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六十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43 字数:3958 阅读进度:60/112

“通告全军,我是爱丽丝森德,受Lord之命担任此次战斗指挥官。”临时设置的指挥室里,俏丽的少女一身利落帅气的戎装,端坐在各种仪器前,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战场回报,“全军待命,得到攻击命令后,立刻按照D计划摧毁猎人协会总部。战斗目的为全部摧毁,重复一遍,全部摧毁。计划完成后一至三中队按照a线路立刻撤退并消除踪迹,四至六中队按照β线路撤退并销毁痕迹,我的亲卫队随我护卫Lord。”

“是。”干脆利落的回应自耳麦中传来,爱丽丝丝毫没有松懈,依旧紧紧盯着不远处的大门。

那里是鲁路修提前安排好的撤退路线,一旦少年的身影出现在那里,就意味着此次战斗的最后一步即将展开。

就在这时,联络器忽然响起:“森德指挥官。”

“什么?”

“发现可疑人物接近,请指示。”

爱丽丝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前方几乎烧红了半边天的战火。在这种时候,不是逃离而是接近?这倒奇怪了:“将影像传过来,先不要动手。”

屏幕闪烁两下,出现在其中的是爱丽斯已经很熟悉的银发少年。身上依旧是黑主学院的日间部制服,锥生零快步走来,肩背笔直,如同一柄剑,浑身带着锐气,英俊的脸上神色难辨。

爱丽丝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一把抓过联络器:“不要伤害他!带他到我这里来!”

“是。”

爱丽丝松了一口气,坐回椅子上皱了皱眉。

锥生零,因为曾经对待鲁路修的态度问题而一度遭到骑士团排斥的鲁路修的弟弟,黑主学院的守护者之一,锥生家族的遗孤。这个时候他来这里做什么?

等等,锥生家族的遗孤!

爱丽丝睁大了眼,眼底滑过一丝狠戾,如果他是因为身为猎人的原因而无法看着猎人协会毁于鲁路修之手,从而来阻止甚至伤害鲁路修的话……哪怕会惹怒Lord,她也决不会让锥生零再出现在鲁路修面前!

当锥生零被人带进那个外表看起来完全看不出内部堪比高等战略基地的临时指挥室时,眼前还闪现着刚刚一路走来看到的惨状。

焦黑的树木,散乱的武器,遍地的尸体,弥漫的硝烟,以及被鲜血浸透的土地。

除了身着深蓝色军服的骑士团的士兵,再没有活着的生物。曾经充斥着鸟叫虫鸣和猎人的打闹笑语的地方,死寂一片,只有骑士们轻浅的呼吸和移动时的轻微脚步。

这个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地方,就这么毁了。

毁在他的哥哥手上。

锥生零脑子里一片混乱,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不是不知道,鲁路修兰佩鲁奇从来不是个纯粹的好人。他的兄长是只手掀起滔天战火的魔王,整个生命都早已被战争染红,一旦下了决定,就再没有转圜的余地。可是,也许是因为记忆并不完全的缘故,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看过如斯惨烈的景象。

直到真的踏上这片被战火烤得有些发烫的土地,才终于明白了鲁路修当初那句“开战”,有着怎样意义。鲁路修是王,他有足够的力量和手腕将他的敌人打入地狱。他的愤怒,需要敌人的鲜血来洗刷。

这样沉重的代价,猎人协会的会长因为贪婪和欲|望而将这个绵延百年的组织拖进地狱陪葬。一代又一代猎人的心血和努力——其中甚至有他的父母师傅和他敬爱的黑主灰阎——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鲁路修尽数毁去。

“锥生零,你来做什么?”

一声清凌凌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思绪,锥生零回过神,发现面前是他曾经见过一面的骑士团的高级指挥官,爱丽丝森德。这位年轻的女指挥官端坐在椅子上,身后各种各样的仪器令人眼花缭乱,其中的数个屏幕正从各个角度映出战场的影像。而她的眼睛里,有着深深的防备和疏离。

深吸一口气,锥生零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环顾四周,没有看到鲁路修的身影:“哥哥呢?”

“Lord有他的事情,我是此次战斗的指挥官,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爱丽丝眯了眯眼睛,有些排斥的回答道。

“跟你没有关系,我要见的人是鲁路修兰佩鲁奇。”锥生林面无表情地迎着爱丽丝的审视和防备,语气强硬地说道。

两人对峙良久,彼此都没有说话。半晌,爱丽丝率先移开视线,继续盯着战场,她身为指挥官,没有心情和精力陪锥生零耗下去:“他在这里面。”

纤长的手指敲了敲面前的屏幕,指着屏幕上暗黑一片的猎人协会大门:“他去接CC了,很快就会出来。”

锥生零随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熟悉的烙印着繁复纹章的黑铁大门打开着,黑漆漆的内里仿佛有种不祥的东西,如同黑夜中潜伏的兽,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张开血盆大口扑出来。

“CC吗……”呢喃着这个名字,银发少年低下头,垂下的发丝挡住了眼睛,房间里陷入安静,只余各种仪器发出不同意味的轻微声响。

爱丽丝看着他,缓缓地开口:“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我都不会再允许你有伤害鲁路修的机会。我知道你也是隶属于猎人协会的吸血鬼猎人,但是,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这都是骑士团和猎人协会的事情,是属于鲁路修兰佩鲁奇和猎人协会的战争。即使你是他的弟弟,也没有你质疑的权利。”

“你不是他,你不会明白。所以如果你因为你今天看到的事情而再一次伤害他,”少女垂在身侧的手缓缓地抬起,银亮的枪口正对着锥生零的眉心,爱丽丝的眼睛安静而冰冷,“无论是我还是骑士团的其他人,都不会再原谅你。”

锥生零仿佛没有看到她的动作,完全没有在意抵在自己额头的枪,只是随意地一瞥,就转开视线盯着爱丽丝刚刚指给他看的那个屏幕。

爱丽丝被他这样无所谓的态度弄得心头火起,刚要说什么,却被银发少年抢先一步打断:“哥哥出来了。”

什么?!

爱丽丝忙收起枪朝屏幕那边看,少年怀里抱着一个人,正缓步踏出猎人协会的黑铁大门,身后跟着几个熟悉的人影,神色难测地看着他。艳丽的晚霞将天空染成血一般的红色,将少年的侧脸映上一层浅浅的橘红,将唇角那抹柔和至极的笑映衬地格外温暖。

爱丽丝愣住,少年怀里抱着的人有一头极漂亮的绿色长发,自鲁路修臂弯里垂落下来,瀑布似的顺滑美丽。只见黑发紫瞳的少年弯□,极温柔地在怀里的人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将她更紧地拥进怀里,随即缓步走向指挥室的方向。

爱丽丝顿时严肃起来,再顾不得身旁的锥生零。一眼扫过去,霎时将各种仪器上的信息情报印在脑中,朱唇微启,简单利落的命令随即下达:“开火!”

锥生零睁大了眼睛,随着身边的少女一声令下,炮声轰响,屹立百年的建筑就这样在他眼前瞬间化作一片火海,建筑物垮塌的声音混合着脚底的大地微微震颤的震动,令银发少年的心缓缓沉了下去。

猎人协会,毁了。

“Lord,任务完成。”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指挥室门外,爱丽丝再顾不得身旁的锥生零,转身迎出去,“六个中队一共两千二百八十人已经撤退并销毁一切痕迹,剩余二百零三人是我的亲卫队,作为Lord的亲兵完成最后的掩护和护卫任务。”

“辛苦你了,爱丽丝。”鲁路修笑了笑,眼中的温和令方才还冷静指挥的少女微微红了脸颊,一双眼睛明亮的像天上的星星。

“没什么,应该的。”爱丽丝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眼,随即想起身后的银发少年,忙抬起头刚要说话,却发现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

“零?你怎么来了?”鲁路修已经看到了站在指挥室正中央看着他的锥生零,“是黑主灰阎告诉你的?”

锥生零点点头,终于看到鲁路修的这一刻才发现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沉默地看着他。

鲁路修一眼扫过锥生零身后的仪器上火光冲天的场景,呼吸间还萦绕着硝烟的味道,再看看锥生零眼底的复杂难言,大概明白了他现在混乱复杂的想法,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在走到他身旁的时候轻轻说了一句:“等事情完了以后,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解释给你听,现在先跟我回去。”

抬起头,纯粹而美丽的深紫色瞳仁深深望进银发少年浅淡的紫色眼睛,其中蕴含的强硬令锥生零无法违抗,只能安静地点头,随着鲁路修的脚步朝门外走去。

巨大的轰鸣声,指挥室门外的空地上停着早已等候多时的直升机,载着一行人离开了满目疮痍的土地。

“哥哥,她就是……”锥生零神色复杂地看着一直被鲁路修抱在怀里的绿发少女,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嗯,她就是CC。”鲁路修头也不抬,只是低着头看着怀里的魔女,轻声回答。

CC明显有些累了,被猎人协会折磨了这么久,终于看到可以令她放心的人,放松之后席卷而上的是彻骨的疲惫。

可是她还是不肯睡,一双金色的眼睛警惕而惊惧的望着四周不熟悉的人,身体微微颤抖着,本能地害怕着。

“不用担心,”鲁路修察觉到她的畏惧,忙收紧手,将她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口,“他们不会伤害你,你很安全。”

顿了顿,鲁路修看着她,眼睛里有着宣誓一般郑重的意味:“别怕,我在这里,不会再有人伤害你。”

怔怔地看着他许久,CC好像终于放心了,脸上的表情渐渐放松了下来,疲倦席卷了那双璀璨的金色眼睛,抓着鲁路修衣襟的手却越来越紧,连指节都微微发白,将白色的戎装抓出褶皱。鲁路修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只是温柔而有力地抱着她,眼睛里的神色柔和而明亮,浅浅的安抚和笑意足以令人安心。

她终于睡了过去,在黑发紫瞳的少年那并不强壮但足够温暖的怀里,安然地睡过去。

直升机里一片沉寂,每个人都神色莫测地望着两个人。

菲尔斯率先打破沉寂,伸手要将熟睡的少女接过来,却被制止。

“会吵醒她。”少年清润的嗓音特意压低,“我没关系的。”

菲尔斯沉默,眼睛看了看鲁路修一直用力着的手臂,担心他本就强撑着的身体吃不消。

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鲁路修轻轻笑了:“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到了。”

低头看一眼睡着的魔女,少年低沉的嗓音有一种温柔的磁性:“还是我抱着她吧,现在的她还很怕生。”

“……是。”菲尔斯坐回原位,垂下头,湛蓝的眼睛里闪烁着无法解读的复杂神光。

作者有话要说:忽然觉得奴隶少女的CC也很萌啊~~

果然被亲们说对了——CC一出,谁与争锋。

她果然横在所有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