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发配

小说: 北宋大掌柜 作者: 来二两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557 阅读进度:243/257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既然你已经认罪,那本官今天就好好的审一审此案!”宿元景整理整理官服官帽,冲着陈远霸点了点头。

陈远霸多会来事儿,马上指挥手下搬桌子抬椅子搭了个临时的露天公堂,又让手下十二名中军官充当临时的衙役,没有刑名师爷,陈远霸叫来军中主簿带着一众手下来记录案情。

时间不大,准备停当,宿元景居中而坐,十二名中军官列立两厢,左右两张桌子后坐着四个临时的师爷一个个握着毛笔竖着耳朵准备随时记录,陈远霸手握宝剑站在宿元景身后保驾。

“堂下犯人姓字名谁,家乡住处从实讲来?”宿元景正颜厉色的问道。

“罪人孙安,泾源人氏。”孙安一字一句的说道,只是他不明白杀人偿命就是了,为什么还要走这么个形式。

“孙安!本官问你,你说吴广杀了你爹孙飞,空口无凭可有状纸?”宿元景盯着眼前孙安问道。

“没有状纸!江湖恩怨江湖了,要什么状纸?”孙安有些懵圈,初出茅庐江湖义气正浓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报仇还要状纸。

“大胆!无知的小辈还敢妄什么江湖恩怨江湖了,你可是大宋子民,你置大宋律法于何处?就是你们这些江湖之人妄谈快意恩仇,置国法王章于不顾,扰乱社会治安,好端端的一个替父伸冤让你们搞成了江湖仇杀!本官问你到底有没有状纸?”宿元景一拍惊堂木,对孙安就是一阵严厉的斥责。

“有!有!大人!有状纸!”恢复了些许力气的蔡全无从宿元景的话中听出了些许意思,急忙从二人抬上跳下来拉住孙安的手打着原场:“大人!我们有状纸,只是这次来的急没带在身上,孙安不认字,我帮他重写一份!”

“蔡盟主!我???我???”孙安本想说他识文断字的,只是看到蔡全无对着他猛眨眼睛,他也意识到了这里面有文章,于是不再说话。

蔡全无把马天章、陈远霸拉到了下面,又叫过折桂美和欧阳盈盈,五个人围在一起嘀咕了半天,最后陈远霸亲自执笔刷刷点点的写了起来。

宿元景也不着急,喝着茶水躺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约莫有一顿饭的时间,陈远霸把状纸写完了,蔡全无又看了一遍,觉得差不多了把状纸递给孙安,让他去告状。

“大人!状纸已经写好,请大人过目!”孙安头顶状纸,跪在下面。

“写好了!拿来我看!”宿元景把茶碗一推,正襟危坐,陈远霸走上前去又接过孙安手中的状纸毕恭毕敬的递给宿元景。

有人说了,陈远霸写完了状纸直接递给宿元景不行吗?还要孙安亲自送上,陈远霸又接过来在递给宿元景,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一点也不,孙安是本案的正主,为父报仇只有他自己有资格告状,别人代替不了。陈远霸堂下写状纸是私人交情,堂上递状纸是公事,这是程序问题马虎不得。

宿元景接过状纸认认真真的看了三遍,在几个关键字下面点了几个点以示重要。

“你既然有了状纸,本官就接了你的官司。只是你这状纸列了吴广几条大罪,我怕证据不足啊!”宿元景稍微皱了皱眉,展开状纸,继续说道:“吴广私通西夏泄漏机密,导致西北绿林总盟主力差点全军覆没,可有证据?吴广见身份要暴露就买凶杀死总盟前任盟主孙飞,嫁祸现任盟主蔡全无,可有证据?”

“这????”孙安不知如何说起,看了看蔡全无。

“有!我们都是人证。吴广指派黑风山大寨主李奇、二寨主李世雄暗杀总盟前任盟主孙飞,在黑风山窝藏西夏黑衣暗杀队。现在李奇已经伏法,黑风山二寨主李世雄已经全部招认,现关押在延安府大牢。另外在黑风谷,吴广伏击我们的时候已经全告诉了我们实话,我手下的人都亲耳听到。”蔡全无不急不缓娓娓道来。

“对!大人,我们全听见了。”

“吴广狼子野心不是个人揍的,差点射死我,枉我对他那么忠心!”

“他说的一字一句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他以为我们都要死了,可是老天有眼我们在蔡盟主带领下逃出生天,真是老天有眼啊!”

“这种狗日的死了活该,一会拉出去喂狗!”

??????

蔡全无手下也就尚冉威比较沉稳,其余马家五虎、弓家四兄弟、姚家四猛以及那些经历过黑风谷一劫的大小头领一百多人都群情激愤的喊叫起来,而且话越说越难听,开始下道了。

“既有人证,敢不敢上来签字画押!”宿元景怕这些好汉在公堂上又说出什么问候祖宗奶奶的话,急忙又拉回了话题,“你们可要想好了,一字入公门,九牛拉不出,签字画押就是板上钉钉,话说了就要负责人。”

“敢!有什么不敢的!”这些人说着撸胳膊挽袖子把临时的露天公堂堵了个水泄不通。

“兄弟们!排成队一个个的去画押,别他娘的跟放羊一样显得咱们没规矩!”蔡全无在一旁让大家排队,忙了好一会才秩序井然。

这些个好汉大都不识字,都是那些临时的师爷写上名字,他们在名字上按个手印。忙活了足足一顿饭时间,大家都齐活了,签字画押的纸都有一打了。

“孙安,你还状告吴广说他与大辽国沆瀣一气,劫掠我们的边民去当苦力。可有证据?”宿元景又读着第二条看着孙安。

孙安有了经验,又看了看蔡全无。

“大人!我们都是人证!”这时马强、雷春、徐善宝等十几号人上了公堂一一画押。

“孙安!第三条你状告吴广以监军的身份擅自调动三关人马,妄图夺取兵权谋反。呵呵,这条老夫也在场,老夫给你做个人证,你说呢远霸!”宿元景回头望了望陈远霸。

“恩师,这件事我是苦主,本来是我要告的,现在孙安替我告了,我自甘当人证!”陈远霸急忙说道。本来他怕蔡京、童贯等人报复不敢提及此事,现在有人告吴广随了自己的意,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最后,吴广擅自袭击本官的道队,扣留本官,这个本官给你做人证!”宿元景大笔一挥,在供词上也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人证、物证都齐了,嗯!这官司有点意思了。孙安,本官问你,在你与吴广打斗之前你可知他是国家的四品镇抚使?从实招来!”宿元景最后四个字说的异常有力。

“草民不知!我问他是不是真的杀了我爹,他恶语相向还暗算我在先,我一时没忍住与他动手,刀枪无眼才误杀了吴广!”孙安此时也灵犀一点,淡然说道。

“那么你是不得已才还手,斗杀吴广喽?”宿元景双眼一眯盯着孙安。

“正是!小人与他殴斗,失手杀人!”孙安此时也圆滑了很多,虽说抱了必死之心,但是能活下来还是要活的。

“那么本案的来龙去脉我已经知晓,吴广私通敌国害死人无数,而且一手遮天害的孙安携带状纸四处告状无门,今又在天赤峰被吴广暗算,一时激愤斗杀吴广。依照大宋律法,判孙安脊杖二十,刺配河北霸州充军!”宿元景做出了最终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