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六十一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43 字数:3424 阅读进度:61/112

夜色|降临,是吸血鬼的夜晚。

玖兰枢完全没有心情上课,夜间部集体放假,高等贵族们齐聚在一楼的大厅里,血液淀剂在水晶高脚杯里摇曳出浅浅的红。

整个夜之寮呈现出不同寻常的静谧。

玖兰枢独自一人呆在黑暗的房间里,没有灯光的照明不会给这位夜间部的君王造成任何困扰。且不说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的皎洁月光,哪怕是更加黑暗的地方,玖兰枢依旧能轻而易举地将目之所及的一切纤毫毕现地收入眼底。

面前摆着的是黑白交错的棋盘,玖兰枢盯着形态各异的棋子,面无表情。

自然而然地想到那个黑发紫瞳的少年,曾经坐在他对面悠然地拿起棋子,黑色的王在他指尖旋转,将把玩着的修长手指衬得愈发地莹润。恍惚间仿佛可以看到当初那个少年随意地将棋子摆到出其不意的地方,突如其来地打乱他的布置,饶有兴致地等着他的回击。那双抬起的漂亮眼眸泛着狡黠,斜上来和他对视的样子像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小孩子在挑衅,深紫色的眼瞳蕴着浅浅的光晕,如同最令人心折的涟漪,一圈一圈地漾了开去,轻易地俘获了对手的眼神。

玖兰枢脸上浮起最真实的笑意,眼神温柔干净,几乎令人无法和他吸血鬼纯血之君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笑容减收,玖兰枢垂下眼睛盯着面前的棋子,淡淡开口道:“进来。”

门外的气息顿了顿,房门打开,一条拓麻站在门口,神色莫测,身后跟着夜间部其他的高等级贵族。

玖兰枢挑了挑眉,看着他们鱼贯进入房间站在他面前,一条拓麻站在最前面定定地看着他,气息不稳,明显是有什么事情。

“怎么了?”玖兰枢靠向身后的高背椅,开口问道。

“枢,”一条拓麻深吸了口气,脸上的神色很是复杂。张了几次口,好像他要说的内容十分难以启齿一般,在玖兰枢有些不耐的眼神下才终于脸色苍白地说:“刚刚接到消息,猎人协会……毁了。”

玖兰枢没有那么惊讶,反而有种终于来了的感觉,挑了挑眉,看着面前脸色苍白复杂难言的众人:“毁了啊……到什么程度?”

猎人协会被摧毁是必然的事情,以鲁路修一贯的作风和他定下的那个毫不留情的计划来看,只是迟早的事情罢了。他比较关心的是鲁路修到底对猎人协会做了什么,才能让这些和猎人协会不对盘的吸血鬼们露出这样的神色。

“猎人协会总部全灭,连逃出来求援的人都没有,或者说……没能逃出来。”一条拓麻早料到他会这么问,熟稔地将方才得到的讯息说了出来,“没有俘虏,不接受投降,只要是在猎人协会总部的人,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啊,看来鲁路修还真是厌恶透了那个地方。

玖兰枢这样想着,却听到一条拓麻紧接着一口气说道:“不止如此,鲁路修他……连尸体都没有留下。骑士团彻底摧毁了猎人协会的总部,现在以总部为中心三公里,已经是一片焦土。”

一条拓麻想到刚刚听到消息时的震撼,心底不禁油然而生一种深深的忌惮和畏惧。

不是不知道鲁路修不像他看起来的那么温和和无害,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单薄的少年居然有这样的狠辣,行动力强到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将对手彻底摧毁,连复起的机会都不复存在。

这样可怕的力量,这样强悍的手腕!

如果他对上的不是猎人协会,而是自己这方,会怎么样?

一条拓麻打了个冷战,不愿再去想这个问题。

玖兰枢神色不变,仿佛听到的只是一件布置的关注的小事,暗红色的眼眸静静地凝视着面前站着的吸血鬼们:“你们一起来找我,是因为这件事?”

一条拓麻不说话了,房间里陷入了沉寂,蓝堂英率先沉不住气,架院晓还没有来得及拉住他,他就已经抢先踏前一步:“枢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做?”

一条拓麻似乎被他的话提醒,碧绿的眼睛也终于沉静下来,不复方才的混乱,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枢,夜间部必须要表明立场,对于这样的行为,我们……”

“立场?在此之前,鲁路修是夜间部的学生,这就足够了。”玖兰枢打断他的话,径直说道。

“可是……”一条拓麻有些焦急地向前一步,急切地想要令玖兰枢仔细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虽然身为吸血鬼,天生就是猎人协会的敌人,可是猎人协会毕竟是存在了数百年的组织。这样的组织突然被彻底摧毁,必然带来一系列变故。不只是吸血鬼猎人和吸血鬼的世界会发生动荡,就连知晓二者存在的普通人类社会都会恐慌,鲁路修为首的骑士团会成为首当其冲的目标。

想要复仇的猎人,希望拉拢或忌惮鲁路修的吸血鬼,急切地寻找庇护者的人类政府,甚至他也隐隐地感觉到——元老院和猎人协会高层之间似乎有某种协议。

这些统统都指向了同一个结论——鲁路修会成为众矢之的。

一旦接纳鲁路修成为夜间部的成员,就彻底表明了和鲁路修同一立场的态度。这个态度对于他们来说……实在算不得是好的选择。

千言万语在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暗红色眼睛的瞬间消散,一条拓麻说不出心里涌上的感觉,只是直觉地闭上嘴。

“没有可是,”夜间部的君王随意地看他一眼,顺手拿起了棋盘上的黑国王把玩着,“我承认鲁路修为夜间部的一员,明白了吗?”

“……是。”一条拓麻抿唇,深深颔首。

玖兰枢满意地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遮挡住了眼底飞速变幻的神思。一条拓麻在想的事情他很清楚,可是他更明白,鲁路修的态度远比其他各方的态度都更加重要。

那个才华犹如天纵的少年,且不论他对他的感情,单论其本身来说就有着足以令他为之提供庇护的价值,即使他也许并不需要。他和一条拓麻所在的立场不同,一条拓麻因为出身和一条麻远的缘故,下意识地会从元老院的角度出发思考问题。

可惜,玖兰枢眼底跳动着某种疯狂而冰冷的火焰,他是纯血种,是玖兰家的始祖,是元老院的敌人。

鲁路修固然会引来各方的忌惮和敌视,可是不可否认的,谁也无法忽略他手上可以轻易毁掉猎人协会的可怕力量。元老院只会更加忌惮和恐慌,对于那个人来说,恐怕也会投注更多的精力。

这就足够了,抛开鲁路修的力量不谈,就现在而言,他能够吸引绝大部分的目光,将这池水搅得更浑。

有鲁路修在这里,任谁都不会再去注意相比之下显得暗淡而普通的优姬,也不会轻易涉足鲁路修所在的黑主学院。那么,至少在他准备好一切之前,优姬就能够保证安全平静的生活。

玖兰枢忽然轻轻勾起唇角,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更何况,鲁路修足够应付这些因他而起的混乱,他还需要担心什么?他们是盟友,互惠互利,支撑着对方下完各自的棋。

鲁路修的棋已经结束了,而他的棋局……即将开始。

夜间部的年轻君王眼底一贯的温和优雅中,忽地弥漫开锐利的冷光。

锥生零坐在餐厅里,面对满桌精心准备的美食,机械地咀嚼着口中的食物,有些食不知味地想着事情。

跟着鲁路修来到骑士团的总部已经两天了,鲁路修一直强撑着的身体终于支持不住,被菲尔斯和宫本安纪他们强行关在房间里静养。似乎是因为这几天来的不断损耗,先是受了致命的枪伤,随后又为了菲尔斯大量失血,然后又不顾低烧虚弱的身体,强撑着安排和猎人协会的战争,鲁路修在抱着CC回到骑士团的同时终于撑不住。

锥生零皱起眉头,放下书中的三明治,想到一直昏昏沉沉的鲁路修,心底涌上愈来愈浓的担忧。

这很不对劲,鲁路修有CODE,应该拥有不老不死的身体,更不用说生病了。可是自从他见到鲁路修以来,每次受到大的伤害,鲁路修都会发烧和虚弱,虽然只是低烧,但是却不得不令菲尔斯他们和他担心不已。

这样的情况,就好像是鲁路修的CODE被不断地消耗着,那么终有一天,会不会CODE完全消失,而那个黑发紫瞳的少年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再不会睁开眼睛?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心就好像被豁了一个大口子,冰冷空洞,无法忍耐。

唯一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CC已经昏睡了好几天,从在鲁路修怀里睡着开始,到现在还没有醒过,不得不令他们更加担忧烦躁。

整个总部上空已经徘徊了很多天的低气压,每一个人脸上虽然还是沉稳的样子,眼睛里却掩不住那份焦虑和担忧。

这样想着,二楼的西南拐角处忽然一阵骚动,逐渐增大的吵嚷声让喜静的少年眉头皱得更紧,刚要站起身去鲁路修的房间守着,却被一声叫喊止住了动作——

“CC醒了!”

作者有话要说:玖兰枢是夜间部的纯血君王啊,当然不会因为自己的感情而丧失了应有的冷静和理性。虽然爱上了鲁路修,但是他的本性却还是那个理智到极点,心思深沉的吸血鬼君王,只有这样才配得上鲁路修!如果他真的变成了琼瑶男主,鲁路修一定不会再看他一眼的……

PS.明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