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28 字数:3371 阅读进度:46/112

“……我可以知道原因吗?”锥生零觉得现在的自己是最冷静的时候,他甚至没有一点难过生气,只是非常平静的想要知道原因而已,“猎人协会到底做了什么?”

鲁路修是曾经只手搅乱了整个世界的人,因为数不清的因他而起的战争,那双修长的手上有着永世洗不清的血。可是锥生零知道,如果不是率先触及他的底线,鲁路修从不会这样轻易地和谁开战。

一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彻底的踩到了那条绝不能踏过的底线。

那是最深的禁忌。

一旦踏过,面前轻言浅笑的少年将不再,取而代之的,会是最可怕的对手。

那双美丽温柔的眼睛将失去令人眷恋的温度,眼底凝着的杀意和冷酷足以令任何看到的人颤抖。

猎人协会到底做了什么,会让这样的鲁路修重新出现?

“零,”鲁路修打量他良久,终于开口,轻声问道,“你还记得CC吗?”

“CC?”锥生零一愣,仔细回忆了一下,在那个混乱的梦里,似乎有过这样一个他曾经追寻的绿发身影,“有印象,不过不多。”

“CC,另一个CODE的拥有者,不老不死的魔女,”鲁路修已经猜到他的记忆并不完全,这样的回答也是理所应当,“她是我的同犯,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

锥生零努力抑制住心底因为“最重要”几个字而有些泛酸的涩意,表情略有些不自然,从而忽略了身边的哥哥因为他这样的神色而一闪而过的笑意:“所以呢?”

鲁路修收起了方才的笑意,眼底的杀意有如实质,渐渐地弥散出来,整个房间里仿佛一瞬间充斥了极地的冰冷:“他们抓走了CC,拿她做人体试验,只是为了所谓长生不老。”

锥生零被他如此外露的愤怒震慑住,几乎喘不过气来,呼吸有些凝滞。接二连三的消息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猎人协会——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鲁路修察觉到他一瞬间的僵硬,闭上眼睛平息自己波动的情绪,伸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锥生零慢慢的放松了下来,看向身旁黑发少年的目光里透着了然。

难怪他会这样,人体试验,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蕴含着的残忍连他这个对CC没有多少印象的人都觉得难以忍受,更何况是本质如此温柔的哥哥。

“怎么,不敢置信?”鲁路修注意到他眼底无法掩去的震惊,唇角扯出一抹讽刺的冷笑,“无论是什么样的组织,经过几百年的积淀,一定会衍生出黑暗和腐烂,猎人协会这样接触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的组织当然不会例外。”

“零,既然已经告诉你这件事,我就干脆不瞒你。”鲁路修靠向身后柔软的靠垫,垂着头,发丝柔柔地垂在脸侧,遮住了眼睛看不清楚神色,只余唇角令人心惊的冰冷弧度。

“猎人协会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为杀戮而存在的组织,绝不会是什么令人安心和温暖的所在。”似乎注意到他想要辩驳的神色,鲁路修紧接着说道,“为了杀死吸血鬼不择手段,对待无法战胜的高阶吸血鬼轻易妥协,从不从根本上对人类施予庇护,反而为了杀死吸血鬼对很多原本不会被害的人类袖手旁观。”

“用极端的方法控制和约束猎人,一旦有脱离组织的可能就毫不留情地杀手抹杀,甚至——”鲁路修抬起头,直直地看向凝神听他说话的锥生零,“当年锥生家的事情,也和猎人协会有脱不开的关系。”

瞳孔骤缩,锥生零有一瞬间无法呼吸,声音干涩地仿佛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来:“四年前……”

“嗯,”鲁路修看着他,眼底闪过心疼,抚摸着他柔顺的银发,声音平缓,“具体情况很难查明,有很多痕迹被抹掉了,但是剩下的一切痕迹都表明,这件事情和猎人协会有直接的关系。”

“猎人协会和吸血鬼元老院有瓜葛,具体很难查明,优臣他们正在努力。”鲁路修将他抱进怀里,锥生零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胸口一动不动,鲁路修一点一点地拍抚着他的背,无声地安抚着他。

“……哥哥。”锥生零忽然开口,声音低沉。

“什么?”

“拜托你,我要直到四年前——究竟是怎么回事!”

怀里的少年握紧了拳头,鲁路修收紧怀抱,将他更紧地拥进怀里,努力想用自己的体温温暖银发少年冰凉颤抖的身体:“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他们欠你的,我统统都会讨回来。

CC和零,猎人协会已经伤了他最重要的两个人,这样的组织……

没有存在的必要!

许久,终于平静下来的锥生零抬起头,四目相对,极近地看着面前俊秀精致的脸庞,深紫色的湖泊里温柔的水色令他僵冷如冰的心渐渐融化。

“猎人协会……也派人杀过我吗?”

有些嘶哑的声音,令鲁路修有些心疼,他抚了抚近在咫尺的弟弟英俊的面容,眼睛里是最柔软疼惜的神色,“没关系,有我在,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锥生零怔怔地看着他,似乎要将面前的少年深深地刻印在心底。眼底汹涌而上的泪意令视线有些模糊,可是鲁路修眼底有如实质的疼惜和满满的温柔如此清晰,即使是模糊的视线也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无言以对,锥生零只能将自己死死地埋进他单薄的怀抱,并不强壮的身体却是这世上唯一令他安心的所在。

在这个人身边,不会有伤害,不会有阴谋。这是他最依恋的人,也是他唯一可以放心依靠的人。他只需要全身心的放松,享受哥他给予的安心和满满的爱。

水痕将鲁路修的衣服染出深色的水印,锥生零用力抱紧他,听他带着浅浅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零,不要那么用力,我快不能呼吸了。”

好像撒娇耍赖的孩子一样反而更加用力,锥生零在这一刻终于看清了自己,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渴望。

无论是洛洛还是锥生零,都最爱面前的这个人——这个名为鲁路修兰佩鲁奇的少年。

至死不悔。

猎人协会总部。

“夜刈十牙?”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女猎人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去了黑主学院,近期内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附近的几个猎人闻言看过来,目光里有打量,有不善,还有挑衅。夜刈十牙不耐烦应付他们,没有理会方才女猎人的一系列问话,直接问道:“会长呢?”

女猎人一愣,有些不高兴他的态度,但是见他这样严肃的样子,又不敢发脾气,只好撇了撇嘴,不情愿地说:“我怎么知道,大概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吧。”

夜刈十牙脚步不停,直接朝会长的办公室走去,将身后形形色色的眼光和气急败坏的女猎人统统抛在身后。

脚步在曲折回环的走廊里回响,越走越深,周围有零零星星可见几个猎人到现在完全不见人影,夜刈十牙的心底也越来越急躁。

他必须弄清楚会长到底做了什么,在黑主学院里遇到的那个少年让他有种不安的感觉,好像已经惹上了天大的麻烦,而他连对手究竟是什么人都不清楚!

可以轻易调动四个狙击手,绝不是什么好打发的小角色。而那双深不见底的深紫色眼睛以及少年周身散发出的气场,足以引起他深深地忌惮。

已经不能再拖了,至少他要知道少年与协会为敌的理由!

“夜刈君,这么急是在做什么?”

雌雄莫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夜刈十牙猛地停住脚步转过身,正对上猎人协会的会长阴柔白皙的脸庞。

夜刈十牙眯起眼,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面前的人身上有着令人讨厌的气息,而那双眼睛里的打量更是让他不舒服。

“我在找你。”

“找我?真是让人意外呢。”这样说着,男人的脸上却丝毫不见半点惊讶,“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是在黑主学院里上课吧。”

“知道的还真是清楚啊,会长,”夜刈十牙向前踏一步,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会长,你最近有做什么危险的事吗?”

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有着一头紫色长发的阴柔男人拿起一把折扇遮住半张脸:“为什么这么问?”

“我在学校里见到了一个人,他有话要我转告给你。”眼睛微眯,夜刈十牙心一沉。这个反应,果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什么?”

“鲁路修兰佩鲁奇让我告诉你——抢夺不属于你的东西,就要有足够的觉悟承担后果。属于他的魔女,他不会让给任何人。”

一直微微摇动的折扇顿住了,淡紫色长发的阴柔男人脸上闪现出令人恶心的贪婪和狰狞。

终于找到你了……另一个CODE。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君~~~~明晚还是双更哦!

貌似刚刚的之前让很多亲有点不自在,其实我只是想诚心诚意地跟大家道个歉。毕竟作出承诺的人是我,后来没能兑现,总觉得心里挺对不起大家的……

希望大家能够原谅病了的暮,如果原谅的话,就不要大意的伴随小花告诉我吧!(龇牙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