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四十四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26 字数:5977 阅读进度:44/112

窗帘拉得死死的,门窗紧闭。黑暗的房间里,银发少年蜷缩着靠着单人床坐在地上,脑袋埋在膝盖上,瘦削的身体紧紧环抱着自己,空气中弥漫着颓废的气息。忽然一道阳光照射在少年身上,银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一种毛茸茸的触感,随意的乱翘着。

少年抬起头,被刺眼的日光照的有些睁不开眼睛,反射性地闭上眼,右手抬起遮住眼睛,这才朝阳光的来处看去。

窗帘的缝隙间漏进一缕金色的丝线,折射在镜子上,正对着自己。

是镜子啊……锥生零有些恍恍惚惚地想,原来已经是早上了。

身体懒懒的不想动,锥生零朝旁边挪了挪,换到一个不会被阳光照到的地方,盯着脚边那块醒目的光斑发呆。

直到突兀的声音将他唤醒。

“可以进来吗”磁性的嗓音带着淡淡的贵族式的慵懒和优雅,空气中有蔷薇的香气弥漫开来。

锥生零猛地抬起头,声音的主人已经背靠着门框侧身站在门口,随意的动作里都有着令人屏息的魅惑。

“玖兰枢……”锥生零暗了暗眼眸,暗骂自己只顾着想事情,居然连吸血鬼靠得这么近了都不知道,“你来做什么?”

玖兰枢站直了身体,看着少年站起身,每一个细小的动作中都带着对他的戒备,视线扫过凌乱的房间,不由地扯了扯唇角。

“看起来,我似乎打扰你了?”

锥生零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站直了身体,眼睛看起来有些冷,声音低沉:“到底什么事?”

玖兰枢无声地笑了笑,缓步走进昏暗的房间,高挑挺拔的身形立在锥生零面前一步距离的地方。他俯□,凑近银发少年的耳朵,声音里有一种模糊的暧昧:“你的眼睛开始变红了呢,是需要血液吗?”

仿佛一道炸雷响在耳边,锥生零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下意识地朝后退去:“你……”

玖兰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步步拉开和自己的距离,原本笔挺的站立姿态也变成备战的姿势。肌肉紧绷,少年匀称的身体有一种危险的张力,那双锐利的眼睛盯着他,紫色的眼睛里蕴着浅浅的红光,虽然浅淡却让人无法忽视:“你在怕什么?虽然还没有完全转变,但是你应该能感受到吧?”

他忽然逼近,一霎时已经来到锥生零眼前,一向温文慵懒的眼睛里凝着锐利而危险的锋芒:“我是纯血种,而你作为LEVEL E,有着必须服从和敬畏我的本能!”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玖兰枢突如其来地伸手将他按在墙壁上,锥生零一惊,有些惊恐的发现他虽然看到了玖兰枢出手的动作,却完全没能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身体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死死卡住自己的咽喉,将自己重重地按在墙壁上。

这就是……吸血鬼的本能?畏惧和敬畏纯血种的本能?

真是——可悲到令人憎恨的种族!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玖兰枢满意地看到他手指微动,不自量力地企图违逆本能反击,“只要你还是黑主学院的学生,你就能活下去。无论我——多想杀了你!”

铺天盖地的杀意袭来,如此近距离的恐怖杀意令锥生零几乎难以呼吸,面对死亡的危机,锥生零的瞳孔骤缩,眼睛里红光大盛。右手艰难地握上玖兰枢钳制住他脖颈的手,手指因为本能的原因不断颤抖着,可是那双眼睛里却见不到分毫该有的敬畏,反而充满了恨意。

玖兰枢心底浮上一丝欣赏,暗红色的眼底却还是蕴着杀意的冷凝,手指渐渐用力,却始终把握好力度,动作虽然弥漫着杀意,实际上却没有伤害到锥生零分毫。

无论他私心里怎么想,自从锥生零被鲁路修视为最珍惜的弟弟之后,他就不可能再伤害他一点点,不仅仅是因为护短的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他,更是因为……

玖兰枢的视线定格在锥生零少见的紫瞳上,神思渐渐发散开去,不意外地想起了另一双紫色的眼睛。

不同于锥生零这种轻浅的紫色,鲁路修的眼睛是深沉的深紫色。像是凝聚了暗流的深湖,干净纯粹,泛着淡淡的凉意,永远是通透冷静的宁静无波。乍看上去似乎是个冷清疏离的人,熟悉了就知道,当那双眼睛望着亲近的人时那种温暖的眼神,生生压下了冬日里温情的暖阳。

深沉凉意的深紫色湖泊下面,掩盖着柔软到令人心折的温柔。

他爱极了那双眼睛。

温情而深沉,温柔而强悍,那双眼睛在鲁路修想事情的时候,会一闪而过璀璨无双的光华。

如同凤凰涅槃,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回过神,玖兰枢对上锥生零愤怒的眼睛,虽然不及哥哥的风华绝代,这双轻浅的紫瞳倒也有着与众不同的丽色。手指用力,瞬间将锥生零千辛万苦凝聚起来的反抗的力量土崩瓦解,坚实的墙壁展开深深的可怕的裂纹,以极快的速度爬满整个墙壁,在耳边发出簌簌的声响。

过于沉重的压力令锥生零咬紧了牙,死死盯着对方即使是使用这样可怕的力量,也依旧猫捉耗子一般悠闲恣意的眼神。下一秒,整个墙壁终于承受不住玖兰枢的力道,整个从中间垮塌下来!

可是喉间的手依旧掐着他,完全没有松开的迹象。锥生零被他掐着,整个人穿过破损的墙壁,被死死地按在浴缸冰冷的边缘上!

玖兰枢盯着他许久,忽然轻笑一声,松开了手中对他喉咙的桎梏,蹲跪在他面前,将右手举高,然后——死死握紧!

一滴,两滴。

鲜红的血液滴落在锥生零的脸颊上,香甜的气味和其中蕴含着的属于玖兰家纯血种的巨大力量令锥生零睁大了依然变得绯红的双眼,呜咽一声,努力压制骤然而起的嗜血欲|望。

“我真的不想帮你,但是你的LEVEL E化必须得到抑制了。”玖兰枢身体前倾,靠近了银发少年因为极力忍耐而透出几分禁欲诱惑的精致脸颊,“想要彻底摆脱LEVEL E的命运,你必须得到绯樱闲的血,但是现在,也只有用纯血种的血液来进行抑制了。”

“锥生零,我留下你的原因,是为了保护。”玖兰枢的眼睛愈发冰冷而危险,不同于往常温文慵懒的学院偶像,一向有些忧郁的典雅气质依然变换成猎食者所独有的侵略和强势,“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这就是你在我眼里所有的价值。你是不可能背叛他们的,无论是优姬,还是……那个人。”

被当做工具,用如此践踏他尊严的语言描述,锥生零愤怒到想要杀了面前的人,可是全身的力气都已经用来抑制吸血的本能了,只能一动不动地僵坐在地上,用杀人的眼神狠狠地看着玖兰枢。

“怎么?不服气?”玖兰枢轻轻笑了,似乎只是在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可是那双眼睛里哪有半点温情,有的只是残忍和冷酷,“你似乎……一直都是靠着鲁路修的血活着的吧?他的血里面具有力量,否则你以为你能够撑到现在?别天真了!

“可是,你好像还在抗拒他啊,锥生零,”玖兰枢残留着血渍的修长手指挑了挑锥生零的下巴,满意地看到对方骤缩的瞳孔,“是在矛盾?可是锥生零,我不得不告诉你,如果不是你的这位哥哥,恐怕你早就死了。想杀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不愧是即将变成LEVEL E的猎人啊,真是够心狠的。”玖兰枢摇了摇头,声音低沉而又阴冷,“我真是无法理解,你到底有多狠心才能这样伤害这世上唯一一个全心全意为你好的人?即使是算上你的父母兄弟,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爱你的人了!

“别人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你轻而易举地拥有,为什么不珍惜?!”想到那双因为锥生零而暗淡的深紫眼睛,玖兰枢就抑制不住心里的心疼和愤怒,“明明那么在意他,为什么偏要那样残忍地伤害他?你知道他有多伤心吗?!那么强悍的人,除了真正在乎和珍惜的人,除了你!谁能那样深的伤到他!”

本以为永远都不可能看到面前一向优雅慵懒的纯血种失态,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他如此愤怒的样子,锥生零愣住了,却完全没能将注意力放到这样已经可以算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上去。

哥哥……很伤心?

应该是伤心的吧?那样暗淡到从未见过的眼睛,没有了记忆里的璀璨,没有了令人沉醉的光彩,只是一个被弟弟伤到的哥哥,难过的在心底流下眼泪。

忽然失去了抵抗的力气,锥生零垂下的脑袋有着无法忽视的颓废和自厌,放任自流地任由玖兰枢提着他的衣领,眼睛微微闭起。

玖兰枢仔细地打量着他的每一分表情,眯了眯眼睛,忽然将他的脑袋按在自己的颈窝。锥生零睁大了眼睛,唇间蹭着玖兰枢细腻的皮肤,鼻息间充斥着纯血种的血香,獠牙已经无法控制地伸长,只需要稍稍用力,就能刺破唇下汩汩流淌着血液的动脉血管。

“……为什么?”嘶哑的声音响在耳侧,颈间的肌肤有被尖锐獠牙试探的轻微刺痛,玖兰枢知道,锥生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吸血的本能。一直以来拒绝吸食鲁路修的血液,之前又被夜刈十牙打伤,锥生零已经到了极限了,能够忍到现在保持理智和他说话而不是先吸血再说,已经是锥生零超出常人的意志力的原因了。

“为了你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我想要你去保护的人。”

话音刚落,动脉血管被撕咬的痛楚令玖兰枢眉心微微一动,随即恢复了平静无波。耳边响起大口大口吞咽血液的声响,玖兰枢抚着锥生零脑后的柔顺发丝,低垂的眉眼透出一种难言的悲哀:“喝吧,增强你的力量,保护应该保护的人,爱护应该爱护的人,守护同样爱着你的人。”

“我看得到,你的灵魂在哭泣。看清你的心,不要再让他难过了,这是只有你——”五指收紧,放在锥生零身后的手将他背后的衣服抓出凌乱的褶皱,“才做得到的事情。”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那双绯红的灿烂无比的眼睛闪过悲哀,有种无声哭泣的痛楚。

浅色的风衣沾染了血渍,玖兰枢皱了皱眉,随手扔到一旁,下一秒,风衣散化成细碎的微粒,消散在清晨的风中。

只着一件黑色的衬衣,玖兰枢闲庭信步一般走出宿舍楼,刚出大门,迎头的目光令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唇角勾起了然的笑意。

映入眼帘的,是鲁路修独自立于树下的单薄身影。黑发少年仰着头,枝桠间渗漏过稀疏的日光,在他身上留下斑驳的光点。似乎察觉到他的来到,鲁路修转过身,干净的紫瞳望过来。

“出来了。”

“嗯,”玖兰枢笑了笑,缓步走到他身边,“你果然来了。”

“当然,你这么危险的人来找我弟弟,我不来看着怎么行?”鲁路修回他一个浅浅的微笑,视线停留在他脸上,随即望向锥生零寝室的方向,眼底闪过淡淡的担忧,“他没事吧?”

“我这么危险的人说了也不能算,你自己上去看看不就放心了?”玖兰枢半是戏谑半是报复地回答道。

“呵,”鲁路修摇了摇头,眼神认真地正色看着他,“多谢你。”

“应该的,”玖兰枢顺着他的视线伸手抚了抚刚刚被锥生零咬的地方,“协议而已。”

“不只是这个,”鲁路修打断了他的话,“你刚刚肯定和他说了什么吧?”

“你听到了?”玖兰枢一愣,觉得不太可能。

“果然,”鲁路修无奈地看着他,眼睛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感谢。

“你诈我?”话出口的瞬间就觉得不对,奈何已经出口的话无论如何是收不回来了,玖兰枢眯起眼睛,看起来有些危险。

鲁路修却完全没把这些放进眼里,迈步朝宿舍楼走去,拍了拍玖兰枢的肩:“总之,谢谢你。剩下的事情我可以自己处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玖兰枢看着他轮廓清晰的侧脸,忽然开口说道:“我的血只能起到抑制的作用,真正要他摆脱LEVEL E,必须要……”

“绯樱闲的血,我知道。”鲁路修依旧直视着面前安静无声的宿舍楼,面色淡淡的,“但是你已经布好了局,不是吗?我只要等着她来就好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宿舍楼,徒留原地的玖兰枢睁大了眼睛,随即一手捂住眼睛,说不出什么意味的笑声渐渐大了起来,消散在身后。

凌乱的房间,残破的墙壁,以及瘫坐在浴室里身上满是血渍和灰尘的锥生零。

脚步声由远及近,锥生零被这熟悉的节奏唤醒了理智,僵硬的微微抬起头。拉长的影子延伸到他脚边,光影交织出他最熟悉的身影。

“哥哥……”几乎听不到的嗫嚅着,锥生零的眼睛里渐渐恢复了光彩,随即出现了近乎于恐惧的情绪。

熟悉的身影来到他身前,不顾他的躲闪,笑容温暖地伸手拂去他肩上的灰尘:“零,看你,都脏兮兮的了。”

锥生零一愣,无言以对。

然后他看到鲁路修站在他面前,朝他伸出手,眼睛里的温柔和爱怜一如每一次见到的那样,美好的令人不敢触碰。

他说,零,跟我回家吧。

锥生零茫然地看着他,呆滞的目光让鲁路修心底漫上心疼。不顾他的反应拉着他的手,将他从凌乱脏污的地上拉起来,抱进怀里。

“回家吧零,”轻柔地抚着他的头发,鲁路修温柔的声音仿佛是在呼唤找不到家的孩子,“我带你回家。”

锥生零缓缓地,缓缓地伸出手,极慢极慢地回抱着他,下一秒,泪流满面。

“哥——”他带着哭腔的呼喊令鲁路修的眼睛里愈发的怜惜,用力将他抱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的。”

锥生零拼命地摇着头:“不,你不、你不明白!我只是……我只是……”

“不着急,慢慢说。”

“你总是叫我洛洛,”锥生零哽咽着将自己埋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声音如同泣血的杜鹃,有着完全不应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悲怆苍凉,“可是,我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你是零。”

“我是锥生零,我只是想要一份真正属于我的感情,我怕你发现自己是在透过我看着洛洛,我怕你会像抛弃克莉尔一样抛弃我,我怕。”

“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你不明白这种感觉。被你爱着疼惜着的感觉太幸福,我不能想象,如果我被你放弃——”锥生零闭紧了眼睛,更加用力地抱着他,“你是我唯一仅剩的亲人了,如果我失去你,我要怎么面对这个冰冷的世界?我只有你了,我赌不起。所以,我宁可在你之前离开你。”

“至少在离开的时候,我在你心里,是锥生零。”

鲁路修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果然,零的心结是在这里吗?记忆的不完全导致他对洛洛这个名字的排斥性非常大,面对他也会更加的不安,更别提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如果他的记忆补全,如果他知道了原来发生的一切,那么他会不会……

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鲁路修尽全力安抚着怀里不安的孩子:“我明白,我都知道。”

“可是,我让你伤心了是不是?”

鲁路修沉默,轻轻开口:“没有关系,我不介意。”

“可是!”

“没关系的,零。”鲁路修将他从自己怀里拉开,温柔的眼睛渐渐抚平了他的不安。

“我不在意那些,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什么都可以原谅。”

鲁路修抚了抚他的侧脸,脸上的笑容轻柔干净,再次朝他伸出手:“现在,零,可以跟我回家了吗?”

仿佛被蛊惑了一般,银发少年愣愣地看着他的眼睛,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嗯,哥,我跟你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两章合为一章了,今天的份完成,撒花~~~~~~

零的问题终于解决了一部分,枢和零的第一次交锋哦,嫂子(or哥夫?)的第一次会晤,值得纪念……

接下来就会进入和猎人协会的PK之战了,对了,本文并没有跟着剧情走,基本上被我打乱了,熟悉的情节随着需要随时插入,因此,请考据党慎入。

PS.看在我这么肥的一章的份上,不要再霸王我了,冒个泡吧亲们,我想念你们啊!!!!

PSS.明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