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深藏不露

小说: 从书贩到总裁 作者: 何帆 更新时间:2020-04-14 22:29:05 字数:2508 阅读进度:4/270

海东用铁锹慢慢向下探去,一点点划开表面的碎石,几乎成粉状的碎石下面,露出了一个光滑的平面。

咦?铁板?……?海东满是问号的眼睛眨了半天,小心用锹尖轻划开比较大一点的开口,露出更多的平面,一个略圆润的平面物体出现在眼前。表面暗黑,无光泽,但是黑中泛灰,异于寻常地平整。蹲下身摸摸,再用石块轻轻划过,没有划痕,轻微略有弹性。不象是钢铁。

不太硬,用石块划上去没有声响,又似有点象胶皮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上边软下边硬,是橡胶?又不是。用石头轻敲又没有声音,用石头轻划,划不出痕迹来,看似非常坚硬。这是什么东西?

满脑划着问号,一点一点地把周围的碎石仔细清理了出去,形状平整,两边略向下弯曲。这到底是什么呢?海东屏住呼吸,研究了半天,最后带着疑问又回到了地面上。

他斜坐在刚挖完的洞口,点着一颗烟,一边吸烟,一边从上向下观望着这个露出来的奇怪的东西。

他有两种选择,一是到此为止,不研究了。二是继续挖下去。不过看形式再挖就不是向下挖了,而是向周围扩展,一直到能挖出底下那东西的边际来。这个土石方的工程可会是不少,而且看样子,周围这一片土地全得掀起来才能看到这物件的全貌。

挖还是不挖,是个问题。

他的好奇心驱使他挖下去,但他的体力和时间可能在拖他的后腿。一想到挖出一个大坑的情景,海东的腿先软了下来。

挖?这几天就得耗在这里了,原计划一周左右的时间充满了未知数。身边所带的食物能不能够用也是个问题。挖到一半,回城市去采购余粮,再回来这个坑被别人发现了,把东西挖走了,就是白痴一回。一直挖,没有余粮,干活没有力气。

他盘算了半天,决定先回城里备点粮食回来,再添几天的备用。

他想到这里,拍拍身上的土和碎石。四处张望起来,他需要一些树枝烂叶什么的,先把这里遮盖一下,让可能会路过的人无法发觉,然后才能走开。

他决定先把搭的窝棚拆了,从外貌上恢复原样,将已经搬过来的物件先放到刚挖的坑里,然后上面用树枝做梁架,盖上树枝网。上面又撒上了一些从别处划拉来的枯枝烂叶,伪造了一个土堆。把可能露出来的生活的痕迹尽量处理干净。然后背着一堆蘑菇,踏上了返程。

他再回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了。

这两天,他采购了一些米面粮油,备了一些土豆、萝卜、白菜和腌制的咸菜。泡了一宿热水澡,买了一堆熟食,在洗浴中心的沙发上给自己摆了一桌。

他知道,未来几天,再也吃不着荤腥了。

回到营地前,他远远地观望了许久,确认没有人发现这个地方后,先把窝棚和灶台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歇了一会儿,开始倒腾起米面。一部分放在车上未动,他过来时拎了米、面各一小袋。省得点用,应该能够最近几天的。

照例,蒸了一大堆馒头,蒸馒头时顺手煮了点粥。把粥和馒头、咸菜放在一边,慢慢脱去外套,甩掉长裤,准备大干一场。

三天之后,海东蓬头垢面的样子,自己都觉得难受。他甚至开始怀疑起人生来。这么挖下去,有意义么?什么时候沦落成民工了?当民工挖土方还可以按立方米赚钱,自己瞎耽误工夫挖什么呢?挖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表面的残土堆积得有点近了,扩展挖下去,还得把先前挖的土移走,移得更远些才能继续挖下去。这一折腾,腿就开始软了。

主要是枯燥、单调。没有人可以聊天解闷。

……。

挖到第五天时,海东有点要迷糊了,这是个向下弯曲的物件,两边开始向下伸展。看形式应该类似于一个馒头状的“大馒头”,他只看到馒头斜插进土里后的最上边,连馒头的底和上面的顶是什么样的都没有看到呢。

这和手里拿个馒头,不知道是包子还是不带馅的实心的,这个包子有没有褶皱都不知道一样的感觉。

他决定放弃全面挖掘,顺着一个方向挖下去,先找到这个东西的边际再说。

……。

挖到第六天时,他终于找到了包子还是馒头的边际了。一个急拐弯向下方拐去。这意味着他又得往深挖,才能挖到这个东西的侧面。

他回头看着从悬崖底一直挖过来的壕沟,“他×的,赶上抗日战争打鬼子了!”。

“得亏得自己是独家寡人,光棍一个,外加上自由职业,否则还他×的没功夫耗在这!”

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又开始了挖洞生涯。

越往下挖越费劲。因为侧面的碎石没有上边多。只有贴近这个物件旁边才有一些碎石,剩下的全是乱七八糟的石块和泥土、多年埋葬的树枝等,不利于铁锹的施展。很多情况下,都得上手搬动一些东西才能继续往下挖去。活越干越累。

一天下来,挖不了多深,累得更够呛。

他开始一边挖,一边观察这个东西。

从外表看,从悬崖边到这边已经20多米了,这边是缓慢向下的坡度,那边如果也是这个坡度的话,这东西应该是个圆球形。如果那边不是这个坡度的话,这东西应该是个馒头型?

想到这里,他把手里的活停了下来。他在琢磨:要不要从另一边向下开挖,先确定下这东西的形状。然后再决定从哪边往下挖。同时,也要考虑哪边好挖一些。

他决定这边先停一停,先从悬崖底下向下掏个小洞试试手气。

再一次的吃饱喝足之后,他缓缓地吸着烟,平躺在旁边的草地上,凝望着天空发了一会儿呆。

自己算啥?民工?盗墓贼?还是考古研究员?还是傻孢子一个?

……。

疯了。

如果挖到最后,就是一个大石头而已。除非能搬家去,要不然自己非得进疯人院不可。海东一边指责着自己,一边又继续挥汗如雨地干起来。

运气不错,这边是直接向下的拐弯处。几乎是和悬崖一个角度的往下切去。而且贴着悬崖边,向下伸展时,略有向外拐去,形式明显发生了变化。这一变化,碎石就没有原来的密实了,感觉在向一个盘子的中间挖去,这个盘子是斜插在土里的。确切说这个盘子是斜插在石头上,边隙的石头被插碎了,而这个盘子和石头的边际有一部分是空的,意味着海东快挖到盘子芯了。

“叮当”。海东正想着盘子的事,结果这个盘子不是平整的了。下边紧贴着刚露出模样的侧面,正下方也出现硬东西了。

这是什么玩艺儿?

海东减慢了速度,慢慢向这个硬东西的周边扩展挖去。

一个阀门?一个圆顶螺栓盖??

一脑袋的问号又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