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21 字数:5504 阅读进度:10/17

第十章

鹿栀周有些震惊,好端端的给她寻游文化的聘书干什么。

她接过梁进手里的合同一看,职位给的和天美的一样,只是薪资明线翻了两三倍,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是不可能拿到这么高的工资的。

“这个,你是认真的吗?”鹿栀周指了指手里的合同。

“嗯。”这对于傅西沉来说本来是一件非常不值得一提的事,子公司招一个游戏主策这种事情轮不到他来过目。

只是这次的人有点特殊,他不得不让梁进打点好关系。

她喜欢工作,那他也可以让她继续工作,发挥自己的价值,之后的工作里他多提点提点,鹿栀周会是个很好的苗子。

鹿栀周又看了一眼,寻游文化在国内确实是数一数二的游戏公司,一般的毕业生根本都进不去,如果能够去寻游的话对以后的工作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

可是这么高的工资,显然也是不符合市场的。

她当初就是不想在傅西沉的鼻息下生活,才选择去别的创业公司工作,如果去寻游的话……说不定会处处受限制,还不如在其他的公司工作来的舒服。

鹿栀周在天美的这段时间也算是入了门,学了不少的东西,只要潜心的跟着前辈继续学习,说不定后期就会有参与新游戏策划的机会,所以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暂时留在天美。

“寻游我不去了,就待在现在的公司挺好的。”鹿栀周说完,把聘书塞回了梁进的手里。

梁进不敢接,但是不接的话合同就掉地上了,他左右为难。

最终鹿栀周松了手,梁进及时的接了下来。

傅西沉的脸明显黑了,语气有些不快,“待在那个公司能有什么出息?还是说有什么别的理由?”

“没有别的理由,我在天美挺好的。”说完这句话,鹿栀周不等傅西沉继续说下去,转身意欲开溜。

傅西沉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鹿栀周,将她身体扯了回来。

“不打招呼就走,你最近脾气有点大啊。”他的话里带着三分压迫性,鹿栀周有些不敢和他直视。

傅西沉伸出一只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抬起头,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鹿栀周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只是想好好的工作,跟着傅西沉虽然生活安逸,但是总觉得没有什么实感,她想要掌控自己的生活。

傅西沉看着鹿栀周不回话,情绪却有点不对劲,她长长的睫毛一颤颤,眼睛里好像已经有了水光。

他心念一动,松开了紧抓着鹿栀周的手。

“我只是想,你来我公司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他语气明显缓和了不少,“我想帮你。”当然还有些私心,他不喜欢鹿栀周的那个领导。

当然这样的话他不会说出来。

鹿栀周摇了摇头,把眼里的水光憋了回去,“不用了,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傅西沉还欲再说,梁进却突然走了过来。

刚刚梁进刻意离开,为的就是留给他们时间两个人独自相处,但现在不行了,有些事还没有完成,得叫老板离开一下。

“老板,主办方那边叫你过去露面了。”梁进看了一眼手上的表,还有三分钟的时间。

“让他们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要说。”傅西沉的眼神继续锁定着鹿栀周,没有要走的意思。

梁进欲言又止,但还是不得不继续催促,“老板,时间不够了,主持人都开始着急了。”

傅西沉瞪了梁进一眼,不情愿的走了出来。

“工作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谈。”说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梁进一起走了。

鹿栀周站在原地松了一口气。

展会中心的舞台上,几个脸熟的主持人正在介绍寻游文化的发展轨迹。

鹿栀周回到了自己公司的展位上,李竹之见她回来了脸上一脸的关切。

“你没事吧?”他给鹿栀周倒了杯水。

鹿栀周挤出一个笑容,摇了摇头说自己没事。

“刚刚的事情,不好意思。”鹿栀周投递了一个抱歉的眼神。

李竹之知道鹿栀周说的是刚刚比赛的那件事,他其实没放在心上,只是可惜自己没有赢得那个比拼。

“没关系的。”李竹之温和的笑了笑。

随着现场主持人的情绪高涨,现场的气氛被推向了**,大部分的人在舞台的周围聚集,主持人现场宣布要邀请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出场。

“寻游文化的幕后创始人今天也来到了现场,今天是他第一次作为幕后的老板公开的亮相,同时他也是沉星文化的总裁。”

“大家掌声欢迎他上台发言。”

傅西沉严肃着脸上了台,一米八几的身高将笔挺的西装撑的很帅气。

这身板如果不做总裁去做模特那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五官堪比小鲜肉,皮肤白净看不见瑕疵,但又因为他个人阅历和气质的原因,增添了更多的男人味。

傅西沉一登上舞台,台下的少女们就跟疯了似得尖叫。

颜值这么高又这么多金的总裁,谁不嗑。

鹿栀周并没有围拢过去,而是静静的站在自家公司的展位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人,他讲话发言的样子她已经看了很多遍,可是每一遍她看到的时候都忍不住为之沉沦。

台上的人站的很高,就像天上的星辰一样。

鹿栀周想了想自己,还是一个游戏公司的小小策划,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直都很遥远。

所以她的内心其实一直是自卑的,她想倚靠自己的能力去取得一番成绩,来足够与傅西沉相配。

李竹之也在看着台上那个风采万千的男人,有的人一出生就走到了终点,这样的人他并不是没有见过。可怕的是,这些出生就到了终点的人,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

傅西沉无疑就是这样的人,又或者更恐怖的事情是,他根本就是天赋型的选手,只要稍微努力就能得到别人意想不到的成果。

傅西沉是寻游文化幕后创始人这件事公开之后,在热搜榜单上整整挂了两天。

大家都在好奇这位金龟婿理想中的会是怎样的另一半。

就连天美的办公室里也不能免俗。

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讨论着自己从各处听来的小道消息,讨论着讨论着,话题自然就到了这几天的话题人物傅西沉身上来。

“天呢,听说傅总裁那天跟李总pk了,还赢了李总!”一个小道消息比较灵敏的同事丢出这句话,就像炸出一个雷。

鹿栀周有些紧张,只好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同事并不知道这件事和她有关。

邱瞳挤了过来,悄悄问鹿栀周,“哎小鹿,你那天看见傅总和李总pk了嘛?”

鹿栀周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傅总的真人是不是很帅?”邱瞳继续八卦,“不知道他怎么和我们李总pk上的,有可能他们之前就认识,毕竟帅哥的圈子里很有可能都是帅哥嘛。”

鹿栀周红着脸,又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傅西沉确实很帅。

她还见过他更帅的时候,比如……偶尔什么都不穿的时候……

几个女孩还想围在一块叽叽喳喳,但李竹之缓慢的走了过来,他们赶紧打住,各回各的位置开始工作了。

李竹之稍微巡视了一眼办公室,把鹿栀周给叫到他那里去了。

“周周,你待会来一下我办公室。”

鹿栀周猜不到李竹之是为什么叫她,她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工位就走进李竹之的办公室了。

鹿栀周敲了敲门。

“请进。”李竹之抬起头给了鹿栀周一个微笑。

“李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鹿栀周在李竹之的对面坐了下来。

李竹之抬起头,平和的看着鹿栀周说,“你这段时间在公司的表现很不错,所以我们决定提前让你跟着策划部的几个老大一起来参与新游戏的制作过程。”

鹿栀周一直想要参与一款游戏的制作过程,只是没想到惊喜来的这么快。

“谢谢李总,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鹿栀周得到了这个好消息喜不自胜,过后发了一条朋友圈。

刚发完朋友圈,傅西沉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今天晚上文景过生日,你穿的漂亮点我让梁进去接你。”

文景是傅西沉的发小,鹿栀周和他们吃过几次饭所以也认识。

今天心情好,晚上还要去参加生日会,鹿栀周其实挺开心的,下了班回到家就换上了一条粉色的蓬蓬小裙子,腰部被掐的很紧,显得盈盈一握。

生日会安排在云城最好的华天大酒店。

其实这次文景并没有宴请很多的人,只是几个熟悉的人一起聚一聚,就算是庆祝了一回自己的生日。

傅西沉今天一身银色的西装,整个人多增添了几分不好接近。

鹿栀周小心翼翼的挽住了傅西沉的手臂,戴上面具在这个场合开始做个假人。

刚一进入宴客厅,就看见文景穿了一套红色的西装站在门口跟人交际,看见他们两个过来,文景兴奋的招了一下手,也不在乎那么多的礼节了。

“傅哥,这里。”文景笑的灿烂。

傅西沉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鹿栀周则是被架着僵硬的挤出了一抹笑。

“小鹿,你也来了。”文景自然的跟鹿栀周打了个招呼。

鹿栀周点了点头,跟着傅西沉一起进去了。

来的人还有文景的其他发小,欧阳豪,张越等几个鹿栀周也都见过的男生,只不过今天让她有些意外的是,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身材高挑的女生。

文景他们这帮人,平时聚会的时候几乎没有女生在场。

所以当傅西沉第一次带她参加他们的聚会的时候,他们这些人都是有些震惊的。

那名女生笑着跟几个男生一直在聊天讲话,看起来他们几个人很熟悉。

鹿栀周跟着傅西沉走向前,欧阳豪率先看到他们两个,大方的打了一个招呼,“傅哥。”

傅西沉仍旧是点点头。

旁边的张越平常最皮,转过头来没叫傅哥,而是花痴般的说了一句,“傅总,你今天好帅啊。”

那名女子也笑着转过了头来,却在看见鹿栀周的那一瞬间笑容有些凝固。

女生之间的第六感,让她察觉到这名女子或许是跟傅西沉有些什么,鹿栀周默默的不说话。

“一边去。”傅西沉不理会张越的调侃,冷冰冰的回应。

“傅总这样好酷,我更喜欢了呢。”张越偏不怕,还伸出手去扯傅西沉的袖子。

那名陌生的女生在张越之后也跟傅西沉打了个招呼,只是不同的是,她没有跟他们一样的称呼他为傅哥,而是亲昵的叫了他的名字,“西沉。”

脆滴滴的女生声音清脆的暴露在空气中。

在场的几个男声听了之后,脸色都有细微的变化。

陆婉灵知道傅西沉会来参加文景的生日会,特地从美国赶了回来。原本她正在准备自己的毕业答辩,时间非常的紧迫,可是一想到能见到傅西沉,她便什么都不顾了。

傅西沉漠然的看了陆婉灵一眼,连头也没有点一下的意思。

就连鹿栀周都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尴尬,她把手从傅西沉的臂弯里抽了出来,伸出手跟陆婉灵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鹿栀周。”

陆婉灵打量了鹿栀周一眼,这种小家子气的清纯长相和她这种大气明艳的美人没有可比性,她挺直了自己的脊背,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叫陆婉灵,是西沉的青梅竹马。”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少了些冰冷,多了一分柔媚。

原来是青梅竹马啊,怪不得跟他们几个人都认识。

只是奇怪的是,鹿栀周从来没有听傅西沉说过自己有什么青梅竹马,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鹿栀周心里嘀咕,面上还是客套着,微笑着回握着。

她以为握了一下之后就能将自己的手给抽走,可不料对方没有要让她抽回手的意思,还是继续的握着并问了她一个尖锐的问题。

“那鹿小姐,请问你是西沉哥哥的什么呢?”陆婉灵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看的是傅西沉。

自己是傅西沉的什么呢,好像他带她见了这些发小这么多次了,从未有一次认真介绍过自己是他的什么。

想到这里,鹿栀周还有一丝期待,希望傅西沉告诉对方她就是他的女朋友。

女孩子家就那么点心思,这个青梅竹马什么的,对傅西沉没有意思才怪了。

不过时间过去了好几十秒,傅西沉也没有回答人家妹子问题的意思,尴尬再一起蔓延,鹿栀周觉得自己的耳朵在烧。

这种事情其他几个人也不知道怎么讲才好,张越刚想放个□□打个哈哈把这件事盖过去,傅西沉却又开口了。

他淡淡的吐出几个字,依旧一副很拽的样子,“跟你有关系吗?”

说完拽着鹿栀周就往贵宾席上去坐了。

这句话虽然没有说明鹿栀周和他是什么关系,但也足以回答了陆婉灵的问题。

其他几个人在原地呆站了几秒钟,反应过来之后也坐上了贵宾席。

已经在门口打完招呼的文景过来了,察觉到这一桌的尴尬,赶紧叫服务员开始上菜。

陆婉灵经过了刚才的难看之后倒是收敛了不少,安安静静的时不时伸几筷子。

几个男生到了酒桌上除了聊生意经,也会聊聊自己做的一些投资。

挨个敬完寿星酒之后,不知道怎么的说起了傅西沉最近作为寻游文化创始人露面的事情。

“我跟着傅哥做生意,那可是小投入高回报,寻游这次真的长脸了。”文景开心的说起自己投资的事。

其他两位大概是想起了以前和傅西沉一起组队完游戏时候的恐惧,纷纷点了点头。

张越撇了一下嘴,“傅哥做的游戏那能差吗,也不想我们以前跟着傅哥打游戏的时候,有多风光。也就是我们不知道投资这个事,要是我们知道还轮的着你吗。”

“来,喝酒喝酒。”欧阳豪继续举起酒杯。

傅西沉不多话,只是跟着他们一轮轮的喝酒。

几轮喝了下来,欧阳豪突然放下了酒杯,讲了一件自己的烦心事。

“我们这些人也就看着光鲜,实际上什么都还是要听家里的。”

他这句话一出来,旁边的文景也叹了口气。

张越吊儿郎当的把欧阳豪的酒杯给满上了,“怎么了,今天傅哥在呢,亏了那么几百万至于吗?”

傅西沉喝了酒杯里的那一小口,也开了尊口,“什么事,说吧。”

这时候不光鹿栀周好奇的竖起了耳朵,陆婉灵也兴致高涨了起来,欧阳豪究竟烦的是什么?

只见他端起酒杯仰头喝了一口,苦闷的打了张越一拳,“不是投资的事儿,是我家里人非逼着握相亲,找个门当户对的结婚。”

“傅哥,你以前没有这种烦恼吗?家里人逼的我都快自闭了。”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堵集中在了傅西沉的身上,陆婉灵更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傅西沉看。

门当户对……

鹿栀周的心里一紧。

只听到旁边的男人毫不在意的回答,“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