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八十二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7:05 字数:5920 阅读进度:82/112

锥生一缕打量着偌大的房间,视线定格在桌子上叠在一起的几张地图上,红色和蓝色的笔记在上面划出各种各样的标记,不由地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怀念的笑意。

“怎么了?”鲁路修问着,一边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顿了顿,才道,“闲来没事,拿了几张军事地图打发时间。”

“我知道,”锥生一缕说道,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柔和放松,“以前哥哥的房间里也总是有这些东西,虽然有更加先进的科技成品,但是闲下来的时候却还是更喜欢拿这些纸质的地图打发时间。”

鲁路修眼眸柔和了下来,也想起了当初在阿修佛德的时候,曾经悠然的学生生涯。他看着锥生一缕的眼睛,声音很轻和:“你都还记得?”

“当然,”锥生一缕眯起眼睛,慵懒的样子像是一只享受着阳光的猫,“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光是最重要的时光,当然会记得。”

鲁路修沉默片刻,他直起身,侧过头看着锥生一缕,声音低沉:“一缕,我一直都没有问你,你到底……记得多少?”

是和锥生零一样只记得零碎的片段,还是全部都记得?

“全部都记得,从我作为教团的杀人工具到我死去……”他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额角,脸上笑容不变,“这里,全部都记得。”

他死去……

鲁路修手指相交而握的双手不易察觉的收紧,他忘不了那个为了让他脱险而不顾后果的使用GEASS的洛洛,而面前的人,一直都记得吗?

“哥哥。”

手背上抚上温凉的温度,很舒服又不会令人感到突兀和不适。鲁路修猛地抬起眼,对面的男孩子微微侧着头,像是在疑惑着什么:“怎么了?”

鲁路修张了张口,一声抱歉就这样卡在喉咙,看着那双眼睛,无法吐露。

“……对不起,还有谢谢。”

手背上的手忽地收紧,鲁路修直视着他的眼睛,不允许自己有哪怕一瞬间的逃避。

这是他欠了洛洛的,这么久,穿越了时空和生死终于还是说出口。

锥生一缕抿紧了唇,脸上一直不变的温和笑意消失,满眼复杂的看着他,也没有说话。

鲁路修深吸一口气,声音低缓地继续说道:“你为我争取到的时间我没有浪费,我的目的已经全部达成,所以……”

“这就够了。”锥生一缕呼吸有些颤抖,努力笑了出来,“这就够了,哥哥不需要和我说这些……不需要的。”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鲁路修垂下眼睛,不知道说什么好,锥生一缕看着他,也没有说话。

“这样的话……我对于哥哥还是有作用的,对吗?”

鲁路修一僵,猛地抬起头,平静到几乎没有波动的问句,对方的眼睛茫然而无措,手上的力道几乎握痛了鲁路修。

他说:“如果我帮助哥哥达成了目的,哥哥就不会恨我了吧……会吗?”

鲁路修的心脏顿时痛不可抑,深紫色的瞳仁深处氤氲着难以言说的情绪,唇角因为抿紧而有些下垂。

在他以为娜娜莉死掉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在洛洛的心里腐蚀出创伤,即使到了现在都没有愈合。

“……一缕,”鲁路修凑近他,反手将他的手握在掌心,“你是我弟弟,你和零……都是我弟弟。”

他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牵挂,也不过是洛洛和CC,唯二可以证明鲁路修V布里塔尼亚存在过的人。

锥生一缕的眼睛迅速消失了那种孩子般的茫然和无措,一霎那显现出的那种尖锐的光一闪而逝,令鲁路修几乎以为是错觉。

有什么被深深地掩藏进锥生一缕的眼底,深深地埋藏着,无法探寻。

他看着鲁路修,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绽开天真的笑:“嗯,你是我的哥哥。”

鲁路修有些惊疑地仔细探寻他的眼底,一无所获,心里划过奇怪的感觉,还是点了点头。

锥生一缕笑着任由他看着自己,将一瞬间升腾而起的情绪藏得死死的,面上仍是无辜的笑。

锥生零,即使到了现在,你依旧要和我抢吗?

没关系,只有这一次,我绝不会让给你。

整整一天,鲁路修和锥生一缕一起呆在一起。

他们在花园里喝茶,看着庭园里繁花似锦的璀璨,带着茶香的雾气氤氲了两个人精致的眉眼。他们坐在白色的藤椅上聊天,从时下流行的小说聊到曾经的黑色骑士团,从印像派画家说到近年来最壮观的流星雨。

当锥生一缕低头喝茶的时候,鲁路修恍然发觉,当初那个被当做工具养大的少年已经不复存在了,当初的洛洛有一种什么都不懂的残忍和天真,青涩的令人惊愕。而如今坐在他面前的少年可以自信地侃侃而谈,明显受到过很好的引导和教育,杂博而练达,他已经知晓了世故人情,而不再是当初除了GEASS一无所有的杀人工具。

“洛洛……”鲁路修喃喃低语,垂下的额发遮住了眼睛。

“什么?”锥生一缕正说得高兴,忽然听到一声并不清晰的低语,疑惑地望过来。

“不,没什么。”

鲁路修抬起头,柔和的笑容没有半点异样,和锥生一缕记忆里的样子没有半点区别。

锥生一缕,你到底……

“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呢。”锥生一缕不疑有他,抬起头,天空那种透彻的蓝已经被夕阳染成一种温暖而凄艳的红,斜晕在天际,划出一道令人惊叹的华彩。

“时间过得很快。”鲁路修同样抬起头,和他一起看向艳丽的火烧云,“你要回去吗?绯樱闲还在黑主学院吧?”

“嗯,”锥生一缕点点头,眼底却带了不情愿,轻轻撇了撇嘴,声音里染上了一丝委屈,“哥哥这是要赶我走吗?”

鲁路修无奈地看着他:“……没关系吗?”

这就是变相地同意他今晚留在这里了,锥生一缕眼睛一亮,使劲点头,生怕他反悔一样:“没关系的!”

“我会通知安纪收拾客房。”

鲁路修没再说什么,抬起手看了看时间,率先站起身:“回去吧,起风了,夜里的雾气很凉。”

敲门声响起,正准备关灯睡下的鲁路修顿了顿,已经猜出了门外的人是谁,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起身打开了房门。

果不其然,银发的少年一脸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外。

“一缕……”鲁路修有些头痛地扶额,“不要告诉我你怕黑,不敢一个人睡。”

锥生一缕期盼地看着他,半点没有不好意思。

鲁路修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半晌叹了口气,侧身让他进来:“只此一次。”

银发少年已经走进了房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鲁路修无奈地看他一眼,关门前看了一眼走廊深处,有黑影一闪而过,接到隐晦的命令退回角落。

关上门转过身,锥生一缕已经毫不客气地占领了偌大床铺的一半领地,只穿着白衬衫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很少有这样的经历,鲁路修对身边多了一个人的感觉很奇怪,大脑始终紧绷着一根弦,尽管身旁的人很安分地躺在那里,没有过分地贴近也没有说话,还是令他觉得不习惯。直到下半夜,才缓缓地睡去。

“哥哥。”

半梦半醒间,有声音在叫他。

“什么?”

鲁路修有些模糊地应道,努力想要清醒过来,侧过头,只看到身旁的少年看着天花板,轻浅的紫瞳一片清明,闪烁着夜空的星点,唇角渐渐勾起柔软而干净的弧度。

“没什么。”

锥生一缕侧头看了看身旁快要睡着的鲁路修,听着对方逐渐平稳低缓的呼吸,闭上眼睛也可感受到那种令人安心的气息。

确定他睡着了,锥生一缕小心翼翼地抬起身子,凑近他。

真的很像一场梦,记忆里那个给了他身为人类而非工具的记忆的人,此刻就在他身旁。

手指小心翼翼地在对方的眉眼上方逡巡着,锥生一缕想起白天的相处,眼中的神色渐渐柔和。

“哥哥……”叹息般的语气,孺慕和眷恋交织在一起,形成最无法遗忘的深刻情感,“你错了呢。”

被隐藏起来的尖锐和冰凉显现出来,给月色中的银发少年添上一抹冷意:“我的哥哥,你的弟弟只能有一个人。”

“洛洛只有一个。”他轻轻地躺回去,声音几不可闻,“洛洛只会是我。”

“只有这一次,我不会再让给零了。”

“即使要杀了他,你也只能是我的哥哥。”

深夜,鲁路修忽然睁开了眼睛,眼底的神色清醒完全不像刚睡醒的样子,轻轻侧过头,银发的少年睡得像个孩子,天真而毫无防备的睡脸。

神色复杂地看了一会儿,鲁路修轻手轻脚地起床,小心翼翼地没有吵醒他,披上外衣走出房间,房门在身后没有一点声音的关上。

幽静而空无一人的走廊里,鲁路修倚墙而立,一手按着太阳穴,闭着眼睛。他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锥生一缕和锥生零,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洛洛。

很显然,锥生一缕拥有洛洛的全部记忆,而锥生零身上则有着清晰的令人无法忽视的C的痕迹。

洛洛不可能是两个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难道是双胞胎的缘故吗?

他必须尽快看清楚,绯樱闲已经出现,锥生一缕和锥生零已经到了兵戈相见的地步了。截然不同的立场,他必须选择一个人。

高速运转的思维在逐条分析比对,一点一点试图在纷杂混乱的线索中找出那个真正从他身边走失的孩子。

杂乱的思维令太阳穴隐隐疼痛,鲁路修闭着眼睛微微咬牙,这种时候如果CC在,就会轻松很多,只可惜……

一只手接替了他手上的动作,力道恰到好处地抚着他的太阳穴,缓和了刺痛的神经。鲁路修闭着眼睛,眉眼却渐渐地舒展了开来,不需要用眼睛确认,对方的气息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

“菲尔斯,你来了。”

放松身体,鲁路修和墙壁之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英俊的金发男人小心地将疲惫的少年揽在怀里,放松了身体任他靠在自己身上,十指放松了力道为他按着太阳穴。

“睡不着吗?”

“嗯,”鲁路修闭着眼睛,轻轻地应了一声,“……他们太像了。”

菲尔斯没有说话,他的王不需要他提出建议,只需要一个可以放松依靠倾诉的地方。

一只手探向身后,菲尔斯立刻抓住,鲁路修仰着头靠在他的肩膀:“我没有时间了。”

玖兰枢的棋局已经开始,不容他在游移摇摆。

菲尔斯却轻嗤一声,不屑而倨傲地冷笑。

鲁路修暗叹一口气,睁开眼睛转过头,直视着那双湛蓝:“回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菲尔斯安静地看着他,没有说什么,听从他的命令消失在了走廊。

鲁路修靠着墙壁,冰凉的触感可以给他想要的冷静和理性,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鲁路修眼睛也不睁地拿起来,接听放在耳边。

“鲁路修,是我。”

磁性的声线带着低沉的优雅,透过电话响在耳侧,鲁路修唇角微微勾起:“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你又没来上课,一条都已经快要放弃了。”

轻轻的笑意萦绕在耳边,鲁路修唇边的笑意扩大:“是吗?替我跟他说声抱歉。”

“嗯。”

轻轻应了一声,两边都沉默了下来,幽静的走廊里空无一人,有些过分的安静,鲁路修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以及电话那头传来的深沉低缓的呼吸。

只是这样安静地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就有一种难言的温馨和缱绻:“鲁路修。”

“什么?”

“我想你了。”

深紫色的眼睛睁开,在走廊里划出最纯粹的色彩,鲁路修低下头,低笑出声:“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刚刚分开只有两天。”

“没错。”对方的声音里也蕴着笑意,“中国有句话非常有意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哈,”鲁路修无奈地摇摇头,“放心,我会很快去黑主学院。”

“嗯,我等着。”

“那么,晚安。”

“晚安。”

玖兰枢走在夜之寮的走廊里,听着挂断的电话,在一扇门前停下脚步,嘟嘟的挂断音令他想到对方收起手机,顺手放到一边的那种总是透着有条不紊味道的动作。

勾起唇角,玖兰枢手指一翻,手机消失在掌心,顿了顿,伸手打开了面前的门。

这间房间的主人刚刚还在和他通话,暂时不会回来,可是这间房间里却没有因此而缺少应有的生活气息。

玖兰枢一眼扫过整个房间,视线定格在看到他出现而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的绿发少女身上。

“玖兰先生,主人不在,你……”是不是等他回来再来?

CC不自觉地朝后缩了缩,有些畏惧的看着堂而皇之地坐在沙发上的人。

她不喜欢这个人身上的味道,那种猎食者的气息对于目前一张白纸一样的CC来说太有存在感,总是让她不敢直视那双看似优雅温和的暗红色眸子。

鲁路修在的时候,这种被当做猎物盯上的感觉会降到最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个黑发紫瞳的少年有着足以和他旗鼓相当的气势,无形中会分摊掉那种强悍到霸道的存在感。

可是现在,鲁路修不在,于是这种侵略性极强的感觉上升到最高,令CC本能地有些颤抖,几乎不敢看他,下意识地躲在最远的角落里。

玖兰枢挑了挑眉,看着对方戒备地躲进角落,双腿交叠,随意坐在那里的姿态看起来慵懒而优雅,带着一种极吸引人的魅力。

暗红色的眼睛打量着在他的视线注视下有些颤抖的女孩子,唇角轻微的弧度仿佛是在估量着什么:“你……”

似乎有些犹疑,玖兰枢只说了这么一个字就停住了,CC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下文,小心地问道:“什么?”

“不,没什么。”玖兰枢摇了摇头,刻意压低的声线有种诡异的诱惑和轻微的讥讽,“只是忽然觉得……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虽然乍一看起来是白纸一样的眼神,但是仔细望过去,你会发现金色的眼底有着渐渐积累起来的漠然和冷淡。

对方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那种冷漠顿时扩大到极致,令玖兰枢兴味地挑起眉,看着对方瞬间好像变了一个人。只一瞬,那种冷漠又变成了毫无所觉的天真,那是真正的空白才会有的干净色彩。

“……什么?”

她似乎不不知道刚刚自己的变化,奇怪地微微侧过头,迎上玖兰枢打量的目光。

“呵,真是有意思。”玖兰枢轻笑出声,眼神里渐渐透出一种无坚不摧的锋利,“我不管你是真的什么都不懂还是假装,我只是想来告诉你。”

身体前倾,纯血种的君主眉目间露出一种不容许挑衅的权威和震慑:“鲁路修现在和我在一起,无论你们以前发生过什么,哪怕他可以为了你毁掉猎人协会,但是现在,他属于我。”

“明白了吗?他是我的。”

“我可以容忍你的存在,可是,我们之间没有你存在的余地。”

他站起身,似乎连看都不愿意看呆愣住的少女一眼,下一秒,已经出现在门口,打开了房门。

“你最好就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否则一旦醒过来,我就不得不让你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绿发少女在他走后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力量,蹲□,颤抖着抱紧了自己的身体,死死地咬紧牙关。

刚刚那个人泄露出来的那份杀意,好像黏在皮肤上一样,令人坐立不安地恐慌着。

如果可以他会杀了她,毫无疑问。

牙齿在轻轻地打颤,CC蹲在角落里,一个最熟悉的呼唤自唇间溢出——

“主人……”

作者有话要说:两章合并成一章了,让大家久等了~~~~

和一缕同床共枕哦!玖兰枢大人对CC的存在当然是有敌意的!但是,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很难说鲁路修会选哪一个~~~~

PS,明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