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18 字数:3072 阅读进度:6/17

第六章

周末。

不用去上班的好处就是不担心穿帮。

她心安理得的赖起了床,伸出手拍拍旁边,早就已经空了。

洗手间里传来细微的洗漱声,鹿栀周揉了揉眼睛,光着脚踩到了柔软的地毯上。

头发有些许的散乱,但是仍旧黑亮。

睡袍领子因为睡姿的问题领口有些微的敞开。

这些鹿栀周浑然都不知道,她伸着毛绒绒的脑袋想看看傅西沉在做什么。

傅西沉洗完脸,低头就看见了地毯上羊脂白玉的小脚,室内的空调开的很冷,她的领口还若有若无的敞开。回想起她上一次感冒的时候,流鼻涕用了一抽屉的卫生纸。

小脸整天都蔫蔫的,像霜打了的茄子。

他的脸色立马一变,无意识的有些严肃,“穿这么少,还不快去睡着。”

鹿栀周其实觉得自己穿的并不少,一件长袖设计的睡袍很好的遮住了她的身体,没有让她感觉到冷。可是她也并不敢反驳他,低着头默默的哦了一声,回到床边掀开被子盖住自己。

傅西沉瞧着她乖乖的样子,意识到刚刚的语气可能有些严肃,但又不好意思解释,默默的又叫酒店送了一大堆的早餐上来,全是鹿栀周爱吃的。

傅西沉假装在看桌上的报纸,实则撇着眼镜悄悄的在欣赏着鹿栀周吃早餐时候的样子。

她的手臂细长且白,晚上剪着她的弄出来的痕迹到现在都没消,傅西沉一般不敢压的太狠,怕不小心就将鹿栀周的手给折断了。

空气中很安静,安静到只能听见鹿栀周小口喝水的声音。

鹿栀周抬起头,发现傅西沉坐在办公桌旁看报纸,一大早起来就这么用功,果然成功的人就是勤奋。

满满一大桌的早餐,光是她一个人吃的话根本吃不完,她很有良心的叫了傅西沉一声,扬起了自己手上那根啃了一半的油条,笑的一脸无害灿烂,“你要不要一起来吃早餐?”

傅西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故作咳嗽,然后把报纸放下来,走到鹿栀周的旁边坐了下来。

两个人安静的并排坐在一起,各自吃着早餐不说话,却并不尴尬。

今天早上的豆浆好像很甜。

傅西沉吸了几口,他坐起来比鹿栀周高,所以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自然而然可以看到她优美的颈部线条一直往下延伸,延伸到领子中去,直到没入不见。

小腹又在烧。

但是再过十五分钟他就得去公司,这么点时间显然不够。

鹿栀周全然没有发现面前的人的心态变化,专心的顾着吃自己的早餐,这么多的早餐她还不知道要吃过久才收手。

傅西沉不在意,反正她吃多少他都能养的起她。

大不了过几天再给她打五百万。

“钱够不够?”傅西沉修长的双腿随意的交叠在一起,脚尖悠闲的轻点了一下。

“嗯?”鹿栀周有些迷惑。

傅西沉把玩了一下手腕上的袖口,十分霸道总裁的说道,“再给你打500万,拿去花。”

??

这又是什么意思,鹿栀周一下子就觉得手里的油条它不香了,坐在地毯上也觉得如坐针毡。

上次那500万可是用她的“职业生涯”换来的,现在这500万又是什么意思。

嫖完她高兴之后的嫖资?

那现在是要怎样,要高兴的奉承说,“大爷,谢谢你的打赏?”

鹿栀周不说话,脸上看起来还有些生气。

傅西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不知道鹿栀周此时此刻恨得他牙痒痒。

“行了,不用太高兴了。”他站了起来,一分钟之前梁进已经在楼下等他了,他现在必须要坐上车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梁进接到老板,明显感觉的出傅西沉今天很得意。

只有在和鹿小姐相处的比较好的时候,老板才偶尔会有这样的心情,这样看来老板和鹿小姐现在的感情是真的好,有老板这样的男朋友,肯定做梦都要笑醒了吧。

等傅西沉走了之后,鹿栀周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套房内,恨的牙痒痒。

不一会儿,手机里又收到了来自银行的短信。

睡了她之后就走了,睡完还打钱……

鹿栀周不禁回想起这些年傅西沉所有的骚操作,约会迟到随意放她鸽子,轻飘飘的一句不来了将她打发了之后,派人送来了一个爱马仕的bk,价值20万左右。

安排她去他家里打扫卫生,自己却气定神闲的当个甩手掌柜,指挥她做这做那,美名其曰要她打扫的才放心,在鹿栀周看来只不过是他们拌嘴之后,傅西沉找个理由变相的惩罚她。

打扫完卫生之后,鹿栀周又收到了傅西沉送来的xx,价值50万。

去吃自助餐嘲笑她是吃的跟猪一样多,然后又派人送来了一只硕大的金猪,价值15万。

……

原来这么多年,傅西沉对待她的方式,就是用钱砸她。

到了现在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越来越恶劣。

鹿栀周觉得自己气得不行了,必须立马找个人出来吐槽。

她捏着手机翻了一下通讯录,找到唐宁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已经中午十二点了,那边的人还没睡醒。

“喂,谁啊?”唐宁摸到手机就接了起来。

“唐宁,是我……你有时间吗,我们去银座大厦逛一逛,今天我想血拼一把。”鹿栀周想着自己不是有这么多钱吗,那就去花了,

唐宁是自由职业,每天的工作就是按照甲方的要求提供设计稿,所以时间充裕的很。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就在银座大厦碰面了。

唐宁是鹿栀周大学时候的好友,也是见证着鹿栀周和傅西沉一路走来的见证人,总之他们之间是怎么在一起的,鹿栀周曾经和傅西沉吵了多少次架,她都清清楚楚。

“你说说他是不是很过分,他居然给我钱?以为我跟谁都一样,是用钱就可以打发的吗。”鹿栀周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唐宁全都说了一遍。

唐宁听的都傻了。

“你怎么不说话,快和我一起吐槽啊。”鹿栀周现在急需有人和她一起坚定立场。

话刚说完,鹿栀周的手就被唐宁紧紧的拽住了,只见她的眼睛两眼放光,紧紧的盯着她,鹿栀周都惊了。

“怎么了?”鹿栀周问。

“不是吧,这是好事啊,能睡到这么一个有颜有钱的男人,而且他的钱还给你花,这简直是多少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唐宁半开玩笑半认真。

鹿栀周被她这么一逗脸一红,仔细一思索,话是这么说没毛病,可自己和傅西沉不是那么回事啊。

这种邪门歪理不能多听,听多了鹿栀周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

她想起自己上大学喜欢傅西沉那会儿,可不是这么想的,只要对方多跟她讲两句话就行了,哪里要求像现在这么多啊。

不过她能和傅西沉在一起也是一场乌龙,那时候傅西沉是高两届的学长,学校派他们一行人一起出去另外的城市游学交流,在那个计算机论坛上,傅西沉轻而易举的就震住了其他所有学校的学生。

拿了那个论坛的冠军。

那个时候傅西沉是多少人心目中的白月光,多少优秀的女生表白之后又被无情的拒绝。

鹿栀周也只敢默默的躲在人群里欣赏他的风采。

直到那天晚上的庆功宴,大家来了兴致喝了个不醉不归。

学生时代的傅西沉酒量也不怎么样,喝了几杯就昏昏沉沉,脚步虚浮的往屋外走了。鹿栀周当天也喝了不少酒,她见傅西沉走出去了,就跟中了邪似得跟着他也一起走了出去。

傅西沉走到自己的套房门口拿出房卡刷了进去,他喝醉了之后并没有发酒疯,只是有些神志不清不太舒服。

鹿栀周一路跟着也跟进了房间。

等到傅西沉转身发现她的时候,鹿栀周借着酒劲吻了上去。

一切发生的十分意外又突然。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傅西沉看着床上的血迹神色复杂。

后来,他们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男女关系直到现在。

如果是关系是这样发展的话,傅西沉用金钱收买她也不是无可厚非。

鹿栀周在心里给傅西沉有些匪夷所思的行为找了无数的借口,终于找到了一个说服了自己。

岂料好友唐宁听完之后,一改之前的态度,直说了两个字。

“渣男。”

鹿栀周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唐宁接下来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