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母女

小说: 陈沐 作者: 我能神游亿万里 更新时间:2022-08-07 字数:3358 阅读进度:5/225

用过早膳。

陈沐循着记忆一阵翻找,从箱底找出了一些碎银子,掂量了一下,差不多有二十三四两的样子。

对于宣国府的一位少爷来说,这点银子显然是太过寒碜,都不够去一趟花楼,但对于寻常人家来说,这已经是几年的用度了。

将银子收起来。

陈沐来到院外。

唯一的仆从任岩,正在院内清扫积雪,见他出来,立刻放下手中的扫把,露出笑脸并规规矩矩的行礼道:“二爷,您早!”

陈沐往前走了几步,直接问道:“你可认识翠儿?”

任岩露出诧异,但还是回应道:“翠儿?可是南院三公子的那个婢女,二爷怎么会忽然问起她来。”

陈沐也不解释,直接道:“具体的呢?”

任岩眼眸中闪过少许奇怪,但还是回应道:“是十天之前了吧,据说是白日里引诱主子,被大夫人下令缢死……”

“莫非二爷那晚撞鬼,就是那厮?可当真可恶,死了都还敢欺主,小的知道她埋在哪,二爷你说句话,小的便去掘了那厮的坟!”

听着任岩的描述。

陈沐目光冷淡,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道:“那她的家人都在何处,你可知道?”

“这个小的刚巧知道,就在前平街那一块,最北边那个小宅子。”

任岩快速回答。

陈沐微微点头,又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便迈步走出院子。

这一眼倒是让任岩一阵心惊肉跳,莫名的产生了少许恐惧,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手都在发抖。

原本是想要上前阻拦的,但这一下却是完全没敢去拦。

“这……二爷今天的眼神,可是有点吓人啊……”

任岩一时间心里直打鼓。

生怕陈沐真叫他去挖坟掘尸,那他可是真的不敢的!

他最多也就是平日里偷偷摸摸,克扣一点陈沐的月钱,也不敢克扣的太多,只找些理由拿走三分之二而已,还是老老实实上交一份的。

“恐怕我还得跟去瞧瞧。”

任岩望着陈沐离开的方向一阵思忖。WwW.8㈦㈦zw.℃οm

陈沐这次挺过来了,没死成,那可是件好事,这样的主子可没那么好找了。

这突然间似要去找翠儿那家人的麻烦,他倒是不敢让陈沐自己去,万一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那跟之前死在家里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这个仆役必然有责任,恐怕是非要被杖毙不可。

“两个**的野丫头,大白天的一个人影也不见。”

任岩一边往陈沐的方向追去,一边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小梅小凤这俩,小梅还有点眼力见,那小凤可当真是愚不可及,自家主子还在,便跑去对其他主子阿谀奉承,终究是蠢女人。

他倒也懒得去点醒,反正牵连不到自个就行。

……

陈沐循着记忆,一路离开了宣国府。

前平街他是熟悉的,往日里时常会过去溜达,距离宣国府也十分近。

一位宣国府的公子,找上被缢死的婢女家里,是有些奇怪,但他也并不太在意,一方面是之前有撞鬼这事,另一方面,真遇到什么麻烦,就主动暴露一点能力,摆出灵视来,许多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

整个大元亿万人口,术师的数量也不会超过三位数,而据他所知大元朝廷的术师皆集中于司天台,而整个司天台,鼎盛时期也不过寥寥数百人,监察天下灵脉风水。

而他也随时能成为其中之一。

从他有了灵视这一能力开始,他就已经不再是寻常庶子了。

沿着前平街走了一段。

很快。

陈沐来到了任岩所说的那块地段。

简单打听了两句,就知道了翠儿的家所在。

片刻过后,陈沐循着冰雪覆盖的路面,绕进了一个有些狭小的巷道里,三拐两拐后,来到了一个小屋前。

陈沐上前敲了敲门。

很快。

门被拉开了一条缝,缝隙里露出一张粘着些许锅灰,但仍然有些清秀的小脸,约莫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

小女孩眼中似有畏惧,看到陈沐后,也不开门,只怯生生的道:“您……您是?”

陈沐温和的看向她,道:“这里是柳翠的家?”

“是,是我姐姐。”

柳怜怯怯的回应,似是感到了陈沐的温和,渐渐好了一些。

陈沐轻声道:“我是宣国公府的,你叫我沐公子便可,不知你娘亲可在?听说久病卧床,我找了郎中过来。”

柳怜一双大眼睛里露出少许惊讶,扒着门缝瞅了瞅陈沐旁边,看到了一个背着药箱的郎中。

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转身往里面跑去,并小声呼喊。

“娘!”

陈沐安静的等待着。

片刻后。

就听见一路小跑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是门栓摇动的声音,随后紧闭的门被缓缓拉开,露出门后穿着破旧棉袄的小姑娘。

“请,请进……”

柳怜怯怯的开口,然后在前面引路。

屋子很小,往里走了一段就是卧房,卧房上一个妇人正撑着身体,勉强靠着床边坐着。

妇人有些愕然的看着走进来的陈沐。

“您……您是?”

本以为是自家翠儿在宣国府结识的同伴过来看望,但一见陈沐衣着光鲜,分明是公子的模样,显然不可能是翠儿的同伴。

陈沐随和一笑,道:“老夫人不必在意,且先看病吧。”

旁边的郎中闻言,也走上前去。

妇人见状,一时间要说的话又停住了,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陈沐和郎中,郎中倒是神色如常,很快就瞧过了病。

“此是寒气淤积入骨,且时日已久,难以根除,不过我有一方,疗养半月后,便可支一拐杖下地行走。”

郎中小心翼翼的开口。

陈沐点点头,道:“好,你去写方子吧。”

接着陈沐又看向妇人,向她慰问一番,从其口中得知,翠儿的父亲死于前年的一场祸乱,其死后家里便难以维持,于是翠儿主动卖身至宣国府为婢,平日里也时常以月钱接济家里,就这么过来了两年。

妇人最后哭泣着说,翠儿绝不会那般放浪,做出白日里勾引主子的事。

陈沐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向柳怜。

小丫头才不过十岁,但已生的十分清秀,一双大眼睛十分灵动,但却又很胆怯,大部分时间都怯生生的呆在那里。

原本陈沐是打算将翠儿的妹妹买下,放到身边照顾,但没想到柳怜年纪这么小,而且整个家里除了老妇之外只剩下柳怜一人。

正思忖时。

忽然。

一阵猛烈的拍门声从门口处传来。

“开门!”

伴随着粗鲁无礼的大喝声。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我能神游亿万里的陈沐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