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22 字数:3330 阅读进度:11/17

十一章

在傅西沉回答完之后,坐在对面的陆婉灵眼神明显亮了起来。

欧阳豪也有些意外,原来连傅哥也会有这样的烦恼吗?

他连忙追问,“那后来呢?”

说完这句话,欧阳豪无意识的看了鹿栀周一眼。

在场的这些人,除了鹿栀周,哪个不是云城赫赫有名的家族,他们这样的天之骄子注定了就是商业联姻的牺牲品,是不太有可能和这个层次的女孩有什么关系的。

鹿栀周心里已经有了波澜,手在下面抓着自己的衣摆,但是表面上还是没有显露出来。

待会她说不准傅西沉会不会说什么话让她难堪,所以现在要做好心里准备。

傅西沉余光瞥到了鹿栀周的小动作,本想一句话将欧阳豪怼回去,关他什么事,问的有点太多了,却在注意到鹿栀周的反应之后改了口径。

“没必要。”他随意的呷了一口茶,余光忍不住悄悄往鹿栀周的方向瞥,

按照傅西沉的语气,仿佛拿欧阳豪的话题根本不放在眼里。

旁边几位听了傅西沉的回答之后顿时也明白过来了,张越笑着锤了欧阳豪一下,“我看你他妈是越活越回去了,什么都要被家里安排。”

“这哪能怪阿豪啊,他今年的生意可是亏得底儿掉,还没和家里断奶呢。”文景嘴巴也损,说起话来毫不客气。

陆婉灵听了他们的对话并不很高兴,表情郁郁的。

欧阳豪涨红了脸,自己伸出手给自己倒了一满杯。

“这杯我喝了,啥也别说了。”他一口就把酒闷了。

鹿栀周一边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一边低着头吃桌上的美食。

傅西沉的胃口似乎不好,一直在转动餐桌上的托盘,凑巧的是每次转到鹿栀周的面前,都是她喜欢吃的。

吃的差不多了之后,鹿栀周肚子有点不舒服,就往洗手间走了。

陆婉灵见鹿栀周起身离开之后,没过多久也走了出去。

鹿栀周在卫生间跟唐宁发信息,又是一顿吐槽。

“啊啊啊啊,你不知道那几个男人有多狗多无聊,我一直安静如鸡。”

唐宁没过多久就回了信息,“实在不舒服找个理由走呗,尿遁也行。”

果然是自己亲闺蜜,心有灵犀。

“呜啊,我已经在洗手间了。”鹿栀周继续打字,“不过今天还有件更奇葩的事情,我居然遇到了傅西沉的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光听这四个字就开始觉得婊里婊气了。”

鹿栀周发了一个同意的表情,解决完了之后她觉得自己的肚子舒服多了,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没想到刚刚被她和闺蜜吐槽的对象,现在就在洗手间的门外。

陆婉灵不紧不慢的拿着自己手里的大牌气垫补着妆,看到鹿栀周出来了之后把她当空气似的,继续对着镜子补着口红。

虽然她没有对自己说一句话,可鹿栀周在这不大的空间内还是感觉到了敌意。

陆婉灵确实很漂亮,家世又好,可鹿栀周一点也不怵,慢条斯理的打来了水龙头洗手。

十个青葱的手指头在水中被头顶的大灯照的晶莹剔透。

手洗完了,鹿栀周简单的扯了张纸巾擦了擦,没打算和陆婉灵打招呼就要走。

“我劝你别白费功夫。”陆婉灵看鹿栀周抬脚走了,嘴里突然蹦出一句。

她一直在悄悄的打量着鹿栀周,刚刚鹿栀周低着头的时候,的确有种我见犹怜的味道,感觉起来就是男人都喜欢,东欧想保护的那种类型,难怪西沉哥哥会对她有意思。

鹿栀周身体微微扭转了一下,顿住,等着看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陆婉灵轻笑了一声,把刚刚拿出来的化妆品一件件的慢慢的往包里装,装完了之后这才开口说第二句话。

她斟酌了很久,对付鹿栀周这样的情敌,可不能手软,该敲打的要敲打一下。

“你这样的女孩我见多了,家里充其量也就是小康水平,认识两个贵公子就想攀高枝。”陆婉灵试图从鹿栀周的脸上捕捉出她的情绪变化,可是很遗憾的是鹿栀周并未对她的话做出什么反应。

鹿栀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她,刚刚温婉的气场消散了许多,眼神有些许的锐利。

陆婉灵硬着头皮把自己准备好的话讲出去,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和西沉哥哥才是相配的那一对。

“你刚刚没听到他们说吗?家里人都想让他们娶一个门当户对的老婆。”陆婉灵越说越自信,提着包走到鹿栀周跟前站定了,一字一句的继续说,“那些想攀高枝的有几个的下场是好的?”

“别以为西沉哥哥带着你出入他发小的聚会,你就有多特殊了。”

陆婉灵注意到一个小细节,也是她敢说出这一番话的真正原因,“据我所知,西沉哥哥好像还从来没有向大家正式介绍过你吧,你是他的谁呢,今天又是什么身份?”

陆婉灵笑的狡黠。

而她的这几句话正好戳到了鹿栀周的痛处。

当初不明不白的和傅西沉就在一起了,也没有明确的说明他们是什么关系。

第一次和傅西沉见他的朋友的时候,鹿栀周十分好奇和期待傅西沉会怎么和自己的朋友来介绍她。

没想到的是,傅西沉压根连介绍这个环节都省了,只是带着她出去不同的场所。

一个不说,一个也不敢问。

女孩子总是对这种事情很敏感,什么时候确认关系,什么时候官宣,往往男孩子们都不会特别在意的事情,女孩子往往会放在心上记很久很久。

陆婉灵本以为鹿栀周没那么好说动,没想到她刚刚说出的那番话起了点作用。

鹿栀周现在的神情和一开始明显有些不一样了。

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鹿栀周更加的怀疑他们的这段关系。

“说句不好听的,豪门子弟谁没有几个女伴呢?西沉哥哥只不过是拿钱在养着你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陆婉灵那个蔑视的笑容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却恰到好处。

仔细想象陆婉灵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这么多年来傅西沉一直都是我行我素,十分的霸道,经常性的放她的鸽子。

她这些忍了,很少跟他作闹,为的就是他能够看到她的懂事,多陪陪她对她好一点。

可傅西沉除了在物质上对她很大方之外,名分和陪伴一样也没有给她。

有些话自己悟出来还没有什么,但是被另外的人说出来那可真是痛到骨髓里了。

鹿栀周站在原地没有动,心里的思绪翻江倒海,她需要回去好好的想一想,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有什么问题。

“说完了吗?”鹿栀周平静的打断了陆婉灵的话。

陆婉灵原本还沉浸在快要胜利的喜悦之中,鹿栀周这么一问又让她乱了阵脚。

“难道你还想听?”陆婉灵抓紧自己手里的包包,这种事情她也是第一次干,没什么经验。

鹿栀周不傻,她知道陆婉灵说这番话是为了什么。

只是陆婉灵说的太多话,也是她一直以来在思考的问题,所以心里有块地方才隐隐作痛。

“你说完了,那我就走了。”鹿栀周尽量让自己潇洒转过身,她怕自己再站一会儿,隐藏的那点脆弱和逞强就无处可躲了。

“哎?”鹿栀周的反应和陆婉灵想象的还是有点不一样,她原本以为鹿栀周会哭。

要是换做是她自己的话,可能早就在一开始就受不了了。

鹿栀周和陆婉灵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座位上,其他几个男声粗线条,根本没有发现她们两个女生之间的异样。

只有傅西沉注意到了,鹿栀周的神色似乎不好,可能是受了欺负。

饭吃的差不多了,鹿栀周就跟傅西沉提议自己想回去了。

傅西沉也不勉强,跟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带上鹿栀周起身就离开了。

在回去的车上,鹿栀周脑袋里一团乱麻,刻意坐的离傅西沉稍微远了一点,一句话也没有说。

傅西沉则是专注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平板,一刻都没有把头抬起来过。

车开到了鹿栀周家楼下,她招呼也没打,梁进跟她说话也没听见,拉开车门低着头就往家里走。

梁进也看出来了鹿栀周今天有些不正常,担忧的询问傅西沉,“老板,要不要去看看鹿小姐?”

傅西沉把自己手里的平板放下了,刚刚一路上他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看见去。

窗外的人影越来越小,直到看不见了。

傅西沉才平静的说了一声,“开车。”

车子驶离了鹿栀周家所在的小区。

车内,傅西沉在自己的备忘录里面找了许久,才找到陆婉灵的电话号码。

他伸出手拨打了过去。

嘟的一声之后,那边几乎是秒接。

陆婉灵回去之后就约了小姐妹逛街,突然接到傅西沉的电话受宠若惊。

“喂,西沉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傅西沉面对这样甜美的声音却耐心不起来,他脑子里都是鹿栀周从洗手间里出来之后,神色异常的画面。

“你对鹿栀周说了什么?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他的声音有些愠怒,明显是已经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