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6:53 字数:4025 阅读进度:70/112

鲜血,死亡,尸体。

漂亮的碎花裙子上面沾着血迹,精致的蕾丝已经掉了一半,可爱的小女孩呆呆地站在满地狼藉的土地上,丢掉了一只鞋子而光裸的脚踩在因为浸透了血液而粘腻的土地上。

小女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大大的绿色眼睛会让人想到最昂贵的宝石,晶莹剔透,有着还没有被世俗污染的纯粹清澈,橙色的长发上还别着可爱的发卡。

“妈妈,爸爸?”小女孩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地绞着小手,大眼睛里开始染上其他的色彩。尸体的惨白,血液的猩红,天真被恐惧替代。

她开始奔跑。

死寂一片的战场上,连虫鸣都不见了踪影,安静到可怕,只有女孩子一个人活着,在一片狼藉的土地上奔跑着。

小女孩哭喊着爸爸妈妈,一双眼睛里盈满了恐惧,疯狂地想要离开这里。她想回家,她想念妈妈做的苹果派,想念爸爸的睡前故事,还想念家里会跳会叫的小狗。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死人。

死人空荡荡的眼睛望着天,望着对面,望着她,临死前的恐惧和怨恨被定格在里面,传递给敏感的孩子最黑暗的怨念。

小脚被散落的匕首和地上的小石子划破,白白嫩嫩的皮肤上裂开一个个小口子,刺痛难耐。可是小女孩儿不敢停下脚步,她只能不停地跑着,一旦停下来,心底汹涌而上的恐惧和惊惶就会吞没她,她就再也无法离开这里了。

有谁,有谁能救救我!

我想回家,谁能带我回家?

有谁活着吗?只要活着,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小女孩终于被绊倒,重重跌倒在尸体堆中,小小的身体被掩盖在其中,仿佛已经变成了其中的一员。她终于崩溃,哭喊声回荡在死寂的战场,为这凄惨的人间悲剧添上最后一抹惨烈的回响。

小女孩哭得声嘶力竭,哭得几乎忘记了饥饿,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一直哭一直哭,从艳阳高照哭到夕阳西下,直到眼睛里再也流不出眼泪,身旁的尸体散发出令人无法忍受的恶臭。

小女孩抱紧了身子,一双大眼睛里的恐惧变成了麻木和空白,她甚至都快分不清楚,她是活人,还是会动的死人。

小小的身体在发抖,紧紧地蜷成一小团,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生命的迹象。

远处,有轻微的声音在接近。

小女孩动了动耳朵,慌忙抬起头,站起身,伸长了脖子尽可能地朝远处望去。

一道高挑的身影,正在一步步地靠近她。

惊喜来得太突然,小女孩几乎呆住了,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那个模糊的影子越来越接近,直到站在她面前。

这是她看到过的最好看的人。

夕阳的余晖在来人白皙的皮肤上映出浅浅的橙红,不同于方才血一样的红,是那种很温暖的颜色。他黑色的头发柔柔地垂在耳侧,细细地拂过精致的眉眼,一双从未见过的紫色眼睛蕴着天上的星星才会有的细碎的光芒。漂亮纯净的深紫色眼睛,甚至比她曾经看到过的宝石还要美丽。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妈妈讲过的故事里的王子,能够让人一眼从人群中认出来的尊贵和优雅。

小女孩呆呆地看着他,几乎忘记了呼吸。

是上天派来的精灵吗?是来接她回家的吗?

“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你的父母呢?”站在她面前的少年弯□,上下打量她一眼,似乎因为她的狼狈皱了皱眉,轻轻地问道,像是怕吓到她。

小女孩在他皱眉的时候有一瞬间的窘迫,因为自己这样脏兮兮的样子,他不高兴了么?

听到他这样的问话,小女孩再也忍不住哭起来,小嘴一撇,大颗大颗的眼泪滴下来,晕开了衣服上沾染的血迹,令原本就很脏的衣服更加惨不忍睹起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少年皱了皱眉,直起身子环顾四周,傍晚的凉风吹来血的腥味,满地的血迹和尸体在如血的残阳中显得格外骇人和残忍。

无论如何,这不是个孩子应该呆的地方。

“你愿意跟我走吗?”他朝小女孩儿伸出手,微微勾起唇角,舒展开的眉眼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安然静谧,“我带你离开这里。”

小女孩儿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抓住了他的手:“我愿意!”

她脏兮兮的小手将少年干净修长的手指染上了血污,小女孩蜷了蜷手指,怯怯地看着他,生怕他因为这件事训斥她,又或者把她丢下不再管她。

可是少年没有,他只是笑了笑,随即收紧手,包裹住她幼嫩的手,带她一步步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你叫什么名字?”

“克莉尔。”

“我是鲁路修兰佩鲁奇,记得住吗?”

“我一定会记住的!”

“呵呵,那就好。”

一大一小的两道影子被夕阳拉长,渐渐远离战场,开始他们新的故事。

这是鲁路修和克莉尔的相遇,在充斥着死亡和伤害的地方,有了深深刻引进生命的故事开端。

终此一生,克莉尔一直记得曾经在人间地狱里朝她伸出手的俊秀少年,以及一句轻轻的——“你愿意跟我走吗?”

“一缕,不是说过不要勉强吗?看,又发烧了。”银发的小男孩撅着嘴,脚步不停,哒哒的跑到屋外拿来药和温水,小心翼翼地喂床上小声咳嗽着的男孩子吃下去。

很显然,这是一对双胞胎。

一模一样的精致可爱的模样,软软的银色头发,轻浅的紫色瞳仁干净得像是大雨洗刷过的天空。

“睡吧,睡一觉起来就会好了哦~”锥生零盯着锥生一缕喝下药,在他因为苦皱起眉的一瞬间往他嘴里塞了一块糖,这才放心地扶他再次躺下。

小一缕难受地闭上眼睛,眉头可爱的蹙起,蹭了蹭枕头。小零不慌不忙地躺在他身边,拉起被子仔细地盖住两个人,伸出胳膊揽住弟弟,小手一下下地拍着弟弟的背,煞有介事地哄他睡觉。

“零那么厉害,我只是想不要被你甩的太远。”小一缕睁开眼睛,轻轻地说道,声音里有着小小的委屈,“可是,我的身体总是这样,一直都好不了。”

“没关系,一定会好起来的。”零看着弟弟的眼睛,笃定的说道,为了增加说服力还使劲点了点头,“在一缕还起来之前,我一定会变强,我会保护一缕的!”

小一缕看着双胞胎哥哥严肃的小脸,似乎在打量着什么。

“真的哦!我会保护一缕,无论一缕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做到的!”以为他在怀疑,锥生零重重地强调。

“是吗?”小一缕扯了扯唇角,轻轻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安静地闭上眼睛,似乎想要睡了。

锥生零也不再说什么,把被角小心地掖好,抱着弟弟也闭上眼睛。

我想要找我记忆里的那个人,找我的哥哥,你可以做得到吗?

无论说的再怎么好听,根本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你也没办法带我找到他吧?

锥生零闭上的眼睛看不到怀里的弟弟眼角,悄悄滴落的眼泪。

哥哥,是不是终此一生,我再也找不到你了?

樱花树下,片片樱花飞落的唯美绚烂,却无端给人一种惨烈的感觉。像是倾尽自己的生命,却无法挽回最重要的东西的无能为力,只能随着风飘落在未知的地方,静静地哀伤,淡淡地消亡。

樱花一样的女人,漂亮的不食人间烟火,是不属于人类的美丽。

小一缕抬头看着她,穿着和服的女人坐在树梢,低头也望着他。

“你为什么哭?”一缕轻轻开口,眼睛盯着女人虽然面无表情却一直滴落的泪水。

“你不是也在哭吗?”女人依旧安静地流着泪,注视着小小的男孩子,死水一般的漂亮眼睛里有着透彻一切的清醒和冰凉。

“嗯?我并没有流泪。”一缕一愣,下意识地反驳道。

女人轻轻地扯了扯唇角:“难道你没有在哭泣吗?”

下一秒,女人出现在锥生一缕身前,伸手抚着一缕的眼睛:“这双眼睛,一直都在流泪呢……”

“……也许吧。”片刻的沉默,锥生一缕抬起头,“那么,纯血种的姐姐,你愿意带我走吗?”

回答他的,依旧是绯樱闲平静的脸庞,和一直流泪的眼睛。

有清脆的铃声在响,悦耳而又哀伤。

“克莉尔,怎么了?”鲁路修牵着克莉尔的手,低下头轻声问道。

被他牵着的女孩子已经不是当初那样脏兮兮又狼狈的样子,被仔细搭理过后穿着漂亮又合身的小裙子,白嫩嫩的皮肤和大大的绿色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看起来就像橱窗里的洋娃娃一样精致可爱。

鲁路修眼睛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暗芒,随即消失在深不可测的眼底。

他从来未曾想过,他顺手捡回去的女孩子,居然有着这样的的容貌。

她越来越像夏莉了。

握着的手微微收紧,鲁路修回过神,在克莉尔看到之前收起了眼底的神色,恢复干净到极点的澄澈纯粹,微笑着弯□,柔声问道:“是有想要的东西了吗?”

“不是。”克莉尔摇了摇头,看着少年眼中的温柔,露出灿烂的笑容,“只是看到有一个很漂亮的姐姐。”

鲁路修无奈又宠溺地笑了笑:“克莉尔长大以后,会比她更漂亮的。”

“嗯,我要变成最美丽最聪明的女孩子,然后嫁给鲁鲁!”仰起头的女孩子笑得比太阳还要灿烂,眼睛里是孩子才有的天真烂漫,以及没人看得懂的执着,“我最喜欢鲁鲁!”

鲁路修有一瞬间的晃神,他似乎看到了年幼的夏莉和面前的女童重叠在一起。

喜欢上他,是那个绚烂纯净的女孩子一生走不出的魔咒,心甘情愿沉浸其中的命运。

握紧了女童的手,鲁路修不置可否地直起身,仿佛没有听到刚刚克莉尔的话,缓步朝街道尽头走去。

和他们相反的方向,仅仅隔了一条街的地方,一个美丽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回过头,轻声问道:“怎么了,一缕?”

停下脚步回头望着的银发男孩转回头,轻浅的紫色眼睛里有着迷茫和困惑:“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什么熟悉的人……”

女人朝他回头看的方向望了一眼,只有几个脚步匆匆的行人,很快消失在街角、女人收回视线:“我们走吧。”

锥生一缕最后望一眼那个方向,快走两步追上她的步伐:“是,闲大人。”

一条街,隔开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幼小生命。

不同的人,同样的执着。

不死不休。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个可以说是一个番外,大家就把它当做番外看吧。

有伏笔哦~~

话说,小时候的双子很萌啊~~

克莉尔不会就这么消失了的,还有人记得她吗?就是那个很像夏莉,后来因为伤害零被鲁路修亲手悲剧了的女孩子~

明晚接着更,会是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