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三十八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21 字数:4591 阅读进度:38/112

银发少年的眼睛倔强而固执,鲁路修看着他,心缓缓地沉了下去。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是真的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还是无法抑制汹涌而上的难过。

还是……不行吗?

“洛洛……”鲁路修抿了抿唇,伸出手想要拉住他,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让他愈发的觉得疏远,“你先听我……”

“我不想听!”

啪的一声,鲁路修的手被他大力地挥开,白皙的手背红了一片,生疼生疼。黑发的少年僵在那里,手臂维持着被挥开的样子,僵直在空中,眼睛微微睁大,连呼吸都有些停滞。

锥生零没有看到这些,银发少年抱着头,俊朗的眉峰皱在一起,低着头弯着腰,眼睛里面混乱而焦灼,仿佛被逼到了极点的兽,只能抱紧自己来抵御外界的侵害。

“我没有你那样聪明,我会轻易地被你说服,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轻易地瓦解我自己的思考,”锥生零的声音颤抖着,如同易碎的布帛在风中飘零,猎猎作响,“可是我自己的意志呢?我的存在不是由你决定的,我想做回我自己,而不是接受你安排好的一切。”

手臂渐渐垂在身侧,鲁路修想移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像是着了魔一般直直地看着面前仿佛承受着无尽痛苦的银发少年,清晰而无奈的看着对方在夜色中轻轻发抖。

“我很怕,自从你出现之后。你的存在感太强,让我轻易地相信了这一切,直到午夜梦回的时候我才会有一种这一切都是梦的感觉。”

“这不对劲,很不对劲。”锥生零缓慢地摇着头,高挑的身子一点一点站直,像是雨中修竹,笔挺坚韧地挺直了腰杆,骄傲地刺破天际,“我是锥生零,无论有着怎样不堪回首的过去和黑暗无光的未来。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弟弟,有身为吸血鬼猎人的父母,可是我没有哥哥。”

淡紫色的眼睛看着鲁路修,那样清晰而决绝的眼睛让鲁路修有一阵恍惚,慢慢有了心被撕裂的感觉。

“我没有哥哥。”——轻而易举地否定了他的存在之于他的意义,仿佛他是多余的,完全不应该存在的。

鲁路修张了张口,声带好像被撕裂,努力想发声,却始终没能吐出只字片语,只能眼睁睁看着对面他无比珍惜的男孩子一字一句说着诛心的话语。

索性闭上嘴,彻底沉默。

“我从记事起就会梦到很多东西,整整十六年,让我以为那些记忆都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的事情,以至于忘记了眼前的真实。”

锥生零顿了顿,对面的黑发少年深紫色的眼底凝了深沉的底色,明润而哀伤。他突然不敢再看他的眼睛,撇过眼不去看他,深吸口气继续说下去:“我是锥生零,不是洛洛兰佩鲁奇。即使你的出现已经证明了那一切都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但那也只是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于我——锥生零,没有任何意义。”

“那是属于洛洛兰佩鲁奇的记忆和情感,他对你的执着和憧憬,早就在他死亡的那一刻就应该消失,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记忆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而死去,甚至连那些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可是只有一件事情是我现在清楚知道的。”

鲁路修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开视线,自虐一般看着他最珍惜的人努力地寻找证据,拼命想要将他推离他的生命轨迹。

忽然觉得很讽刺,鲁路修扯了扯唇角想笑,却发现自己的表情早已经僵硬。

命运总是在不停地重复着相同的轨迹,现在这样的锥生零和当年的娜娜莉重复在一起,同样否定着他的存在,固执的认为他的存在没有意义,只是噪音和干扰。

“我只是锥生零,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继续洛洛兰佩鲁奇的生命。即使前路漫漫,荆棘布满我即将踏上的道路,我也会头也不回地走上去。你是洛洛的哥哥,却没能够保护他,现在仅仅是因为我得到了这份记忆,就要将悔恨和宠爱弥补在我身上吗?”

“那我自己的人生呢?我自己的意念呢?都不重要吗?仅仅是为了满足你的愧悔就要将我的人生全盘颠覆吗?!”

声音渐渐大了起来,锥生零站在原地,一声声质问如同最锋利的刀刃,毫不留情地割向对面沉默的黑发少年,看不见的鲜血淋漓。

“我……”鲁路修的唇微微动了动,太过细小的声音没能被对方捕捉。

“不是我自己想要那些记忆的!我是很感谢你的出现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很感谢你对我的爱护,你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给过我一丝最明亮的光,可是——”

锥生零向前踏一步,坚定地看着鲁路修,声音里没有一丝动摇。

“如果这份感情根本不属于我的话,我也不屑拥有。”

沉重的一刀,由他珍爱的人亲手捅进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鲜血淋漓,伤痕累累。

“……零。”

鲁路修终于开口,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里有撕裂,一向清润的嗓音好像干涩的随时会被扯碎一般,每说一个字都刺痛难当。

对面的银发少年沉下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你要自己走上原本的道路,不允许我干涉和参与,甚至不允许有我的身影在其中。”

“可是……那我呢?”

四周忽然安静下来,锥生零听到自己的呼吸停滞了下来,因为对面的那个人,因为那双眼睛。

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那个强悍的无所畏惧的少年在流泪。

“我要怎么办?”

很轻的声音,散落在风中闲散在空气里,寂静不可闻。

“……什么?”锥生零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有些错愕地问道。

鲁路修轻轻扯了扯唇角,微笑在唇边缓缓绽开最轻柔的弧度,仿佛夜空中撒下的月光,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安然沉寂。

可是那双眼睛,哀伤而绝望,绝望却又坚定如初。

他轻轻吸了口气:“那些记忆对于你来说,是包袱和痛苦的来源,是你不想承受的沉重。可是对于我,那些是证明我曾经真实存在的记忆,证明鲁路修V布里塔尼亚的生命轨迹。”

“我曾经找了你那么多年,从我在这个世界里睁开眼起。整整十年,我追寻着你身上偶尔散发出的C的气息,就连骑士团,最初也是为了寻找你而建立的。”

“在我还不知道你是洛洛的时候,我已经在你身上倾注了十年的心血。我只是想有一个同伴,让我在这个世界不至于孤单,能够让从时间的长河中脱离轨迹逆流而上的我深深刻印住自己的来源。

“洛洛,我不是神,我也会累,我也需要被人记住,需要有一些人能够证明我的存在不是一场酣梦。

“我只是想要一个可以让我珍惜爱护的人,一个证明我曾经是人类的亲人,一个可以全心全意关爱的弟弟……这样也有错吗?”

有错吗?我只是想要珍惜你。

“你说你没有哥哥,不想被我插手你应有的命运轨迹,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做不到。”

鲁路修想要走过去却又不敢,他害怕会受到对方的排斥,被毫不犹豫地打落他想要接近的手,拒绝他的靠近,抗拒他的存在。

手指轻轻的颤抖,鲁路修想要朝对方微笑,却只能扯出颤抖的弧度:“即使你不承认,你也是我的弟弟,我认定了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需要倾尽全力守护的人。

“无关乎其他,只是因为……”

鲁路修深吸了一口气,深紫色的眼睛里几乎要溢出水来,他看着对面的男孩子,仿佛看到了什么需要用尽力气守护的宝物,柔软的不可思议。

“你已经是我活着的支柱了。”

锥生零几乎停住了呼吸,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对方,被他眼底决绝的坚定彻底震住。

“我要怎么样放开你?”鲁路修摊了摊手,无奈地看着他,“你是洛洛还是锥生零对我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哪怕再换一个身份和名字,一切打乱重来,你都是我的弟弟。”

鲁路修兰佩鲁奇是一个固执到极点的人。

认定了的人,他会把心掏出来放到对方手上,即使会被伤到鲜血淋漓,也会紧紧地攀附在他身上,并且因此而感到安心。

“我不求你把我当做你的哥哥,如果你喜欢,可以把我当做同学、朋友、甚至是路人,可是,拜托你——”

有着一双纯粹的深紫色眼睛的少年一步步走近,锥生零发现自己再难移开视线,只能看着对方站在自己面前,展开如同哭泣一般,最温柔的笑意。

“不要连我珍惜你的机会都夺走,那对我来说,太残忍。”

战栗由心底弥漫至全身,锥生零几乎连牙关都在打颤,牙齿死死咬紧,眼睛瞪的大大的,连灵魂都为鲁路修眼底义无返顾的决绝颤抖。

真的……有必要吗?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情呢?

这样坚定的、绝望的、彻底的、纯粹的、不容许一丝怀疑和动摇的情感,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眼睛里?

但是,不可否认,那双深紫色的眼睛因为这样坚不可摧的信念而美丽,如同燃烧生命一般,惊心动魄的美丽。

“为……什么?”颤抖的唇吐出几个模糊的字,锥生零无法理解这种感情。

我都这样拒绝你了,明明都那样不留一丝余地的拒绝你了,为什么你还是没有放弃!为什么你还那么固执!为什么你——都不会保护自己?!

这样把你的心毫无防备地交到我手上,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

锥生零被鲁路修轻轻抱进怀里,对方心口的热度透过衣服温暖着他的胸膛,毫无保留地为他开放。

“你就当做……是命运好了,”耳侧响起少年叹息般的声音,暗含着无法言明的无奈和悲哀,却依旧流露出笑意,无端让人觉得沉重,“这样的话,可以答应我吗?”

眼底渐渐弥漫上水汽,锥生零低下头,英俊的脸上是哭泣一般的神色,难过而又心痛,为了此刻抱着他的那个单薄的怀抱。

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好像是从心底最深处汹涌而来席卷而上的深沉情感,如同深深镌刻在灵魂上的眷恋,全心全意地为了面前的这个人的痛而痛,因为他的伤而伤。

这是……为什么呢?

锥生零模糊地想,有灼热的液体溢出眼眶滑落脸颊,滴落在鲁路修的肩膀上,留下一个深色的圆点水渍。

他明明……不再是洛洛,不会有这样汹涌到无法抑制的情感的,为什么现在却好像是本能一样为这个人难过,想要用尽一切力量,只要能够帮到他就心满意足了。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混乱的思绪兀自纠缠着,身体却自觉自发地回抱住怀里单薄的身体,脸埋进鲁路修的颈窝,细细嗅着少年纤细的脖颈散发出的令人无法忽视的甜香。

淡紫色的眼睛,正在慢慢变得血红一片,在昏暗的夜色中醒目无比。

似乎察觉到他的变化,鲁路修侧了侧头,将脖子更加靠近他的唇,无声地应允和邀请。

刚刚抱住他的那一瞬间,鲁路修已经看到了他的眼睛。

熟悉的心痛和眷恋,他曾经无数次在洛洛的眼睛里看到过。

傻孩子,鲁路修抚摩着对方的发丝,垂下了眼睛,即使你这样坚持自己不是洛洛,可是你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我的洛洛,我的弟弟,你还是当年的你,从不曾改变。

这次换我,保护你。

獠牙已经伸出,舌尖舔过颈侧的肌肤,鲁路修闭上眼,等待着獠牙推入肌肤的那一刻。

“碰!!!”

刺耳的枪声就像在耳边,抱着自己的手臂蓦地松开,鲁路修猛地睁开眼,银发少年已经退开几步,站在他对面,神色莫测地看着他——以及他身后。

猩红的血色蔓延开来,染红了他白净的衬衣,以及鲁路修深不可测的眼底。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蛮肥的一章哦,各位亲不要霸王我了,要求花花鼓励~~~~

终于把锥生零的心理问题写出来了,我纠结了好久的……其实说到底,鲁路修就是把当初对娜娜莉的感情转嫁到他身上了,而零却固执的认为那只是一个梦,不想承认这样突然出现的哥哥,觉得那样就是把一直以来的锥生零否认掉了,于是,矛盾来了……

PS.明晚更新,有可能是双更,这就要看亲们的评是否给力了(嘿嘿奸笑)~~~~~

PSS.鲁路修大人这样的哥哥真是太完美了,这样掏心掏肺的哥哥到哪里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