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风云渐起 第18章、真正的‘势’

小说: 风氏纪元之天忌 作者: 一生无爱 更新时间:2020-03-26 07:20:04 字数:2678 阅读进度:56/62

“兄长,你为何阻止我?风随行现在势单力薄,我们再花点时间,还是有可能招揽他的。”

黄尘摇头,“顶级资质的弟子招揽本就难,原先,我还有点想法,但交谈几句后,我就打消了这念头。”

黄莺不解,“为何?”

黄尘,“此人野心太大,锋芒又太过,就算招揽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先天四层的修为,不仅敢公开与李家闹翻,面对你我,言语之间,没有半分敬畏,实是胆大之极。”

家族子弟,自有一套识人的标准,在黄尘看来,风随行是一个很有野性的人,桀骜不驯,并必是招揽的好对象。

黄莺不屑,“也是,竟敢说高阳郡太小,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应对李家的报复,千万别才玩两天,就被李家杀死,那就太没意思了。”

黄尘点头,“应该不至于,此人再怎说也是顶级天赋,宗门招收一个不易,他可不比曾鸣。你不是说过,凌冷桐对李家颇有微辞?此次,她又将此子保下了,以后有戏看了。”

黄莺冷笑,“哼,李家太高调了,这些年,占了葬剑宗不少好处,真以为没人知道?只不过,他们的手脚做得干净,一时抓不到把柄罢了。我暗中将信息透露给凌峰主,她曾派人调查过,也不知是否查到实证,这段时间宗门风平浪静,真是气煞我了。”

黄尘眉头微蹙,这事背后,其实是他一力主导的,葬剑宗高层为何没有动作,他也想不明白。

“关键还要看上官峰主的想法,李家子弟大多入了上阳峰,他若要保住李家,这事只能不了了之。”

黄莺不忿,“真搞不明白,上官秋莫非老糊涂了?这李家在上阳峰,侵占的大多还是他的利益,他难道真的不知?还有宗主,难道也不知道?可恨......”

黄尘不悦地瞪了眼妹妹,虽说在自个洞府之内,但这些话,可不能随便说。

“休要乱言!宗主他们都是丹元境老祖,神识覆盖很广,焉是你能置喙的。”

黄莺脸一红,吐了吐小舌头,自家兄长面前,她一向放得开,口不遮拦惯了。

黄尘拿这个妹妹没办法,从小就宠着她,已经成了习惯,好在这葬剑宗内,阵法禁制到处都是,丹元境的老祖,基本上不可能用神识探查。

“哎!宗主乃是清雅之人,志趣高远,基本上不管事,各峰有序竞争,对葬剑宗来说,本也是好事一桩。”

傅传生,修为高深,实力强大,乃是总宗外派下来的,他在总宗呆久了,对分宗的一点利益之争,根本不放在眼里。

“宗主……”

厉风崖,寒风冷咧,如利刃加身,这里的风,不是普通的风,而是罡风。罡风如何形成的,不得而知,但这罡气可破护身罩,直接侵入人体的身体。

罡风吹得风随行脸皮生疼,难怪很多弟子害怕厉风崖的惩罚,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风随行自嘲一笑,运起真元,抵御罡风,一步一驱,不断地向深处迈进。这么恶劣的地方,倒是练武的好地方,风随行抽出红霍刀,对着厉风不停地抽刀、挥刀。

“一千八百五十一次,二千九百六十次,八千四百五十次,一万次......”

心意如刀,坚定不移,对于别的弟子来说,这里的环境很恶劣,但风随行很快就适应了。

多年雪崖枯坐,孤身一人,风随行的意志不是普通弟子能比的,如今进入厉风崖,他反倒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心灵格外宁静。

风随行对着寒风,每天坚持挥刀一万次,直到真元枯竭,才取出灵石恢复真元。渐渐地,他发现这样修炼下去,竟比在洞府修炼还要快一分。

每一次真元枯竭,再运转功法,回恢真元,修为都会有一丝的增长,效果明显。虽然,每天高强度的修炼,全身酸疼不已,风随行累得不行,但好处更是无法言语。

“惩罚之地,竟也有这般好处,妙哉!”

“裂风刀第七式,斩......”风随行飞纵而起,红霍刀凌空而下,红色刀气,如划破长空。

“原来如此,势之力......”风随行完全没有想到,进入厉风崖受惩,竟顿悟了。

‘势’就是与天地融为一体,天地即我,我即天地,一刀斩出,如劈开虚空。

如果说意境是具体运用,那势就是掌控力,意境运用在于灵活多变,势的运用在于凝聚和爆发。天地之势,掌控得越多,攻击力越强大,同样的道理,意境运用越是完美,攻击力同样越强大,两者结合,才是真正的力量。

势与意境相辅又相斥,顿悟后,风随行发现了其中的关键,这两种玄奥的力量,循序渐进,随着修为境界的提高,融合的力量也会不断地提升。

“天地之道,自成平衡,攻击力量运用得越是完美,太过于讲究技巧,爆发力就会被削弱。”

风随行自是不知,他领悟的天地之势,乃是真正的势,而不是某种属性的势之力,这完全不一是一回事。真正的势,没有任何属性,它可以与任何意境融合为一,属性的势,掌控力量则要弱一些,只有与属性意境相融,才更具有爆发力。

风随行能领悟真正的势,主要是悟性足够高,再加上,前期的厚积薄发。领悟了势之后,风随行知道自己还差十万八千里,但打开了‘势’的修炼大门,前方立即变得敞亮了。

一手握着刀,风随行的心思如电,灵感泉涌。

势分为初窥、小势、大势、圆满,只是借用一点天地之力,那只能称之为初窥。广丰山脉历练时,风随行其实已经初窥势之力,现如今,终于顿悟此妙境。

“领悟越深入,与意境融合一体,威力倍增,可称借势。”

风随行喃喃,修行之路漫长,每一修士的体能、修为不同,并不是每一刀都能达到巅峰状态,谁能做到将天地之力化为己用?只不过是借用了周边小范围的天地之力。

人体就像一个小型的宇宙,外面如同一个无垠的大宇宙,所以,每个人所能借到的势,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一个月时间很快过去了,这次厉风崖的修炼,对风随行来说,获益良多,他不仅领悟了真正势,还将‘裂风刀’所有的招式,修练到了大圆满。

很多人修炼武技,只不过是依葫芦画瓢,风随行则不同,先信之,再怀疑之,走出自己的路,有自己的想法。

圆满后的‘裂风刀法’,已经到了极限,风随行有心去演化,但有自知之明。创出新的武技,那花费的时间、精力将是可怕的,还不如直接去学更加高深的武技。

“‘裂风刀’没必要再深入演化,前路如同迷雾一般,太难了。”风随行一声叹息,没有太过纠结。

‘风纵术’身法也修炼到了大圆满,风之意境又小有突破,已经快三成了,修为隐隐要突破先天五层,身体变得更是结实。

风随行感觉自己力量更强了,现在随便一斩,威力比原先强了数分,这就是势掌控的妙用。

回到洞府,风随行没有急着提升修为,取出‘化源分神秘术’,他已经很久没参悟了。如今,刀法大进,对力量的运用有了新的体会,领悟起来别具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