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七十七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7:00 字数:3563 阅读进度:77/112

夜间部的教室里一如往常的寂静无声,吸血鬼们或低头看着自己喜欢的书,或是三三两两分坐在教室里不同的地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老师的声音清冽地回响在整个教室里。

夜刈十牙语气平板地念着手中的教材,一双眼睛自书中抬起,海蓝色的眼睛扫过整个教室。

令人看了就心里不爽的吸血鬼们,夜刈十牙冷哼一声,视线不自觉地定格在巨大的玻璃窗旁坐着的玖兰枢,以及他身边那个令人无法忽视的黑发紫瞳的少年。

整个教室里唯一的人类。

想起近来黑主学院里风雨欲来的诡异气氛和那个出现在学院里的女人,还有跟在那个女人身边的锥生一缕,夜刈十牙眯了眯眼,口中依旧念着课本中的文字,思绪却渐渐的飘远。

鲁路修兰佩鲁奇,自称是锥生零兄长的少年,也是锥生一缕的哥哥吗?他知道一缕来到这里的消息吗?

架院晓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顺着夜刈十牙的眼神看过去,不出意料地看到坐在窗边的夜间部的君王和鲁路修。

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是他多心了吗?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察觉到四周吸血鬼和讲台上夜刈十牙若有若无的视线,玖兰枢微微侧过头,身旁的少年双腿交叠坐在那里,随意的姿势看起来有些似有似无的慵懒,勾了勾唇角,玖兰枢将视线转到窗外,心情忽然很好。

夜刈十牙眼眸沉了沉,收回注视的目光低下头。忽然,像是注意到什么,他目光如电射向紧闭的教室门,海蓝色的眼睛眯起,透露出顶级的吸血鬼猎人才会有的精光和戒备。

鲁路修察觉到异样,抬起头,发现不只是夜刈十牙,整个教室里的吸血鬼都朝门外看去,只有身边的纯血种依旧悠闲的翻着书,一只手伸过来,在桌下握住他随意放在腿上的的手。

“有人来了。”玖兰枢头也不抬,只是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视觉死角处轻轻捏了捏鲁路修的手,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是熟人。”

鲁路修有些不自在地抽了抽手,对方的力量显然不是他所能抗衡的,虽然握的不痛,却也足够牢牢地将他的手握在掌心,轻易抽不出来。

鲁路修无奈地放弃,自从他答应了对方在一起的要求以后,这个看起来优雅尊贵的纯血种就总是会有这样亲昵的小动作,像是没有安全感地想用这样的方式证明所有权。眼底闪过一抹温暖的笑意,鲁路修发现,这样的动作和亲昵,自己似乎……并不讨厌。

紧闭的教室门被敲响,鲁路修循声望去,黑发的少年长身玉立站在门外,腰间挂着长刀,黑色的刀鞘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眼镜后面一双墨色的凤眸眼角上挑,唇角一抹轻淡的笑意。

“夜刈先生,抱歉打扰了您的课堂,但是,我有重要的事情,可以请鲁路修出来一下吗?”

深紫色的眸子一沉,需要当面来找自己而不是通过自己随身带着的通讯器……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

鲁路修站起身,正听到夜刈十牙停顿片刻后的一句“可以”,朝夜刈十牙点点头,就要走出去。

“有事情说一声,我在这里。”

一直没有说话的玖兰枢轻轻的一句话,让已经转身走向教室外的少年唇角微微扬起,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出了什么事吗?”

露天的阳台上,鲁路修靠着栏杆站在那里,夜风拂起他额前的碎发,简洁大方的衣着勾勒出少年高挑的身形。

“其实也没什么事,”渡边优臣摘下眼镜,露出一双漂亮的凤眼,墨色的瞳孔反射着夜的凉意,难得地透出几分放松和少年人的戏谑俏皮,“只是觉得这样说更容易让你出来而已,那个夜刈十牙真是让人不耐烦。”

鲁路修一愣,微微睁大眼睛,随即笑出声来:“优臣你……哈哈,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有这样恶作剧的念头。”

渡边优臣看着他笑得开怀的年轻的王,眼底闪过宠溺的无奈,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笑声渐歇,鲁路修直起身,深紫的眼睛晶亮澄澈,看向渡边优臣的视线敏锐而笃定:“说吧,到底怎么了,你来一定是有理由的。”

“果然瞒不过你。”渡边优臣轻叹一声,走到他身边,双手扶上及腰的栏杆,看向夜色中洒满月光的校园,“黑主学院其实很漂亮。”

鲁路修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知道渡边优臣的话绝对没有说完。

“但是,已经快要变成战场了吧?”犀利的言辞令鲁路修侧目看着他,“鲁路修,你打算就这样一个人呆在这样危险的地方多久?”

鲁路修不说话,安静地看着校园,垂下的眼帘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气氛沉寂下来,没有人说话,只有夜风在树梢枝头摇撺嬉戏。

“绯樱闲已经出现,锥生零的孪生兄弟也来到了黑主学院,玖兰枢和元老院的矛盾激化,再加上前段时间毁掉猎人协会带来的影响。”渡边优臣率先沉不住气,开口历数目前令人担心的情况,似乎想到了什么,渡边优臣叹了口气,从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仔细地擦拭眼镜,“老实说,整个基地都已经快忍不住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让人不放心。菲尔斯的低气压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每天看到就觉得心里会有阴影,你再不让他跟在你身边,估计过不了多久,整个基地都要被他毁了。”

鲁路修勾了勾唇角,大概能够想象得出菲尔斯周身笼罩着生人勿近的低气压在基地里来回踱步的景象:“不用担心,我应付得来,现在的情况都还在掌握中。菲尔斯现在还不能出现在黑主学院,他的纯血种气息一旦暴露,免不了会打草惊蛇。帮我转告他,只要有需要,我会立刻呼唤他的名字,只要他能够及时地感到我身边,就不会有危险。更何况,枢也在,如果有什么事,他不会袖手旁观的。”

“玖兰枢?夜间部的纯血之君?”渡边优臣沉着脸,严肃的推了推眼镜,“恕我直言,我并不认为他是足够信赖的人。作为这场暴风雨的主角之一,注定了他的身边必定很多无法掌控的情况,而且就其本身而言,他的性格和城府也不适合作为你的安全的保障。”

结束了报告似的平板语气,渡边优臣抚了抚手中有些粗糙的刀鞘,似乎有些想不明白:“鲁路修,我以为你都明白这些。”

鲁路修微笑着点点头:“当然,但是优臣,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渡边优臣做了个愿闻其详的手势。

鲁路修唇角飞扬,眼瞳仿佛裂开的玻璃,渡边优臣从未见过如此单纯美丽的色彩,纯粹而令人心醉,深紫色的眼睛凝成深沉的漩涡,足以俘虏一切望进那双眼睛的人:“优臣,我和他在一起了。”

渡边优臣瞳孔骤缩,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在一起?!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鲁路修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清浅温和,蕴着平日里极难见到的温柔星点。

渡边优臣深吸一口气,猛地闭上眼睛,仔细调整呼吸,理清一瞬间有些混乱的思绪,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往日里的冷静自持,甚至比平时还要多出几分深思:“你是认真的?”

“是,我相信他的真心。”鲁路修转过身,望着远处夜色弥漫中的朦胧的山巅,脸上的表情温和而带着一丝丝期待,“优臣,我想试一试,我希望他能够带给我不一样的风景。”

渡边优臣沉默下来,安静地望着前面站着的发誓效忠的王,半晌,声音很轻但却很是坚定道:“只要你喜欢就好,我们都不会有异议。但是鲁路修,我必须提醒你,目前摆在你们面前的局很乱,凡事最好三思而行。”

“放心,我有把握。”

保护需要保护的人,击溃想要伤害他们的敌人,为自己赢得生存的空间,以及……争取自己想要得到的幸福。

所有的一切都摆在眼前,只看你有没有能力去得到。

“鲁路修。”一份文件忽然摆在面前,鲁路修自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接过来扫了一眼,随口问道,“这是什么?”

“费时三个月进行的研究,根据你身上的CODE的力量和近一段时间来的变化得出的结论。”渡边优臣将手放在资料上,盖住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实验数据。

鲁路修抬起头,看到双黑的少年微微上挑的凤眼里再难掩饰的担忧和急切:“结论是什么?”

“结论是,你的CODE很可能只剩下最后一次消耗的余地。也就是说,如果再有一次受到致命的伤害,你就真的会死。”

鲁路修愣了愣,随即拿起那份资料飞快的浏览起来,脸上不见分毫的担心,仿佛听到的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消息:“嗯,我知道了。”

“鲁路修!”

渡边优臣被他无所谓的态度弄得有点不悦,皱紧了眉,他凑近黑发紫瞳的少年:“你到底明不明白?目前但务之急要尽快令CC恢复,然后得到CODE不正常的原因以及解决的方法!”

鲁路修看着他急切的样子,顿了顿,无所谓的笑了笑:“优臣,你知道的,这些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比起这些我更希望CC能够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地生活。

“所以,还是不要逼她了吧。”

“可是,”一双手臂突兀地出现在他身后,将鲁路修整个环抱在怀里,男人的脑袋埋在少年的颈侧,几缕金发散在鲁路修的面前,在夜色中反射着月的清冷,“我想要你活着,会说会笑地,陪着我。”

“你曾经承诺会一直陪着我,现在……你打算放弃我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过渡章,忠犬君出现,菲尔斯也很令人不舍啊~~~~

明晚接着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