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五十一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34 字数:3689 阅读进度:51/112

“鲁路修……”夜刈十牙神色莫辨的看着不远处的黑发少年,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本以为是鲁路修企图对猎人协会不利,却没想到,居然是猎人协会首先对一个人类少年动杀手,协会长到底在想些什么!

鲁路修倒是懒得理会他,随意地看他一眼,转身就想要拉着弟弟离开。

“走吧。”

玖兰枢一声轻叹,率先转身,朝教学楼走去,身后跟着夜间部的学生。

接下来,就是鲁路修自己的事情了,即使是他也不好插手。更何况,鲁路修已经提前打过招呼,要他不要管这些事。

相信他,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唇角扯出一抹自嘲的笑意,玖兰枢缓缓地放开紧紧攥着的拳头,心底依旧有着后怕。说是要相信他,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他发现这是个圈套,除了那枚弃子还有四个人的气息暗暗地向那个单薄的少年集中的时候,那种烧灼般的焦急。

他很怕。

怕他有事,怕他死在自己面前。

偏偏他还答应了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插手!

刀锋对准他的那一刻他几乎要出手了,可是转眼间,他看到了鲁路修看过来的眼睛。如常的平静淡然,仿佛面前即将挥向他脖子的刀刃不存在一般,眼底的沉静令他最后克制住了出手的冲动。

他在说——记得你答应我的话。

所以,他宁可将手心掐出血痕也没有出手。幸好,鲁路修永远是那个惊采绝艳的少年,运筹帷幄,算无遗策。他早已猜到猎人协会的打算,提前已经有狙击手埋伏在学院四周,除了那个弃子,他甚至活捉了所有袭击的人。

这样强硬的手段!这样强悍的力量!

鲁路修,原来你的敌人是猎人协会吗?玖兰枢缓步迈上楼梯,沉思着走向二楼的教室,完全忽视了身侧投来的诡异的视线。

本已放下的心忽然有些不安,玖兰枢顿住脚步,四周以他为中心的夜间部学生立刻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着他。

不安在扩大,玖兰枢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心底隐隐有些躁动。

这种感觉究竟是……

下意识地转过头,玖兰枢潜意识里想要确认那个黑发紫眸的少年是否安好,目之所及是鲁路修拉着锥生零远去的背影,总算稍稍放下心来。谁料下一秒——

“快躲开!”

“砰”!

一声子弹没入身体的闷响惊动了在场所有吸血鬼,蓝堂英浑身一颤,勉强顶着头顶恐怖的压力抬起头。

正对上玖兰枢刹那间猩红如血的眼睛。

“哥,这到底是……”锥生零看着倒了一地的袭击者,有几张面孔甚至是在猎人协会曾经看到过的,也就是说,猎人协会要杀了哥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鲁路修拍了拍他的手,安抚着他明显受惊的情绪,看着他仍惊魂未定的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

鲁路修拉着锥生零,朝渡边优臣使了个眼色,见他颔首,知道他会把剩下的事情处理好,这才放心地朝夜之寮走去。

在这个学校里,目前恐怕只有夜之寮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渡边优臣看着鲁路修拉着锥生零离开的背影,终于放下了心。他知道鲁路修会回去夜之寮,在那里他也能稍稍放心了,何况还有锥生零在他身旁。

俯□翻看着袭击者的武器上的符号,渡边优臣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抬起头,映入眼帘的一切令他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一个红色的光点,已经定在了鲁路修的后心。

狙击手!

最熟悉不过的景象,却出现在他最在乎的人身上。黑色的凤眼瞳孔骤缩,渡边优臣本能地朝那个熟悉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大喊——

“快躲开!”

意识到不对,鲁路修本能地朝一旁歪了歪身体,原本在千钧一发之际已经能够躲开致命的一击。

忽然——

一种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感觉自手心的CODE符号传遍全身,鲁路修顿时僵住了身体,下一秒,子弹入体的痛楚自心脏蔓延开来。

这种感觉是……GEASS……

怎么会……居然是与他的CODE相连的GEASS……

身体无法控制地向后倒去,发黑的视线中是锥生零惨白的脸色和惊恐的表情,鲁路修渐渐闭上了眼睛,身体的一切感知远去。

到底是……

夜间部停课一天,夜之寮简直乱成一团。

夜间部的低等级吸血鬼被勒令各自回房间休息,吸血鬼贵族则聚在会客厅,沉默地看着二楼的某个房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菲尔斯站在床前,眼睛死死地盯着渡边优臣,在他身后,鲁路修安静地躺在床上,几乎让人以为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渡边优臣抿了抿嘴,快速地将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玖兰枢站在窗边,锥生零倚靠着门板,都是脸色极差,不停地看着床上的人。

菲尔斯听完渡边优臣的话,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鲁路修有CODE,不会有生命危险,现在更重要的是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根据当时射击的角度和子弹的轨迹,已经让人去抓那个狙击手了,”渡边优臣镜片下的眼睛一片冰冷,手也紧握成拳,“很快,他们就会回来了。”

“我对那些不感兴趣,”没等菲尔斯说话,窗边的玖兰枢忽然开口,暗红色的眼睛里隐隐有着不悦和煞气,“我只想知道,鲁路修到底会不会有事。”

菲尔斯看他一眼,虽不愿意,可是看到他眼底真心的担心时,还是开口回答:“没事,过一会儿就会醒了。”

眼底闪过暗芒,玖兰枢心思电转,一抬头就迎上菲尔斯莫测的眼神。

“别猜了,”菲尔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是只属于他的力量。”

玖兰枢和他对视片刻,暗红对上湛蓝,同样是纯血种,同样是始祖,两双眼睛里电光火石间的交锋再没第二个人可以探知。

“唔……”

极小极小的声响,在房中四人的耳中却是如同天籁,顿时,四个人围到床边,一眨不眨地看着床上的人。

纤长的睫毛颤了两下,慢慢地睁开,一双水洗般的深紫瞳仁显露在众人面前。

“你醒了,”菲尔斯坐在床边,声音有些颤抖,“还好吗?”

神智迅速回笼,几乎完全看不到刚醒的迷茫,鲁路修漂亮的眼睛一瞬间锐利起来,清醒无比。

眼睛一扫,发现自己在夜之寮的房间里,玖兰枢、锥生零、优臣和菲尔斯四个人都在。

菲尔斯顺手拿起一个鼓囊囊的抱枕,在鲁路修坐起来的时候垫在他身后,细心地帮他掖好被角,将刚刚的一切抛到脑后,全心全意地照顾起鲁路修来。

“优臣,人抓到了吗?”

第一句话,令玖兰枢和锥生零一愣,渡边优臣倒是立刻反应过来,回答道:“已经派人去抓了,很快就会回来。”

“是吗?”鲁路修不置可否,垂下眼帘,十指交叉置于腹前,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的表情倒有些疲惫。

“哥,你怎么知道……”

“很显然,今天晚上有两拨刺杀的人,猎人协会的已经抓到了,另一拨——”鲁路修扯出一个冷笑,“这样的行事方法,恐怕是那群老东西又不安分了。”

渡边优臣眼神一闪,菲尔斯倒是已经料到了似的没什么反应。

视线移到一直沉默的玖兰枢身上,鲁路修心情有些复杂,却还是说:“玖兰,麻烦你了,我已经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玖兰枢没有说话,也知道他们有事情要商量,径直站起身,深深看他一眼:“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嗯,我知道了,今晚谢谢你。”

“不用,”玖兰枢转身朝外走去,顿了顿,又说道,“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鲁路修不置可否,只是等他关上了房门,才靠向床头,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累了吗?”一双微凉的手顺势抚上他的太阳穴,力道适中地按揉着。

鲁路修睁开眼,果不其然看到菲尔斯担心的眼睛,朝他笑了笑,抓下了他的手:“没事,不用这样,只是有点难受,老毛病了。”

这次是致命伤,被子弹打到了心脏,自然会有一些不适的反应。

菲尔斯抿了抿唇,他当然知道。鲁路修告诉过他,他的CODE有问题,可是具体是什么原因,怎么解决,却只能等那个叫CC的女人来解释。

锥生零看着鲁路修苍白的有些透明的脸色,清浅的眸子闪过心疼,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沉默着站在他身边。

“零,我没事了,你先回去吧,还要上课呢。”

注意到他的视线,鲁路修安抚地朝他笑笑,轻声劝道。他当然知道锥生零肯定不会愿意离开,可是接下来的事情……不能让他听到。

锥生零抿了抿唇,眼底闪过受伤的神色,对上鲁路修暗含着心疼的眼神,却还是没说什么,退出了房间。

“你怕他知道?”菲尔斯伸手抚上鲁路修的额头,手下的温度明显有些偏高。以鲁路修的脾气,肯定不愿意锥生零知道他在发烧的。

“一方面,”鲁路修蹭了蹭额上的手,温凉的温度对现在的他来说很舒服,闭着眼睛继续说,“零心思重,和猎人协会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

菲尔斯没再说话,渡边优臣也坐在一边,房间里一度沉默。

“中东那群老家伙就先交给宗秀,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猎人协会。”鲁路修睁开眼,唇角的弧度诡秘而邪魅,“和我预料的一样,猎人协会的会长,已经按耐不住了。”

“还按原计划?”

“当然,”鲁路修微眯起眼,俊秀的少年如同魔王临世,危险而美丽,唇角的微笑慵懒魅惑,“我要猎人协会从这个世上——”

“彻底消失。”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君完成!求撒花!累坏了……

猜猜那个GEASS是谁~~~~鲁路修大人万岁!

明天接着更,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