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九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22 字数:4238 阅读进度:39/112

“零……”鲁路修瞳孔骤缩,深紫色的眼睛瞬间被眼前的血色染红一片,狂烈暴躁的风掀起令人战栗的黑暗,沉郁而又冰冷。

连呼吸都在那一瞬间消失了,鲁路修只能看到刚刚还抱在怀里的弟弟苍白的脸色,和肩膀令人心惊的血迹。

刺目的生命的颜色充斥了鲁路修的整个世界,席卷而上的惊恐和后怕几乎侵占他的理智。

贯穿伤,有人用子弹射穿了他的肩膀。

四周骤然沉寂,连虫鸣和鸟叫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空气沉重起来,让人不自觉地紧绷,戒备着即将到来的危险和风暴。

鲁路修蓦地转过身,深紫色的眸子危险地眯起,漂亮的瞳仁晕过冰凉的水色如同削薄锋利的刀刃,锐利地令人不敢直视。

“你是谁?”

对面站着的高大男人戴着眼罩,左眼海蓝色的瞳孔寒冷如冰。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手上握着的,正是刚刚射伤锥生零的枪。

被触到了最柔软的逆鳞,深紫色的眼睛里深寒彻骨。

身后传来锥生零细微的呻吟,清楚的了解锥生零是怎样倔强固执的性子,如果不是痛到了极点,又怎么会发出这样示弱的声响?!

鲁路修顾不得理会对面站着的男人,立刻转身扶起痛的弯□的锥生零,每一个动作都不动声色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男人可能再有的攻击角度。

“怎么样还好吗?”掌下的肌肤在颤抖,眉峰蹙起,鲁路修的眼睛里闪过心疼和愤怒,大脑高速运转,瞬间闪过十多种关于男人身份的猜测。

是刺杀他的人?不,不对,应该是冲着零来的,可是零一直以来都很少离开过这所学校,那么……只有吸血鬼猎人了。是看到零想要吸他的血,所以出手猎杀的猎人?恐怕不止,黑主学院不是那么容易进入的,单是黑主灰阎,恐怕就不会轻易允许其他猎人进入学院。也就是说,这个猎人和黑主灰阎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而且,零的反应……

鲁路修快速地扫了一眼锥生零,银发少年因为肩膀钻心的疼痛而微微扭曲的表情掩饰不住眼睛里的诧异和悲怆。

是认识的人,而且很熟。

垂下眸子,鲁路修抿了抿唇。

只有一个人了——锥生零的师傅,夜刈十牙。

“肩膀很痛吧?”夜刈十牙嘴里叼着烟蒂,红色的烟头在夜色中忽明忽暗,像极了黑暗中吸血鬼不怀好意的眼睛,“即使没有打到要害,但是对于吸血鬼来说,也是很严重的创伤了。”

“零,”他忽然沉下了声音,有一种莫测的危险,“即使已经变成了嗜血的生物,也有足够觉悟的理智吧?”

锥生零愣愣地看着他,最尊敬的长辈手里稳稳地托着枪杆,黑洞洞的枪口纹丝不动地指着他的脑袋,只需要轻轻扣动扳机,锥生零的存在就会被从这世上抹杀。

是啊,已经……够了。

轻轻转过眼睛,视线落在身侧的少年白皙的脖颈上。他曾经很多次刺破他细嫩的皮肤,醇厚甘甜的鲜血滑过他的喉咙缓解了他的焦渴,如果扳机扣动,他就不会再这样……把他当做食物了吧?

死在师傅的手里,也是一种解脱。

锥生零轻轻闭上了眼睛,沉默也是一种默许,是一种无奈的态度。可是他没有注意到,身侧扶着他的哥哥低垂着的眼睛里,有着怎样令人惊心的神色。

枪口抬起,直直地对准了他的眉心,锥生零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终结。

突然——

细微的声响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沉寂,锥生零听到自己身侧站着的人由急促渐渐放缓的呼吸,以及深深讽刺的语气。

“我还以为你们会说什么,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段对话,真让我失望。”

枪口一顿,夜刈十牙微微眯起眼睛,向下抿起的唇角透出危险的意味。

锥生零睁开眼睛,呆愣地看着鲁路修迈开一步跨到他身前,单薄的身影挡在他面前,枪口距离他的额头只有一指的距离。

“你……”

鲁路修仿佛没有听到身后少年有些惊慌的轻语,深紫色的眼睛闪过魔魅的影子,因为久违的杀意而泛出令人目眩的魅惑,妖冶的几乎不是人类。

是地狱里走出的魔王,踏过尸山血海,傲然立于顶端。

深紫色的眼,隐隐泛出火红,美丽的火凤正在其中隐隐展翅。

“你想动手除掉零,也要问问我的意见吧?”

“哦?”夜刈十牙依旧将没有收回武器,散发着冷意的枪口如今对准了鲁路修的额头,高大男人勾起意味深长的微笑,“那你的意见是什么?”

“还用说吗?”鲁路修向前一步,眼中深沉的底色凝了令人心惊的疯狂和冷静,决绝地让人战栗,唇角晕着似笑非笑的微讽,周身散发出的气势磅礴而危险,“如果你要动他,除非踏过我的尸体,否则——我要你生不如死。”

夜刈十牙的枪口因为他向前一步的原因,如今已经抵在鲁路修的额头,冰凉的金属和温热的皮肤紧紧相连,不见一丝缝隙。

夜刈十牙瞳孔骤缩,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忌惮。

和他相对的深紫色眼睛疯狂而又冷静,极端的矛盾和复杂,这个单薄的少年绝对不是一时意气以命相胁,而是真的在很认真的告诉他,想要再向前一步,除非他死。

夜刈十牙出生入死多年,无数次在生死线上挣扎求存,他的本能正在警告他,不要招惹面前的少年。尽管他看起来瘦弱无力,但是那双眼睛里凝着的冰冷,是被鲜血洗刷过的残酷。

在刚刚这个少年转过身来的时候,周身被压抑到极点的气息和那股蚀骨的淡淡杀意在第一时间震慑住了自己。

那一瞬间,夜刈十牙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地狱里的魔王。

透着那样纯粹杀意的眼睛,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冰冷残酷。

真是了不得,居然把这样的人留在学院里,黑主灰阎到底在想什么?

手指微微扣紧,夜刈十牙眯起眼睛,手心里渐渐浸出了汗。

这个少年太危险,如果不趁他还没有成长起来除掉,早晚会成为最可怕的对手。

鲁路修看着对方的手指一点点扣紧了扳机,不见一丝慌乱和惊恐,反而勾起一抹令人心惊的笑意。

果然……夜刈十牙,你真是个好猎人。

只可惜,留不得了。

火红的GEASS符号印在眼底,将一片清冷的深紫映出妖媚的痕迹,凤凰展翅,绝对不可违抗的力量即将挣脱束缚,挣扎着要飞进对面近在咫尺的海蓝色眼睛,彻底摧毁其中的意志。

“不要!”一双手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鲁路修已经到了嘴边的命令被生生打断,腕间的肌肤清晰地感受到那双手在轻微地颤抖。

鲁路修抿了抿唇,转过头,一双异色的瞳仁望过来,魅惑的火凤刺痛了锥生零的眼睛。即使只是看着,此刻这双流淌着火色流光的眼睛也有着令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魔力。

锥生零攥紧了鲁路修的手腕,慢慢地摇着头,说不出的哀求在轻浅的紫色眼睛中凝成令鲁路修疼痛的伤。

拳头缓缓握紧,鲁路修垂下头,不愿再看。

连这个想要杀你的人,都比我重要吗?能够让已经想要远离我的你这样不顾一切地求我?

罢了,既然是你的愿望,我总不忍心违逆就是。

火凤消退,垂下的眼睛里重回清冷的深紫,锥生零松了一口气,却发现那双深紫色的眼睛里不见了清亮纯粹的色彩,反而添了一抹看不懂的沉重,凝了深沉的底色,令人连远远看着都觉得难过。

锥生零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什么错事,以至于深深地伤到了眼前的少年。

气氛莫名地凝滞了下来,却没想到,下一秒,夜刈十牙突然动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如同最急剧的风,转眼间便逼到眼前!

锥生零完全没能反应过来,呆愣地看着曾经最熟悉的师傅手持利刃,海蓝色的眼底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的杀意,逼到了近前。

刀刃相对的,居然是鲁路修!

哥哥——!!

夜晚的风拂过脸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蔷薇香气。

“这是在做什么呢,夜刈十牙先生?我还从不知道,什么时候最顶级的吸血鬼猎人也开始对着普通人下手了?”

悠然醇厚的嗓音令人想起年份悠久的红酒,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将匕首夹在指间,挡住了刀刃落下的轨迹,再不能移动半分。

暗红色的眼睛沉淀着时光积淀的优雅,凝着月光的清冷,端丽的容貌明明噙着笑意却无端让人觉得恐惧。

是玖兰枢。

鲁路修垂下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眼底闪过令人捉摸不透的暗芒,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哼,”冷笑一声,夜刈十牙知道自己敌不过纯血种,放开手中的匕首退后两步,和几人拉开了距离,握紧了身侧的长枪,“吸血鬼也会救人类吗?”

“当然,”玖兰枢轻轻笑了笑,眼睛里却没有笑意,手指间夹着的匕首化为细小的沙粒,自指尖悄然落下,消散在风里,再没有半点存在过的痕迹,“这里是黑主学院,而你面前的这个人是夜间部的学生,作为夜间部的宿舍长,我当然有义务保护我们的学生。”

“切。”夜刈十牙咬牙,海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戒备,随即转身离去,“再见面时小心一点,吸血鬼。”

玖兰枢看着他远去,直到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才靠近了鲁路修,暗红色的眼睛带上了温暖的情绪:“还好吗?应该没有受伤吧?”

鲁路修抬起头,四目相对,玖兰枢眼中淡淡的担心清晰地映入眼底。

“……我没事,”随即转开眼,鲁路修直直地看着有些无措地站在身边的锥生零,抿了抿唇,沉声开口,“刚刚夜刈十牙想杀你的时候,你明明可以躲开,为什么不躲?”

其实他大概猜得到锥生零在想什么,可是,不听到他亲口说出来,他总不愿意相信。

锥生零沉默。

“为什么不躲?”鲁路修微微提高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锥生零张了张口,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不敢直视着大人的眼睛,也就没有看到黑发少年眼睛里令人心痛的失望和难过。

“我只是想……如果死在他手里,也算是一种解脱。”

干涩地声音响在耳侧,鲁路修闭上眼,仰起头,深深地呼吸,似乎在平息什么。

果然是这样吗?

“啪!”

重重的一记耳光,打在锥生零的脸上,用力之大将他的头打向一边,连一旁的玖兰枢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锥生零捂住生疼的脸颊,整个人都呆住了,怔怔地看着抿着嘴咬牙看着他的鲁路修,完全没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你太让我失望了。”

鲁路修最后深深地看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玖兰枢看了看呆愣着的锥生零,似乎笑了笑,随即跟在鲁路修身后,不疾不徐地朝夜之寮走去。

锥生零捂着脸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离去的少年单薄的背影,充斥在心里眼里的不是被打的愤怒,反而是鲁路修临走前那深深的一眼中,复杂到令人心疼的眼神。

作者有话要说:玖兰枢大人英雄救美!

不听话的弟弟就是要好好教训一下才会回头,鲁路修大人终于狠下心了!锥生零想要求死的心思彻底伤透了鲁路修大人的心啊,心痛QAQ

夜刈十牙同志,你不会好过的,祈祷吧,阿门……

PS.明晚接着更~要求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