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5:59 字数:3310 阅读进度:16/112

空无一人的林间小道,略显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阵微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忽然,脚步的主人停下来,凌厉的视线扫向一旁。

“谁?出来。”

茂密的树林,没有任何异常,在月色下阴影重重。

锥生零嘲讽地扯了扯嘴角:“你瞒不过我的,出来!”

本以为是哪个违反校规的女生来夜探夜间部,没想到居然一路跟着自己。

是冲着他来的?

粗壮的树身后慢慢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绿色的眼睛在月色下泛着泠泠的光。女孩子冷冷地看着他,嘴唇紧抿,视线充满戒备。

克莉尔兰佩鲁奇。

锥生零眉心一皱,开口:“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这个时候,日间部的学生不允许出校舍,快回去。”

女孩子置若罔闻,依旧戒备地看着他。

锥生零没有耐心,走过去就要强行把她带回去,却忽然听到——

“你和鲁路修什么关系?”

脚步停住。

锥生零看着她,目光平直,几乎看不出一点动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似乎激怒了女孩儿,原本娇俏的女孩子一瞬间像是被抢走了最重要宝物的小兽,愤怒的色彩燃烧了清冷的绿色眼珠。

“鲁路修是我的!他是我的哥哥!我不许你抢走他!谁也不行!”

女孩儿的尖叫刺耳,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愤怒。她很怕,自从今天傍晚看到了鲁路修看着锥生零的眼神之后就无法抑制的恐惧着。

鲁路修的眼睛似乎永远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你可以在玻璃外看到一切柔和宁静的色彩,一切令你心醉的感情,但是,当你更深的看过去,你却只能看到你自己。

那层玻璃虽然透明,却真实地存在着。

反射一切,拒绝一切,疏远一切。

鲁路修的心被牢牢地封在里面,坚固的没有一丝缝隙。

他会让你看到他想让你看到的一切,可他本人却站得远远的,漠然地冷眼旁观。

她以为这一生都不会看到那层玻璃破碎的时候,可是,就在今天,就在锥生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那层玻璃不见了。

她从没有见过那样的鲁路修。

垂下额发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却没有挡住在鲁路修怀里抬起头的她。

不胜疼痛般的表情,秀气的眉皱在一起。坚冰已碎,那双一向淡漠无痕的眼睛终于显露了真正的样子。

紫的近乎发黑,汹涌而上的感情扰乱了那双平静的眼,仿佛背起了整个世界一般的深沉坚忍。

深不见底,却能让人感受到真实的温柔。仿佛可以伸手就可以触到他的灵魂,发自内心的柔软温暖。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从没见过的锥生零可以得到那样的眼神!可以得到他发自内心的关注!

凭什么!

狠狠地咬牙,克莉尔不甘心。

她在鲁路修身边整整十年,十年的朝夕相处没能改变鲁路修分毫,可是没有关系,同样也没任何人可以改变那双眼睛。

如果没有出现锥生零,她会告诉自己没关系,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改变他,那至少她会是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她会麻痹自己,假装那些温柔都是出自他的真心,她会一如既往地爱他,追随在他身边,装作不知道那双紫色的眼睛里最深处的冷漠。

可是,这一切都被锥生零破坏了。

像是华丽的窗帘,被人轻轻一撕,露出了后面腐朽的窗台和荒芜的风景。

谎言,已经没有办法再遮掩令人心碎的现实。

恨恨地看着他,年轻的女孩子嘴唇已经被自己咬出血来,绿色的眼睛溢满了不甘和恨意。

锥生零沉默地看着她,无言以对。

你问我,会有谁能告诉我?

手伸进口袋,指尖触到薄薄的纸片,锥生零想,也许就在今晚,一切就都清楚了。

愤恨的女孩和垂目的高挑少年隔着一条小道,诡异的沉默弥漫开来。

锥生零仰头看了看已经升至中天的明月,朝女孩走去,伸出手:“喂,快回去,日间部的学生不允许晚上出来……”

戛然而止。

伸出的手顿在原地,再也没能向前一寸。

锥生零直直地注视着女孩儿唇角的血丝,眼神渐渐灼热,着了魔一般怎么也移不开眼浅淡的紫色隐隐泛红。

修长的手渐渐开始颤抖,用尽一切力量收回来,锥生零用力抓上颈侧的封印纹章,那里正缓缓的刺痛起来,一如喉咙处正慢慢席卷全身,吞噬着他的理智的灼烧感。

克莉尔看着他慌乱的退后两步,呼吸骤然急促起来,一手扶着颈侧另一只手捂住了英俊的脸庞,可是那双眼睛却依旧紧紧地盯着她,透出一丝疯狂。

少年转身离去,仿佛要逃离什么一般迅速慌乱,转眼就不见了背影。

克莉尔愣在原地,绿色的眼睛渐渐浮现出了然,形状姣好的唇勾出一个讽刺的弧度,转身向宿舍区走去。

急促的呼吸着,锥生零拼命想要压制那股自血液席卷全身的渴望,脚步凌乱,几乎是踉跄着穿过校园。

快点,必须要赶快找一个没人的地方……

手指颤抖着伸向校服胸前的口袋,却摸了个空。

糟了!血液淀剂因为走得匆忙落在了书桌上!

咬咬牙,锥生零努力压制着体内的躁动,要尽快找个没人的地方……

大部分力气花在压制对血液的渴望上,锥生零浑浑噩噩地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浅淡的紫色眼眸早已殷红一片。

“锥生零?”

清润的嗓音响起,锥生零一愣,抬起头,被吸血的欲|望冲击的大脑有一瞬间的清明。

锥生零愣愣地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年轻男人,墨黑色发丝被天台的风吹起,露出白皙的额头,拂过那双明晦难辨的深紫色眼睛。

“鲁,唔……”

无意识间居然来到这个约好了的天台吗?锥生零咬牙,忍耐着又一波难耐的烧灼感。夜晚的风拂过,此刻神智并不算清晰的锥生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微风中传来的,甜美到极致的血的味道。

那是……

锥生零抬起头,殷红的眼看向除他以外,天台上唯一的一个人。

好甜美的血,如此充满着诱惑……

神智,正在崩溃。

直视着那双猩红色的眼睛,清醒和迷乱在其中胶着,拼杀。

鲁路修握紧拳,嘴唇紧抿,眼底晦暗一片。

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锥生零被纯血种的吸血鬼咬过,明明出身吸血鬼猎人世家,却得到这样的命运,不仅成为最低贱的LEVEL E,甚至很可能要终生成为杀害他父母家人的纯血种的奴仆。

原本并不觉得有什么大的感触,只是在推测出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有些感慨这个少年的命运。

可是现在,要他亲眼看着很可能是洛洛的人经历这份锥心的痛苦,他做不到。

迈开步子,鲁路修朝他走去,锥生零向后退了一下,明显有些退缩。

即使到了这时候,还是极力忍耐着不想吸血么?

心底涌上心疼,鲁路修蹲下身,单膝跪在锥生零面前,看着他因极力忍耐而泛白的脸庞。

“喝吧。”

伸出手,鲁路修揽过锥生零,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颈窝,毫无防备地将白皙的颈部暴露在他面前。

锥生零瞳孔骤缩,想要往后退开,可是近在咫尺的血管中散发出的香气让他的视线动也不动的定在上面。

察觉到他的抗拒,鲁路修垂下眼帘,俊秀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悲哀。

他知道,锥生零扛不过去的,无论再怎么抗拒,他还是会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尖锐的疼痛从颈侧扩散开,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獠牙刺破皮肤,血液快速流失的感觉。不同于菲尔斯吸血时的迷幻晕眩,锥生零的动作明显很是生疏,没有轻重的弄得他很痛。

鲁路修对这疼痛恍若未觉,轻抚着手下银白色的发丝,像是安抚着离家的孩子。发丝的主人还正大口大口地吞咽着血液,丝毫没有察觉到这充满温情的动作。

锥生零,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

掌心的CODE符号仿佛在响应他,灼热的发出耀眼的火红色光芒,脚底绽开巨大的印记,好似火红的凤凰展翅,将两个人包围在印记中间。

锥生零感觉好像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拉扯着他,眼前飞快的闪现出一幕幕从未过的场景。脑袋钻心的痛,意识逐渐模糊,连吸血的渴望也渐渐消退。

獠牙已经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从小到大的记忆自脑海里闪现,好像幻灯片一样,甚至包括那个梦。

黑暗袭来,最后一眼,他看到了鲁路修深紫的眼睛。

清透而又温柔,只要看到就会很安心。微凉的手指轻轻抚过他的额头,仿佛要带走一切苦痛。

尽全力睁大眼睛,努力伸出手想要握住他的手指,却听到一声轻叹:“睡吧。”

哥哥……

锥生零闭上眼睛,在鲁路修怀里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