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01 字数:3918 阅读进度:18/112

“喂!鲁路修兰佩鲁奇!你居然敢这么对枢大人说话,我一定要让你……”

忽然蹦出来的少年令两人间凝滞的空气缓缓流动起来,蓝堂英出现在他们视线中,浅金色的头发像是夜间的太阳,几乎有些耀眼。

鲁路修咬牙忍耐着一波又一波剧烈的疼痛,手臂支撑着身体,尽全力想要站起来。

很吵……

疼痛抽走了他大部分的力气,单薄的身体晃了晃,还是没能站起身。抬起头,已经有些模糊的视线里,对面的纯血种沉默地站在原地,暗红的眼睛里冰冷一片,尖锐的杀意渐渐弥散开来,慑人的寒意弥漫全身。

轻轻扯了扯嘴角,鲁路修讽刺地笑了,眼角扫到角落里正一个个走出阴暗处,站在玖兰枢身边的夜间部吸血鬼,一双双紧盯着他的猩红的眼睛诡异而不详。

真是狼狈呢。

很明显,玖兰枢动了杀心,但是就他目前的情况和一贯的表现来看,自己应该还没有能够让他爆发出这样强烈的杀意。

是刚刚挥开他手的时候泄露出的记忆片段吗?即使是片段,对于玖兰枢这样的男人来说,也足够推断出来他有多危险了。

呵,玖兰枢,你想在我彻底打乱你的棋局之前除掉我,是吗?

不过,就像你能从我的反应推断出锥生零对我的影响,我也同样能够看出,锥生零——是你重要的棋子吧?

重要到绝对不能失去的棋子……足够让人知道很多东西了。

“唔……”又一阵剧痛,彻底打断鲁路修的思绪。

不可以咬嘴唇,不可以用手指去抓地板,不可以做任何可以转移疼痛的动作。鲁路修完全要靠意志力忍耐着,一旦见血,情势会比现在艰险十倍。

牙关紧咬,鲁路修的眼前已经阵阵发黑,而对面的吸血鬼,也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蓝堂英说出那句话后便小心地观察玖兰枢的神色,见他没有任何要制止他的动作,暗红色的眼睛里冰冷彻骨,便知道玖兰枢的心思。

寒冰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迅速扩散开来,一路蔓延,带着杀气凝结至单膝跪在地上垂着头的少年身边。

寒气刺骨。

骤然下降的温度让鲁路修的神智从剧痛中清醒了一下,指尖已经被冻伤,隐隐传来刺痛,不过,鲁路修勾起唇角,跟geass的疼痛比起来真是不算什么。

抬起头,正对上玖兰枢冰冷的暗红色眼睛,对上他的视线,那双眼睛里闪过复杂的神色,甚至……夹杂着一抹惋惜?

哈,鲁路修忍不住要笑出来,是为难得的敌手的陨落而惋惜吗?

玖兰枢,真是高高在上的情绪啊。

这种胜者施舍给败者的眼神,我还不需要。

坚冰仍在蔓延,肉眼可见地慢慢抽出尖锐的冰刺,渐渐逼近被困在正中的少年。

只需要一瞬间,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一条拓麻站在玖兰枢身后,静静地看着眼前即将上演的杀戮。

“枢,没关系吗,杀了这个人?”他毕竟还是兰蒂斯学院的学生会长,而且,好像还远不止如此。在夜间部动手杀他,风险不小。

玖兰枢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一切,依旧没有制止蓝堂英的意思。

刚刚鲁路修挥开他的一瞬间,有一些杂乱的记忆碎片忽然涌进了脑海,虽然不多,但也足够让他得出一个结论。

鲁路修兰佩鲁奇,是一个比他现在所表现出的,更加危险百倍的男人。

他必须死。

这样一个深沉难测,手腕滔天的人不可能被轻易掌控。如果他一直置身事外还好,可他现在已经和锥生零扯上了关系,已经不可能脱离棋局了。

只要他在,就会对这场棋带来未知且极危险的变数。为了优姬,为了他一直以来倾尽心血布置的一切,即使很可惜这样难得的对手,鲁路修兰佩鲁奇也绝不能留。

玖兰枢看着那些足以穿透少年单薄身体的冰刺一点点接近鲁路修,再靠近一点点,鲁路修兰佩鲁奇就会在他面前彻底死去。

玖兰枢忽然想再看看那双紫水晶一般的眼睛。

那样透彻深沉,宁静纯粹的深紫色眼睛,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吧?

像是听到了他的心声,一直垂着头的少年忽然抬起头来。俊秀的脸庞精致如昔,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照射下有一种玉一样的光泽,散发着极其浅淡的微光。

他没有任何的惊慌,即使即将夺取他性命的冰刺已经近在眼前,仍是那样平静的表情,可是那双眼睛却不见了往日的波澜不显,深紫色的漂亮眼睛竟然隐隐散发着诡异的红光。

一直静默地看着他的吸血鬼们一愣,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类的眼睛出现这样的异象,那样艳丽的红有一瞬间让他们以为对面的少年是他们的同类。

玖兰枢和鲁路修四目相对,有些惊讶地发现那双深紫色的眼睛里没有半分对死亡的恐惧,虽然深沉难测,却仍可见一直不散的那份运筹帷幄的沉稳。

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你依旧觉得自己没有败吗?

心底不由自主地升腾起几分激赏,玖兰枢沉下眼。

“蓝堂,住手。”

淡淡的声音,蕴含着绝不容忤逆的命令。

蓝堂英闻言惊讶地转头,身体却已经本能地服从他的命令,停下了已经要刺破少年肌肤的冰刺。

脚步声响起,蓝堂英低头退向一旁,为玖兰枢让出道路。

玖兰枢的脚步停在鲁路修面前,低头看着因为不知名的疼痛而站不起身的少年。对上那双深紫色的眼睛,不知为何有一种莫名的愤怒,想要摧毁他这种平静,想看到他因为死亡的恐惧而变色。

“鲁路修兰佩鲁奇,你说挡你者死,可是现在,你却要先走一步了呢。”玖兰枢蹲下身,修长的手手抚上他的眼睛。

暗红色的眼睛眼神温和,仿佛在安抚着不肯睡觉的孩子,极温柔的动作,让人不自觉地沉溺,“你又能怎么办呢?”

“玖兰枢,”鲁路修开口,丝毫没有在意那只已经轻轻扣在自己脖颈上的手,“你确定要杀了我吗?”

玖兰枢顿了顿,微微侧头,眉头轻轻皱起来:“可是我找不到不杀你的理由。”

“呵呵,”鲁路修忽然轻笑起来,笑声在寂静一片的教学楼内显得格外清晰,他忽然凑到玖兰枢耳边,完全不在意玖兰枢只要微微一动就可以杀了他的手,“那我给你一个理由好了——黑主优姬,怎么样?”

颈间的手忽的收紧,暴涨的杀意让人连骨头都有些微微的刺痛,鲁路修却好像没有感觉一般,轻勾唇角。

果然,黑主优姬是你的软肋,玖兰枢。

“什么意思?”冰冷到极点的话语,声音并不高,却令人感到异常的压抑。玖兰枢身后的不少吸血鬼已经站不住,就连一条拓麻脸色都有些苍白。

“意思就是,如果你杀了我,黑主优姬也会死。”

砰地一声巨响,鲁路修身后的墙壁因为纯血种的君王失控的力量爆裂开来,龟裂的可怕纹路密密麻麻爬满了整个墙面。铁爪一般的手指将鲁路修死死按在墙壁上,颤抖的手指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这样威胁我了,”玖兰枢的声音沉沉的响起,“鲁路修兰佩鲁奇,你是第一个。”

因为被按在墙壁上的巨大力道而受到冲击,鲁路修重重地咳嗽了起来。瞥了一眼面色冰冷的玖兰枢,鲁路修轻轻地笑了。

边笑边摇头,在一片狼藉的环境中显得格外诡异。

“你笑什么?”玖兰枢眼神暗沉地看着他,手指暗暗用力。

“咳,咳咳,”鲁路修抬起的眼睛里有着莫名的悲悯和绝望,让玖兰枢有一瞬间的愣怔,“我笑你啊,玖兰枢,我们真的很像呢……”

声音低得近乎呢喃,却蕴含了深沉的令人战栗的悲哀和痛楚,他明明在笑,却有一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同样是用尽全力地保护一个人。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可以这样毫不犹豫地挡在她面前,为她遮蔽所有的危险。

而我,即使拼却性命,也早已失去了努力的方向。

终此一生,再触不到那人一星半点。

娜娜莉,对不起,哥哥……以后不能再保护你了呢……

玖兰枢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深紫色眼睛,几乎愣住了。深沉的悲哀和伤痛为纯粹的紫染上凄艳的色彩,却并没有损去半分的美丽,反而因这份深恸,添上一抹震撼灵魂的绝艳。

玖兰枢在那一瞬间觉得,也许,他懂这个人。

鲁路修却没有理会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他一眼,视线划过他身后脸色苍白的吸血鬼们,好像累极了似的闭上了眼。

“菲尔斯……”来接我吧,我累了。

非常轻的呼唤,一道黑影在话音刚落时突兀地出现在玖兰枢身边,在所有人能够反应之前一把攥住了玖兰枢扣在鲁路修颈间的手。

“枢大人!”吸血鬼们惊叫,扑了上去。

金发的高挑男子眼波轻转,只是不经意似的扫了他们一眼,就让所有人颤抖着停下了动作。

纯血种,完全不亚于玖兰枢的纯血种!

惊恐的眼神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忽然出现的人,再没有人敢有多余的动作。

灿烂的如同阳光一般的金发,湛蓝的眼睛犹如阳光照射下的海面,高挑俊美的年轻男人微笑着站在玖兰枢身边,手上的力道却不如微笑那般柔和:“这位就是玖兰枢吧?可否请你放开你的手呢?”

玖兰枢收回了手,看着忽然出现的吸血鬼抱起闭着眼睛的鲁路修,淡淡开口:“鲁路修,你又让我吃惊了。”

视线转移到抱着他的菲尔斯身上:“阁下不自我介绍一下吗?”

菲尔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菲尔斯诺特。”随即低头,湛蓝的眼睛触到仍一手按着左眼的少年时泛出心疼,“很疼吗?”

“没事,”鲁路修还是闭着眼,精致的脸庞透出彻骨的疲惫,“回去吧,我累了。”

“……Yes,My Lord。”没有理会因为他这句话而睁大眼睛的众吸血鬼,也没有理会眼神晦暗不明的玖兰枢,菲尔斯打横抱着鲁路修越过众人跳下窗户,不一会儿,窗外响起了直升机的巨大轰鸣声。

擦肩而过时,鲁路修闭着眼轻声道:“玖兰枢,放心,我不会伤害黑主优姬。如果我伤害他在意的人,零会难过。”

站在原地的玖兰枢闻言看他一眼,淡淡道:“两天后,我等着你。”

鲁路修不禁勾起唇角,立刻就推测出他的目的了吗?看来这次,可以真正的结盟了。

玖兰枢,你果然是个强劲的对手。

期待我们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