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23 字数:3363 阅读进度:13/17

第十三章

“回家吗,我跟你一起。”李竹之歪头笑了笑。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鹿栀周瞧了一眼窗外,点了点头。

云城的雨季来了,窗外狂风大作,鹿栀周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带伞。等他们两个走到公司大楼外的时候,雨滴噼里啪啦的已经落了下来。

鹿栀周看着这瓢泼大雨,步子有些犹豫,站在门口没有继续往外走。

“这么大的雨,现在想走可能走不了了。”李竹之看了鹿栀周一眼,她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打理的一丝不乱。

“你站在这里别动,我去拿伞。”李竹之说完就跑进了公司。

梁进从刚刚起眼皮子就一直在打架,撑在车窗边困的实在受不了,这会子外面噼里啪啦他总算感觉到了点动静。

往后一瞧,老板还在睡着,估计是这几天的工作强度太大,加上到处奔波实在是累了。

他又看了一眼表,吓得马上又睡不着了,这都六点多了,早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

鹿小姐可千万别走了,不然的话待会老板发起脾气来他可是消受不起。

车窗稍微摇下来些,冷风灌了进来。

公司门口站着一抹窈窕的身影,光是这么远看过去都知道对方的气质和相貌绝对不俗,那一头顺滑的长发不是鹿小姐又是谁。

梁进松了口气,这会只要把老板叫醒,然后把鹿小姐接回去就可以了。

“老板,醒醒,鹿小姐下班了。”梁进对着后座睡着的男人轻声呵促。

后座的男人眼皮子眨了眨,睫毛轻轻扇动两下,一双桃花眼睁开了。

外面的雨打在车窗上,清脆响亮。

“老板,鹿小姐站在门口,似乎是没有伞,你看我们要不要去接她一下?”

傅西沉缓缓摇下车窗,果然看到鹿栀周站在公司门口,隔着这么远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猜也能猜到估计是在为了这个雨发愁。

“拿把伞给我。”傅西沉的手指轻轻,一下一下的敲击着车的扶手,表情闲散。

梁进看了一眼这窗外的雨,应了一声,“得勒。”

半点没有犹豫的往雨幕里冲了,伞放在后备箱里,得绕一圈去拿。

傅西沉视线一动不动的黏在鹿栀周的身上,试图去揣测她现在的内心活动。待会看到他会不会觉得很惊喜?毕竟这可是他第一次等一个女人下班。

还给她送伞的话,昨天那点莫名其妙的小脾气该消失了吧。

手指敲击着车的扶手,一下一下很是清脆。

梁进在车的后备箱里找到了一把黑色的大伞,但只能够两个人用,如果他送老板过去的话,可能等下三个人回不来了。

梁进拿到伞之后带着一身的水珠立马钻进了车里,“老板,伞找到了,可是只有一把伞,要不我去接鹿小姐过来,你稍微等一会?”

傅西沉看了梁进一眼,“不用了,给我吧。”

黑色的伞递交过去,傅西陈打开车门,抬起头往目标方向看过去。

李竹之记得自己的办公室内放置了一把黑色的大伞,不过他忘记自己上回使用过后搁到哪里去了,所以找了好一会才找到。

楼下鹿栀周不知道走了没有,应该等的着急了吧。

李竹之匆匆走到楼下,看见一抹倩影仍然站在原地,喜出望外,叫了一声:“周周。”

鹿栀周回头,李竹之笑的一脸灿烂。

下一秒,一把黑色的大伞撑开在自己的头顶。

“走吧,我的车停在前面。”李竹之把伞小心的举高了。

雨幕没有变小的意思,风反而刮的越来越大,淋得人睁不开眼睛。

傅西沉打开车门,还没来的及撑开伞,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鹿栀周哪还用的着他去送伞啊,别的男人可殷勤着呢。

雨滴打在他的身上,淋湿了他半边身体。

梁进这个时候又不敢讲一句话。

鹿小姐就要走了,叫还是不叫,现在老板是怎么想的。

傅西沉冷冷的看着远处那两个有说有笑的男女,这两天没理他,原来是有其他的人可以倾诉了。

他还以为她这两天很伤心很难过。

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个笑话,连他现在做出的举动……傅西沉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东西,把伞一抛,立马关上了车门。

“开车。”傅西沉移开目光,声音高亢了不少。

梁进有些为难,要是真走了之后老板又怪他怎么办,可是不走又不行,难不成看着鹿小姐和那个男人亲密互动吗?

“老板?这……”梁进支支吾吾,“要不我叫鹿小姐过来?”

“叫你开车,你没听到吗?”

车内的空调刚刚关了,可傅西沉的话让车内的温度又低了好几度。

梁进不敢再停留了,立刻发动车子开走。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鹿栀周刚刚好像看到傅西沉的车开过去了。

随即她又一想,不太可能,应该是自己开会开太久眼睛花了。

鹿栀周跟李竹之走到了他的车门口,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主动提出:“我自己打车回家,你把伞借我吧。”

李竹之摇了摇头,也没有先上车的意思。

“雨下的这么大,不好打车,我送你回去吧,没关系的。”

鹿栀周还在犹豫,可是这雨一直不停的下,再这么站下去两个人都会淋湿。

“那……麻烦你了。”

车上的电台一直在放着周杰伦的歌曲,空气里的气氛有些许的暧昧。

鹿栀周悄悄观察了一下李竹之的车,车上似乎放着某种香薰,前调味道有些重,慢慢适应了会觉得很特别。

鹿栀周稍微有些诧异,李竹之用的香水和他本人的气质多少有些反差。

傅西沉也有常用的香,只不过他身上的香味道很淡,得凑近的才能闻到那股清冽的味道。

“在想什么?”李竹之看鹿栀周低着头,一副在思索什么的表情,问了出来。

鹿栀周看着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雨天容易让人困顿,她累得有些不想说话,只想回家泡个澡好好睡个觉。

“那我就送到这里了,伞给你。”

没过多久车子就驶向了鹿栀周的楼下,李竹之把手里的伞递给了鹿栀周,语气温柔。

鹿栀周看了一眼门外这雨,慢慢的已经要停了。

她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站定才转头说,“不用了,你看这雨快停了。”

李竹之这才点了点头,“好,那你赶紧回家吧。”

鹿栀周也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明天见。”李竹之在鹿栀周转身之前,发动了车子离开了。

鹿栀周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手机搁在餐桌上,第一件事就是去打开浴室的浴缸水龙头,放满了一缸的水之后,她想拿自己的手机进浴室放点舒缓的音乐。

手机一解锁,鹿栀周吓了一跳,五六个未接来电。

全部都是来自傅西沉的。

有什么事情吗?

她打开微信又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已经一两天没有跟傅西沉发过消息了。

自从那天的生日宴会之后,说实话她一直都在逃避,处于一种既矛盾又痛苦的状态,所以不是很想主动去跟傅西沉讲话。

五六个未接来电,还是打过去问问那边有什么事情吧。

鹿栀周拨了回去,内心有些忐忑。

傅西沉叫梁进开车回了公司,刚一进办公室就抓着公司业绩部几个老大开会,几个老大本来一天高高兴兴,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板一回来就抓着他们一通批评加痛骂。

这一下子也只能忍着,心里哭爹骂娘的。

会开着开着老板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手机备注“妮妮”来电一直在闪烁,可老板一直没有接的意思。

妮妮这个昵称很明显是一个女孩子的。

平常气场严肃的老板,居然也会给女孩子打这么亲昵的备注?

不过在场的几个人根本不敢多看,因为老板的神色在看到来电备注之后更加阴郁,活脱脱就像失恋了似的。

响了几十秒之后,对面把电话给挂了。

老板本来还在骂他们,看到电话挂了之后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是一阵狂发暴雨痛骂。

梁进在办公室外一脸同情的看着里面的人,还好有这几个业绩部的大佬帮他转移了火力,不然现在惨的人可就是他了。

鹿栀周打了过去,可对面却没人接,电话提示音也说您拨打的用户暂未接听。

这是有事呢,还是怎么了?

鹿栀周一头雾水,决定继续打个电话过去试试看。

傅西沉的心思全都在桌子上的手机上,明显没有一开始那么火力全开了。

鹿栀周的电话打到第二遍,全场的人视线刷的一下全部移到了那部手机上。

老板,你要是想接的话就接了吧,别让人家姑娘一遍遍的打,你骂我们有啥用啊。

当然了,这些心里话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

傅西沉看着响动的手机,向前走了一步,众人眼神都亮了起来,仿佛看到了希望。

不接。

他打这么多电话都没人接。

啪的一下,傅西沉把电话挂了,然后把手机反扣在桌子上。

业绩部的那几个老大欲哭无泪。

今晚怕是得交代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