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八十一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7:04 字数:3570 阅读进度:81/112

郁郁葱葱的树林里,银发少年的身影正在渐渐地消失在其中,锥生一缕四处看着,唇角的笑容简单而快乐。

快到了呢,踏进这片树林的时候就有人在监视他了,也就是说,他的方向是正确的,鲁路修确实在这里。

不愧是我的哥哥,这片树林和这个地方都是选了易守难攻的天然屏障呢!锥生一缕脚步轻快起来,心底油然而生一种与有荣焉的崇敬和向往。

“有人吗?”锥生一缕停下脚步,随意地站在几棵大树的中间,扫了扫看似平静的四周,微微提高了声音,“我是锥生一缕,来找鲁路修兰佩鲁奇,可以带我进去见他吗?”

有树叶落地的声音,风刮过林子,树叶沙沙作响,没有人应答,四周有一种奇异的平静,像是隐藏在风平浪静的表象下的危机四伏。

“如果你们都不理我的话也很麻烦呢,虽然我也可以使用其他办法侵入进去,但是这是哥哥的地方,我也不好这样做。”锥生一缕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应答,有些伤脑筋地挠了挠露在外面的脸颊,“而且,既然是哥哥的地方,那这里应该也没有那么简单进去吧?”

最后一句话说的极轻,几乎像是少年抱怨地嘟哝。

终于有人回应了,一个身穿墨绿色笔挺军装的人突兀地出现在锥生一缕面前,气息全无,如果不是他就站在面前,几乎会让人以为那是一棵树。男人的脸平淡无奇,过目即忘,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看锥生一缕:“入侵者,你的目的。”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来见哥哥的。”少年有些不耐烦地重复道,随即有些好奇地睁大了眼睛,“你是这里的守卫?可以让我和哥哥说话吗?”

“抱歉,我并未接到你的身份辨识,目前得到通知的Lord的弟弟只有锥生零一人。”男人看了看他,语气平静地近乎机械地答道。

锥生一缕闻言眯起眼睛,大拇指抚上刀柄,声音低沉到有些不详:“我很不喜欢听到你这样的话呢,即使你是哥哥的部下,我也……”

“锥生一缕,住手。”

忽然一声沉声呵斥灵锥生一缕拔刀的动作停住,他猛地扬起头,迅速朝四周望去。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那声音也找不到出现的具体方位,简直像是被风送来的一样。

“你是谁?”锥生一缕收起刀,站直了身体,不再看面前表情严肃的男人。

那个声音像是没有听到他的问话一般,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径直说着:“我可以让你进来,但是是否要见你取决于Lord的决定。”

“哥哥一定会见我的。”锥生一缕完全不担心的样子,似乎很不喜欢听到有人会质疑这件事。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随即说:“我明白了,但是在此之前,请你遵守我们的规定。”

“嗨嗨~~我明白。”锥生一缕举起手,将视线转向面前站着的男人,“那么,你们的规定是什么?要交出武器?搜身?还是蒙住眼睛?快点吧,我等不及要见到哥哥了。”

男人抿了抿唇,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心底却有些异样的感觉。

这样轻易的放弃一切抵抗的可能,几乎是没有异议地将自己的人身安全交到他们手上……他就这么肯定不会受到伤害?

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锥生一缕轻轻笑了,伸出一只手指对着他摇了摇,眼睛里是全然的憧憬和信赖:“那可是我哥哥哦,我当然最了解他了。”

“Lord。”

敲门声响起,鲁路修转头看向大门:“什么事?”

“有入侵者。”

“哦?”这倒是稀罕了,鲁路修挑起眉,和菲尔斯交换一个眼神,随意地坐在沙发上,“什么人?”

“他说是特地要来见您的,自称锥生一缕,根据我们的比对,他的外表和锥生零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

“一缕?”鲁路修错愕,完全没想到会是他,刷地自沙发上站起身,引来菲尔斯的注视,“他现在在哪?”

“安纪大人已经允许了他的进入,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收缴了武器并且进行了安全检查,同时蒙上了眼睛。”

鲁路修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都已经找到这里了,蒙上眼睛又有什么用?安纪这是怎么了,在开玩笑?”

“是啊,太无聊了,就像稍微捉弄一下他。”房门忽然打开,拥有俏丽容貌的女孩子站在门外,扎着高高的马尾,身上是干净利落的军装,显得英姿飒爽,“你先下去吧。”

“安纪,你来了。”

门外的汇报人员向房间里的鲁路修敬了个礼,目不斜视地离开了,只留下宫本安纪一个人斜倚着门框,挑眉扫视着屋内一坐一站的两个人:“你们的问题解决好了?”

鲁路修无奈地一笑,宫本安纪总是有着作为女人独有的敏感,居然已经察觉到他们之间的问题:“一缕人呢?”

“马上就带来了。”宫本安纪虽然不满他转移话题,不过还是乖乖的回答道,“你想能够在哪里见他?会客室?”

“不,这里就好。”

鲁路修摇了摇头,宫本安纪却闻言皱起了眉:“鲁路修,那个锥生一缕说,你是他哥哥……是怎么回事?”

“我是零的哥哥,他和零是双胞胎兄弟,我当然也是他哥哥。”黑发紫瞳的少年轻轻巧巧地四两拨千斤,绕开了她的话。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宫本安纪眉头皱的更紧,连菲尔斯也不由地看向坐在沙发上悠然浅笑的少年:“鲁路修。”

“放心,我有分寸。”鲁路修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只说了这一句话,抬起一只手示意话题到此为止,宫本安纪和菲尔斯闻言不再说话。

当鲁路修出现这样的态度时,也就意味着他的决定不会再轻易地变动。

他不愿意说,谁也没办法从他嘴里得到一点信息。

“菲尔斯,你也先回去休息吧。”

鲁路修没有理会他们的沉默,抬头看向菲尔斯,商量的语气却隐含着不容拒绝的命令味道。

菲尔斯沉默了一下:“安全吗?”

“放心。”

“那么,我告退了。”

金发蓝眼的纯血种转过身,离开房间,宫本安纪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鲁路修,咬了咬牙,跟着他退了出去。到了门口,还是不放心地添了一句:“有事就说一声。”

鲁路修点点头,安抚地朝她笑笑,看着她关上了门,整个房间回归寂静,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呼吸。

锥生一缕,这个时候忽然来找他……是为了什么呢?

锥生一缕推开门,简洁明快的房间里布置安排都极具创意,他匆匆扫了一眼,每一件摆设都不是凡品,充分显示了房间主人不同寻常的品味和雄厚的实力。

黑发紫瞳的少年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手中正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氤氲的雾气晕开了他精致的眉眼,一双颜色纯净到不可思议的深紫色眼睛正看着他。

“一缕。”

鲁路修看着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过来坐。”

锥生一缕关上门,没有按照鲁路修的吩咐坐在他对面,反而毫不客气地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侧身望着他。

鲁路修对他的动作一笑置之,似乎他本应该如此,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伸手替他倒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要喝茶吗?”

锥生一缕在见到他之前总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是真的面对面坐在一起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什么都不重要了,语言已经失去了作用。

他只想像现在这样坐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安静地听他说话,看着他长长的睫毛被茶杯里蒸腾而起的雾气打湿。

这就足够了。

锥生一缕捧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香溢满了整个口腔,眼睛忽然有种灼热的感觉,酸涩地几乎看不清楚面前的东西。

像这样两个人相对喝茶,安静而温暖的房间,灿烂的阳光照进窗子,给他一种他们还在阿修佛德学院里的错觉。

他和哥哥一起呆在学院里,相依为命,一起享受午后悠闲的小憩。

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他曾经以为他的一生就会这样下去,没想到却在多年后成为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

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还能够拥有这样的幸福。

这是一个奇迹,一个老天终于送给他的奇迹。

“哥哥……”

他轻轻地开口,生怕惊醒了梦境一样地小心翼翼,即使是在安静的房间里也只有离他最近的鲁路修勉强听得到。

少年的声音带着微微沙哑的涩意,轻微的哽咽着,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低头摩挲着手中的杯子。

鲁路修看着他,忽然就心软了,心底传来一点点痛楚。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他顺了顺锥生一缕微长的发丝:“一缕,怎么了?”

“没什么。”银发少年早已取掉了脸上的面具,笑容纯净而带着孩童的天真,水色溢满了那双清浅的紫色眼睛,“只是很久都没有和哥哥一起喝茶了。”

他看着面前的哥哥,他离他那么近,只需要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

你不知道我为了这一刻等待了多久,只为了这曾经充斥在记忆中的温暖,我情愿忍受一切。我曾经多么怕自己等不到你,我不止一次地想要成为吸血鬼,那样我就会有无限的时间来寻找和等待。

我不怕受苦,不怕疼痛,不怕永生带来的寂寞和空虚。

我只怕再也见不到你。

我的哥哥,你都不知道。

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一缕出现了哦~果然最爱哥哥的洛洛才是那个最令人心疼的孩子……

二更君~~~求鼓励!求撒花!

明晚接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