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25 字数:2262 阅读进度:15/17

第十五章

赵总听了富二代的话之后腿打起了筛子,赶紧默默的离开这个人形惹祸精。

同时他还密切的关注着傅总的动态和脸色。

果不其然,刚才脸比锅底还灰。

现在怎么感觉隐隐约约透着点绿了。

富二代一行人色迷心窍,还没等到傅西沉发话呢,就大大咧咧的走过去了。

赵总不敢动,直到傅西沉也一起过去了之后才跟着动。

鹿栀周和唐宁两个人都沉浸在刚刚胜利的喜悦中呢,旁边来了好几个人也没有发现。

富二代看两个美女专心舞刀弄枪的,绞尽脑汁的想了不少的搭讪方法。

既然能来这里消费,如果是单身的话那肯定不是寻常人。

金钱攻势什么的就太俗了。

倒不如轻松一点从兴趣爱好出手。

“快点啊,你不上我们可就先上了啊。”其他几个人跟着在旁边起哄。

他们也想去要鹿栀周她们的微信,可是碍于现场的大佛太多,富二代又一副唾手可得的模样,除了起哄还有一种好奇想要看笑话的心理。

女神的微信恐怕没有那么好要哦。

“懂什么急什么?这不就去了吗?”富二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摆。

赵总在一旁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此时此刻他简直比傅西沉都急,傅总到底是怎么想的?眼睁睁的看着别的男人调戏自己的女人?

这可不像他之前认识的那个傅总。

一时之间,赵总既不敢提醒也不敢随意的去窥探傅西沉的**。

只好站在一旁干看着。

傅西沉本想第一时间就冲上前去阻止富二代的行为,可是他和鹿栀周现在还处于冷战的状态。

只是稍作犹豫,富二代就已经到了鹿栀周的跟前。

再下一秒,傅西沉忽然想起了雨天打伞的那一幕。

他忽然就想看看,鹿栀周是只对她的领导那样呢,还是可以对所有的男生都那样。

激起他们的兴趣心,然后不拒绝不抵抗。

富二代踟蹰了一下,后面这么多人看着呢,再怎么样也不能丢自己的脸,胆子一壮心一横干脆就闭着眼睛开了口。

“小姐你好,请问你是一个人吗?”富二代觉得自己现在在发抖。

奇了怪了,以前无论搭讪多少女性他都能脸不红心不跳,现在居然和一个女生说两句话就发抖?

鹿栀周和唐宁这才注意到了身边的几个陌生男人。

还有这个站在她面前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男子。

“小姐?你叫谁呢?”

“还有,我不是一个人。”鹿栀周感到有几分被人打扰的不快,口气有些嫌弃。

“你眼瞎了吗,没看到我们两个人站在一起?”唐宁可没有鹿栀周这么含蓄了,她立即口吐芬芳。

富二代傻了,这两个女的这么不好接近的吗。

想到她们还打出了十环的好成绩,富二代又有些怂了。

在这个时候,鹿栀周忽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傅西沉。

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也同样炙烈,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也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

可已经传递出了万千的情绪。

他是什么意思,明明就站在她们的附近,却放任其他人跟她搭讪?

傅西沉现在也太没底线太没品了。

再想一下,这个男的好像和他们是一起来的,果然自己就是不重要啊,所以怎么样都可以。

越想下去鹿栀周就觉得越恶心,转身就走。

“唐宁,我们走吧,去下一个地方。”

“哎哎,为什么呀。”唐宁往鹿栀周刚刚看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下窒息了。

傅西沉怎么也来了,而他的旁边站着的不是老赵又是谁。

赶紧走赶紧走,免得人家怪她们来砸场子。

傅西沉眼看着鹿栀周就要走,富二代又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后面,再也忍不住了。

刚刚对视的那一眼,他的想念就已经泄露了出去。

只是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接收到。

在众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傅西沉拉住了鹿栀周的手。

“你给我发的问号什么意思?”而且还是好几天都没有再回复。

鹿栀周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傅西沉。

狗男人微信上不会问,现在拉着她问什么问,而且现在再来问难道不会有点太迟了吗?

“有事?”鹿栀周冷漠的回复。

众人都已经看傻了,但是从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中又能窥见出一二来。

原来这两个人早就认识,甚至还有可能,这个小姐姐是傅总的相好的。

想到着一层,刚刚还在羡慕富二代能和小姐姐们搭讪的众人,立马又朝富二代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富二代本人的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黄的。

这傅总够可以的,小两口吵架,拿他当了炮灰。

而身边的赵总则是一副看透全局的模样,他悄悄的溜到了一边,把唐宁给支开了。

然后好心的带着刚刚还在看戏吃瓜的众人包括教练一起全部撤离了现场。

现在这个地方,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显得有些冷清和空旷。

鹿栀周这声有事?将原本放下了点自尊心的傅总立刻又打回了原形。

傅西沉接受不了鹿栀周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他拽了一下鹿栀周,低头封住了她的嘴巴,然后肆意的撬开她的贝齿开始进行掠夺。

这不是一种重逢后的温存,而是一种惩罚。

鹿栀周被吻得头皮发麻,用了很大的力气去推傅西沉,可对方就像牢牢长在她的身上一样,一分都推动不了。

不知道这样被吻了多久,久到鹿栀周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要缺氧了。

傅西沉才放开她。

看都不用看,此刻她的嘴巴一定肿的老高,完全无法见人的那种。

鹿栀周气急,下意识扬手就上来了。

啪的一声清脆作响。

打的两个人都有点懵。

傅西沉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打过。

打完之后鹿栀周才开始后怕,要是他真的生起气来了,自己小命不保,很有可能还要拖累家里。

她不是没有见识过之前傅西沉对付人时候的雷霆手段。

电光火石之间,她丢下了一句话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