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八十三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7:06 字数:3681 阅读进度:83/112

太阳明晃晃地照在头顶,日间部的学生穿梭在校园里,女孩子三三两两地走在教学区的走廊里,天真而简单的快乐。

日间部生机勃勃的时候,正是夜间部最寂静的时刻。鲁路修从日间部的学生注意不到的小径中走向夜间部,从古怪的守门人面前目不斜视地经过,推开华丽的大门,走进哥特式的夜之寮。

空旷的大厅非常安静,现在正是夜间部的吸血鬼门沉眠的时间,鲁路修缓步走上楼梯,面无表情地想着事情,大脑在高速地运转,沉稳的脚步成为整个建筑里唯一的声响。

刚刚踏上二楼,正要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一双手臂突然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身。鲁路修一惊,对方已经用刚刚好的力道将他揽进了怀里,后背撞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已经熟悉了的淡淡的蔷薇香气暴露了身后人的身份,瞬间安抚了鲁路修被他突然袭击吓到的情绪,放松地靠近身后人的怀里,鲁路修将脑袋倚在他的肩膀:“枢。”

“你回来了。”黑发的纯血种比鲁路修稍微高一点,动作小心而珍爱地将他抱在怀里,凑在他耳边,轻轻地在他脸颊印下一个吻。

“这个时候,怎么没在睡觉?”鲁路修转过身,望进那双暗红色的眼睛。

“知道你回来了,我怎么会还在睡觉?”玖兰枢看着他,眼睛里的神色深邃而温和。

鲁路修无奈地笑了笑,也对,这整个夜之寮恐怕所有的吸血鬼都已经知道他回来了。

“你要回房间?”玖兰枢抬起眼,看了看不远处的房门。

“当然。”

“唔,这个时候,CC恐怕也还在睡吧?你这样进去不会打扰到她吗?”

鲁路修看着他挑了挑眉,没有说话,等着他的下文。

果不其然,玖兰枢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儿,提议道:“这样吧,你先到我房间里好了,等CC醒了再回去。”

鲁路修忍不住笑出来:“喂喂,你这是在替我做决定了?”

玖兰枢看着他的笑容,唇角慢慢地上扬,眼睛出现一种明亮而温暖的红色,温柔而缱绻,放慢的声音有一种低沉的磁性:“那么,你同意吗?”

鲁路修侧头轻笑:“却之不恭。”

下一秒,两个人同时消失在走廊里,夜之寮重新回到几分钟前的那种安然死寂。

“先休息一下吧,”鲁路修眼前一晃,就已经身处玖兰枢的房间,回过神,纯血种的吸血鬼正按着他的双肩让他坐在沙发上,“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温和的力道,却令人无从抵抗,鲁路修顺着他的力道坐下去。身侧的沙发微微下陷,玖兰枢就坐在他身边,手指轻轻地抚上他的眼睛,暗红色的眼底有着隐隐的心疼:“很少见你这样疲惫的样子,眼底都有黑眼圈了,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吗?”

手握住他抚着自己眼睛的手,鲁路修心底一暖,轻轻地摇了摇头:“还好,只是有点事情要考虑清楚。”

玖兰枢没有再问什么,看着他,忽然反握住他的手,稍稍用力。鲁路修完全没有防备,也没有反抗的力量,就这么被他拉倒在沙发上,还没反应过来,头已经枕在他的腿上,睁开眼睛就是玖兰枢英俊的脸庞。

“枢……”不适应这种姿势,鲁路修微微皱眉撑起身子想要抬起身,却被一双手按住了肩膀。

“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稍微休息一下。”玖兰枢将他按回去,目光温柔却不容拒绝。

鲁路修看着他的眼睛,四目相对,慢慢地放松了身体。

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阳光,房间里被壁灯柔和的光线照亮,并不刺眼,很舒服的光亮。宽大柔软的沙发上,一双同样容颜精致的少年坐在上面,黑发紫瞳的少年躺在放松身体沙发上,将另一个人的腿当做枕头,有着暗红色眼瞳的年轻男人疼惜地看着他,一只修长的手抚上他的眼睛。

“休息一会儿吧,我在呢。”声线优美的嗓音带着隐约的呵哄和爱护,低沉而令人沉醉。

鲁路修的视线被他的手掌遮住,慢慢的闭上眼睛。玖兰枢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对方长长的睫毛刷过掌心,带来轻轻地麻痒,心底似乎被一根羽毛拨弄似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房间里一片安静,玖兰枢低下头,静静地看着鲁路修的脸庞,聆听着他逐渐低缓的呼吸,神色宁静,眼神眷恋。

天色渐渐晚了,玖兰枢一手拿着书心不在焉地看着,一只手好玩似的绕着鲁路修的发丝,看着墨色的发丝缠绕在白皙修长的指间,强烈的对比有一种略显奢靡的艳丽。

门外有动静,玖兰枢看了看还在休息的鲁路修,抬起头,目光朝门口望去,威压控制地极好的隐隐扫向门外站着的人。

一条拓麻举着的手顿时僵在那里,他刚想提醒里面的人上课的时间到了,却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一阵巨大的压力几乎令他呼吸凝滞。举起的手缓缓地放下,一条拓麻沉默地站在门口,转身离开。

“一条?”架院晓疑惑地问道,怎么只有他一个人下来了,他不是去叫人了么?

“枢现在不想让我们打扰,我们先去上课吧。”金发碧眼的少年笑容不变,不等他们再问,率先朝夜之寮门外走去。

鲁路修应该还在里面吧?所以枢不想让他们打扰,看来枢大人真的很喜欢鲁路修。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玖兰枢偶尔翻书的声音和规律清缓的呼吸,玖兰枢盯着书上的一句话,察觉到什么,移开视线望向腿上躺着的人。

“醒了?”呼吸的频率变了。

“嗯,”鲁路修睁开眼睛,深紫色的瞳孔里还带着初醒的迷茫,为一向清透干净的瞳仁染上一丝朦胧的迷雾,刚刚睡醒的少年不见了往日里的沉静理智,毫无防备地看了看四周,才将视线重新转回了玖兰枢身上。

“几点了?”被厚厚的窗帘遮挡住的窗户看不出外面的天色。

玖兰枢一直看着他刚醒的时候那种平日里绝对见不到的柔软,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还早。”

鲁路修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我应该睡了不短的时间。”

玖兰枢看着他,悠然地靠向身后的椅背,唇角微微上扬:“没关系,不用管那些。”

他伸出手顺了顺鲁路修睡得有些乱的黑发,很享受柔滑的发丝在指间缠绕的触感:“我总觉得很久没有和你好好说说话了,不用管其他那些事,陪我待一会儿。”

鲁路修闻言沉默片刻,又躺了回去,手指捉住他还在把玩自己头发的手:“谈什么?”

玖兰枢放下书,俯□在他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最近好像很忙?”

“嗯,”鲁路修似乎想到了什么头疼的事情,反射性地皱起眉,手指揉了揉太阳穴,“骑士团的事情积累了不少,中东那边的形势有变,很多事情都必须尽快处理。”

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夜以继日地批阅着文件,浏览最新的信息。这件事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他,他是王,这是他的责任和义务。本来这些事情也没什么难的,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紧张的生活,主要是心里还一直记着洛洛和CC的事情,难免有些分}身乏术。更何况,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说不上具体是什么,却总是让他安不下心,即使是在睡梦中也很不踏实。

一只手指按在皱紧的眉心处,轻轻地揉开他皱紧的眉头,抬起眼,正对上那双暗红色的眼睛:“不要皱眉。”

“什么都可以解决,别皱眉。”

那双眼睛里的温柔和坚定渐渐安抚了有些躁动的内心,鲁路修直直地望进那双眼睛,深深地看进那眼眸深处岁月凝聚下来的从容和淡然。

“嗯。”他轻轻地应了一声,舒展了眉眼。

“对了,枢。”鲁路修忽然想起了什么,坐起身,侧头看着他,“你和黑主优姬到底是什么关系?”

玖兰枢一愣,笑意弥漫在眼角眉梢,掩都掩不住:“你吃醋了?”

鲁路修觑他一眼:“不是,只是觉得你和她之间的关系有点怪怪的,而且她和你的相貌也很像不是吗?”

该不会……

“她是我妹妹。”玖兰枢不再逗他,解释道,将玖兰家隐藏了多年的秘密和盘托出,“同父同母的亲生妹妹。优姬是玖兰家的纯血公主,当初为了躲避元老院和另一个人,母亲以生命为代价使用了禁术,封印了她身上吸血鬼的血液,希望让她以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的身份活下去。”

虽然有所察觉和猜测,可是真的听到的那一瞬间还是难免惊愕。鲁路修低下头,沉思:“所以……”

心底的不安在扩大,有什么事情,被他忽略了。

玖兰枢安静地看着他,看他深紫色的瞳仁里神光飞转,清透的眸子下掩盖着多少心思。

忽然,他伸出手抓住了玖兰枢的衣襟:“那么红玛利亚……”

“她是绯樱闲,”玖兰枢顿了顿,握住他的手,说出他不知道的那个信息,“……我们有着同样的敌人。”

企图控制纯血种的元老院,还有将纯血种的命运推向疯狂的那个人——玖兰李土。

暗红色的眼睛杀意转瞬即逝,鲁路修却分毫没有注意到,他的思绪已经全部被突然得到的信息吸引了过去。

绯樱闲和玖兰枢同样的敌人,只会是元老院或者和元老院站在同一立场的人——或许是某个纯血种,元老院对于他们这些真正强大的纯血种而言并不足为惧。

同样的敌人,连玖兰枢都不得不蛰伏在这个学院里积聚力量的敌人,绯樱闲能够战胜的可能有多大?

那么她来到这里的目的是……

黑主优姬是玖兰家的纯血种,锥生零是被她咬过的吸血鬼猎人,优姬、零、一缕、绯樱闲、玖兰枢……

眼睛突然睁大,糟了!

鲁路修猛地站起身就要往外冲——

零!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这章很温馨吧?枕着大腿睡觉神马的,不是很甜蜜吗?

绯樱闲同学就快领便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