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16 字数:4711 阅读进度:33/112

“不好意思,请问能帮我把锥生同学叫出来吗?”黑发的少年站在教室门口,俊秀的脸上温和的笑容让女孩子红了脸。

“是、是,请稍等。”女孩子着迷地看着他的笑容,年轻的俏丽脸蛋上浮上美丽的红晕,有些慌张地转过身,朝教室后排跑过去。

“零,今天放学和我一起去采购吧,怎么样?”黑主优姬凑到银发少年的面前,眉眼弯弯道。

“这个……”锥生零一愣,犹豫了一下,忽然被一个不太熟的女生叫住。

“锥生同学,有人找你哦。”女孩子眼睛亮亮的,脸上还带着红晕,“就在门口。”

“找我吗?是谁?”锥生零下意识地朝门外看去,正看到门口熟悉的黑发少年正微笑着朝他招手。

“是现在在夜间部做交换生的那个兰蒂斯学院学生会长哦,鲁路修兰佩鲁奇同学。”像是提到心里最憧憬的偶像,女孩子清亮的眼睛里闪过迷恋,像是想到什么,女孩子凑过来,“呐呐,锥生同学和兰佩鲁奇会长关系很好吧?是旧识吗?他经常来找你呢!”

锥生零刷地站起身,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的问题,径直迈开步子朝门外的少年走去。

“啊,零——”黑主优姬无奈地看着他的背影,抱歉地朝她笑笑,“抱歉,零他不是故意的,只是每次看到鲁路修都……”

每次看到鲁路修,零的眼睛里就会出现很温柔的光泽,完全不见了平时冷冰冰的样子,仿佛卸掉了全身扎人的刺,完全像是邻家少年的样子。

零和鲁路修关系很好呢,黑主优姬有些落寞地想,却又有些替零高兴。

可是这样一来,她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四年的相处都没能走进零的世界,从未见过的鲁路修却能这么快和零有这样的默契,果然还是有点不甘心啊。

可是,零很快乐,这就够了。

“没关系啦,锥生同学一直都是一副冰山的样子不是吗?”女孩子不在意地摆摆手,反倒被她的话引出了兴趣,“果然兰佩鲁奇会长和锥生同学关系很好吧?兰佩鲁奇会长每天都会来找锥生同学一起吃饭了呢,利萨也说看到过他们在一起说笑。很不可思议啊,锥生同学居然也会那样笑,就好像被阳光融化的坚冰一样……”

“……说、说的也是啊。”黑主优姬笑了笑,有些勉强,但是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女孩子显然没有注意到。

“哥哥,你来了。”锥生零站在教室门前,扬起手打招呼。

“一起去吃午饭吧,已经是午休时间了。”鲁路修笑了笑,身后宽大的窗户透进璀璨的光,勾勒出少年高挑的轮廓。

锥生零张开口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周围很小声的议论。

“是兰佩鲁奇会长啊,和传闻中一样很温和的样子呢!”

“好帅啊!完全不逊于夜间部的各位呢!”

“每天都来找锥生同学,关系很亲近啊。”

“不知道去约他,他会不会答应……”

不悦地皱起眉,锥生零一把抓住鲁路修的手腕,大步朝外走去。

“零?怎么……”

“没什么,这里太吵了。”冰冷的视线扫向四周,满意地看到周围的人都闭嘴了,锥生零心情顿时舒畅不少。

鲁路修看着身前的人,唇角的微笑柔和的令人心醉,任由对方将自己拉到外面。

“这是我今天早上做的,你原来很喜欢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现在的胃口。”坐在铺好的浅色桌布上,鲁路修拿出一个大大的便当盒,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拿出来。

锥生零看着面前摆了一大片的食物,忽然有些感动。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亲手为自己做一顿饭了,每一样都有着似曾相识的味道,在那个梦里曾经熟悉地无以复加的美味。

出自于面前这个人的手,满含着最纯粹的关爱。

锥生零抬起头看着面前温言浅笑的哥哥,风轻轻吹过,拂过他额前墨色的发丝,光洁的额头隐隐可见。深紫色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他,像是世间任何一个普通的溺爱弟弟的兄长,静静地,开心地注视着弟弟进食,满怀期待的希望他能够喜欢自己为他做的食物。

“怎么了?不喜欢吗?”见他只是盯着自己不动,鲁路修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没有,我很喜欢。”锥生零忙低下头,快速地拿起手边精致的小点心吃起来,没有看到对面少年眼睛里透出的了然。

风里带着清淡的花香,呼吸间充斥着青草的香气。鲁路修抬起头,深深地吸口气,全身心放松下来。

这是黑主学院一个不易被人发现的角落,满地青青的草坪柔软的像是最舒适的地毯,四周郁郁葱葱的灌木和头顶茂盛的枝丫成为天然的屏障。没有人看得到他们,身边是花费了十年找到的弟弟,鲁路修仰头看着天空,眉目间的锐利锋芒渐渐化去,只余温和的柔软。

似乎可以抛下一切重负,不理会那些不得不背负的东西,仅仅是作为鲁路修兰佩鲁奇,在这样美丽的地方和弟弟一起享用安静的午餐。

随意地躺下去,鲁路修唇角带着全然放松的微笑,侧头看着锥生零吃东西。

“哥哥?”锥生零看着他,疑惑地皱眉,“你不吃吗?”

“嗯,我不怎么饿,”鲁路修抬起手顺了顺他耳侧的发丝,“洛洛,这些食物你喜欢吗?”

“嗯,”锥生零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在说自己,“喜欢。”

“呵,那就好。”笑了笑,鲁路修重新将视线转向天空,看着那片广阔的蔚蓝。

垂眸看了看摆的满满的食盒,锥生零的动作慢了下来,轻轻地问道:“准备这些……很辛苦吧?”

“怎么会?”意外地看他一眼,鲁路修勾了勾唇,“不辛苦,是为弟弟做的嘛,只要你喜欢就都值得。”

“是吗?”锥生零放下手里的蛋糕,学着他的样子躺下去,视线顿时充满了天空的蓝色和树木枝丫的绿色。

四周很安静,呼吸间都能感受到身侧的人令人心安的气息,锥生零渐渐地感觉有些想困了,眼睛慢慢的闭起来。

“零,睡着了吗?”好半天没有听到动静,鲁路修侧过脸,身旁躺着的少年闭着眼睛,呼吸轻浅,显然已经睡着了。

“真是的,都这么大了好像小孩子一样说睡就睡。”鲁路修嘴里说着埋怨的话,手上却轻柔地拿出薄毯为他盖上,生怕他着凉。

“是谁?出来吧,还是说你想在那里一直看到我们离开?”过了一会儿,躺着的黑发少年屈起一条腿坐起身,视线扫向左后方的一棵树,语气淡淡的。

脚踩枯枝的声音响起,窸窸窣窣,金发的蓝眼少年出现在树后,脸上是被抓包的尴尬:“那、那个,我可不是要偷看哦,只是看你们都休息了,觉得贸然打扰有些失礼罢了……总之,绝对不是在偷看哦!”

“……呵,我知道,”鲁路修一呆,随即好笑地弯起眉眼,“那么,‘不是偷看的’蓝堂同学,是有什么事吗?”

“啊!那个……”蓝堂刚打算说什么,却被少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修长的手指抵在唇上,紫色的眼睛淡淡地看过来。

“声音小一点,零才刚睡着。”鲁路修垂眸看着熟睡的零,脸上的表情是令人忍不住想靠近的柔软,仿佛看到什么需要用尽一切来守护住的宝物。

蓝堂英张了张口,忽然忘记了想说的话,为面前这样美好的如同油画一样的场景,只觉得无论怎样都是对这样安静美好的场景的打搅。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有些疑惑地看到他站在那里,鲁路修轻声问道。

“啊,这个,玖兰宿舍长刚刚要我来找你,说有事情想让你回宿舍。”蓝堂英发现自己的声音也不自觉的降低下来。

鲁路修皱了皱眉,轻声回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蓝堂英好像还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口,安静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鲁路修皱眉猜测着玖兰枢找他的原因,一只手抓上他的衣袖,低下头,正对上一双清浅的紫色眼瞳,清醒的完全不像刚醒过来的人。

“你醒了?”鲁路修一愣,想到什么似的又笑了,“也是,有吸血鬼的气息靠近,你醒不过来才比较奇怪吧?”

锥生零坐起身,没有理会他的话,反而倾身靠近鲁路修,右手抚上他的额头:“……你发烧了。”

“啊,没关系,只是有些低烧。”看他担心的样子,鲁路修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很快就会好的。”

锥生零没有被他轻描淡写的话打发过去,寸步不让地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英俊的脸上没有半点轻松的表情,连声音都压低了:“到底是因为什么?我知道你有CODE,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生病发烧?”

四目相对,深紫对上浅紫,半晌,鲁路修叹了口气,无奈地举手投降:“CODE出了点问题,但是没有大碍,真的。”

“出了问题吗?”锥生零轻声重复道,“不会是夜间部的那些……”

“不是,”鲁路修打断他的猜测,“至少也要相信我的能力吧,夜间部的学生还不至于能伤到我。”

锥生零不说话了,慢慢地将自己的脑袋凑到鲁路修的颈窝,柔顺的银发弄得鲁路修脖子痒痒的。深紫色的眼睛惊讶地看着他,却听到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哥哥,你要保重自己。”

“……嗯,放心。”鲁路修一怔,随即勾起唇角,闭上眼睛靠在他绒绒的发顶,拍抚着他的背。

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如果我出事了,还有谁会全心全意的保护你?

“走吧,我送你回夜之寮。”锥生零站起身,伸手想将他拉起来。

“不用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上课吧。”鲁路修摇摇头,不想耽误他的时间。

锥生零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地收起食盒和桌布,一副完全没有听到他说什么的架势。

无奈地摇摇头,鲁路修的视线扫过一只不起眼的白色盒子时顿了顿,伸手拿过来,打开递到锥生零面前:“听说你现在很喜欢蔬菜汤,我特意做的,尝尝吧。”

正收拾着东西的手一顿,锥生零的视线定格在那份蔬菜汤上。西红柿的香气扑鼻而来,下意识地伸手接过那份汤,锥生零却只是看着,并没有喝的意思。

鲁路修垂眸看着他想起什么似的沉默的样子,半晌静静开口:“是想起了什么人吗?”

锥生零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是锥生一缕吗?”

又一句语气平静无比的问话,锥生零手指收紧,身体一僵,倔强的低着头,不肯去看鲁路修的样子,也不肯回答。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有一瞬,头顶传来一声叹息,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没事的,我不介意。那是你血脉相连的兄弟,你的双胞胎,如果你想见他的话,我会帮你找到他的。”

锥生零一僵,抬起头,却只看到黑发少年转过头,微微眯起眼看着一棵橡树。锥生零想说些什么,却最终也没能开口,只能暗暗咬牙低下头,收拾好东西,跟在他身后朝月之寮走去。

并肩走在一起,却不见了刚刚静谧温馨的气氛,鲁路修侧过头看他,见锥生零沉着脸走在他身侧,有意想要缓和一下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开口问道:“零,放学之后没什么事的话,陪我出去走走吧?”

锥生零刚想点头应下,忽然想起出教室前黑主优姬娇俏地侧头问他“放学后陪我去采购吧?”的样子,到嘴边的回答就这么卡在那里。

鲁路修看他一眼,垂下眼睛:“是吗?我知道了。”

黑色的发丝拂过那双清透的深紫色眼睛,总是温柔含笑看着他的漂亮眼睛看着不远的某处,锥生零蓦地有些不安,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鲁路修停下脚步,顿了顿,回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是锥生零熟悉的温柔浅笑:“不用担心,零有事就算了,我也只是心血来潮罢了。”

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夜之寮,气势恢弘的大门即使是在午后的阳光下看起来也有些阴沉:“回去吧,我已经到了,你也不好擅自进夜之寮吧?”

拿过锥生零手里的东西,鲁路修在他的注视中走进夜之寮的大门,锥生零忽然向前踏了一步,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明天……还一起吃午饭吗?”

鲁路修转过身,俊秀的脸上仍是温和的笑意:“当然,只要零有时间,我都会在的。”

是的,洛洛,即使你已经有了别的羁绊,即使可能已经有了别的更重要的存在占据了我在你心里的位置,你也还是我弟弟。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都在。

作者有话要说:很肥的一章,求奖励~~~求花花~~~

明天或后天会更新,敬请期待~~~

PS.我在考虑要不要让一缕出来打个酱油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