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13 字数:4533 阅读进度:31/112

踏进夜之寮的一刹那起,锥生零本能地戒备起来,浑身的肌肉紧绷,随时都可以转换为战斗状态。

这个地方,盘踞着纯血种的君王,以及追随他而来的众多吸食人血的野兽。

锥生零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一步步向哥特式的白色尖顶建筑走过去。四周很静,连虫鸣都消失了,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一点点朝那扇紧闭的大门靠近。

手握上包铜的雕花门把手,刚要转开,大门自己打开,露出门后站着的金发碧眼的少年。

“锥生同学?你在这里做什么?”笑眯眯的少年仿佛永远是这幅温和的如同邻家哥哥哥。

“一条学长,”锥生零越过他朝夜之寮里面望去,黑暗的大厅什么都看不清楚,淡紫色的眼睛对上一片看不出深浅的碧色,“可以让我进去吗?”

“现在是晚上哦,锥生同学,”一条拓麻神色不变,丝毫没有让开路的迹象,依旧笑眯眯地说道,“即使你是风纪委员,没有枢的同意也不能进入我们的领域。”

“那么,可以拜托学长帮我问一下玖兰学长吗?”

“嗯,也不是不可以,”金发的少年歪了歪脑袋,思考着什么似的伸出食指抵住下巴,“可是枢现在在自己的房间休息,即使是我也不敢贸然去打扰他。锥生同学,有什么急事吗?也许我可以帮上忙哦。”

锥生零定定地看着他,仿佛在仔细地衡量着什么,静静开口:“请问一条学长,鲁路修兰佩鲁奇在这里吗?”

“鲁路修?”一条拓麻笑的弯弯的眉眼舒展开来,“我没有见到他。锥生同学在找他吗?”

锥生零没有理会他的问题,皱眉打量了他一眼,显然不大相信他的说法。

他已经找遍了整个学院,如果不在这里的话,鲁路修还能在哪里?可是,即使他不相信对方的说辞,也不能硬往里闯。且不说凭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能不能闯进去,但是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足够他们隐匿一个人了。

“锥生同学不相信我说的话吗?啊,真是让人伤心呢,”眉眼弯弯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所谓的伤心,一条拓麻给出建议,“鲁路修会不会被理事长叫去了?你去理事长办公室看过了吗?”

确实,有这个可能。

锥生零犹豫一下,决定先去理事长办公室找找看,即使没有,也能够让理事长帮忙在夜间部寻找。

向一条拓麻道谢,锥生零转身朝理事长办公室走去,身后沉重的雕花木门阖上的声音听进耳中有种不祥的感觉。

停住脚步,锥生零回头望一眼,设计精巧的哥特式尖顶白楼在夜色中异常醒目。皱起眉,锥生零加快脚步朝理事长办公室走去。

还是快一点,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枢,我可以进来吗?”敲门声伴随着少年清亮的嗓音隔着厚厚的门板传入房间。

玖兰枢早已感受到站在门外的熟悉气息,暗红色的眼睛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暗芒。下一秒,修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会客厅里的红色天鹅绒扶手椅上,手中甚至还随意的拿着一本书,惬意自然的样子仿佛少年一直呆在那里。而本已经被打开的卧室门,也已经被好好地关上。

“进来。”

一条拓麻推门进来,正看到背着光倚靠在柔软扶手上的夜间部的年轻君主抬眼看向他,漂亮的暗红色眼睛正对上他的视线。

下意识地扯出一抹笑容:“枢,锥生零已经离开了。”

“嗯,我知道,”暗红色的眼睛依旧紧盯着他,玖兰枢随口应道,“还要谢谢你,帮了星炼的忙。”

冷汗一点点渗透脊背的衣服,昂贵的衣料贴在肌肤上有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黏腻感。一条拓麻艰难地咽了咽唾沫,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失态,唇角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

不愧是纯血种中的皇族,玖兰枢每次这样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和惊惧感,几乎忍不住想要跪下去。

这些年,玖兰枢已经很少这样毫不掩饰地散发出自己纯血种的气息了,今天这么做,是在警告他吗?

暗自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条拓麻尽力使自己的笑容看上去与平日无恙:“没什么,你不想让锥生零知道鲁路修兰佩鲁奇在这里,让星炼去说反而显得有点刻意了,不是吗?我很乐意帮到你。”

“所以我说谢谢你啊,一条,”玖兰枢将手中的精装书本随手丢在面前的茶几上,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声响,一条拓麻的脊背随之僵硬了一下,又强自放松下来,“那么,你来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锥生零已经去了理事长办公室,我们瞒不了多久的,枢,”一条拓麻下意识地看了看卧室的方向,他能感受得到里面的呼吸,“有什么应对吗?”

玖兰枢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眼睛暗了暗,渐渐涌现出极复杂的神色,声音也随之有些莫测的黯沉:“我从来没想过要瞒,而且,也瞒不过去。不过,等他醒过来,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房间里轻浅的呼吸声避不开两个吸血鬼的耳朵,一条拓麻难得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轻声道:“枢,我们一直没能查到鲁路修的底细,还有那天自称菲尔斯的那位大人,这样做……会不会有些欠妥当?被长老会知道的话,恐怕……”又是一场事端。

暗红色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被压制地几乎感觉不到的杀意和警告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流动,瞬间让一条拓麻僵直了身体,冷汗顺着英俊的脸颊滑下来。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说些什么,但是在玖兰枢的注视下,他却连张开嘴这样的微小动作都做不到。

这就是祖父一直抱着复杂感情的,纯血种。

“一条,”少年样子的吸血鬼君主一手支着头,唇角的弧度好像是午后朋友间说笑时的轻松,“这是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是、是。”下意识地回答,一条拓麻很想向后退一步,可是在那双眼睛的注视,双脚像生了根一样,怎么都动不了。

直到那双魔性的暗红色眼睛移开,一条拓麻才有些脱离地小小后退一步,尽量自然地呼吸着,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现在,”玖兰枢站起身,修长的身体在月光下留下惑人的影子,暗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隐隐发着光,“让我们去迎接我们的新同伴吧。”

一条拓麻沉默,跟着他朝卧室走去。

那里,沉睡着玖兰枢的后裔。

一条拓麻还是第一次踏入玖兰枢的卧室,尽管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到处乱看,进入房间的那一刻还是没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快速地扫了一眼整个房间。

不同于吸血鬼一贯的奢华阴沉的风格,玖兰枢的卧室出乎意料的简洁明快,甚至有着很好的采光。月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照射进房间,在宽大的四柱床上撒上一层清冷的霜白。

夜幕一般的深蓝色暗纹床帐被流苏细细地束起,柔软的大床中央微微凹陷,鲁路修在其中安静地睡着。

墨玉般的发丝散乱开来,在洁白的被单上犹显得黑亮,精致的眉眼完全不输于纯血种。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脸色苍白的有些透明,有种脆弱易碎的美感。

可是一条拓麻清楚的知道,面前看似无害的少年有着足以威慑所有人的力量。那双宝石一样美丽的不可方物的深紫色眼睛深处,隐匿着捉摸不透的深沉心思。

而最让他震惊的,却不是这些。

碧色的眼睛因为极度的震惊而睁大,一条拓麻完全无法保持自己一贯的笑容,不可思议地盯着安静沉睡的少年,他猛地转头看向站在床边的玖兰枢。

怎么会这样,他完全感觉不到鲁路修身上有哪怕一点点吸血鬼的气息!

玖兰枢沉默地站在床前,垂眸看着睡着的少年。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距离被他吸血已经过了这么久,足够让他染上吸血鬼的气息,甚至足够转变他。

而现在躺在这里的,仍是纯粹的人类的气息。

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说他当时的猜测是对的,鲁路修兰佩鲁奇根本不惧怕近在咫尺的獠牙,因为纯血种的獠牙对他来说除了失血以外不存在任何威胁!

“碰”的一声,落地窗因为承受不住他溢出的力量而破碎,晶莹的碎片散落一地,反射着点点光亮。

玖兰枢暗红的眼睛里,各种情绪和思绪交织。

很好,在他以为自己将军的时候,却发现那只不过是敌人的一步弃子,根本不具有任何威胁。

“反将一军吗,鲁路修,”走近宽大的睡床,玖兰枢俯□子,正对上一双深紫色的眼睛,“不得不说,你这一步走的漂亮。”

一条拓麻一愣,朝床上的少年望去,那双深紫色的眼睛泛着清冷的光,讥讽和愤怒让那双眼睛不见了往日的平静,锐利地让人无法直视,清醒而冰冷,哪里有一点刚睡醒的样子?!

“你感到很愤怒吗,玖兰枢?”鲁路修坐起身,被子滑落在腰际,颈边的衬衫上还染着血渍,少年淡色的唇弯起优雅而刺人的弧度,“因为你以为我已经成为了你的血系,从此必定被你掌握在手中?因为你本以为自己已经将军了,却发现不过是空欢喜一场?我甚至可以假设你已经预设好了我以后的道路,却被我措手不及地全盘打乱?

“你觉得自己被愚弄了,是吗?”

玖兰枢闭上眼睛,似乎是要压抑几乎要喷薄而出的怒意,天花板上奢丽的水晶吊灯毫无预兆地掉落,砸在地上摔得粉碎。

“玖兰枢,”鲁路修仰头看着他,深紫和暗红相距不过十几公分,四目相对,玖兰枢看到他眼底的嘲讽和凌厉,“永远不要妄想要掌控我,那代价,你绝对付不起。”

沉默,一条拓麻安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贸然插手。那两个几乎是贴在一起的人周身散发出的气息,不是他可以擅自插|入的。

从未有过这样的事,他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当做食物随意对待。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糟透了,那种无力感和屈辱,他以后再也不想尝到!

玖兰枢,这一次,我记住了。

良久的沉默,玖兰枢慢慢地开口,逼近仰头坐在床上的鲁鲁修,少年直直地看着他,毫不避让:“……鲁路修,你总是有办法在挑起我的兴趣之后激起我更大的怒气。”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惹怒我了,这样挑衅我,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暗红色的眼睛凝着迫人的血雾,美丽氤氲,暗含着无法忽视的杀意。

“你当然敢,”鲁路修全然不在意一般直视着他,唇角的弧度笃定而傲然,“但是你不会。”

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瞬间,鲁路修没有动,玖兰枢也没有动,深紫和暗红相对,眼底都有着锐利的刀锋。

忽然,玖兰枢退开两步,眼底的红不见了方才的杀意,反而透出几分清明,流露出棋逢对手的快意和激赏。

“无论你信不信,鲁路修,”四目相对,玖兰枢淡淡开口,“我今天并没有打算吸你的血,那是个意外。”

说完,玖兰枢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再多说一句解释的话。

“我信。”打量着他,鲁路修出乎他意料的开口。

有些惊讶地微微睁大眼,随即展开浅笑,玖兰枢的声音里带上一丝欣赏:“你果然是个值得期待的对手,鲁路修。”

转过身,玖兰枢踏过一地狼藉,朝门外走去:“我有些庆幸你没有成为我的血系了,鲁路修。”

当他看到少年暗含着锐利锋芒的眼睛的时候,居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那双深紫色的眼睛,正是因为有了这份无所畏惧的骄傲不羁,才成为世间独一无二的风景。

就在要踏出房门的一瞬间,一个不属于房内三人中任何一个人的声音止住了玖兰枢的脚步。

“没有人想要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作者有话要说:我从没想过让鲁路修变成吸血鬼,一方面在逻辑上完全说不过去,另一方面,我觉得如果鲁路修成为那样要依靠人类的血才能生存的生物,是对他骄傲的折辱。不管他手上染过多少血,我一直都相信,鲁路修SAMA有着最温柔的灵魂~

感谢两位亲的长评,为此特地加更一章!强烈要求爪印和花花,求奖励~~

PS.累惨了,明天休息,后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