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小说: 拜拜就拜拜 作者: 暴烈温柔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26 字数:2149 阅读进度:16/17

第十六章

“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我受够了。”鹿栀周跑的飞快。

傅西沉还没有从刚刚的那个巴掌中清醒过来,整个射击场哪里还有人的影子。

赵总他们在外面等候,也不敢跑远了,待会傅总要是找他们人找不到还是要发脾气。

左等右等不见他们两个人出来,倒是瞧见鹿小姐先出来了,还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唐宁本来还在旁边参观呢,一看见自家闺蜜这样子,一下子也慌了,赶紧迎上来。

“怎么了怎么了?”唐宁一脸焦急,难不成鹿栀周和傅西沉两个人吵架了?

鹿栀周摇了摇头,没说话。

没过多久,傅西沉也跟了出来,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看。

有眼尖的人还看到了傅西沉脸上若有若无的手掌印,再一联系鹿栀周之前的神色,不由的让人浮想联翩,傅总在里面对小姑娘是做什么了?

怎么傅总一脸的欲求未满的表情……

“唐宁,我们回去吧。”鹿栀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面对傅西沉。

两个人最近还是先不要见面了,有些事情她要好好的想想清楚。

唐宁点点头,她转过身瞪了傅西沉一眼。

怕归怕,但是闺蜜都受欺负了,自己也不能完全坐视不理。

两个女生已经走远了。

赵总自认倒霉,在自己的场地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还怎么叫傅总过来谈生意了。

刚抬起头,就发现傅西沉冷冷的盯着他们。

准确来说,是盯着那个富二代。

赵总捏了一把汗……

“这样的儿子你带回去吧,我教不了。”傅西沉回到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给富二代的爹。

富二代的爹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不是之前还好好的吗,儿子还很高兴的回来说最近学了些新奇的东西。

“傅总,这怎么了,是不是我儿子做了什么混账事,你尽管教训。”富二代他爹现在只好义愤填膺的声讨自己的儿子,等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再说。

傅西沉抓起手里的笔,瞄准了办公桌上的笔筒。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又想起了鹿栀周一枪十环的样子。

她今天穿的粉色legging很显臀部,紧身的运动上衣将她的胸型包裹的很好。

难怪那几个男的看到她,眼睛都转不动了。

傅西沉悠悠的回复电话那边,“我说单总,没有能力得到的东西,就别惦记了吧。”

那边富二代的爹听了他这句话激起了一身的冷汗。

傅西沉这句话一语双关。

富二代的爹明白了第一层意思。

他确实是送儿子来傅西沉的旁边学习,但还有一层另外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跟傅西沉套套近乎,他们单家最近看上了城北的一块地。

绝对是个肥差,只要人能做,肯定能大赚一笔。

可是好巧不巧,富二代他爹这短时间资金周转不灵,而恰巧傅家可以动用关系将这块地以一个很好的价格谈下来。

早些年家里的老人家还有些交情。

所以富二代的爹就借着送儿子学习这事没少暗示傅西沉,而傅西沉也好不容易答应帮他们家留意一下,现在怎么突然产生了变故。

一定还有其他的理由是他不知道的。

“傅总,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还可以再商量。”富二代他爹为了自己家的生意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

放下了身段来求傅西沉。

在这云城,以后还少不得需要傅西沉的帮忙。

“没得商量。”傅西沉没工夫继续跟老单闲扯,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梁进,以后单总来公司,你一律说我有事。”然后他交待了梁进。

桌上还有很多的文件等着他去看,可是现在一个字都看不进。

射击场那巴掌还打的他耳边嗡嗡作响。

还有鹿栀周看他那一眼的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傅西沉觉得自己没有错,揉了揉太阳穴强迫自己进入工作状态。

鹿栀周回家之后的日常也是继续奔忙,新的游戏项目有太多需要去跟进和讨论的东西,一点点差错就能让人有截然不同的游戏体验。

所以鹿栀周的工作几乎都是在996的状态下度过的。

那天打了傅西沉一巴掌之后,回去其实有点后悔,本来想开口道个歉,可是依照傅西沉这样的性格,只要自己一开口道歉,以后无论什么过错,他都会高高在上,吃亏低头的永远是自己。

干脆就狠心一点,看傅西沉会不会来找她。

如果他选择一直这样冷战下去的话,说明对她也没有什么深刻的感情,那他们的这段关系也就到头了。

搁在以前的话,傅西沉随便一个不开心的表情都能让她难过好几天。

而现在,兴许是心境变了,每天的忙碌充实到让她没有了那么多的精力去想感情的事情。

再加上,她意识到了自己以前对傅西沉是有多么的包容。

那样的生活好像不是她想要的。

她甚至有点享受现在和傅西沉冷战的日子。

下了班之后她给自己买了一束鲜花,找了个花瓶插在了客厅里最显眼的一个角落。

放点喜欢的音乐再舒舒服服的泡个澡。

谁说女生就必须一定要恋爱呢?

如果没有人宠爱,倒不如好好的爱自己,经济独立灵魂挺拔才是最重要的事。

云城雨季,轰隆隆轰隆隆隆,外面突然又下雨了。

鹿栀周放在客厅中的手机屏幕亮起。

消息来自陆婉灵。

上次见过面之后,不知道陆婉灵从哪里搞来她的微信,问她有什么事又不说,只说加个微信以后好方便联系。

鹿栀周刚洗完头包着头发出来,手还是湿漉漉的,她随手在头巾上擦了两把。

头一低,人脸自动识别。

轰隆隆隆,又是一道闪电划破夜空。

鹿栀周莫名的烦躁,直接锁了手机,眼不见心不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