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17 字数:3087 阅读进度:5/17

第五章

胖猪是鹿栀周私自给傅西沉打的昵称,本来应该是沉猪,但是胖跟沉差不多意思就沿用了下来。

傅西沉并不知道鹿栀周给他起了这么一个爱称,要是知道了的话指不定怎么炸毛。

鹿栀周示意让邱瞳先走,自己走到会议室的小角落里接起了电话。

傅西沉脚不沾地的忙了一个星期,这才想起来上次之后鹿栀周已经有这么久没有联系过他了,难道是得到一笔巨款太高兴了?

“今晚过来。”他扯了扯自己的西装领口,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鹿栀周刚刚心里天人交战,不知道要不要坦白然后把500万给还回去,这会也不知道他知道了没有,只能硬着头皮先应下来,晚上再去探探口风看看怎么回事。

“八点可以吗,今天不用梁进来接我了,我和大学同学逛会街就回去。”鹿栀周怕梁进开车去她家,到时候穿帮了。

傅西沉不以为然,“逛完街叫梁进再去接你。”

“不用了不用了,我朋友有车,她会送我的。”鹿栀周有些慌乱。

“行。”傅西沉率先挂了电话。

鹿栀周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有些心绪不宁,邱瞳询问她怎么了,“不会是病还没好吧?”

李竹之刚好路过听到了,看了鹿栀周一眼。

鹿栀周摇了摇头,只觉得心里愁了起来。

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很快就到下班的时间了,鹿栀周收拾收拾了东西,还是得回家一趟,今天穿的实在太随意了得赶紧回家换套衣服过去。

李竹之见鹿栀周准备下班,把她叫进了办公室,“周周,你等我一会,顺我的车一起回家。”

鹿栀周有些懵,眨巴眨巴眼镜,“顺路吗?”

“你家不是住在忠义路吗?”李竹之见鹿栀周一脸茫然,又解释了一下,“我看你简历上写的,我家正好和你顺路。”

现在是高峰时期,不好打车,要是有人送的话能节省不少的时间。

鹿栀周也没多问,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李竹之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桌面,和她一起坐电梯进入了地下室。

李竹之的车是一辆商务型的奔弛,外面看起来还好,内饰却很豪华。感觉跟李竹之的性格还是挺搭配的。

“周周你是苏城人?”李竹之一手打着方向盘,微微转着头不经意的问。

可能是李竹之帮她忙的关系,鹿栀周对他的印象还算好,“嗯是的。”

她没展开话题,李竹之也很知趣的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半个小时不到,鹿栀周就到家了,她回头的时候不忘跟李竹之道了声谢。

“不客气。”李竹之看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才发动车子缓缓离开。

鹿栀周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冲了个凉。

在衣柜里挑了一件香芋紫的连衣裙,收腰的设计,裙摆刚刚到膝盖的上方,刚好可以露出鹿栀周莹白的小腿,方领的设计可以巧妙的露出她的锁骨。

搭配一双白色的坡跟凉鞋,和白色的小包包。

整套搭配看上去又纯又欲。

确认完自己的美貌之后,鹿栀周打了一辆车去了君越。

君越顶层0317,是君越最顶级的套房,由于傅西沉不喜欢在家办公,干脆就把君越这个套房长期的包了下来。鹿栀周持有这个套房的副卡,她轻轻一刷,门就开了。

还好这一次没有像上一次一样,一进门就被拉进怀里去。

鹿栀周往里走,走到套房内的落地窗旁,傅西沉倚靠着巨大的办公桌跟人开视频会议。

他随意交叠着修长的双腿,左手端着一杯咖啡,侧面在灯光中非常的耀眼夺目,跟电影里的贵公子简直一模一样。

傅西沉认真工作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搅他,所以鹿栀周稍微站着观望了一会,就乖乖的去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挑了一本书随意的开始翻了起来。

这些书大都是傅西沉的,全部都是晦涩难懂的财经著作,有的还是用英语写的。

鹿栀周勉强能看懂,但是要理解背后的意味可就很难了。

她皱着眉正思索着书里的意思,肩膀上一只手搭了过来。

“来了?”傅西沉刚打完视频会议,他其实早就注意到鹿栀周进来了,只不过没有开口说。

每次他在忙的时候,她总会安安静静的待在一边,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

“嗯。”鹿栀周心虚,不敢正眼看他。

傅西沉手拢了拢,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拉的更近了些,她能闻到他身上清冽的香味,有点疏离但是又忍不住的让人想接近,危险又迷人。

察觉到她好像有些害怕他的靠近,是那天作弄的太狠了么?

“过来。”他又轻轻拉了一下。

鹿栀周身体有些僵硬,不知道该不该过去,过去的话岂不是又又又……

话都还没有说两句呢,这狗男人是不是太饥渴了。

她的思绪转的飞快,身体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说不要过去,一个又想过去。

结果等了半天,不见他进一步动作,鹿栀周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却发现仿傅西沉靠着她的肩膀睡着了。

他的眼睫毛比女生还浓密,其实有些角度看他的长相,精致的像一个姑娘,可是他的气质却很

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要管这么大一个公司,每天没完没了的会议,还有非常多的人等着他做决策。

鹿栀周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声,不忍心打扰他。

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靠起来更舒服些。

说来奇怪,按道理在一起久了,都变成了习惯,也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绮丽心思。

可鹿栀周还是觉得,不管跟傅西沉在一起多久,依然还是为他心动。

傅西沉枕着她的肩膀差不多半个小时,鹿栀周手臂被枕的发麻,于是尝试着把人给挪开一点儿。

她费了力气才把傅西沉的头从她的手臂上挪开一丁点,可下一秒一条长臂一揽,鹿栀周整个人滚到了男人的怀抱里。

傅西沉醒了?

她仰起头,掉进了一对墨玉般的瞳孔,深不见底。

傅西沉静静的看了她一会,手轻轻的往下抚,所到之处惹得鹿栀周一阵的颤栗。

她怕他,可是又有点渴望他,这种感觉很矛盾,刺激着鹿栀周的神经。

傅西沉的唇很快覆盖了上来,她还没来的及说句话,嘴巴就被堵住了,只能呜呜的出声听不出意思。

这落在傅西沉的耳朵里更像一种欲拒还迎的邀约,鹿栀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反剪着押住了,羞辱感和快感在后面一寸寸的侵袭着她。

她觉得自己这一晚的心情就像是坐了一把过山车,任由傅西沉的操控来决定她下一秒是在最高点还是最低点,最终云霄飞车在最高点持续数十秒的滑行之后,一泻千里。

鹿栀周感觉自己活了过来,又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

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得,湿漉漉的大汗淋漓,空气中涌动着荷尔蒙的味道。

傅西沉完全醒了,他从后面拥着鹿栀周,却不急着退出,两个人的呼吸还交缠在一起。

“还来么?”他抵在她的耳后,吐气如兰,手穿过她的长头发,一遍遍的为她理顺发丝。

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魅惑,跟平时的傅西沉很不一样。

鹿栀周总觉得,这个时候的傅西沉好像妖界魅惑众生的妖王,摄人心魄。

她慌乱的一动,手不知道触摸到个什么,又僵硬了。

只能委屈的撇着嘴回答,“不来了不来了。”

再来就真的要废了,一身的青紫痕迹明天又得好好遮盖一番。

“嗯。”难得的,傅西沉居然答应了她的话。

半忧半喜之间,自己又被腾空抱了起来。

傅西沉抱着他走了几步,把人放置到了浴室的浴缸里。扭开浴缸的水龙头,温热的水很快将鹿栀周的身体给包围。

他也坐了进来,抱着鹿栀周坐在自己身上。

就知道狗男人没有这么容易就放过她,鹿栀周想站起来,却被傅西沉按住了,整个人的身体泡在热水中绵绵软软的没有力气。

“别动。”他轻轻的撩起热水。

鹿栀周怂的很,他说不准动便不动了。

迷迷糊糊间只记得有人用热水一直覆盖在她的皮肤上,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整个人感觉到非常的轻松。

再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人抱到了床上,穿上了合适的睡袍。

蓬松的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很快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