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掉价

小说: 福妻跃农门 作者: 倾咔 更新时间:2020-09-16 09:51:34 字数:2404 阅读进度:723/733

郑雅没任由郑蓉胡来,拿出了做姐姐的架势,既制止了郑蓉的胡闹,又给她保留了面子,也算让郑家没丢太大的人。

只是面对梅清浅,她格外的惭愧。

“浅浅姐,原本是你添妆的日子,却给你添堵了,实在对不住。”她红着脸说。

梅清浅拉了她的手,笑着打趣,“刚刚你教育堂妹时的气势呢?怎么一转眼就蔫了?让她看到不知道又要怎么不服气了。”

郑雅被说的不好意思,但也听出来梅清浅是真的没不高兴,她才暗暗松了口气。

“摊上这么些惹事精,真的烦,一个自以为聪明的无事生非,一个自以为厉害的到处犯蠢,真不晓得家里怎么想的,唉。”她说到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因为她知道就算今天的事情传开,郑家老太太也不会责怪郑馨。

顶多是训斥郑蓉几句,怪她鲁莽,或许还要怪梅清浅不早说清楚,反正郑家老太太也不是个多讲理的人。

这时,梅清浅愣在了原地,她是想看笑话的,可听了梅暗香的这番话,她脑海中浮现出之前的一幕幕,这下子串联在一起了。

梅暗香从刘家悄悄逃回家,梅家只说梅清浅逃婚了,根本没提梅暗香被错当成梅清浅送去了刘家。

后来杜菊花带着去镇上抓药,到村口撞见黎循,因为惹到了黎循,被他暗中放到,药洒了一地。

后来杜菊花又去抓了药,显然这药就是事后的避子汤了。可惜这么来来回回一耽搁,药没起到作用。

梅清浅此刻心中五味杂陈,完全没了之前的得意。

她是很讨厌梅暗香,因为一醒来就被梅暗香打,后来梅暗香也没少跟她作对,甚至想划花她娘的脸,她觉得自己就是划了梅暗香的脸也不为过。

只是想到那一晚梅暗香被刘西给糟蹋了,她不是圣母,转而去同情梅暗香,却也无法毫不在意。

“没脸说话了吧?你毁了我的生活,我也不会让你好受,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梅暗香声嘶力竭的喊道。

杜菊花见已经拦不住了,干脆也不拉她了,只在旁边发愁的叹气。

“走吧,耽搁的太久了。”黎循走过来,拉了还懵着的梅清浅朝前走去。

梅暗香见人走了,紧绷的身体突然垮了下来,瘫在低声呜呜的哭起来。

黎循拉着她走的不慢,很快把梅暗香母女抛远了。

“怎么,后悔了?”黎循问道。

梅清浅微微摇头,“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那么做,当时她们那样对我,我还没滥好人到那种程度。何况不瞒过刘西,我还怎么逃跑?”

“是,也就没机会认识我了。”黎循拉了她的手,十指交扣,“但是你心里不太舒服,因为你善良。”

梅清浅苦笑,“我善良什么,你没看到我害起人来狠的很?”

“该狠必须狠,如果连自保都做不到,善良就是愚蠢。”黎循认真的说,“你心中有底线,这就是你和她们的不同,你不主动害人,但也不会不知还击。”

梅清浅叹了口气,“我也不是同情她,反倒觉得她是咎由自取,就是觉得女子不易,多少有些感慨。”

“这世上谁又是容易的?你看到外面那些衣着光鲜的人,又哪知道他们身上的疮疤?即便是皇子公主,也有他们的不易,不要想太多了。”黎循声音幽深,仿佛想到了什么。

梅清浅微微仰头看他,她怎么觉得他提到皇子公主时语气仿佛跟他们很熟悉呢?

她心底跳跳,难不成他是某个皇子?或者某个王爷?

以穿越定律来看,女主角遇到王爷、皇子的概率极高,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女主角,但是怎么觉得有点心慌啊?

她可不想跟什么皇亲贵族扯上关系,那些尔虞我诈也不适合她,或者说她前世作为团宠被保护的太好了,她真的没信心自己能应付那些阴谋诡计。路边,梅暗香失声痛哭起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就好像一个哭岔了气的孩子。

“哭哭哭,一天就知道哭,还嫌不够丢人?你跟梅清浅说那么多做什么?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要有你姐一半聪明,也不会做这种糊涂事了!”杜菊花见前后无人,干脆大骂起来。

梅暗香本来跌坐在地上,是垂着头捂脸痛哭的,听到这话突然就把头抬了起来,眼睛狠狠的瞪向杜菊花。

不知道是哭的眼睛红肿了,还是恨意太浓了,她的眼睛看着血红,竟把杜菊花给吓了一跳。

杜菊花一惊,声音也小了下来,“你瞪我做什么?我是你娘,还反了你不成?没有我哪有你?”

她说的理直气壮的,但语气却软了不少,显然是被梅暗香的眼神吓到了。

梅暗香收回了目光,眼神有些空洞。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娘总这样说她,她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杜菊花怕耽搁的太久,压下努力,拉了梅暗香起来,两人朝镇子走去。

……

梅清浅和黎循到了衙门口,却看到官差守在门口,拦住了已经赶到的何书环和郑雅。

“县令家中有急事,今日暂不开堂,请诸位先回去吧,明日午后再来。”官差一板一眼的说。

何书环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郑雅有些着急,问:“县令大人怎么不按规矩办差呢?明日午时确定能继续审案?”

官差并不知道郑雅的身份,不耐烦的说:“我怎么知道,大人的事情岂是我一个小衙役能打听的?你们赶快回去吧,别围在这里挡路。”

郑雅还要说话,却被何书环拉住了,小声劝她不要着急。

梅清浅小声叫两人,引了她们去旁边说话。

“别问了,听说是周县令的母亲病倒了,他是个孝子,要在一旁照顾着。”她低声说道。

何书环松了口气,“不是被杜员外收买了就好。”

梅清浅笑笑,也没细说,不然她还得解释怎么调查到的。

既然不开堂,这事急也急不得,郑雅就邀请他们去家中做客。

“你去她们去玩,我去办点事。”黎循很有误会的说。

“那晚些你来接我?”她笑着问道。

黎循点点头,“午后吧,可以吧?”

“好。”她应道。

黎循又看了她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梅清浅转身,就见何书环和郑雅冲她一个劲的挤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