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5:54 字数:4335 阅读进度:11/112

“真的要去吗?”忙碌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女孩子窈窕的身形现出几分不舍,低垂着头。

“恩?”鲁路修从书中抬起眼,疑惑地看向她。

“鲁路修,会不会太草率了?孤身一人去那个古怪的学院,你不觉得很危险吗?”急促的语速透出浓浓的不赞同,宫本安纪转过身,身体前倾,眼睛因为着急睁的大大的。

“安纪。”一声轻响,鲁路修放下手中的精装书本,安静地看着她,“不相信我吗?”

“不、不是的!只是这一次……”宫本安纪有些慌乱的摇头否认,想要辩解。

一只修长的手抬起来止住了她的话,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高挑男子适时地递过一杯红茶,鲁路修顺手接过。

刚刚明明空无一人,忽然出现的男人却没引起房中两人的惊讶。菲尔斯漫不经心地看了看宫本安纪,见她有些踌躇地咬着唇。

“我明白你们都很担心我,但是安纪,”鲁路修抬起头,蒸腾的淡淡的白色雾气晕开了他浅笑的弧度,“相信我。”

“危险什么的,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过去的每一次都没能把我怎么样,这一次也不会例外。中国有句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没有付出足够的代价,又怎么能够拿到相应的回报?”

“但是你真的确定这次的代价能够得到回报吗?你身体又不怎么好,又是自己一个人,万一出个什么事我们都不能救你!我真是不明白,那个锥生零有什么重要的?值得你冒着这样的风险?!就算他是再怎么重要的线索,又能怎么样?我真想冲到那个学院直接杀了他,这样你就不回去冒险了!”

宫本安纪真是受够了。

这些天来,她是专门负责调查收集黑主学院的内部资料的,越看越觉得心惊,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那个夜间部总给她一种很不好的感觉,里面的人好像是被谁收集的棋子,为了一个目的被召集到一起,被人织了一张大网,将每一个棋子掌握在手中。

这样的地方,不可以轻易踏入。

鲁路修端着茶杯的手顿住,菲尔斯淡淡道:“宫本安纪,你逾越了。”湛蓝色的眼睛不见了以往和他们交谈相处时的温和,一派清冷。

被这样一双眼睛盯住,宫本安纪立刻清醒过来,意识到刚刚自己说了什么,冷汗沁出了额头。微微欠身,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宫本安纪低下了头:“很抱歉,我失态了,Lord。”

沉默片刻,房间里只有茶杯和茶碟相触发出的轻响,鲁路修的声音响起来:“安纪,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但是你应该知道的,我找这个人已经找了整整3年了。”

很沉静的声音,很温和的表达,但却让宫本安纪自责地白了脸:“对不起。”

她不应该冲动地说出那样的话,动那样的念头。作为鲁路修最亲近的下属之一,她当然知道鲁路修为了找这个人花费了多大的心力。这是他唯一有可能得到他妹妹消息的渠道,当然愿意为了他付出巨大的风险,可她却说出“杀了他”这样的话……

她不仅是鲁路修的朋友,更是他的部下,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了。

部下可以对王以死相谏,却不可以擅自行动,打乱他原本的谋略和布局。

鲁路修看着她泛白的脸色和自责的眼神,摇了摇头,眼底却是温暖的,抬头看向菲尔斯:“菲尔斯,不要那么严肃,安纪只是担心我说的气话罢了。”

他了解他们每一个人,宫本安纪一向稳重安静,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担心他的缘故,真的要她做出杀了锥生零这样的事情,她做不来。

菲尔斯看他神色自然,确实不像介意的样子,这才撤回了目光,接手刚刚宫本安纪的工作,帮鲁路修整理行李。

“你们忙吧,我要去看看今天的文件了。”鲁路修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和宫本安纪擦肩而过的时候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宫本安纪侧头看他,见那双深紫的眼睛一如当年初见,宁静深邃,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立刻让人心安,终于也放下了刚刚的事,勾起唇角。

等他走出房间,房门发出锁上的声响,屋里重归安静,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不必担心,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相信他,只是还是忍不住担心他的安危。”宫本安纪将一件衬衫放进箱子,声音低低的,“他的身上凝聚着我们的信仰,不只是我,优臣、埃尔维斯还有爱丽丝他们……失去他的可能,我们受不起。”

菲尔斯沉默,最后清点着行李,半晌开口:“我明白。”

仿佛叹息,轻轻消散在宽阔的房间,融化在阳光里。

“呐呐,听说了吗?今天有一个交流生哦!”

“诶?真的假的?我们学校不是一向不和外校有联系吗?”

“这次可是兰蒂斯学院,那个兰蒂斯哦!来的人是他们的学生会长呢,听说是在正式开始交流生项目之前先来体验考察的。”

“好有责任心哪,是那个贵族学院吗?太棒了!”

“我们不也是贵族学院吗?”

“笨!我们这种新兴学校哪里比得上人家那种老牌名校啊,据说来的人是个帅哥呢!还会在夜间部呆两天哦!”

“天哪!”

还没走进教室,就已经能够听到女孩子们唧唧喳喳的讨论声了。黑主优姬站在门前,听到他们的谈话,不自觉浮现出那个少年的模样。黑发紫眸,总是温和的笑着,却隐隐有着让人不自觉尊敬的气势。

“喂,你傻站在这里做什么?”

不耐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黑主优姬回过头,正撞进一片紫色。

对了,说起来,零也是紫色的眼睛呢,虽然比起鲁路修还是浅了很多。

零见她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发呆,也不说话,眉头不禁皱起来,伸手就想敲她脑袋。

黑主优姬及时回过神来,看他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连忙说:“零,好像女孩子们对鲁路修很期待呢!”

“哦。”锥生零也听到了里面的讨论声,皱了皱眉,伸手拉开了教室门走了进去,黑主优姬连忙跟上。

习惯了他一贯的冷淡,黑主优姬也不在意刚刚的冷淡回应,接着说道:“说起来,零好像也没见过鲁路修吧?”

锥生零径自坐到位子上,整理自己的东西,对她的话完全没有反应。

好困,没工夫搭理她。

黑主优姬本来对他一点都不回应有点抱怨,见他神色中掩不住的疲惫,又丢开了那些不满,担忧地凑近:“零,没事吧?昨晚没睡好吗?”

对于男生来说过于白皙的肌肤上明显有着大大的黑眼圈,显得整个人有些憔悴。

“恩,一直都在做梦。”锥生零有些烦躁地扒了扒头发。

“梦?”

对,是梦,一个做了很多年的梦。

梦里总是伴随着鲜血和杀戮,冰冷而漠然,对生命的冷漠,以及对自己的厌恶。

梦的最后总会出现一个人,高挑的身影,俊秀的容貌,以及总是温柔注视他的眼睛。

非常温暖,他总是尽可能地伸手抓住那个人,却总是差一点点,终于当他抓住他衣角的时候,心跳停止了。

冰冷的,绝望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坚持着的……

那一抹仅存的温暖。

真实的不可思议的梦,确实从他记事时起就一直没有停歇过的梦。

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人的长相,他从来没有见过他,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却给人一种真实存在着的感觉。

每次看到他不可抑制的温暖和安心,好像看到这个人,就会拥有完全不同的明天。

到底是谁……

锥生零将自己埋进手臂,眼睛眯起,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

他记得,他叫那个人……

“零?”

猛地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锥生零看了看满眼担忧的黑主优姬:“我没事。”

“真的没问题吗?本来理事长要我们去迎接鲁路修的,你这个样子,还是留在教室好好休息吧,不要太勉强了。”

锥生零却径直站起身向教室外走去,察觉到黑主优姬还呆滞的一动不动看着他的背影,锥生零转过头:“走了,不是要去迎接那个人吗?”

“哦、哦!”黑主优姬连忙跟上,瞧瞧看着他疲惫的侧脸,有点担心。

真的没问题吗?零的脸色真的很差……

“那么就拜托理事长了,以后还请多多照顾。”清润的声音透过门板传来,能听得出是少年的声音,温和而有礼。

锥生零猛地停住脚步,阴晴不定地看着面前紧闭的门板,吓了黑主优姬一大跳。

“零?怎么忽然停下了?”

锥生零没有理会他,浑身僵硬地看着面前的房门,似乎要把它瞪出一个洞来。

这个声音……异常的耳熟……

“啊哈哈,没有的事,既然来了就是我们黑主学园的学生,我这个理事长一定会负责任的。玖兰君你们也熟了,他也会尽可能帮助你的。”

“那就拜托了。”

“哪里,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互相照顾也是应该的。”和少年截然不同,略带些低沉的声音响起,醇厚仿佛优美的大提琴。

“枢学长也在!”黑主优姬眼睛忽然一亮,闪过一丝惊喜。

“真是的,这两个孩子怎么还没到,我明明提醒他们要早点过来的……”黑主灰阎抱怨的说。

“来了哦,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我们的风纪委员现在可就在我们门外。”屋内的玖兰枢看向房门,暗红的眼闪过一丝兴味。

“哎?!”脚步声响起,显然是理事长向门走来。

锥生零猛地退了一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房门。

不,不会的,这个声音居然是……

房门大开。

“真的啊,你们怎么不进来?”

没有理会黑主灰阎的疑问,锥生零的视线越过他的肩膀直接看向屋内。

玖兰枢的对面,坐着的高挑少年。

优雅得体的举止,浑然天成的气势,俊秀精致的容貌。

乌黑的发丝柔柔地垂在耳侧,掠过白皙的额头,微微遮掩住那双深紫色的眼睛。

干净清透,却又深邃沉静的眼睛。

像是最纯粹的紫水晶。

他最熟悉的眼睛。

锥生零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呆呆的看着坐着的少年。

不,不会是真的,这怎么可能?!

他的视线显然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玖兰枢的视线在两个人之间移动。因为他诡异的反应,反倒没有人贸然说话,室内一片安静。

鲁路修垂下眼帘,挡住眼底闪过的神采。

这种反应,果然是……

再次抬起眼睛已经是宁静的一片深紫,鲁路修站起身,微笑着走过去。

“你好,我是鲁路修兰佩鲁奇。虽然很冒昧,但是你看到我的反应让我还是想问一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两双紫色的眼睛对视,锥生零在那片浩瀚的深紫中看不到任何东西。

寂静无波。

锥生零依旧看着他,瞳孔骤缩,指甲紧紧地刺进肉里,些微的痛感提醒着他这是现实。

怎么会这样?!

他梦了这么多年的人居然真的出现了?!

这个人,这个他在梦里一直追逐着的人……

他执着着的最后的温暖……

他是……

“哥…哥……”

破碎的声音自颤抖的唇中迸出,整个房间一片死寂,玖兰枢的眼睛蓦地一沉,随即恢复常态。

伴随着这一声轻的几不可闻的呼唤,鲁路修以往沉寂如海的眼睛,掀起滔天巨浪。

“你刚刚……说什么?”

声音很轻,好像怕惊吓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