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11 字数:3622 阅读进度:28/112

“唔……”悠悠醒转,锥生零睁开眼,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房间,在木质的地板上撒上一片霜白。慢慢地坐起身,锥生零四顾看了看。

简洁明快的房间,一些细节处可以明显看出布置房间的人细腻的心思。不远处的方桌上铺着干净的白色桌布,边角滚了精致的花边,方桌正中摆着描金的骨瓷花瓶,一束含苞待放的蓝色妖姬沾染着露水正摆在上面。

准备好的衣服叠的整齐,放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床头柜上甚至放着一杯干净的清水。

很周到的安排。

锥生零慢慢地自迷蒙中回过神,随手穿着衣服,想起自己是被鲁路修带回他所住的地方。对着落地镜整理好自己,转身就要朝外走去。

没想到居然一睡就是一整天呢,要赶快回学院去才行,出来时没跟优姬打招呼,她一定担心坏了。

“醒了吗?”没等他走出几步,房门被打开,双黑的少年推门进来,正对上他的视线,推了推眼镜。

锥生零看着他,没有说话。

“醒了就到餐厅来吧,安纪已经准备好食物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渡边优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长身玉立的少年,率先转身朝楼下走去。

身后不紧不慢的脚步声提醒他银发少年一直跟在他身后,渡边优臣暗暗对身后跟着的锥生零下了个评价。

那双眼睛,是个有着坚定心志的人呢。

布置精巧的餐厅里,已经或坐或站着几个人,不同的长相气质,同样都紧盯着他的视线。

锥生零扫视一眼,没有找到他想要看到的人,微微皱了皱眉。

领他来这里的渡边优臣好像看出了他的疑惑,淡淡地解释道:“鲁路修的话,已经先去黑主学院了,看你睡得太沉就没有叫醒你。不过他有吩咐我,如果你醒了想回学院的话,让我送你。”

锥生零看他一眼,好像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的人的视线,自然无比的拉开椅子坐下,准备吃饭。

食物准备得很丰盛,有种很熟悉的味道。

“这是哥哥准备的?”锥生零一愣,转头问道。

“你尝出来了?”回答他的是一头金色短发的跳脱男孩儿,一双碧色的大眼睛凑过来,有些羡慕地看着他,“这可是鲁路修亲自为你准备的,我们都很难得才能吃到的。”

心里好像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流淌出来,暖暖的温度柔和了淡漠的浅紫,让原本看起来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锥生零看起来多了分这个年纪的少年应有的孩子气。

忽然觉得胃口大开,锥生零动作迅速却礼仪周全地扫荡着桌上的食物,旁边的埃尔维斯看着他满足的样子,委屈的撇撇嘴。

等他吃完了,这才抬起头将注意力集中到从他走进这个餐厅就一直盯着他看的众人:“那么,你们一直盯着我,是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对鲁路修的弟弟有些好奇罢了。”深蓝色利落短发的中臣宗秀笑眯眯地回答道。

“是啊,说起来,你和鲁路修有些像呢,眼睛的颜色方面。”埃尔维斯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重大新闻一样,“都是很漂亮的紫色。”

锥生零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他以前也有一双这样清浅的紫色眼睛,还有一缕,也是这样淡漠的颜色。

“你们也是骑士团的人?”想起菲尔斯说过的King骑士团,锥生零猜测着在座众人的身份,能待在鲁路修身边的必定不是弱者,何况……

不动声色地扫视一眼,每个人都是很随意地或坐或站着,放松的姿态和说笑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最正常的少年少女,可是他们周身的气场却根本不是普通的在校学生能够拥有的。

那样犀利的好像一把随时能够出鞘的利剑一样的气息。

“鲁路修已经跟你说过了吗?骑士团的事,”大姐姐一样的宫本安纪温婉地笑着,“我们都是骑士团的成员,唔,算是高层吧。”

“埃尔维斯和我还有爱丽丝属于战斗人员,安纪是鲁路修的亲卫队队长,优臣是鲁路修的副官,负责辅助King进行整体调度和后勤。还有被鲁路修留在总基地负责士兵训练的尤兰达以及还在战场上盯着战局的艾德里安,他们最近可能回不来,短时间内你见不到了。”中臣宗秀数了数,笑了笑,“嗯,就这些了,锥生君还有什么问题?”

锥生零随着他的说明一个个望过去:“菲尔斯呢?”

“啊拉,就知道你一定会问他,”中臣宗秀笑眯眯摇了摇手指,“菲尔斯不是骑士团的成员。从我们第一天见到鲁路修的时候起,他就像个影子一样跟在鲁路修身边哦,很难说是什么角色呢。”

“好了,基本介绍就到这里吧,”一直沉默的双黑少年看过来,一双墨玉一般的眼睛看了一眼中臣宗秀,随即对上了锥生零若有所思的紫色眼睛,“这些你大概知道就好,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了解。

“你和鲁路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他亲口告诉我们你是他的弟弟。我看得出他是真心把你当弟弟,所以有件事情我想还是告诉你一下比较好。”

渡边优臣严肃的脸色让锥生零也警惕起来:“什么?”

“鲁路修在黑主学院的时候,拜托你帮忙保护他。我们刚刚接到情报,”渡边优臣镜片反光一片,看不清楚那双凌厉的凤眸,“近几天,会有一场针对他的刺杀。”

“什么?!”锥生零怔住,他怎么也没想到渡边优臣要跟他说的会是这个。

“具体是谁动的手还不清楚,我们也告诉过鲁路修,可是他的反应真是很让人担心。”埃尔维斯皱着眉,碧色的眼睛因为担心而有些黯淡。

想到鲁路修出门时,优臣跟他说起这件事。少年深紫色的眼中竟然浮现出意味不明的微光,随即不在意地笑笑,让他们不要去阻止,也不能派人随行保护。

明显是另有打算!

“鲁路修有他自己的打算,做下属的不应该干涉,可是你是他的弟弟,站在亲人的立场上进行保护和劝说,应该会好一点吧?”渡边优臣直视着他的眼睛,锥生零看得到他眼底的担忧和真诚,“拜托你了。”

深吸一口气,锥生零苦笑,那个男人的作战计划,怎么可能会因为其他人的劝说而改变?

他尽全力保护他就是了。

想到这里,锥生零郑重地点点头:“放心,我知道了。”

“那么,玖兰会长是不是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呢?作为盟友。”刚刚决定联手的两个人没有再管结束的棋局,鲁路修看着对面的吸血鬼,眉峰微挑。

玖兰枢没有立刻回答他,暗红色的眼睛看向窗外:“鲁路修,你还叫我玖兰会长吗?”

“说的也是,”鲁路修一愣,随即轻扯唇角,“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学生会长吧?应该是黑主理事长那天被逼急了,临时抓壮丁凑上的。”

玖兰枢微笑不语。

鲁路修无奈地摇摇头,从善如流地改口:“玖兰,能帮我个忙吗?”

玖兰枢做了个“静待下文”的手势。

“关于零,我需要你的血。”

房间里一时有些沉寂。

“鲁路修,”玖兰枢于一片寂静中开口,磁性的嗓音有一种独特的韵味,“你这句话可是触犯了血族最大的禁忌,居然向一位纯血种要求血液。”

鲁路修抬眼看向他:“可我并不是血族,也没必要去遵循血族的规矩,不是吗?”

“嗯,说的也是。”玖兰枢看起来也很无所谓,“是为了抑制锥生零的LEVEL E化吗?你身边不是有个纯血种吗,那天晚上出现在学校的那个。”

轻巧的一句话,仿佛那天晚上沉重的杀意和激烈的交锋都只是一场幻觉。

试探吗?鲁路修垂下眼帘,掩住瞳仁中流转的暗芒。

“菲尔斯的血不能用,”鲁路修简单的一句话回答了他的问题,“所以才来找你。怎么样,答应吗?”

玖兰枢没有直接回话,对着窗外的月亮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醇厚的红酒在杯中旋转,晶莹的杯壁上被染上一层浅浅的红:“不止吧,鲁路修。”

“呵,”鲁路修一怔,随即舒展了眉眼,十指交叉置于腹前,“和聪明人说话果然很方便。”

“零的自尊心很强,所以还要你费心,寻找一个尽可能恰当的时机和合理的理由把血给他。”鲁路修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仿佛看到了那个别扭的银发少年,“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里有我出手干预的话,即使不说什么,心里一定会有芥蒂。”

“真是个尽责的兄长啊,鲁路修。”玖兰枢朝他举了举酒杯,唇角的弧度似笑非笑。

“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玖兰枢,”鲁路修没有在意他似是嘲讽的语气,靠向身后的椅背,“你心里明白,这件事情于你,有利无弊。”

延迟锥生零的LEVEL E 化,以纯血种的血液来增加他的力量,对现在的锥生零来说,等于是增加了保护黑主优姬的力量。

对于玖兰枢,这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有鲁路修,玖兰枢在摸清鲁路修的底细前绝不会轻易对锥生零下手,而现在他又和鲁路修结下暂时的盟约。既然如此,不如化敌为友,适当的表达自己的诚意。

何况,鲁路修以答应他一个条件作为交换。抛开吸血鬼森严的等级观念和对LEVEL E的不屑,这的确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

“真是好哥哥啊,鲁路修,”叹息一声,玖兰枢重复道,“可是鲁路修,你不怕吗?纯血种的血具有特殊的力量,你不担心锥生零因此而被我控制吗?”

“不会的,”回答他的是对面坐着的少年王者笃定的笑容,“他是我弟弟,我相信他。”

作者有话要说:玖兰枢终于出场了,泪,我对不起你……

今天第一章,撒花~

求爪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