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十四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5:56 字数:4120 阅读进度:14/112

“零?你怎么样?”焦急地敲着房门,黑主优姬急得眉头直皱。

锥生零自从见到鲁路修以后就没再回去上课,反而想逃开什么一般迅速回到自己的宿舍,将自己锁在里面,怎么也不开门。

锥生零离去时阴沉的眼神和苍白的脸色让她无法不担心。

“零?开门啊……”

银发紫眸的少年坐在床前的地板上,双手抱着头,双眼紧闭,根本没有听到门外焦急的呼唤。

怎么会这样呢?

那个人,鲁路修兰佩鲁奇……

仰起头,锥生零无力地仰头靠在床上,浅淡的紫色眼睛无神地望向天花板。

他只有一些很凌乱破碎的记忆,但他记得那个人。

像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梦里他是一个工具,一个被利用到死的工具。

没有人关心他,没有人在意他,没有人保护他。

……也对,谁会在意一个工具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害怕呢?

冰冷麻木的活着,从不去想明天会怎样,未来会怎样。

一件工具而已,谈什么未来……

仿佛沉浸在那片冰冷苍白的记忆里,锥生零的眼睛里流露出麻木和恐惧,连手指都在颤抖。

那样的日子……很可怕。

直到那个人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截然不同的生活,平静琐碎,有人会关心地问他饭菜是不是合胃口,有人会心疼他的辛苦劳累,有人会在深夜不顾疲惫地为他辅导功课……

很平常的生活,于他,却是毕生不可多得的温暖。

仿佛烛光,微弱,却足够温暖他冰冷的心脏。

最重要的是,它是真实存在着的。

几乎让人落下泪来的感动。

锥生零手不自觉地放在心口,手指颤抖得几乎痉挛,整洁的制服被抓出深深的褶皱。

“哥哥……”无意识地呢喃出这个梦里的称呼,锥生零脸上的表情仿佛沉迷于某个梦境一般虚幻恍惚,可能吗?他居然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那是不是意味着……梦里的那些事情,是真的?

四年前,他已经失去了一切,现在老天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他的哥哥……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他曾经唯一的温暖,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在这种时候!

手指按上颈侧诡异华丽的纹章,五指紧抓,生生抓出五道血痕来。

锥生零垂下头,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痛,血顺着手腕滴落,染红了洁白的制服衬衣。银色的发丝垂下,掩住了少年的神色。

看不清楚那双眼睛,是不是在哭泣……

落英缤纷的庭院,茂盛的有些诡异的樱树花开绚烂,淡粉的花瓣夹杂着血色的红飘落,在地上积的厚厚的,有种莫名的悲哀。

带着面具的年轻男人忽然抬起头,眼神莫名地看向东方,白皙的手不自觉地放在心口,微微皱眉,仿佛不堪疼痛,眼里的神色却多是茫然。

“一缕?”轻轻的呼唤,长发及地的美丽女子一身素雅和服,好像没有重量似的坐在并不粗壮的树枝上,疑惑地微微歪头,问道,“怎么了?”

“不,没什么,”年轻男人似乎也有些疑惑,看着自己的手,低低说道,“只是刚刚……”心脏的地方有尖锐到熟悉的痛楚。

似乎想到什么,锥生一缕抿紧嘴唇,紫色的眸神色莫测。

“啊拉,小一缕是想哥哥了吗?”轻柔的优美声音在耳边响起,美丽的女人仿佛瞬间出现在他身后,轻轻在他耳后呵气。

“是啊,我的哥哥……”眼神一暗,手掌猛地合起,像是要握紧某样追寻渴求许久许久的东西,锥生一缕低低的声音几乎像是呢喃。

倒是绯樱闲没想到他这样爽快地承认了,有些诧异地看他一眼,随即不在意地笑笑:“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哦,小一缕,零应该已经成长为更可爱的样子了吧?真期待呢~~”

“理事长,怎么办?零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会不会出什么事啊?”数次叫门无果的黑主优姬没办法,值得回去求助黑主灰阎,急得团团转。

黑主灰阎一改平时的不正经,坐在宽敞的办公桌后,椭圆的眼睛反光一片,十指交叉托着下巴,好像在想些什么,没有说话。

“果然是和鲁路修有关系吧,零就是见到他之后才这样的,要不我去问问他?”黑主优姬说着就要往外跑,却被叫住。

“优姬,不要急。”黑主灰阎及时出声叫住了她,无奈地笑笑,“你这么急冲冲的跑去找兰佩鲁奇同学,不是打扰了他休息吗?他晚上还要上课呢!”

“对哦,可是零……”黑主优姬咬咬唇,有些担心地踌躇道。

忽然,房门打开,银发紫眸的少年走进办公室,身上的制服干净整洁,领口有些不羁地开了两颗扣子,肩背笔直。

“零!”黑主优姬眼睛一亮,赶忙奔到他身边,想问却又不敢。

锥生零低头看看她,冷淡的淡紫色瞳仁有些回暖,随即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走了。”

“诶?走?”黑主优姬不明白地看他。

“笨蛋,风纪委员的职责你不记得了吗?夜间部快要上课了。”锥生零神态自然地好像每天傍晚催黑主优姬工作一样,黑主灰阎自他出现起就一直紧紧盯着他,没有放过他的一丝动作表情。

好像没有察觉到黑主灰阎犹如实质的视线一般,锥生零只是朝他微微点头示意,就率先走出了办公室。

黑主灰阎看着他们离开自己的视线,还能听到优姬有些小心翼翼地和锥生零说话,脚步声终于远去。

叹口气,黑主灰阎取下眼镜,慢条斯理地擦着。

办公室里寂静一片,黑主灰阎忽然开口:“你怎么看?”

沙发上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俊美的年轻男人,白色的夜间部制服笔挺整洁,举手投足之间尽是惑人的优雅。

“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锥生零怎么看。”玖兰枢轻笑。

漫不经心的语气,暗红的眼底却是冰凉一片。

锥生零,是他最重要的一枚棋子,是他为了保护优姬、铲除玖兰李土埋得最深的一枚棋。

锥生零那绝对不会背叛优姬的心,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有任何动摇。

鲁路修兰佩鲁奇,你说,挡你路者死。

可惜,搅乱我的棋局,我也决不会再让你活在这世上。

至于现在……来日方长。

“差不多到时间了吧?我的小猫咪们都在等我了,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她们如火的热情了~~~~”陶醉的抚着心口,蓝堂英保持着一贯的耍宝作风。

可惜这次没人捧场,每个人都心事重重的样子,时不时偷偷看向楼梯的方向。

蓝堂英有些奇怪,疑惑地看向自家表哥。

架院晓无奈地扶额:“英,你难道没有听到一条说的话吗?”

“一条?”蓝堂英想了想,“好像是听到他说注意什么的……我当时困得要死,也没怎么注意听啦,怎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无语地看着脱线的表弟,架院晓再次深深地叹口气,决定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夜间部进了一个新人。”

“诶?!真的假的?什么人啊?”

“你认识的,就是那天我们见到的那个兰蒂斯学院的学生会长,鲁路修兰佩鲁奇。”

“哎?!!”蓝堂英瞪大了眼睛,碧色的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架院晓,满是惊愕,“可是那个人……”不是吸血鬼啊!

“具体情况我们都不清楚,”架院晓陷入沉思,沉声说,“枢大人同意的事情,自有他的考量。我们只需要听从他的安排就可以了。”

“那要用什么态度对那个兰佩鲁奇?我可真的不怎么喜欢他……”蓝堂英想起第一次见面那天的场景,依旧有些愤愤。

“不需要掩盖什么,也不需要刻意隐瞒什么,正常就好了。”另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蓝堂英回过头,一条拓麻笑眯眯地站在他身后。

“蓝堂,我刚刚好像听到一些让人不愉快的东西啊,比如说太困就懒得听我说话之类的……”依旧是笑意温和亲切的表情,不知为何就是让人觉得汗毛直立,蓝堂英仿佛看到了他身后一大片绽放的百合花……和隐隐散发的黑气。

“副宿舍长……”蓝堂英在不明的黑色气体环绕包围下瑟瑟发抖,惊恐如同待宰的羔羊。

一条拓麻笑眯眯的看了他一会儿,见他小动物一样惊恐地躲在架院晓身后偷偷看他,这才放他一马,转过头不再理他了。

“一条,枢大人他……?”早园留佳早就等不及问道。

一条拓麻看她一眼:“耐心等一下,鲁路修和枢马上就下来。”

满室沉默。

直到脚步声响起,夜间部的吸血鬼们一个个抬起头,眼睛在夜色中微微泛出红光,紧紧盯着楼梯转角处。

首先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他们臣服效忠的纯血之君,他们的王——玖兰枢。

暗红色的眼睛一扫,纯血种与生俱来的强大和威慑震慑着每一个人,所有人心悦诚服地低头,静静施礼,恭谨而又谦卑。

又一个脚步声。

很矛盾,一听就是没有什么武力值的人的虚浮脚步,但又奇异地拥有完全不逊于纯血种的威势,深沉自持,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人心尖上,让人不禁起了敬畏之心。

不少吸血鬼好奇地抬起头来,紧跟在玖兰枢身后的少年拥有完全不逊于纯血之君的容貌,黑色的发丝柔柔的垂在耳侧,深紫色的眼睛是前所未见的纯粹清透,如同最上乘的紫水晶,干净的一眼见底,可却偏偏什么都看不到。

深沉而平静,清澈却又神秘。

玖兰枢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回过头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少年,这才转过头淡淡说道:“这位是兰蒂斯学院的鲁路修兰佩鲁奇会长,即将在夜间部进行短期的考察交流,大家都好好招待,这可是我的,‘贵客’。”

最后两个字说得极轻,在场的每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眼神一变,随即更加恭谨地垂头应是,连最为跳脱的蓝堂英都低着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鲁路修只静静地看着,没有说话,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下面的吸血鬼若有若无观察窥探的视线。

时间到了,鲁路修跟在玖兰枢身后向教学区走去,兰蒂斯学院的深蓝金线滚边制服在一群白色的夜间部制服中格外显眼。

“啊~~~~~来了来了,偶像学长!!”

“诶?那个人就是兰蒂斯的学生会长吧?好帅啊!完全不输于夜间部的众位呢!”

“哇,我太幸福了!!!”

“兰佩鲁奇会长!!看这边!!”

一片混乱,鲁路修的出现使得女生们更加的热情,猛烈地攻势让黑主优姬几乎扛不住。

“大家不要挤!”努力维持秩序中。

鲁路修没有理会周围的混乱,也看不见身边的吸血鬼们窥视的目光,甚至无暇理会身侧玖兰枢如芒在背的试探眼神。

深紫色的眼睛,锁定在了那一片相似的浅淡紫色中。

四目相对。

锥生零死死握紧拳头才能抑制住汹涌而上的冲动,直直地站在原地。

鲁路修,哥哥……

给我——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