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打劫土匪

小说: 风起于末 作者: 谷一先生 更新时间:2020-09-16 10:50:07 字数:3532 阅读进度:168/172

被关在草刀寨第一天,一亭就已经将这个山寨摸了个遍,将重宝的位置找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找到。这个草刀寨与一亭一家有着莫名的联系。

先是他们打劫汝南那一夜,目睹了一亭一家人的死亡,看到了凶手。那个带领抢劫的矮胖子已经被陆文远带回了陆家,虽然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但是陆文远掌握的资料远远不能解释一亭的父母究竟死于何事。

就凭草刀寨这种不入流的角色,是绝对无法在汝南之中实行这么彻底的烧杀抢劫,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些土匪的习惯是将抢回来的东西按照某些规定全部分赃,因而一亭并不能找到真正的藏宝在何处。不过这些贼子常年在山中烧杀抢劫,又嗜酒好赌,相互之间交流分赃,又将钱聚集在某一处。今日她便要做一件大事,打劫土匪。

第二日,尹夫人睡了一晚,已经恢复了精神。她不同于林一亭,本就没有武功,加上一天娇生惯养,根本就吃不了山寨里的饭菜,只能勉强咽下几口,甚至多吃了还会直接吐出来,脸色变得煞白。

这妇人真是逞强得很,分明就已经强弩之末,居然还敢只身到狼窝里面做质,凭借口才让木婆子脱身,难道她不知道对于习武的人来说这些折磨根本不在话下,她一个娇滴滴的妇人,又怎么能够承受得了。

除了一天送饭,基本上没有人来管他们。原因很简单,这位尹夫人实在是太漂亮了,回到寨子里的那一天就有好些土匪打上了算盘想要对这位尹夫人采取一点措施。不过大当家的显然不想这件事情发生,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值钱的饭票。不仅如此他还忌惮这妇人的才华,因为她那鬼神难辨的口才,几乎算是这乱世里面的生存希望。要知道苏秦凭一己才华,就能合六国之力以抗衡秦国。而张仪说服秦王远交近攻,夺天下。

正是这样的踌躇给了一亭时间,对这里进行了好一番探索,显然一亭已经很开心了。

现在看着她的情况已经好转了,正好是出手的时机。

一亭提起手中的一柄大刀,转头看着熟睡的尹夫人。已经服下了安眠药,等她收拾完这里所有的人,差不多就可以带走她了。

推开门,瞬间外面的守卫就愣了,谁都没有想象里面的饭票能够表现出这样危险的实力。一边打着瞌睡,一边被一亭打出老远,直接就晕了过去。另外一个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林一亭丢了出去,砸晕了。

一亭周天归元气恐怖的实力一瞬间就席卷了整个草刀寨,如同圣人降临,就像是在聚宝阁里遇到的萧氏宗实一样,令人害怕。一亭的实力还没有达到萧氏宗实那么恐怖,但是足以察觉每个人的位置。

没有鲜血,没有屠戮,一亭直接就将刀扔了,疯狂出手,将这些草刀寨的人直接摔在地上,撞在墙上,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骨头也不知道碎了多少。若是不及时治疗,这些人将在痛苦之中死去。

知道这些人发觉到不同,团结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太晚了,一亭已经红了眼,没有如果闪电一般袭击了整个草刀寨。

头把交椅的山寨土匪见实在打不过林一亭,没有办法,吓得命令所有人缴械投降。那土匪头子站到林一亭面前,作揖道:“这位壮士,如此厉害,简直令小弟大开眼界。不如留下来当草刀寨的老大,我愿意将这头把交椅让给您。”

一亭乐得笑了起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土匪头子见一亭不再动手了觉得有戏,连忙道:“壮士的实力岂是池中物,肯定是看不上我们山寨的这些残兵败将。但是我们这些人也不是世人所想像的那样烧杀抢掠,我们也只是平民百姓。”

穷山恶水出刁民,特别是这些山,虽然风景优美可没有钱,没有收入,没有口粮,对这里的山民来说等于什么都没有,再加上朝廷的赋税,地主的压榨,加上零七零八的折磨,就想找一处法外之地好好活着。这样小小的愿望,想要维持下来,就必定要依靠武装力量。

土匪头子一边给一亭说一边有些红眼,这些话怕是藏在她心中很久了,终于能够说出来了,不由得义愤填膺。

“你嘴上说得好听。我可听人说了,你们曾经参加过汝南城的抢劫,还曾经杀了整整一家人,血染长空,可谓是残暴,猪狗不如。”

土匪头子连连摆手大声道:“我们可不曾杀人,抢劫是有。那是因为城里的那些富人为富不仁。在疫情爆发的时候,我们兄弟为了寨子里的人去找草药,见到了这些商人利用交通便利,想要独吞这些草药再以高价售出,赚取暴利。让这些老百姓活活病死。若不是后面来的上面的大人,怕是就要让他们得逞了。我们虽然是山野草民,说的话官府是不会听的,于是我们就专门派人到城里去打听,讲这些靠意外之财发家的暴发户全部都给抢劫了。他们虽然可恶该死,可我们是不杀人了,只不过是抢了金银财宝。至于林家老小,绝对不是我们的人杀了,虽然我们的人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我们什么都不敢做。”

一亭延伸凌厉,盯着他道:“你说谎,你们这里的有人可是招认了,就是他本人杀了林家的所有人。”

土匪头子捏紧了拳头道:“都是矮脚虎乱,想要宣扬一下,加强一下在小辈中的地位而已。我细细地问过他,绝对没有,他连看都不敢看,那些人简直是太可怕了。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进行疯狂地屠杀,火烧房屋,这可真是土匪才做的事。”

一亭笑了道:“你说得很对你们身为土匪却不做土匪该做的事,我怎么能够放过你们呢?既然你们说了没有杀人,那我就不杀你们寨子里面的土匪了。勉强相信一下你。不过你们打劫的赃物呢?我要打劫土匪。”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蹦出来了,强大而有力,直接砸在了土匪投资的心窝子里,不由得愣了,重复道:“打劫土匪?”

一亭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道:“最近手头有点紧,听闻贵寨最近做了几笔大生意,我羡慕得很。既然你们取的都是不义之财,是不是也可以分一杯羹给我呢?”

土匪头子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难看了,一字一顿,似乎很艰难道:“我们寨子,怕是拿不出多余的钱粮来。”

说罢,他的眼神小心翼翼地,生怕一亭会雷霆大怒。

一亭却带着玩味的表情,道:“没有钱,那些大户人家的家财万贯,不都进了你的腰兜里面了。如今腰缠万贯,却来我这里装穷。”

土匪头子虽然害怕一亭发火,却不敢隐瞒,道:“大侠也是知道的,我们这种山寨子都是山里的草民学了点功夫,相互帮衬着。一个好汉三个帮,您也是知道这世道不好过,我们敢杀人却不能轻易杀人。在这些富豪哪里拿了点钱,不至于让他破产,又不至于让他为此拼命,花点钱买平安,哪里发财。草刀寨里都是有大有小的,这么多张口等着吃饭,我们那点钱还要节约一点,您说是不?”

一亭斜睨着他,有些好笑道:“也就是说你们不肯花钱点,买这一寨子人的性命了?”

土匪见一亭的面含怒色,似乎笑着,可分明是要拿鲜血祭奠的模样,瞬间就服软了,道:“也不是不能,只是我这些兄弟都是穷怕了的,没有钱。我也只能将我全部的家当,拿来给你瞧瞧了。”

说罢,连忙转到后面,飞也似的捧着一个小箱子,捧过头顶,递到一亭的面前。一亭看着这表面光滑,似乎每时每刻都在抚摸,看来这确实是他视为珍宝的东西。

一亭只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眼神看向外面的那些人。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沉重,土匪头子的一颗心突突地跳,不过一亭不说话他也不敢说话。绝对实力的差距,绝对不是凭借人数众多就可以战胜的。

众人都不说话,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吵嚷声,一位老年妇女,胖乎乎的,提着根擀面杖,满脸气愤地走了过来。守在门外的土匪想要拦住她。那知这妇人异常悍勇,门口几个干瘦小伙子根本拦不住,被一把推开。

那妇人冲了进来,张口就道:“是哪个把我的儿子的腿给打折了?”

没有人说话。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诡异。妇人一看满鬓斑白,手脚粗大,一眼就看出是个干农活的妇人。她环视一圈,看到唯一的一个陌生人就是一亭,可这个女娃子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么强悍的男人。

妇人略带疑惑,问道:“是你?”

一亭看也没看她,问道:“她是谁?”

土匪头子正想要回答,谁知这妇人恰好一巴掌就把他给呼开了,嚷道:“就是你个骚娘们,把我家那小子打骨折了?没用的小子,竟然输给个细胳膊细腿的娘们,这些年的干饭都白吃了。”

这妇人转头伸着手指头就指着土匪头子,劈头盖脸地骂道:“你们这群没用的男人,不是会打家劫舍吗?怎么被打劫回来的小丫头给收拾了?没用,个顶个的都是没用。”

任凭这个妇人如何撒泼,土匪头子丝毫不还手。等到妇人转向林一亭举起擀面杖,土匪头子才拼了命的去抱住她。还是没有这妇人的速度快,只见她似一匹脱缰的野马,疯狂地冲到一亭的面前。

所有人都僵住了,干勉强蓄满了力,几乎是疯狂地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