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纯粹的人

小说: 大国战隼 作者: 步枪 更新时间:2020-03-26 06:26:09 字数:2479 阅读进度:451/459

主官有主官的好小兵有小兵的优势,小兵无法替自己做决定,主官有些时候也很难替一些小兵做决定。

李战就是属于那一些小兵。

反正决定不了自己的去留又何必费心思去想,不如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和应婉君仔细研究一下战术动作来得靠谱。

有道是食髓知味,一个是好些年没那什么的,另一个是新入学的,对那种事情都有浓厚的兴趣,免不了要经历一段疯狂的深入体验时期。好在李战年富力强,否则也很难抵挡一路向老司机狂奔的应婉君。

索要,索要,索要。

给予,给予,给予。

不断的良性循环共建和谐生活。

过一过人的日子,尽管前些天还在西太九死一生,尽管前些天还在为利亚撤侨行动揪心,但回到了家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毕竟能在一起的时间非常少。

李战担心的是空军大比武的事情。按照既定的计划此时歼-16的试飞工作应该进行了一半了的,但是现在出现了很多意外事件使得这项工作往后拖了。首先是飞机还没修好,几次试飞都发现了问题因此一直没有重新交付,沈霍伊厂派了一个团队驻进了北库修理厂一起搞。其次是李战参加远航训练行动也出现了意外情况,比计划晚了半个月完成。

但是空军大比武的时间是确定了的,从12月15日开始到12月29日,前后十五天的时间。满打满算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而且还要去桂北帮助培训五天的飞行员,这件事情至少需要两三周的时间,意味着要么进行歼-16的试飞要么回北库参加大比武。

然而这却不是他能够决定的。

让他诧异的是,他在市区的大别墅里一连被应婉君睡了五天后接到的通知是命令他继续休假。

李战大早上的在抽事后烟,急声问道,“旅长,怎么个情况,二师的培训先不说,试飞怎么办?我还得参加大比武呢。”

打电话来的是方成河,他说,“你听我把话说完。试飞这事往后退,飞机主要是飞机没修好,厂家来了一个技术团队过来,估计要个把月才能解决问题。其次呢大比武你肯定能赶得上,赶不上我也要让你赶上。”

“是不是说大比武第一位,其他任务都可以往后推?”李战稍稍心安了。

空军部队第一次大比武意义重大,作为空军中的一员如果错过了会终生遗憾。另一个方面则是李战出于愧疚而希望能够最后为101旅做一件事情。

方成河说,“是的,大比武是第一位。你在家好好放松放松,后面怎么安排我会提前通知你,就这样。”

搞清楚了之后李战才松了口气,继而想到大比武后飞鲨集训就开始了,心里又是一紧,就担心到时候试飞和飞鲨集训选拨产生了冲突。

应婉君穿好衣服下床,问,“怎么了又发愁。”

“部队的事。”

“什么事?”

“如果我告诉你就要杀死你。”

“去你的,昨天看电影看傻了吧。”

“嘿嘿,意思一样,部队的事你别问。”

“知道,包政委提醒过,就是看你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坏过没忍住。”应婉君说。

李战说,“就是拉杆费的事情,手心手背都是肉蚊子腿也是肉,我是希望两者兼得,所以担心希望落空。”

应婉君没好气地说,“你不要故意这么说,别人不知道我知道,你根本就是是钱财如粪土的人,只是你瞧不起一些世俗之见故意经营出一副爱财如命的面孔罢了。”

“知我者婉君也。”李战很感动,突然大手一挥,“走,我们出去购物!”

“真的啊!”应婉君眼睛都亮了起来,“去国贸!我还没去过呢!”

李战说,“去!就是去那里!国贸开盘有几个月了,应该还有一些尾货,去扫一批。”

“嗯?”应婉君正在换衣服,闻言顿时愣住了,“你是不是对购物有什么误解?开盘?尾货?”

李战理所当然地说,“是啊,国贸二期不是开盘没多久吗,路上我看到广告了,均价六七千商铺有成交,买他几个去。”

“又买房啊!”应婉君顿时没了兴致,颇有些乏味的垂头丧气地说,“你说的购物是买房啊,好无聊的。再说了哪里还有钱,蓝天花园都开工了。”

李战说,“李响昨天打电话回来说让买,一人出一半的钱,其他的贷款。”

“李响这是受什么刺激了,突然要买商铺。”应婉君打起精神来,小叔子的事情不能怠慢,先不管什么事。

李战说,“我也不知道,听他语气应该是在大城市被房价刺激到了。这不经济开始有起色了吗,他觉得以后房价会大涨,再一个是认为做什么生意都比不上手里搞几套商铺出租收益稳定。”

“李响有那么多钱吗?”应婉君问。

李战说,“机械厂的拆迁款一人一半,他现在可是小富翁来的。”

“哦,行,那走。”应婉君干脆利落地说,没有丝毫的犹豫。她从来不在关于钱这一方面发表意见也从来没有提出钱这一方面的要求,搞得李战很无奈,但是李建国夫妇却很满意。

应婉君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一个不表达意见盲目支持,一个完全不懂直接付款买单,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看总价合适直接刷卡给首付办贷款,一个上午的时间国贸二期某销售小哥笑得嘴角都要裂到耳朵那里去,因为他手上成交了总计五百平米一共是四件大小不一的商铺,均价五千九总价两百九十五万,抹掉零头五万块,他这一上午能拿两万九的提成。

就这一上午,李战哥俩的拆迁款全花了出去而且还背了一百五十万的房贷。对负债几百万的李战来说是虱子多了不痒早都没感觉了。不过应婉君不知道的是,李战之所以有这个胆量跟着弟弟李响疯狂购入房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要去海航了。

不可能进不去的,他师父刘国坚说他能进就肯定能进。

到了海航收入肯定是比现在的高,具体高多少李战还没打听到。

商铺全部过到了李响名下,李战不知道的是后来李响把四个商铺拿去银行二次抵押贷款又购入了多套商铺,在几年的时间里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李战从不管这些世俗的事情,对他来说蓝天白云才是他最向往的,而飞行时终生最爱,只有飞行他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如果齐宏了解他的观念,那么齐宏就不会再想方设法的把他调到自己麾下。

或者说当初尽管大多数人都感到不解而且方成河还表示了反对,齐宏依然把李战调离,其目的本身就并不是很纯粹。

但纯粹的人很多,李战只不过是其中表现得相对突出一些的一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