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08 字数:4135 阅读进度:25/112

“安纪,把二楼的房间收拾出来一间,按照零的喜好来。”鲁路修笑着转头,柔和的紫色让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心情很好。

“嗯,我知道了。”宫本安纪不由地放柔了眼眸,轻声回答。

“零,跟我来。”

看着率先向楼上走去的高挑身影,锥生零毫不犹豫地跟上,朝楼下的众人点头示意。直到他们离得远了,一楼大厅里才响起了交谈声。

“你们怎么看?关于这个锥生零?”中臣宗秀端着一杯红茶,蒸腾的热气氤氲了那双漂亮的深蓝色眼睛。

“鲁路修是真心把他当弟弟的,他刚刚也说了,这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渡边优臣推了推眼镜,声音平静道。

“这回是真的呢,”宫本安纪斜倚着沙发,纤长的手指在皮质的沙发上无意识地画着圈,微垂着头,发丝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和克莉尔那时候不一样。”

克莉尔三个字一出,整个一楼一片寂静,气氛有些压抑。

被打晕了送回来的女孩子已经被中臣宗秀转移到其他地方,在鲁路修回来之前就被安置妥当,在鲁路修想要主动见到她之前,这个女孩儿已经不可能出现在她心爱的人面前。

“其实,克莉尔也只是爱他而已,也没什么大错,这样是不是……”想起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子被送回来时苍白的脸色,宫本安纪皱着眉头有些不忍心。

“安纪。”渡边优臣隐隐警告地叫了一声。

中臣宗秀看一眼宫本安纪闻言有些发白的脸色,叹口气,伸手拍了拍她放在沙发上的手:“安纪,克莉尔的心思我们都知道,这么多年鲁路修也很清楚。即使他一直没有表态,但也没有排斥到这种地步。

“克莉尔她……已经有些极端了。”中臣宗秀想到刚刚接到的情报,忍不住叹口气,“她已经不止一次地跑去挑衅锥生零,而且就在今天晚上,被鲁路修撞上了。”

“你应该注意到她手腕上的伤了吧?对于锥生零来说,那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她想做什么,我们也能猜得到了。”渡边优臣接口道,“我们都是看着她长大的,走到这一步谁都不想看到,可是安纪,再这样放任下去,也许下一次,伤到的就是鲁路修。”

宫本安纪闻言睁大了眼,她不是没有看到,也不是没有想到这些,只是要她相信那个一向伶俐可爱的女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有些……

渡边优臣倒是没有意外她的反应,宫本安纪一向是这样温柔的性子,虽然对敌人心狠,可是对自己人却总是护短的。让他吃惊的倒是另一个人……

“埃尔维斯,怎么今天都不说话?难得我耳边这么安静,我都有点不习惯了。”戏谑的话让众人的视线瞬间集中到今天反常沉默的金发少年身上,往常不是应该是他最先跳起来么?怎么今天这么沉得住气。

埃尔维斯库里埃窝在沙发里,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抱枕,璀璨的金发好像也失了朝气,没有往常那样灿烂的好像阳光一般的色泽了,湖蓝的眼睛有些黯淡,蔫在角落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渡边优臣放下手里的账本走过去,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俯下身凑近他,轻声问道,“不舒服?还是……为了克莉尔?”

“没有不舒服,”埃尔维斯摇摇头,赌气似的把他的手顶开,将自己更深的埋在抱枕里,周围一片低气压,“只是想以后可能都见不到克莉尔了……”

“你这是……为她抱不平吗?”双黑的少年手一顿,缓缓收回来,轻声问道。

“怎么会?”没想到埃尔维斯反而吃惊地睁大眼睛看过来,“鲁路修这样决定一定有他的道理,况且克莉尔那个样子确实也很让人担心,她……”

好像是苦恼用什么形容词,埃尔维斯歪了歪脑袋,蹙眉顿了顿,“很疯狂。有时候我看到她看着鲁路修的背影的眼神,都会出冷汗。”

好似松了一口气,渡边优臣放松下来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这样啊……能让你有这样的感觉,看来克莉尔确实不能留在这里了。”

一旁的中臣宗秀点点头,表示赞同。

埃尔维斯是他们之中最年幼的,天生有着野生动物一样的感觉。能让他感觉到威胁,无论再怎么舍不得,克莉尔也不能再留在鲁路修身边了。

当初因为被鲁路修从战场上捡回来留到身边抚养长大才被他们接纳的女孩子,终于还要因为同一个人被远远推开。

“嘛,不过看起来,锥生零应该不是第二个克莉尔了,”一直安静地坐在地毯上玩魔方的短发女孩子忽然开口,“鲁路修很开心呢,看到他。”

“是啊,”宫本安纪想到刚刚鲁路修那个温柔的笑容,忍不住勾起唇角,“爱丽丝也感觉到了吗?”

“周身的气息,很温暖。”女孩将最后一个橙色方块转回去,瞪着手里又一次被完成的魔方,鼓了鼓腮帮子,“好无聊。”

中臣宗秀拿过她手里的那个魔方,无奈道:“无聊的就换个游戏啊,每次都说无聊,结果下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是在玩魔方。”

爱丽丝支起身子把魔方抢过来,不理他,再次打乱重新玩。

于是,看账本的接着看账本,玩魔方的接着玩魔方,喝红茶的接着喝红茶,爱操心的接着操心。

别墅的一楼大厅再次回归平静温馨。

二楼,鲁路修的房间。

“这个房间……”锥生零走进去四处看着,简洁明快的装饰,恰到好处的装潢,以黑白色和紫色为主,和身为房间主人的鲁路修意外地很合拍,“很适合哥哥呢。”

“是吗?”鲁路修脱去外套,只余一件剪裁得体的白色衬衫,听到这话回头,随口道,“是安纪和菲尔斯准备的,我还真是没怎么花心思。”

“坐,”鲁路修朝对面的沙发扬了扬下巴,示意他随意,“红茶?还是水?”

“咖啡吧。”

“那就红茶好了,”好像没有听到他的选择似的,鲁路修递给他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喝咖啡伤胃,以后要注意。”

锥生零乖乖接过,轻抿一口,红茶的醇香弥漫在整个口腔,温暖的温度一直烫贴到心底。

“说这句话的时候,也要注意一下自己。”

无奈的男声响起,锥生零一惊,下意识地戒备起来,却看到对面的鲁路修习以为常的靠在沙发靠背上,抬起眼对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的金发男人说,“菲尔斯,在零面前还是给我留点面子吧。”

“真是的,”菲尔斯瞥他一眼,不容置疑地拿过他面前的咖啡,递给他一杯热巧克力,“在你改掉这个晚上喝咖啡的坏习惯之前,我是不会在这上面给你留面子的。”

“嗨嗨,”鲁路修举手投降,朝对面的锥生零抱怨道,“零,你看到了吧,这些人每天都这样管东管西的,哪里看出尊敬我的样子?”

虽然说着抱怨的话,可是那双眼睛里哪里见得到不满的影子?只有浓浓的笑意和欣喜。

“菲尔斯……是纯血种吧?”锥生零看着已经自然而然地站在黑发少年身后的金发吸血鬼,对方湛蓝的眼睛在月光下有着海天一般纯粹而宽广的色彩。

“是,而且是完全不逊于玖兰枢的纯血种。”鲁路修好像没有察觉到他语气中的异样,坦诚相告,“很有可能是现存最年长的纯血种了,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始祖。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根据古代典籍记载和传说找到了他的沉眠之地,唤醒了他。”

“纯血种那样高傲强大的吸血鬼,怎么可能甘心为人驱使?!”受到太多来自于纯血种的伤害,已经本能地不相信纯血种的锥生零眼神凌厉地反问道。

“零,放松,”没等菲尔斯说话,鲁路修率先开口,一双深紫色的眼睛沉静无波地看着他,“我相信菲尔斯,而他也从未辜负我的信任。”

菲尔斯含笑看他一眼,随即淡淡开口道:“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我跟随的人不是你,也无所谓你信不信。”

只要鲁路修相信他,这就足够了。

“你的哥哥,有足够令人臣服的器量。”菲尔斯斩钉截铁地说,眼神锐利坚定,刺向锥生零,“你不相信他吗?”

锥生零哑口无言。

“零,不是所有的纯血种都会伤害你,”黑发的少年端起热可可喝了一口,为甜腻的味道皱了皱眉,看起来就好像是最普通的为口味不对而烦恼的少年,却一针见血地点出问题所在,“不要把所有的吸血鬼都当做敌人,这样只会增加你的敌人,尤其是在你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和他们敌对的时候。”

“哥哥……”锥生零猛地握紧拳头,强行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满心的问题不知从何问起。

温柔的目光给了他莫大的抚慰,安抚了他因为一夜之间的巨大变化而不安躁动的心。

“不知道从何问起的话,就先问你最在乎的问题。”像是知道他在踌躇什么,鲁路修轻声说道。

最在乎的问题……吗?

深吸一口气,锥生零努力让自己直视着那双最熟悉的深紫色眼睛,沉声问道:“哥哥,对于我会成为吸血鬼这件事,你到底怎么看?”

鲁路修几乎控制不住地轻笑起来,果然,他还是先问了这个问题。

这个孩子即使过了那么久,依旧如当年初见。

真好。

“没什么特别的看法,”黑发少年随意的倚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深紫色的眼睛沉静似水,温柔的如同洒落一地的月光,“无论是人类还是吸血鬼,你都是我弟弟,仅此而已。”

锥生零眼底一热,几乎有些控制不住心底攸然涌上的感动和欣喜。

“我不会让你堕落成LEVEL E的,至于其他,我想我们有一位最好的吸血鬼方面的老师,不是么?”

含笑的眼神看向身后的金发吸血鬼,菲尔斯静静微笑着和他对视,夸张地行礼道:“我的荣幸。”

“零,我知道你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注定了要做一个吸血鬼猎人,所以在你看来,吸血鬼是邪恶的,不容于世,必须要被彻底消灭。可是零,一个种族存在,必然有他存在的理由。吸血鬼作为目前食物链的顶端,他的生存方式必然引起被猎食的人类的方案和惧怕。

“脱开那些看的话,无论是人类还是吸血鬼,都不过是为了为了生存而挣扎的种族罢了。

“想要彻底的了解一个族群,首先要正视他。不是靠别人说的,而是通过自己的眼睛自己去看,去了解。明白了吗?”

锥生零愣愣地点头,鲁路修看他一眼,忽地笑出来,温和端润。

“不过没关系,我会慢慢引你去看,脱离出吸血鬼猎人这个身份的束缚,不再局限于别人可以灌输给你的那些东西。在那之前,你不用着急。”

“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少年严肃的神色,深紫色的眼睛一片端凝。

锥生零还没能弄懂这是怎么回事,就看到金发的吸血鬼刹那间出现在他身前,湛蓝色的眼睛深沉莫测地看着他,朝他俯下了身。

“锥生零,现在,我要你喝下菲尔斯的血。”

对面沙发上,紫眸的少年扬起手,墨色的发丝拂过他的额头,唇角漫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