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一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04 字数:3677 阅读进度:21/112

“零!你愿意出来了?太好了,我很担心呢。”

心事重重的黑主优姬走到锥生零的房门前,刚想再尝试着敲一次门,手还没能触到门板,就听“咔哒”一声,门打开了。

漂亮的暗红色大眼睛猛地睁大,黑主优姬欣喜地扑过去:“零,你还好吧?”

银发的高挑少年下意识地避开她,没有理会她僵住的动作,径自向门外走着。

黑主优姬看着自己停顿在半空中的手,怅然若失地收回,呆呆地想,零他……好像比原来离她更远了呢,如果在以前,他不会躲开自己的。

这些……也是因为鲁路修吗?

脑海里闪过那个俊秀的少年温和的笑脸,黑主优姬摇了摇头,好像想把那个看不透的身影驱逐出脑海,强自笑着加快步子,跟上前面大步流星离去的锥生零。

“零,怎么样?身体还好吗?真是的,你都不出门,让我们好担心呢。对了,刚刚我还拜托鲁路修来看看你怎么样了,现在也可以请他放心了呢……”黑主优姬没有介意锥生零的冷淡和漫不经心,绞尽脑汁想要找出话题来吸引他的注意。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锥生零的脚步果然停了下来。他低下头,淡紫色的眼睛看向掩不住紧张的女孩儿,声音很轻:“你说……他来了?”

“啊,你是问鲁路修吗?”黑主优姬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天真而懵懂,“是啊,他来找理事长,现在可能还在理事长办公室谈话吧。”

“零……要去找他吗?”黑主优姬试探着问道,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不愿意放过任何一点端倪,因为紧张而抓紧了锥生零笔挺的制服。

锥生零的视线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在犹豫着什么,茫然无措。

要去找他吗……

应该是很想的,可是,他现在的状况……

手指不自觉地抚上颈侧的纹章,淡紫色的眼睛闪过一丝伤痛和屈辱,他还是在鲁路修面前暴露出了他的秘密。

他最不想让他看到的人,分毫不差的将他的狼狈收入眼底。

即将堕落为LEVEL E的吸血鬼……这样的弟弟,他那样强势的人不会想要的吧?

呵,锥生零勾起一抹自嘲的笑,他在期待什么?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已经……不会有人再想要靠近他了吧?

看一眼身边的女孩儿,淡紫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暖意,但也很快消散。好像是冬日撒在积雪上的一抹日光,即使温暖,也只是一瞬。

于那冰冷的积雪来说,无济于事。

“走了。”

“诶?零,去哪里?”这不是去理事长办公室的路啊……

“晚上了,不是要去巡夜吗?你也给我好好的工作吧。”瞥她一眼,锥生零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嗯!”重重地点头,黑主优姬闻言一愣,甜甜地笑着跟上他。

零还是那样呢,真好。

夜晚的黑主学院一如既往的安静而诡谲,月光在宽敞的教学区打出深深浅浅的光影,斑驳淋漓,阴暗的影子给人不详的阴暗感。

两个人的脚步声在这样的空旷里并不能填满这种令人心慌的寂静,反而被放大到让人惊惶的地步。黑主优姬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工作,却还是止不住的害怕,心里有些毛毛的,下意识地靠近前方好像完全不受四周环境影响的少年。

锥生零看她一眼,淡淡开口:“你都多大了,居然还会怕黑?”

“因、因为真的很空旷啊,”黑主优姬因为他的奚落而有些脸红,俏丽的脸蛋上浮上美丽的红晕,眼睛也四处乱看着,“零你都不会不舒服吗?教学区一到晚上总是格外的静呢……”

锥生零无奈地停下脚步,伸出手想要揉揉她的头发,稍稍安慰她一下,忽然感到一股刺人的敌意。

冰凉刺骨的敌意,刺在肌肤上有一种很不舒服的黏腻感。

伸出的手立刻将还羞窘着的女孩子护在身后,锥生零的眼睛一瞬间凌厉起来,轻浅的淡紫色很难让人想到会有这样的锋利眼神。一只手已经伸入胸前的衣袋,触到冰冷的枪械,戒备的声音响起:“谁?出来!”

黑主优姬惊讶地朝锥生零看着的方向扫去,阴影中,缓缓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日间部的制服隐去了女孩子大部分的身形。

黑主优姬在看到那身校服的时候松了一口气,闪身就要从锥生零身后走到女孩子身边:“你是日间部的吧?早就已经过了门禁时间了,不可以再在学校逗留……零?”

一只手臂笔直的挡在她面前,拦住了她走向女生的脚步。

锥生零丝毫没有因为对面女孩子日间部学生的身份而放松警惕,反而更见戒备:“克莉尔兰佩鲁奇。”

黑主优姬一愣,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女孩子。月光下,橘色的长发和绿色的眼睛纤毫毕现,漂亮的杏眼里蕴着泠泠的冷光,唇角勾出一抹奇异的弧度。

“啊,你是……”睁大眼睛,黑主优姬想起她是谁了。

鲁路修第一天来黑主学院的时候,这个女孩子曾经毫不避讳地扑到他身上。她至今还记得克莉尔在鲁路修怀里时,那样灿烂的好像盛开的太阳花一般的笑容。

可是她和那一天不一样,黑主优姬皱眉,敏感地察觉到她身上的一丝违和感。

不见了那样温暖娇艳的色彩,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女孩子如同荆棘,有着扎人的刺。

克莉尔看了她一眼,随即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挡在黑主优姬面前的锥生零身上。

“你好像很在乎她嘛,”克莉尔轻笑着开口,“锥生零。”

最后三个字被她死死地咬在嘴里,一字一字地吐出,好像她和这个名字的主人有着刻骨的仇恨,不死不灭。

锥生零皱眉,没有说话,不动声色地将黑主优姬往身后护了护。

“呐,锥生零,你抢走了我最重要的人,我很难过呢。”克莉尔伸手顺了顺长发,轻轻地笑了,“看你这样毫无所觉地享有他所有的关注和宠爱,我真恨不得杀了你呢,锥生零。”

锥生零站在原地看着她,反而不见了刚刚剑拔弩张的架势。

一个疯子。

“可是呢,我打不过你,也不像鲁路修那样聪明,”好像很苦恼地皱了皱眉,克莉尔此刻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烦恼着明天穿什么衣服的普通女孩子,“怎么办呢?我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

“呐,锥生零,你现在……应该很怕这个吧?”克莉尔眼中闪过一丝疯狂,诡异地笑起来,不知何时拿出一把刀,在自己手腕上狠狠地划下去。

血,喷涌而出,顺着少女洁白的手臂滑下来,滴落在地上。

黑主优姬倒抽一口冷气,不可思议地捂着嘴,看着对面的女孩子。

糟了!黑主优姬忽然意识到什么,猛地转头看向身旁气息已经开始混乱的少年。

锥生零眼睛已经变得血红一片,不可自抑地死死盯着那片血红,不自觉地开始吞咽起来,喉咙一片难耐地焦渴。

“哈哈,锥生零,你已经变成这幅模样了,”克莉尔好像看到最令人心悦的风景一般笑出声来,笑声越来越大,几乎笑出泪来,“最低贱的吸血鬼呢,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以为他看到你现在这样,还会再要你吗?啊?!”

“你还能拿什么跟我争?拿什么跟我争?!”

声嘶力竭的尖叫划破了黑主学院夜晚的平静,黑主优姬目瞪口呆地看着女孩子疯狂的样子,没有功夫再理会她,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即将控制不住自己的锥生零身上:“零!你怎么样?”

锥生零用尽全部的力气也没能把目光从那片血红上移开,心底慢慢的涌上一丝冰凉。

她说得对。

这样肮脏丑恶的样子,沉溺于对献血的渴望中无法自拔,任谁看了,都会鄙夷不屑的吧?

“零!”黑主优姬咬唇,焦急地看着锥生零抱紧自己,身体不停的颤抖,可是那双血红的眼睛已经渐渐被吸血的欲|望占据。

没办法了,黑主优姬咬咬牙,扬起手,精致的手链慢慢靠近锥生零的颈侧。

快了,只要手链上的纹章触碰到零颈侧的纹章,就会被疼痛唤醒神智。

这是作为被她驯养的吸血鬼,所得到的锁链。

克莉尔尖锐而疯狂的笑声还在回荡,黑暗中带出一丝不祥。

就在手链即将按上锥生零颈侧的一瞬间,异变——突生。

一只修长的手抓住了女孩子纤细的手腕,谁也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仿佛一瞬间那个金发的英俊男子就出现在锥生零的身边,伸手抓住了黑主优姬的手。

“你是……”黑主优姬惊愕地瞪大眼睛。

年轻男人使的力气并不大,却让她的手再也不能向前移动半分。

菲尔斯看了身边眼睛血红的锥生零一眼,随即将黑主优姬带到一边,轻声道:“还是乖乖地站在一边看着吧,黑主小姐,这已经不是你能够插手的局面了。”

什么意思?黑主优姬惊魂未定地看着他,好似回应他的话一般,走廊里响起了第五个人的声音。

“克莉尔!”

黑主优姬转过头,黑发的少年站在锥生零身前,深紫色的眼睛微微眯起,迫人的威势骤然出现,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即使没有太了解这个人,黑主优姬也能够感受到——

鲁路修兰佩鲁奇,这个一向神秘莫测的男人,那压抑不住的愤怒。

不同于对面呆愣住的克莉尔,备受煎熬的锥生零努力维系着最后一丝清明的神智,咬紧牙关看向毫不犹豫站在他身前,将后背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他眼前的人。

翻涌而上的复杂情绪几乎将他淹没,温暖、感动、惧怕、惶恐……太多的情绪夹杂在一起,在对上那一片纯粹而温暖的深紫时终于喷薄而出。

那样温柔呵宠的眼神,是那个梦里,自己拼尽性命也想要得到的。

温暖的会让人不自觉沉溺的眼神。

“哥哥……”

泪水,潸然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