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魔君震怒(下)

小说: 楚门狼 作者: 天雨寒 更新时间:2020-09-16 10:05:14 字数:2398 阅读进度:483/504

面对两道射向眼睛的光束,一道红光也从修罗刀刀鞘而出。魔刀血红刀身横挡在修罗刀双目前,两束灯光射在魔刀上。

血月四魔中,魔君脾气暴躁目中无人,也就和修罗刀关系还算不错。

现在修罗刀为讨好魔首伙同棠妖欺负忘生,这让魔君大为光火,所以他出手提醒一下修罗刀,让修罗刀清醒些。

光束在魔刀上消失,修罗刀缓缓将魔刀从眼部移开。

修罗刀气得身体都有些发颤了。由于魔君地位高,而且血帝视魔君己出,修罗刀平日也尽量容忍着魔君。别说他了,就连三王也得容忍。

结果魔君现在当众出手,这让他真下不来台。

毕竟他是第三魔,魔君太不给他面子了。

修罗刀伤自尊了。

他手紧握刀柄,骨节都因握力发白。

眼中怒火是一团接着一团起升。

魔君自私个性,他是丝毫不顾修罗刀和众人感受的。魔君警告完修罗刀,手中魔灯连闪,顿时数道灯光而出。灯光从修罗刀几人身边穿过,射在他们身后的马匹上。那几匹马便成了魔君盛怒之下的牺牲品了,马的身体被灯光从中割裂,如被一刀斩断。几匹马相继痛苦嘶叫倒地,马血如雨般纷飞。

魔君此刻真是震怒了,他道:“我看谁能动忘生半根头发!”

修罗刀不想和魔君动手,如果只有二人,修罗刀忍了。但是他现在实在下不了台了,修罗刀便道:“魔君,你在我之上,尊卑有序我本来不能冒犯,但是我最近武功又有增近,希望魔君能提点一二!”

修罗刀现在只能找这样的借口准备出手维护自己尊严了。

修罗刀说罢,全身银甲更是银光四射,眩目之极。

因为他的内力充斥着银甲了。

这也说明修罗刀进入了战斗状态!

修罗刀也开始昏了头,这让一直感觉憋气的赤焰神君受了影响。有修罗刀挑头,小灵王胆也壮了。

赤焰神君眼中烈火熊熊,双手也变得如炭火一样。小灵王双臂挥舞,顿时四周一道道火焰升起,如同一面面火墙。足有数尺高。这些“火墙”形成一个大圈,将他们圈起来。烈焰风中呼呼作响。

小灵王烈火术也真是比其父强出许多。

小灵王口叫道:“燃烈焰,为魔君战魔助威!”

小灵王虽然这样说,但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他是站在战魔这边的。必要时候,甚至会和战魔一起联手。

魔君脸上则泛起不屑地冷笑。

又一个昏了头的,这下棠妖和龙向天可真急了。

龙向天急忙打圆场,棠妖一边让小灵王收火术,又劝说修罗刀冷静。

棠妖又走到魔君面前施礼道:“魔君,都是自家人,如果内讧让亲者痛仇者快。这件事是我的不对,女人多事,就怀疑了忘生。忘生救柯副首座再正常不过。是我们小题大做了。”

棠妖又对小主道:“妹妹,都是姐姐的不是,希望妹妹不要再生气了。”

这棠妖也真能屈能伸。

她将所有不是都揽在自己身上,而且做姿态请魔君和小主息怒,如果魔君和小主再不依不饶,那么就算去帝神那里说理,他们也占着理。

小主也不想将事情闹大,现在得赶紧离开这事非之地,免得再节外生枝。

如果真打起来,对她也没什么好处。

她还想着接替灵王之位呢。

如果惹下众怒,到时候接替灵王之位都阳奉阴违和她作对,她就成笑话了。

于是小主顺水推舟。

“姐姐,也怪妹妹救人心切未说明情况。所以才误会了。”小主又劝魔君道:“既然误会解开,他们也不再为难柯副首座了。君哥你息怒吧,不要伤了和气。”

小灵王很听棠妖的话,他收了火势。

修罗刀此刻也冷静下来。如果幽王知道二魔相斗,估计会气吐血。如果让帝神知道,也会气怒,还会严惩他们。魔君有血帝撑腰照顾,最后倒霉的还是他。

想到这些,修罗刀银甲眩目光芒也开始黯淡。

修罗刀将刀插入鞘中,他阴着脸不再说话。他身体还在轻微颤动,被魔君气的。

修罗刀也再不提验证柯叶宏真假了。

算是服输。

修罗刀等人在强势的魔君面前低头,让魔君很满意。

魔君对修罗刀道:“我现陪你嫂子去另寻高明医治柯副首座,你派人追查白羽人下落。有什么事立刻报我。”

修罗刀紧咬着牙闭着嘴,他略微点了下头。

魔君又看了棠妖一眼,他用威胁口气道:“以后别欺负忘生,就是魔首欺负忘生,我也不答应!”

棠妖赔着笑道:“我和忘生一见如故就和姐妹一样,这次纯粹是一场误会。柯副首座耽误不得,先救人要紧。以后我摆酒宴给忘生赔罪。”

一场干戈,被棠妖化解。

这次小主对魔君态度大转变,口口声声说是他的女人,让魔君满心欢喜。魔君更是体恤小主,他用灯光将捆绑楚狼和小主的绳索割断,亲自抱了楚狼。让小主轻松些。

小主则亲昵挽了魔君胳膊,朝马车走去。

这情形让修罗刀几人气得差点吐出血来。

一个个都强压愤懑。

但是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实在是没有一个人能制衡魔君,今日如果幽王在,他们也定要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魔君和小主乘马车潇洒而去,龙城主看着已成黑点的马车正要开口说话,修罗刀叫道:“你带人回城!”

副城主发脾气,正城主也怕,龙向天就先带人返回。

赤焰神君和诡背龟也随着龙向天返回千甲城。

原处只留下了棠妖和修罗刀。

修罗刀再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他面皮抽搐怒目圆睁叫道:“竟然当面让我丢人!从此,我和他再无兄弟之情……”

修罗刀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但是今日在更骄傲魔君面前受到了羞辱。棠妖完全能理解修罗刀此刻受辱心情。

棠妖劝道:“看开些吧,他都敢在魔首面前大吼大叫。魔首说,一只疯狗咬你,你总不能也张口咬它吧。所以一笑了之。”

修罗刀气道:“还不是血帝在为他撑腰,他才有恃无恐!论能力,哪个不比他强!魔首更是比他强了十万八千里……我知道他蠢,但是我没想到他这么蠢!被一个女人哄得团团转,和自己兄弟反脸。如果不是因为血帝,我非教训他!”

棠妖叹了一声道:“就是没有血帝,如果真撕破脸,你也不是他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