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柏瑾宸的警告

小说: 重生后成了科研大佬的心头宝 作者: 林糖糖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218 阅读进度:19/28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蹊烧退得快,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背后冰冰凉凉的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疼痛,身边已经见不到什么人了。

她都觉得自己在校门口看到柏瑾宸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她爬下床,刚要离开,护士便拦住了她:“去哪儿?”

蹊倒是轻车熟路:“回学校,需要办出院手续吗?”

“你先在这里等等,一会儿让你家人来接你。”

蹊看了眼自己的手机。

她好像,没存家人的电话吧。

“不用了,我没家人。”

“卿先生不是您父亲吗?他交代的,你醒过来的时候通知他,他会过来接你。”

蹊怔了怔。

怎么病了一场,世界开始魔幻了?

一定是自己醒来的姿势不对。

她听从了护士的话,重新坐了回去。

不消一会儿,她果然见到了家里的司机,恭敬得同她道:“蹊小姐,总让我接您回家。”

他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好心?

蹊狐疑得跟着司机来到医院门口,刚打开车门,就看到坐在后座的卿。

她的手僵了一僵。

卿指了指副驾驶的位置:“坐前面。”

他竟然亲自来接自己。

就算跟老师打电话确认过自己的分数确实都是及格,他也不会认错。

卿绝对不会在蹊面前低头。

蹊看着车里的卿:“我要去学校,你若是忙,不用接我。”

卿冷漠道:“先回家。”

蹊嘴角带着轻嘲的弧度:“怎么,又想继续把我打死?”

卿终于转过头正脸看向蹊,刚要开口,却又生生吞了回去。

他吐出一口气:“学校那边已经帮你请了假,先回家吃饭,吃完饭还有精神的话再去学校。”

回家这么久,第一次听到卿对自己说人话。

这个点,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平时蹊午饭都在学校的食堂里解决,她自己不主动提,卿也不会让人来接她回去。

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蹊不想跟卿再继续耗下去,跟了他回家。

一家人都已经用过了午餐,蹊一个人坐在餐桌上,阿姨忙碌着给她做了几道新菜。

当阿姨把枸杞猪心汤媏到她面前的时候,蹊下意识得抬头看了眼阿姨。

家里会特意给她炖这种补品?

阿姨招呼道:“快吃啊。”

蹊依旧没有动筷。

“周姨,今天早上家里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哦,早上确实来了个贵客,你爸爸他……挺尊敬对方的。”

“谁?”

“看起来年纪挺轻的,好像是叫……柏瑾宸。”

听着阿姨的描述,蹊才明白过来卿的异常。

柏瑾宸特意上门拜访,按照周姨所说,卿似乎把他得罪得不轻,所以语之间挺不客气,卿颇有些忌惮他。

而他的交代,就是让卿照顾好自己。

蹊听着描述不太对:“柏瑾宸会不客气?”

他向来和和气气的,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蹊都没见过他摆脸色的样子。

周姨肯定道:“是啊,”她压低声音道:“何止是不客气,冷冷的还挺吓人,我从来没见过先生跟谁那样小心翼翼得说话……蹊小姐,柏先生是您什么人啊?”

蹊想了想:“我外婆那边的亲戚。”

“难怪他那么关心你。”

她心不在焉得用着桌上的东西。

早上遇到柏瑾宸看来不是梦。

他还特意为了自己回家来跑一趟,自己上辈子的恩情还没还,这辈子怎么还越欠越多了。

若直接短信跟他说谢谢,又显得十分没份量。

而卿的改变甚至不是一朝一夕,接下来的几天,他都交代人定期送蹊去医院换药,饭桌上也不再挑她的刺,就算梦初挑事,季染霞帮腔,他也只是开口呵止。

蹊好奇什么警告这么有效,梦初和季染霞却在好奇卿怎么突然发生了变化。

既然家里有意给她请了病假,蹊便配合着你好好养伤,养了几日回学校,倒是没想到班里同学一一上来问候了她的病情。

这突然的关怀让蹊有些不适应,细听之下才知道为什么。

虽然她请了假,但林阳依旧恪尽职守得每天过来问她,结果就被留下来的同学拉着问问题。

既然问问题,他就顺便一次又一次耐心得给大家上起了课。

“蹊,谢谢你啊,若不是你,林阳也不会来帮我们。”

“对啊,不愧是次次第一的学霸,用他的方法我真的轻松了很多。”

没人帮他写板书,大概会很辛苦。

蹊默默打算在跑操的时候顺便去跟林阳说一声,不用过来找自己,然而跑操需要的运动全身的精力,他的伤口还得养着,并没有来操场。

三班的人跑操的时候从十七班旁边路过,仿佛故意控制着步伐似的跟在十七班旁边,开始冷嘲热讽。

“某些班级的人真是不要脸,自己水平什么样的不照照镜子,每天拉着我们班的同学补习,以为这样就能进步了吗?”

“就是,也不看看什么脑子,有的人学一遍就会,他们班的人,有人会吗?”

“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是几乎大半个班的人都不要脸。”

十七班的同学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有些人顿时操也不跑了,指着三班阴阳怪气的人道:“你们什么意思?”

几个人停下来,带动着大半个班级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毕竟十七班大部分都听过林阳给补过的课。

三班的人见到自己班的人被怼,也纷纷跟着停了下来:“什么意思?你们自己心里不清楚吗?高考在即,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林阳是我们这个年段的骄傲,你们这群可能连重点都考不上的人,凭什么占用他的时间?”

“占用你时间了吗?你跳什么脚?!”

梦初皱着眉头劝架:“你们别吵了,我姐姐只是想提高成绩,才特意找林阳帮她补习的,顺便教一下其他同学而已。”

“就说,之前没见你们班的同学这么不要脸过,原来是一颗老鼠屎带坏一锅粥,蹊同学魅力真大,轻轻松松让你们整个班都跟着不要脸!”

三班同学不断人身攻击,两个班的人在操场上直接吵了起来。

蹊被梦初提了出来,不少声音都直接冲着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