发作不出来。

傅西沉斜睨了鹿栀周一眼,她的表情那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应该是高兴的吧,女人不都喜欢钱么。

“现在能睡了?”他分明是在吩咐她。

猝不及防的,自己又被傅西沉给按倒了。

人倒下去了,想睡却睡不了,没消停一会胸前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撩上去了。

鹿栀周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