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四十二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25 字数:3570 阅读进度:42/112

少年近在耳畔的呼吸拂动着耳侧的发丝,温热的气息却令夜刈十牙觉得寒冷,几乎是下意识地,夜刈十牙以近乎肉眼看不清楚的速度闪身到一旁,在摆脱狙击手瞄准的一刹那将枪口对准鲁路修的眉心,眼见就要扣动扳机!

“狙击手又怎样,只要让他们跟不上我的速度就……”

话音未完,鲁路修唇边的清冷笑意似讥似讽,下一秒,锋利无双的刀刃反射着月色的清光,迅猛地逼了上来。

电光火石间,削铁如泥的长刀连续刺出七刀,速度之快,气势之猛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夜刈十牙被迫退开,狼狈站定,脸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尖锐的疼痛在侧脸的肌肉上,令人无法忽视。视线扫过教室里因为他的血的味道而有些躁动的吸血鬼,一双双猩红的眼睛诡异而又不详。

转过眼,鲁路修仍站在刚刚的地方分毫未动,脸上的轻浅笑意似乎从未变过,明明是平视的视线却总给人一种睥睨俯视的感觉,仿佛在气定神闲地欣赏他的狼狈。而他身前三步的地方,双黑的少年横刀挡在他面前,细碎的黑发拂过凌厉的凤眼,防备着他的每一丝动作。

“原来还有帮手啊,”眯眼打量他许久,夜刈十牙忽然叹息般地说了一声,语调平淡,“现在的孩子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鲁路修眉峰一挑,看着他不说话。

“不管你信不信,总之,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些。”夜刈十牙忽然收起了枪,无所谓地举起手扬了扬,渡边优臣却没有因为这个表示无害的动作而放松了警惕,依旧紧紧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牢牢地护在鲁路修身前,“无论是你说的魔女还是其他,我都不清楚。”

“是吗?”轻描淡写的一句问话,任谁都看得出悠然浅笑的鲁路修眼底的不信。

夜刈十牙反倒皱起了眉,协会长到底做了什么,让鲁路修兰佩鲁奇这个此前从未见过的少年眼中出现这样露骨的愤怒?

一直观察着他的鲁路修眼底飞快地闪过一道暗芒,看他的反应,夜刈十牙真的不知道CC的事情,连对身为第一猎人的夜刈十牙也没有露出半点端倪,也就是说,CC的事情极有可能是猎人协会会长一人所为。

第一情报,达成。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问题——

“那你为什么……”对我抱有那么大的敌意?

他的问题没能问出口。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迅速地接近,鲁路修还没能反应过来,教室沉重华丽的雕花木门已经被人用力地推开,撞在两侧的墙壁上发出碰的一声闷响。

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中的,是气喘吁吁的银发少年。

“零……”鲁路修睁大眼睛,呆愣地看着锥生零明显是冲过来还有些凌乱的身影,忽然意识到什么,视线猛地扫过现场的景象,夜刈十牙脸侧的伤口和流下来的血液格外刺目。

糟了!

“你们在做什么?”刻意被压得很低的声音,锥生零的视线一一扫过夜刈十牙的伤口、渡边优臣手中还对着夜刈十牙的刀以及满室吸血鬼的猩红眼睛,最后对上鲁路修有些惊慌的视线。

“零,你听我解释……”鲁路修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从未有过的手足无措,慌乱地开口想要解释,却在对上锥生零愤怒的眼睛的时候消失了全部的话语。

锥生零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话,径直走到高大的男人身边,担心的看了看他的伤口发现并没有大碍,这才松了口气般转头想要和鲁路修说什么。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锥生零看到了夜刈十牙身上整整四个对准了致命要害的红点,原本已经稍稍平静的眼睛瞬间被愤怒的火光点燃。

“你居然想杀他!”

鲁路修沉默,他发现,自己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面对唯一真心疼爱的弟弟那样谴责愤怒的眼睛,他已经没有力气去解释什么了。

沉默,唯有沉默。

伴随着心底的寒凉。

“锥生零。”微微上扬的音调,隐隐透出不容置疑的警告,鲁路修抬起头,视线里被夜间部白色笔挺的制服占据,视线上移,是已经渐渐熟悉了的纯血种挺直的肩背。

“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你最好不要发表意见。”微微眯起眼睛,玖兰枢暗红色的美丽眼睛微微眯起,透露出的不悦和危险令锥生零闻言一窒,随即不甘地咬住下唇。

玖兰枢侧过身,余光扫过鲁路修有些苍白的脸色,少年低垂着头,额前被细碎的黑发遮拂着眼睛,探不出他的神色。可是那背光处的身影透出的令人心酸的感觉,月光从身后照射进教室,勾勒出少年单薄的身影,精致的侧脸无端令人觉得心疼。

玖兰枢不自觉地皱起眉,看到鲁路修这样难过的样子,他居然会有种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堵住心口的感觉,非常不痛快,还有点尖锐的疼,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渐渐弥散开来。

他不想看到他这样,他宁可他像刚刚那样意气风发,邪魅张狂。

眼底闪过快的令人抓不住的光点,玖兰枢面上不显,心底却有种恍然大悟般的透彻,伴随着不敢置信的心惊。

他想……他知道了。

这种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浓重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枢,我们走吧。”一直沉默的少年忽然开口,随即没有理会心思各异的众人,率先朝门外走去。

被叫到的玖兰枢有些恍惚,他刚刚……叫他枢?

唇角不受控制地勾出愉悦的弧度,玖兰枢看也不看僵硬在原地的锥生零,跟在鲁路修身后走出了教室,渡边优臣紧随其后,接着是夜间部的吸血鬼。

哥哥……

黑发紫眸的少年一直垂着眼,自他身边擦肩而过,那双清透干净、总是温柔的望着他的眼睛没有再看他哪怕一眼。

锥生零张了张口,下意识的称呼被堵在唇边,再没有了叫出口的机会。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的恐慌席卷而上,锥生零无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忽然变得陌生的哥哥,却被双黑的少年干脆利落地打落。

渡边优臣有些妖娆的凤眼乌沉沉的,散发出墨玉般的光泽,却染着刀锋般的锐利,夹杂着刺人的讥讽和不屑:“收回你的手吧,我真是看错你了,锥生零。”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追随着黑发少年的背影,快步离去。

“零……”夜刈十牙静静地看着这一系列发展,眼见着锥生零一点点苍白下去的脸色,终于还是有些担心地扶上他的肩膀。

“师傅,让我静一下。”锥生零伸手拂开他的手,垂着头,转身离开,“我需要好好静一下。”

哥特式的尖顶建筑迎来了黎明的第一缕阳光,夜之寮的吸血鬼们已经到了休息的时间。每个人虽然都有不少疑问和惊讶,却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安静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进行讨论等任何有可能会触犯某些人敏感神经的行为。

鲁路修一进入房间就径直走向宽大舒适的红色天鹅绒沙发,重重地坐倒下去,深深地陷在柔软的沙发中,垂着头,手肘撑着膝盖,十指扣紧,一向挺直的脊背有些颓废地弯了下来。

“鲁路修。”渡边优臣有些担心地蹲跪在他身侧,想要凑近却又不愿打扰他。

“优臣,我没事,”鲁路修没有抬头,声音是如常的平稳沉静,反而更令人担心,“不用担心。”

双黑少年非但没有因为他的安慰放下心来,反而更加皱紧了眉,手也按上了鲁路修十指交叉的手:“怎么可能不担心,你难过的话,就说出来。”

“真的没事,优臣,”鲁路修扯了扯唇角,温润端丽一如初见,“你去忙吧,我之前说的那些事,暂时还要你多费心思了。”

“……放心,”渡边优臣站起身,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加了一句,“好好休息,你的心意……他总会知道的。”

“嗯。”

渡边优臣不再说什么,起身朝门外走去,小心地关上门,室内重归宁静。

没过多久,房内依旧是一片寂静,鲁路修却皱了皱眉,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房间里出现了第二个人的气息。

没有抬头,淡淡的蔷薇香气已经明白的昭示了来者的身份。

“你来了啊,玖兰。”鲁路修没有抬头,勉强笑了笑,“怎么从窗户进来了?”

“你感觉到是我了?”玖兰枢也不客气,自然而然地走到他身边,坐在他身侧柔软舒适的沙发上。

“那么明显的蔷薇香气,怎么可能不知道?”鲁路修抬起头看他一眼,有些好笑地勾了勾唇角。

“是吗?”玖兰枢低头看他良久,忽然凑近他,纯血种英俊的毫无瑕疵的脸庞在视线里放大,美丽的暗红色眼睛透出魅惑的光泽,“怎么……不叫我枢?”

“嗯?”鲁路修一愣,没想到他提到这个问题,“我以为你不喜欢别人随随便便叫得那么亲密。”

“你不是别人……”

叹息般的嗓音有些轻,鲁路修没有听清,疑惑地眨眨眼:“什么?”

“没什么,”玖兰枢缓下眼神,看起来就如同任何一个温和有礼的邻家少年,唇角的笑意温柔点点,“叫我枢,我喜欢你叫我枢。”

鲁路修有些愣愣的看着他,似乎被他眼底的期待和温暖蛊惑,轻轻张口:“……枢。”

“嗯,”玖兰枢弯起眉眼,精致无暇的五官透出温暖的味道,被黎明的曙光打上一层浅浅的金色,“我在,鲁路修。”

作者有话要说:零又渣了一把……不过亲们,他很快就会改邪归正了,请不要讨厌他,他还是个很可爱的弟弟的~~

是时候让我们的枢大人和鲁路修SAMA来点大幅度的进展了,明晚接着更新,有肉汤哦~~~~KISS神马的,很招人喜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