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五十五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38 字数:3584 阅读进度:55/112

等待,永远是最令人牵心挂肺的。

鲁路修的眼睛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的过去而渐渐冰冷黯沉。绝望在凝结,修长的手指在颤抖,即使紧握成拳也无法止住。

菲尔斯……

玖兰枢大概也能猜得到是菲尔斯出事了,可是他现在最关心的却不是这个问题。视线扫过周围气息不稳眼神灼热的吸血鬼,余光看到顺着鲁路修的手指滴下的血液,不由的警惕。

难怪鲁路修会那样郑重其事地拜托他,在夜之寮毫无顾忌地划开手掌放血的举动,也只有他做得出来了吧?身为纯血之君,他的威慑力足以震慑住夜之寮的学生,可是今晚,一条麻远在这里。

眼底闪过一抹冷光,一条麻远如果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又或者把鲁路修的事情说出去的话……不,一条麻远已经知道了鲁路修,这就足够了。

足够被抹杀了——他这个人,或者是他的这段记忆。

视线随着思绪瞥过去,一条麻远已经通红的眼睛闪烁着令人心惊的贪婪和欲|望,那样□裸地看着鲁路修,让他心底的不悦正在不断地扩大。外表已经不再年轻的吸血鬼獠牙外露,眼神邪佞,指甲已经伸长,身体下意识地摆出了攻击的姿势,不断地压低腰身,随时都可以一跃扑向此刻完全无暇他顾的鲁路修。

玖兰枢心里一惊,完全顾不上其他。布置已久的棋局,对元老院多年来的忍辱负重,大局和忍耐,全都不见了,甚至连优姬都在那一瞬间被遗忘。

心里眼里都只有那个少年秀丽的脸庞和已经看惯了的平静安然的浅浅笑意。

只有他,绝不能有事!

下一瞬间,玖兰枢和一条麻远几乎同时动了。一条麻远扑出去的刹那间,一只手如铁钳一般死死扣住他的咽喉,重重地将他按在墙面上,坚实的墙体被巨大的力道撞击,裂纹爆开,密密麻麻地爬满整个墙壁,令看的人毛骨悚然。

一系列动作,却只发生在眨眼的一瞬间。

“爷爷!”一条拓麻惊叫,刚要过来,却被玖兰枢看过来的眼神惊在原地。

夜之寮的君王轻轻转过头,精致俊美的脸庞只露出侧面,暗红色的眼睛此刻通红一片,是最美丽的猩红色彩。氤氲着生命的流光,不知是因为空气中充斥着的甜美醇厚的血香还是因为彻骨冰寒的杀意,竟有一种令人移不开眼的残忍的美丽。

所有蠢蠢欲动的吸血鬼都被一那双眼睛震慑住了,身体不自觉的发抖,眼底凝聚着惊恐畏惧以及对那份慑人美丽的狂热。

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只他在这里,就是足够的威慑。

吸血鬼们一个个低头敛目,极力压抑着本能的嗜血和心底翻涌而上的狂热,单膝跪下去,朝玖兰枢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你的力量……”一片寂静中,微弱的声音带着分毫未减的倨傲响在耳边。

玖兰枢转过头,一条麻远似乎被疼痛唤醒了理智,一双眼睛虽然通红依旧,却不见了刚刚令人毛骨悚然的嗜血欲|望。

轻轻勾了勾唇角,知道一条麻远是在惊讶他的力量远远高出他一贯示人的水准,玖兰枢没有理会他,视线移到大厅中央完全没有在意这边的动静,依旧笔直站着的少年身上。

眉头霎时紧皱,玖兰枢心底一顿,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渡边优臣从未看到过这样的鲁路修,极致的疯狂又极度的冷静,这样极端矛盾的情绪在他身上居然融合的天衣无缝。深紫色的眼睛里全然不是往日的深沉,乍然而起的风暴充斥着那双一向宁静安然的眼睛,不停变换着的神色和暗芒令本就漂亮的眼睛平添夺目的风华。

像是一个……冷静的疯子。

渡边优臣忽然打了个寒战,手指在微微的颤抖,心里也忐忑起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看似单薄消瘦的少年究竟有着怎样神魔皆惧的力量,一旦爆发,再没有人能阻挡他的脚步。

一念可成魔,一念可成佛。

而现在,束缚着他的那道线已经被准确无比的踩到了。

渡边优臣沉默地站在他身边,安静地等待着。毁灭亦或是守护,不过只在他一念之间罢了。无论鲁路修做出怎样的决定,他都是他的王,无可争议。

已经过了三分钟了。

鲁路修垂下头,黑色的发丝挡住了眼睛,柔柔地垂在耳侧,衬得脸颊的肌肤白皙的几乎透明,唇角缓缓勾起,扯出一抹美丽的令人心惊的笑意。

渡边优臣的心缓缓地沉下去,强自调整着呼吸,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安静地等待着那道毁灭的命令。

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王最不能容忍的领域被践踏,魔王已醒。

“优臣,我……”黑发紫瞳的少年笔直的站在夜之寮宽敞的大厅,声音很轻,在安静的落针可闻的空间里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他没能说完。

一个骤然出现在他身边的身影夺取了少年所有的注意力。

高挑的男人突兀地出现在鲁路修身边,一双湛蓝的眼睛此刻不见了温柔的神色,猩红的色彩为他染上一抹异样的邪魅,獠牙探出,属于掠食者的气息瞬间笼罩住呆住了的鲁路修。

“菲尔斯……”鲁路修怔住了。峰回路转,在他以为菲尔斯已经回不来的时候,他居然这样突然地出现在他的身边。

惊喜的心情在视线触及到菲尔斯血染的衣服的时候顿时消散,眼神一厉,鲁路修迅速地扫视了菲尔斯周身。

有轻微洁癖的吸血鬼衣衫凌乱,血迹斑斑,肩膀接近心脏的地方有一道贯穿伤,还在汩汩地冒着血,半个身子都被血染透了。

狼狈已极。

“是猎人的武器造成的伤?”渡边优臣盯着他肩膀上的伤,脸上的惊喜还未退去就混杂了严肃的神色,“否则以菲尔斯的能力,恐怕不会有什么能够伤到他,更何况直到现在伤口都还没有愈合,甚至连止血都做不到。”

渡边优臣看向一旁上下打量着菲尔斯的鲁路修,只见他面无表情地向前一步,伸手搂住菲尔斯的脖颈,一用力,将吸血鬼的头按在自己颈窝。在满室吸血鬼震惊的眼光下,自然而然地微微抬头,毫无防备地将自己的动脉血管暴露在菲尔斯已然探出的尖长獠牙下。

“喝吧,”鲁路修轻轻开口,手指顺着菲尔斯柔顺的金色发丝,声音低沉,眼神温柔,“喝了我的血,你就会好起来了。”

菲尔斯的眼睛已经有些失去了焦距,他的伤太重了,能够支撑着借用真血契约回到鲁路修身边已经是极限,此刻能够控制着自己不立刻扑上去完全是靠着惊人的自制力。

此刻听到这句话,僵硬的立在那里的菲尔斯动了动,缓缓地低下头,鲁路修看得到他的眼睛里混沌的神光,心底如同被针扎似的疼痛,更紧地收紧手臂,将他的獠牙挨近自己的颈侧。

呼吸间充斥着少年充满诱惑的血香,菲尔斯终于放弃了压制自己的本能。低下头,舌尖探出,有些粗鲁的舔了舔细腻的肌肤,忽地用力,獠牙猛地刺进颈侧的血管。

突如其来的疼痛令鲁路修颤了颤,随即被身前的吸血鬼死死抱住,似乎是对猎物本能的压制,即使没有任何反抗,菲尔斯的手臂也如铁箍一般将鲁路修死死地禁锢在怀里。耳边响起自己的血液被吞咽的声音,鲁路修一顿,回应一般受尽了搂着菲尔斯的手臂,轻轻地拍抚着他的后背。

“没关系,你已经回来了,”鲁路修脸上的笑不复方才令人心惊的邪魅,温柔轻缓,即使只是看着都会让人觉得温暖和安心,“没事了。”

视线移到不远处,正对上玖兰枢一直望着这里的眼睛。鲁路修顿了顿,随即望向他身侧,一条麻远若有所思地正看着他,猩红的色彩格外不详。

“你今天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东西,”鲁路修盯着他,仿若叹息,声音轻不可闻,“抱歉了。”

一条拓麻闻言浑身一震。一条麻远则死死地盯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的动作,眼底闪过一抹嘲弄,似乎在质疑少年单薄的身体又能做什么。

深紫转为诡魅的火红,流光溢彩的眼睛里凤凰展翅,绝对无法违逆的王的力量喷薄而出,瞬间占据了一条麻远的大脑。

“无视今天晚上所有的异常吧,一条麻远,你该回去了。”

“啊,是啊。”在所有人呆愣的注视中,一条麻远整了整衣服,面无表情地挣开玖兰枢已经放松了力道的手,稳步朝门外走去。

“爷爷?!”一条拓麻怔了怔,有些不可思议地叫道。

一条麻远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脚步不停,眨眼间已经离开了夜之寮,以吸血鬼的视力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条麻远的车载着它的主人快速地离开。

“你做了什么?!”一条拓麻猛地转过头,凶狠地等着鲁路修,却在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时浑身冒起寒意。

“没什么,”鲁路修轻轻笑了笑,“只是让他忘了不应该知道的东西而已。这样对他,对你,对我们,都好——不是吗?”

金发碧眼的少年攥紧了拳头,咬牙垂下了头。

玖兰枢眼睛闪了闪,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果然,鲁路修有着他自己的力量。不属于猎人,也不属于吸血鬼,却毋庸置疑的强大的力量!

不老不死,绝对遵从的命令,还有少年如同天纵的才华……

鲁路修,你果然是足以和我并肩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菲尔斯不会有事的,亲们,看到你们的留言,我很怕……

下一章,我们的魔女终于要被救出来了,我知道有不少人等这一天等的肝颤~~~~~

PS.为毛我忽然觉得菲尔斯和玖兰枢都不错?NP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果然写忠犬写出爱来了,我舍不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