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19 字数:4002 阅读进度:36/112

昏昏沉沉间,有谁轻轻擦拭去了额头细密的冷汗,头被轻轻扶起,甘甜的水一点点滋润着干渴的喉咙,顺着食道流进胃里,盈盈一片温暖。

是谁?让他想起小时候在白羊宫里生病时母亲的手,温柔的照料着自己,从不落下任何一个细节。

母亲……

鲁路修努力想要睁开眼,眼皮却好像沉重无比,怎么也睁不开。

……不对。心缓缓的沉了下来,鲁路修意识渐渐清醒,他的母亲——玛丽安娜皇妃早已被他亲手抹去了存在的痕迹。

深紫色的眼睛有些急切地睁开,阳光刺痛了双眼,微微眯起眼,背光处坐着的人轮廓精致,暗红色的眼睛正望着他。

玖兰枢。

闭了闭眼,鲁路修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再睁开眼时已不见了半点异样:“玖兰,早上好。”

“早上好,鲁路修,”见他终于醒来,玖兰枢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杯子放到床头柜上,坐在床边看着他,“你终于醒了。”

鲁路修没有急着说话,环顾四周:“这里是我的房间?”熟悉的摆设,他只记得自己和玖兰枢一起出去找零,然后自己发烧被他带回来……

“谢谢你的照顾,麻烦你了。”转过头,鲁路修直视着那双温和的暗红色眼睛,诚心诚意地道谢。

“没什么,”玖兰枢轻描淡写地摇摇头,“你发烧了,已经睡了一夜。我喂你吃了退烧药,现在已经退烧了。”

“你……亲自照顾我?”鲁路修惊讶地看着他,有些难以想象面前的纯血之君照顾人的样子。他以为玖兰枢是找了别人照顾他,没想到,他居然是亲自动手?

“呵,”那双因为惊讶而睁大的深紫色眼睛让玖兰枢轻笑出声,“他们都去上课了,我也就没打扰他们。再者说,作为盟友,我总要表现出点诚意。”

这是谎言,玖兰枢心知肚明。

只是当他看到少年难得脆弱的躺在床上,白皙精致的脸上因为发烧而弥漫着红晕,忽然就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亲自照顾除了优姬以外的人,这在他看来简直不可想象,可是对这个少年来说,他却丝毫没有屈尊别扭的感觉。

一整个晚上,他拿着本书坐在床边的高背椅上,却许久没有翻页。视线盯在书页上,文字进入大脑,却完全没能理解其中的含义,他的注意力总是不自觉地集中在床上昏睡的少年身上。渐渐的,厚皮暗纹的精装书被遗忘在一旁,他看着鲁路修,一点点望着月光凝在他的唇角,勾出清冷朦胧的光影。

他就这样坐在高背椅上,看了一整晚,从月升到月沉。

鲁路修看他一眼,暗红色的眼睛里有着不明的复杂情绪。玖兰枢的回答里有着明显的漏洞,不过他也不会去深究,那些东西无伤大雅。

“谢谢你了,真是有诚意的表示。”不喜欢躺在那里仰视着对方,鲁路修坐起身,因为发烧而有些虚弱的身体还没有多少力气,玖兰枢却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丝毫没有扶他一把的意思。

鲁路修兰佩鲁奇不需要这些,他有他的骄傲和坚持,玖兰枢明白这一点,于是他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刚要靠在床头,背后被填了一个厚厚的抱枕,鲁路修有些惊讶地抬眼,正看到玖兰枢收回的手:“……谢谢。”

勾了勾唇角,玖兰枢没有说话,起身坐回到床前的高背椅上,一双暗红色的眼睛对上和初见一般干净深沉的深紫:“一直没看到菲尔斯,是有什么事情吗?”

“恩,有别的事要让他做。”鲁路修垂下眼,指尖相触,置于腹前。

“可是你身边也没有别的人呢,鲁路修。”玖兰枢微微扬起的尾音似乎暗含着深意,鲁路修抬起眼看着他,没有说话,“这不是很奇怪吗?你的身份我既然查不出,就肯定不简单。不说别的,单单我第一天见到你时,跟在你身边的那些人是你的部下吧?他们居然会任由你呆在吸血鬼聚集的夜间部,甚至没有人跟在身边保护你,连你生病了都没有人照料,现在连菲尔斯都离开了,这不是很不正常吗?”

“他们,是你遣开的吧?”玖兰枢垂下眼睛没有看他,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美丽的阴影,“你这样做,会让我有种不太好的猜测呢。简直就像是在告诉什么人,现在的你已经没有了保护,可以动手了。”

“你在以自己为饵,等什么人吗?”

最后一句话声音很轻,尾音消散在空气中,却好像一声炸雷,响在鲁路修的耳侧。沉静的深紫色眼睛蓦地凌厉起来,锋芒毕露,好像出鞘的刀,蕴着锐利的锋芒。

玖兰枢抬眼看过去的瞬间,鲁路修已然掩起了锋利的刀刃,深紫色的眼睛一片平静,如同秋日清澈无波的湖泊,如果不是那样如临深渊的本能危机感,连玖兰枢都会以为刚刚感受到的是错觉。

黑发的俊秀少年轻轻笑了,声音温和,仿佛玖兰枢在和他说笑似的:“玖兰,你想多了。”

暗红色的眼睛深深地凝视他,玖兰枢几不可闻地叹口气:“你的私事我不会插手,但是鲁路修,我们现在是盟友。你已经踏进我的棋盘,如果你出事,我会非常非常困扰。”

鲁路修沉默良久,声音淡淡的:“放心,我有分寸。”

“那就好。”玖兰枢站起身,缓步走出房间,“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鲁路修看着他的背影:“多谢关心,我会的。”

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玖兰枢勾了勾唇角,有些愉悦的笑了。手放在门把手上时顿了顿,有着暗红色漂亮眼睛的纯血种头也不回地说:“偶尔也要去上上课吧,一条已经跟我说了好几次,要我提醒你。”

“呵呵,”鲁路修一愣,轻笑摇头,“我知道了,今晚会去的。”

沉重的雕花木门被轻轻关上,房间里重归寂静,鲁路修走下床,站在落地窗前,仰起头闭上了眼睛。明媚的阳光透过眼皮,在视网膜上留下鲜红的痕迹——血的颜色,生命的色彩。

“玖兰枢……”喃喃的低语几乎令人听不清楚,鲁路修扬起的笑意有些畅快,又有些惋惜。

“鲁路修,听说你生病了,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也已经好了吧?”一条拓麻笑眯眯地凑过来,不大的声音却逃不过吸血鬼的耳朵,几乎是一瞬间,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鲁路修身上。

黑发紫瞳的少年好似毫无所觉,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多谢关心。”

“没什么,你现在也算是夜间部的学生嘛,作为副宿舍长应该关心一下的。”一条拓麻摆摆手,碧色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不过鲁路修,你都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深紫色的眼睛淡淡的扫过在场的吸血鬼,最后定格在金发蓝眼的年轻吸血鬼身上。

一条拓麻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随即转过头,看了看沉默的玖兰枢,随即凑近鲁路修,放轻了声音:“诶?为什么不怀疑是枢说的?”

“他不会。”鲁路修瞥了一眼安静看着窗外的纯血种,唇角的笑容清浅安然,“应该是蓝堂吧?在去找我的时候听到零和我的谈话了吗?”

“我、我不是偷听的!是你们说话声音太大了嘛,我还没走远,所以就……”金发蓝眼的吸血鬼瞬间红了脸,有些慌乱地摆摆手,后退一步分辩道,“不能怪我的!”

“嗨嗨,”一条拓麻息事宁人地举手,脸上的表情很无奈,及时转移话题,“果然,鲁路修很厉害啊,这么简单就猜到了。”

“千里,你输了哦。”扬起手,一条拓麻朝后面懒懒地坐在沙发上的支葵千里招招手,红头发的男孩子撇撇嘴,一口咬住身边女孩子递过来的POCKY。

“你们居然拿这个打赌?!”蓝堂英恍然大悟,惊讶地大声质问。

“嘛嘛~无聊嘛,就开个玩笑。”一条拓麻转向鲁路修,碧色的眼睛看似温和,却蕴着浅浅的认真,“鲁路修不会介意的吧?”

没等他有什么反应,一条拓麻紧接着说道:“对了,鲁路修,过两天是我的生日,可以邀请你参加聚会吗?”

鲁路修一双深紫色的眼睛深深地看他一眼,随即道:“当然,我很荣幸。”

“那真是太好了,我还邀请了锥生零和黑主优姬哦,你们应该还合得来吧?”

鲁路修点点头,一条拓麻似乎很开心,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

这个人……很不对劲,似乎在不停地试探着什么,却又故意引出许多话题,掩盖住他真正想知道的事情。

目光扫向靠窗的地方,深紫和暗红相对,一瞬间似乎有相同的暗芒一闪而过,两双眼睛同时移开,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这一幕。

日沉月升,又到了夜间部上课的时间,还没打开门,就已经能够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尖叫和交谈,其中夹杂着的一个清亮的女声尤为醒目。

“大家请往后退!夜间部的各位马上就要出来了!请不要挤!”

鲁路修转头,正看到玖兰枢扬起的唇角和眼底逐渐温暖起来的暗红,深紫色的眼睛沉了沉,若无其事地转过去。

大门打开。

蓝堂早已经窜了出去,玖兰枢走在中间,众星拱月一般被夜间部的吸血鬼簇拥着,走向已经静待他们到来的教学区。

“枢学长……”短头发的女孩子脸颊红红的,有些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优姬,今天辛苦了。”玖兰枢温声道,垂下的眼睛里是难得一现的温柔。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黑主优姬用力地摇摇头,好像听到鼓励的话语一般,眼睛亮亮的,仿佛一瞬间充满了力量。

“零,还好吗?”鲁路修停在身穿黑色制服的银发少年身前,深紫色的眼睛里是和不远处望着黑主优姬的玖兰枢如出一辙的温柔。

“哥哥,”锥生零垂下眼,似乎不敢去看那双熟悉的紫色眼睛,“嗯,我很好。”

“那就好,”眉目精致的少年舒展开了眉眼,真心地笑了开来,“那我就放心了。”

锥生零呆了呆,随即回过神,咬紧了牙,浅淡的紫色瞳仁划过极其复杂的神色,似乎想要接近,却又不敢接近。

鲁路修干净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他的心思永远被深深地藏在无法被人碰触的地方,任你怎样努力,也很难在那双清澈见底的深紫色眼睛里看出半点端倪。

“我要去上课了,零,明天见。”

鲁路修转身随着众人离开,留给身后的锥生零一个清浅的微笑和从容离去的背影。

是时候和你好好谈一谈了,洛洛。

我的弟弟。

作者有话要说:JQ啊有木有!!感情进展了啊有木有!!妹控and弟控啊有木有!!

下一章一条的生日宴会,夜刈十牙老师,您终于要出现了。零啊,不听话的弟弟要被哥哥打屁股哦~~~~

PS.打滚求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