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23 字数:3321 阅读进度:12/17

第十二章

陆婉灵没想到傅西沉打电话给她是为了这件事。

原本她以为傅西沉对鹿栀周的态度也就不过如此,只要她使点手段就能让鹿栀周走人,自己再多制造点机会和傅西沉相处。

用不了多久,她就是傅西沉的女朋友了。

可惜算盘打的好,如今人还没赶走,就已经把正主给得罪了。

陆婉灵虽然一时半会还琢磨不出傅西沉对鹿栀周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不能够照实说出她在洗手间对鹿栀周说的那些话。

略微沉吟了一会儿,陆婉灵才开口回答傅西沉的问题。

“西沉哥哥,我没说什么啊,怎么了吗?”陆婉灵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无辜。

只要鹿栀周那边不说,傅西沉怎么也不会知道她说了什么。

都是女孩子,脸皮都薄,自尊心强,这种戳到了心窝子里的话,是不会跟男生讲出来的。要不然傅西沉也不会打电话来问她了。

傅西沉皱了皱眉头,如果陆婉灵真的没说什么,那鹿栀周今天是怎么了。

“我和那个鹿小姐不熟,又说不上什么话,只是看她在洗手间好像就不太开心的样子……”陆婉灵巧妙的把话题往其他的方向引。

“行了,知道了。”他不擅长跟这种娇滴滴的女生打交道,可以说除了鹿栀周其他的女生稍微娇憨一点的语气都让他反感。

陆婉灵立刻闭上了嘴巴,不敢说话。

“不要让我知道是你说了什么让鹿栀周不开心,不然我立马叫你家人把你送到国外去,不准回国。”

“你……”陆婉灵有些着急了,她好不容易才央求家人回的国,还没来的及求情,那边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傅西沉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聊天框。

没有任何的波澜。

他锁了手机之后整个人隐藏在汽车舒适的后座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之后,想起那双发红的眼睛,傅西沉又打开手机,想了两秒还是发了条信息过去。

鹿栀周回到家就窝到了沙发坐垫上。

家里的灯也没开,也没有心情吃东西,她只是简单的喝了点水,然后拿着手机漫无目的刷。

傅西沉的信息发过来她看见了,也不想回。

她现在不想去想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回想起他今天的态度,她只想好好的逃避一下。

朋友圈都刷到底了,微博热搜上都是一些她不关心的明星八卦。

突然就好想打个电话回家。

鹿栀周打开自己的手机通讯录,平常就置顶了她爸妈和傅西沉。

她手指顿了一下,点开了傅西沉的电话号码取消了置顶,然后拨通了的电话。

刚一接通电话,成晓丽快活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妮妮,怎么了呀,你今天好不啦?”

鹿栀周从听到妈妈的声音那一刻起就有些收不住了,她将手机的话筒拿的离自己稍远了一些,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接起电话。

“妈……挺好的。你们在家好不好?”

鹿远山听到是女儿打过来的电话,因为插不上话,在旁边急得团团转,他拉了拉成晓丽的衣角,可怜巴巴的询问,“说完了吗?让我也说两句啊。”

成晓丽不理鹿远山,轻轻的撒开了他的手。

电话那头鹿栀周的声音明显不对劲,自己的女儿养了这么多年了,肯定熟悉。

她悄悄的在自己的嘴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打开了手机的免提搁在茶几上。

“怎么了,工作上有人欺负你了吗,妈妈怎么觉得你心情不好。”成晓丽有些为难,女儿离家在外,从小鹿栀周就报喜不报忧,自己两个老人家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现在只能在家干着急,左右为难。

鹿栀周不想让家里人担心,赶紧把自己的情绪收了收。然后打起精神继续回答。

“没事没事,就是最近有点感冒,嗓子哑了。”鹿栀周收到自家父母的关心,心里安定了不少,盘在沙发上握着电话忍不住撒娇。

“想吃妈妈做的鱼了。”她破涕为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还是那个没有出象牙塔的大学生。

成晓丽一阵心酸,她知道女儿打电话给她肯定是心里不舒服,但她也不能表现出自己看出来了,只能陪着鹿栀周一起演戏。

“想妈妈了就回来看看妈妈,你想吃什么妈妈都给你做。”

苏城虽不比云城繁华,但江南水乡特有的静谧可以让一个人的心都安定下来。鹿栀周知道自己短时间内还回不去,只是笑了笑,傻乎乎的应承着。

鹿远山是个直肠子,早两年他还在自家的厂子里统筹全局,每天都忙的很。

所以鹿栀周上大学的时候他操心的比较少。

如今从位置上退下来了,人一闲,又只有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便满心满眼的为她盘算和操心着。

鹿远山一把就把搁在茶几上的手机抄了起来,对着手机吼,“云城呆不下去了就回来,我闺女这辈子我养的起,虽说大富大贵,但是随便宠成个小公主还是没事的。”

呆不下去了就回家,这是鹿远山的口头禅。

鹿栀周刚毕业那会儿都听出茧子了。

以前会有些不耐烦,现在听在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她的爸妈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爸妈。如果傅家因为这个而看不起她,那就是傅家的问题。

“哎呀爸,你就那么盼着我在外面混不下去,那也太丢你的脸了。”鹿栀周在电话这头吐了吐舌头,岔开话题。

苏城她是不打算回去了,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乐天心态,鹿栀周和父母又扯了几句家常,放下电话就去洗漱了。

-

傅西沉那边,几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收到鹿栀周的回复。

是还在难过、还是为了什么生气?

不回信息这个毛病一点也不好。

傅西沉忍耐再三,感觉胸腔里不舒服的感觉四处乱窜,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喝了口威士忌,手机丢到一边,专心的扑到了工作上。

第二天,休息的差不多了的鹿栀周元气回血。

穿了一件简约大方的衬衫,姜黄色的a字长裙就去公司上班了。

今天是她第一天入驻新游戏策划部门的日子,得给各位同事留个好印象。

邱瞳还是第一次看到鹿栀周穿这么职业的装扮,又飒又美,一下子就将办公室的小伙伴们都秒杀了。

邱瞳捧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顺手递给鹿栀周,嘟起嘴假装抱怨,“周周,你这么美,叫我们这些人怎么活啊?”

鹿栀周被夸的心情很好,笑的眉眼弯弯。

“哎哟,你别笑了,再笑我的魂都要掉了。”邱瞳夸张的捧着自己的胸口。

“周周,过来会议室先开个会。”李竹之带着文件,刚好见到邱瞳吹鹿栀周彩虹屁的这一幕,鹿栀周的笑容还没收,于是也笑着跟李竹之说了声是。

有人的心跳漏了一拍。

新游戏的策划,前期需要非常多的调查和研究,不是简简单单一个想法就可以投入进行的。技术层面有不同的程序员进行支持,鹿栀周他们这样的主要是配合技术部门一起协定游戏中的一些环节和关卡要怎么设置。

大到整个场景游戏的设置,小到一个武器的参数都需要他们去讨论然后再一遍遍的调试。

一般这种会一开时间就很长,鹿栀周专心致志的跟人在讨论自己的想法。

手机静音了放在桌子上,傅西沉打了好几个电话来都没有接。

她还浑然不觉的在讨论游戏的设置。

傅西沉看她昨天到今天一直都没有回他的信息,不明白她究竟是怎么了。忍了很久不去给她发信息,最后还是没忍住,拿起手机拨打了鹿栀周的电话。

手机提示音已经响了三遍,四遍,五遍都没人接听,直到电话里传来提示音提示他电话由于长期没有人接通而自动挂掉了。

??

傅西沉口干舌燥,拿起桌子上的水猛灌了一口。

过了没有一分钟继续打,连着这么打了好几个之后都没有打通。

鹿栀周是在故意躲着他吗?

那天莫名其妙的生气,现在又莫名其妙的不接他的电话。

这脾气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他就坐不住了,把梁进叫进了办公室。

今天是工作日,鹿栀周应该是在上班。

“你开车,带我去天美文化。”傅西沉立马往外面走了出去。

梁进很识趣的跑在了傅西沉的前面去把车给开了出来,没过多久车就已经驶到了天美的楼下。

可是这个点天美的职员还没有下班。

傅西沉在后座闭目养神,“等。”

“好的。”

傅西沉能休息,梁进可不敢休息,他得留意鹿栀周出来没有。

不知不觉,鹿栀周那边的会议结束了,不停的讲话让她非常的口渴,其他人已经边收拾东西边往外走了。

鹿栀周回自己的工位上简单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回家,李竹之又叫住了她,边给她递水边一起往外走。

“回家吗,我跟你一起。”李竹之歪头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