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九十二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7:18 字数:6364 阅读进度:92/112

“枢,我可以进来吗?”

门外响起礼貌的敲门声,少年清亮的声线响起,玖兰枢头也不抬地随口答道:“进来。”

一条拓麻走进房间,笑眯眯的样子永远像是不知人间疾苦的邻家哥哥,温和从容,哪怕发生天大的事情,脸上永远都带着笑。

“有什么事吗?”

“KING的人来学校了。”一缕站在门内不远的地方,没有再靠近软榻上的玖兰枢,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今晚的玖兰枢有些……躁动而焦虑,“现在估计已经进入了学校,嘉南大人也在其中,他们是按照正式程序进来的。黑主理事长亲自批准的准入证明,现在他们的车马上就要到夜之寮了。”

“菲尔斯也来了啊,”玖兰枢手上的动作一顿,玩味地弯起唇角,“他们来了多少人?”

“大概……35人以上。”

这才是他特意前来向玖兰枢汇报的原因,以往每次鲁路修的部下要找鲁路修的时候都不过是让渡边优臣或者其他人进入黑主学院,即使是鲁路修想要回到King集团的东京基地,也是让King的人在门外接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King集团突然派了这么多人来大张旗鼓地进入学院,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玖兰枢终于抬起头,看了眼面前站着的一条拓麻,随即转过头看向窗外明亮的阳光,灼热的光线令他不自觉地眯起眼。

是出了什么事吧?记得鲁路修曾经说过,中东战场情势不稳,而且前不久也确实有人类派出杀手潜入黑主学院刺杀他……

“鲁路修怎么说?”玖兰枢修长的手指抚着唇,轻声问道。

“他应该在房间里,可是我敲门却没有人应,我也不敢去擅闯他的房间,所以不太清楚。”

房间里陷入沉默,一条拓麻看着玖兰枢,他看着窗外,好像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枢?我们……”

“告诉守门人,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他们是来接鲁路修的。”玖兰枢站起身,撩开窗帘的一角,顿了顿说道,“……不用了,他们已经来了。”

一条拓麻快走两步来到窗边,睁大了眼睛朝外望去。夜之寮华丽的雕花木门外,长长的车队停在那里,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身材高挑的金发男人正看过来,一条拓麻可以看到他湛蓝色的眼睛里,那种令人心醉的,仿佛天空一般的纯净色彩。

菲尔斯嘉南,效忠于鲁路修兰佩鲁奇的吸血鬼始祖,纯血君王。

暗红和湛蓝隔着远远的距离遥遥对视,两个同样容颜俊美的吸血鬼清晰地看得到彼此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敌意,一条拓麻屏息退后一步,躲开了两个人之间看不见的对抗。

俊俏的脸颊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凝在额头,一条拓麻努力调整着呼吸,低下眼睛不敢再抬头。

这不是他能够轻易涉足的战场。

菲尔斯率先移开了视线,几步迎上前去,他的前方,黑发紫瞳的少年正快步走出夜之寮,身后跟着绿色长发的少女。他们简单地说了几句,CC已经先他们一步上车了,鲁路修若有所觉地转过头,目光遥遥望向玖兰枢站着的窗口。

夜之寮的君主美丽的暗红色眼睛柔和了下来,漂亮的红色瞳仁清亮而温柔,他缓缓地勾起唇角,以他的视力,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心爱的少年的一切动作。果不其然,下一刻,电话的铃声响起。

玖兰枢依旧看着窗外,接通了电话:“喂?”

“枢,是我。”

“我知道,要出去吗?”

“嗯,临时有点事情,我和CC要回基地一趟,很抱歉没有提前通知你,但是我会尽快回来。”

“不需要这么客气,鲁路修。”叹息般的声音,玖兰枢声音温柔,“比起这些我更担心你,你甚至都没来的及提前通知我一声,一定是遇到了比较麻烦的事情吧?需要帮忙吗?”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中东战场又出了变化,很轻易就解决了。”鲁路修驻足在树下,看向玖兰枢的方向,玖兰枢看得到少年漂亮的紫色眼睛里的骄傲和自信,“相信我的实力,我会很快回来。”

“……好,我会在这里等你。”

“那再见。”

挂掉了电话,玖兰枢看着鲁路修坐上那辆车,车队迅速地离开了黑主学院:“一条。”

“什么?”

“去查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鲁路修在敷衍我,一定是遇到了他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我要知道。”

“是。”

一条拓麻转身出去了,玖兰枢一只手放在窗棂上,望着鲁路修离开的方向,掌心的手机被一点点握紧。

鲁路修,你可以更相信我一点。

“鲁路修,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安纪。”鲁路修走进大厅,随手脱下外套交给迎上来的宫本安纪,转头看向一旁的爱丽丝,“爱丽丝,我要最新的战略计划和地图,把近期的小型战役和需要注意的事情的资料给我,要快。”

“是。”

“优臣,通知宗秀,等一下我会和他视频通话。”

“我会去安排。”

“安纪,我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可以帮我和CC准备一下吗?”他朝CC歪了歪头,“这个女人是一定要吃披萨的。”

“我知道了,很快就会准备好,你先上楼休息一下吧。”大姐姐一样温柔的宫本安纪笑笑,随意地看了看一直沉默着的CC,转身去准备食物。

“啊,对了,不需要再准备房间,”鲁路修一句话,令大厅里所有人都顿住了动作,“CC和我一起就可以了。”

“啊,这个……”宫本安纪脸上是掩不住的惊诧,吃惊地看了看CC,又看了看鲁路修,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们……那个……”

渡边优臣推了推眼镜,反光的镜片遮住了墨色的凤眸,看不清楚神色,连一向有些淡漠的爱丽丝都抬起头看过来。

“好了,都去忙吧。”菲尔斯自门外走进来,看了一眼大厅里愣住的众人,吩咐道,“安纪,按鲁路修说的做。”

像是说了解除魔咒的话语,所有人好像刚刚的惊愕不存在一样地活动起来,鲁路修轻轻地笑起来:“菲尔斯。”

金发的高挑男人湛蓝色的眼睛看了看他身后的CC,没说什么,只是安静地跟在他身后,随着他回到房间。

“你就是CC,你醒了。”菲尔斯站在鲁路修身后,看着坐在对面的绿色长发的女人,这样说道,其中的笃定令CC不由地看向他。

CC唇角勾起妖媚的弧度,绿色的发丝在身上勾勒出妖娆的曲线,淡金色的眼睛斜上挑着看他:“是啊,鲁路修的契约者。”

“说起来,我们应该是一样的,”她像是想起来什么说道,“我也和鲁路修签订了契约。”

菲尔斯垂在身侧的手忽的握紧,面上却是不显,目光沉沉地看着她:“这些我都不在意,重点是鲁路修身上的CODE 究竟是怎么回事?”

CC顺着发丝的手一顿,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表情里多了份认真:“你是真的很关心鲁路修啊,菲尔斯。”

菲尔斯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锐利的目光暗暗地给对面的女人施加了不少压力。

“放心,我有分寸。”

“那就请你说出来,鲁路修身上的CODE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说。”菲尔斯话音刚落,CC看都不看他一眼,毫无转圜余地的一句话立刻撂了下来。

果然是任性的女人。鲁路修忍不住笑起来,暗暗警告地看了CC一眼,让她收敛一下,意料之中看到对方完全无视的眼神。

深紫色的眼睛里闪过纵容和宠溺,鲁路修无奈地一笑,转头对着脸色不善的菲尔斯道:“不用理她,这女人自从我认识她起就这个样子,如果不任性就不是她了。”

“其他是我都可以不计较,只有这件事,我必须要问清楚。”

菲尔斯看也不看劝他的鲁路修,一双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CC。

鲁路修收了笑,深深地望进他的眼睛,湛蓝色的眼睛蕴着深沉的底色,已经凝成了令人心惊的深蓝,近乎黑色的冷蓝。

菲尔斯,果然你还是不在怕吗?

鲁路修抿了抿唇,再没有办法说出一句话,垂下的眼帘在白皙的脸颊上映出一片美丽的阴影。

CC清凌凌的眼睛看了看鲁路修,又看了看菲尔斯,淡淡地开口:“放心,他死不了。”

“你的契约和我的契约,他都会遵守的。”自唇间吐出的低低的呢喃,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什么?”鲁路修没能听清楚她的话,疑惑地问道。

“不,没什么。”

CC看着菲尔斯,她知道,身为纯血种的菲尔斯听得到。

金发的男人微微眯起眼,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安纪。”

正端着托盘朝楼上走去的宫本安纪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走过来的渡边优臣温和地笑了:“优臣,已经通知了宗秀了?”

“嗯,都安排好了。”双黑的少年推了推眼镜,扫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鲁路修的早饭吗?”

“嗯。”宫本安纪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两人的目光同时停留在一盒明显不太适合作为早餐的披萨上面。

“优臣,CC她……”宫本安纪犹豫着开口道,少女的声音里有着难得一见的踌躇。

“什么?”

“她和鲁路修很亲密呢,”托着餐盘的少女垂下眼,轻轻地开口道,“居然住在一个房间,你说会不会……”

“无论怎么样,只要是鲁路修做出的选择,就可以。”渡边优臣很清楚她在问什么,平静而肯定的语气打断了她的话。

“啊,是啊,”宫本安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是呢。”

“只要是他选的,都好。”

阳光照射在城市的小巷,石板路上行人三三两两地走过,露天咖啡厅里,黑发紫瞳的少年坐在阳伞下面,拿起一份报纸在悠闲地浏览着。他面前摆着。两杯咖啡,看起来似乎在等人,少年俊秀的外表已经令咖啡厅里的女服务生红了脸,不停地回头,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

“哥哥,我真没想到你会约我出来。”一个银发紫瞳的高挑少年走了过来,英俊的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看起来阳光帅气,令附近本来就偷偷注视着鲁路修的女孩子们一阵阵小声地尖叫。

“一缕。”鲁路修自报纸中抬起头,温和地笑了笑,示意他坐在自己对面的位置上,“我给你叫了卡布奇诺,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当然喜欢!”少年捧着杯子连连点头,惊喜地看着鲁路修,孩子气的动作令鲁路修轻笑摇头,“哥哥还记得啊,我最喜欢喝卡布奇诺了。”

低头喝咖啡的少年没有注意到对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深沉的紫色眼睛有一瞬间的暗淡,又在他抬头之前恢复了清澈见底的澄澈。

他当然会记得,洛洛总是喜欢在他看来有些太过甜腻的卡布奇诺,而有着洛洛记忆的锥生一缕,同样喜欢着这种咖啡。

像是因为心里太苦,本能地向往着甜蜜幸福的明天。

“哥哥联系我的时候,我实在是太高兴了,真是意外的惊喜。”银发的少年轻轻歪着头,微长的发丝被一根红绳绑起来,发尾垂下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响起清脆的铃声,格外引人注目。

“这么奇怪吗?我有你的号码,叫你出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鲁路修扫了一眼那个铃铛,很眼熟,他很清楚那个铃铛的原本归属。

“啊,我只是,只是以为……”少年嗫嚅道,低下头,好像不敢看他

“什么?”鲁路修身子前倾,想要听清楚他的话。

“我以为你生气了,”锥生零垂下眼睛,有些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可怜,声音很轻,“那天晚上你看到我拿刀指着零,都没有理我……”

鲁路修听清楚了这句话,于是也沉默下来。

“一缕,我清楚你的不安和强烈的想要拥有一个疼爱你的人的愿望,可是,为什么要把矛头对准零?”也许他不该提起这个话题,鲁路修考虑再三,还是沉声开口。

他想开解一缕,他想让一缕想明白,他不希望这两兄弟只是因为顾忌他而保持岌岌可危的和平。

就在今天,他想做最后一次努力。

“零就是你一直想找的人,他爱你。虽然有误会,可是血缘是斩不断的。你们注定这辈子是兄弟,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刀剑相向?”鲁路修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锥生一缕放在桌子上的手,“承认他,真的这么难吗?”

锥生一缕低垂着头,长长的额发挡住了他的表情,令鲁路修无从猜测他的心思。

“那哥哥呢?”他忽然开口,“你是我的哥哥吗?”

“当然,我早就说过,我是你们两个的哥哥。”鲁路修忙握紧了他的手,安抚地笑道。

“……可是哥哥,你错了。”

锥生一缕抬起头,鲁路修从来没能想到,他的脸上,会是这样深刻到空白的表情。

白皙英俊的脸旁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双眼睛,轻浅的紫色瞳仁里静静燃烧着的恨意,火苗一般,跳跃着,叫嚣着要吞噬一切。

他恨零。

看到他的眼睛的那一瞬间,鲁路修就明白了——已经无可挽回了。

面前的少年深深地恨着锥生零,这是一个死结,除非一方死亡,无法可解。

“你知道猎人的双生子诅咒吧?我们是双胞胎,从胎儿时期,就在互相抢夺。力量,关爱,周围人的注意,这几乎是一种无意识的掠夺,在兄弟的亲密掩盖下,这种争抢几乎是潜意识里的,根本无法停止。”

“哥哥,我必须杀了他。”锥生一缕站起身,探过身靠近鲁路修,一深一浅两双紫色眼睛静静对视,迎上鲁路修震惊的视线,“只要他活着,就会不停地抢走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我不可能和他和平相处,总有一天,我会一无所有。”

他这样说着,眼睛深处的火焰有种疯狂而悲哀的味道,苍凉无奈地几乎令人落泪。他看清了他们的命运,并且曾经试图挣脱,却发现自己不过是命运手中的玩偶,轻易就被打碎了一切幻想。

“你看,你本来是我的哥哥,可是有他在,你就不再属于我了。”鲁路修呆呆地看着他,几乎说不出话来,愣怔的看着对方几乎哭出来的表情。

可是他却是笑着的,锥生一缕特有的温柔笑意,带着泪水和痛楚的笑着。

“我找了你那么久,为了你放弃了一切,可是他甚至都不知道你的存在,却被你花费了整整十年找到。

“他什么都没有做,就占据了本来属于我的位置!他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我费尽力气也得不到的东西,健康,父母,老师的关注,就算他是我的兄弟,你要我怎么甘心?!”

“如果掠夺者可以这么轻而易举地得到原谅,那么让那些用尽一切力量都乞求不到的人怎么办?!”

鲁路修沉默,无言以对,他没有办法轻易地否定锥生一缕的话。面前的少年那么多年的努力和委屈,那么久以来的压抑和渴望,终于彻底爆发。

“如果我不再和他争夺,是不是连你都会被他抢走?”带着哭腔的声音,委屈的,令鲁路修的心刀割似的疼,“我不敢去赌,他已经杀了闲大人,如果再失去了你……我情愿不要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到底是什么样的痛,会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出生?

鲁路修不知道。

但他记得,当初只剩下娜娜莉的自己,在得知娜娜莉的死讯的时候,那种整个世界在面前轰然崩塌的绝望。

“哥哥……哥哥……”

银发的少年站起身,走到他身边,单膝跪下来。已经和他一样高的少年跪在他身边,将脸埋在他怀里,脆弱无助的像是个失去了保护的孩子。

鲁路修沉默着将他揽进怀里,感觉到衣服被一点点浸湿,锥生一缕的眼泪透过衣服贴在皮肤,带来阵阵燃烧般的灼痛。

“求求你,说出来,”锥生一缕埋在他怀里,极力压抑着哭泣,“求你,哥哥,说出来。

“告诉我,告诉他,我才是你找了那么多年的人,我才是洛洛。”

“我只有你了,哥哥,洛洛最爱的哥哥,一缕最爱的哥哥……求你,不要离开我……”

卑微地乞求着,十八岁的男孩跪在面前,紧紧地拥抱着他,用力到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可怜的乞求着最后一点怜爱。

鲁路修深吸一口气,渐渐收紧手,将他更紧地抱进怀里。低下头,下巴抵在锥生一缕的头顶,黑发紫瞳的少年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渐渐变得濡湿,沾染了水色,显得更加润泽纤长。

“我很抱歉,一缕,我非常非常抱歉。”他低下头,心疼地亲吻他的发顶,动作轻柔而怜爱,口中的话却令锥生一缕入坠冰窖。

鲁路修感受到怀里的身体渐渐僵硬,随即开始轻轻地颤抖。忍住心底里的疼痛,鲁路修努力张开口,破碎的声音轻轻响起——

“洛洛,不是你……”

锥生一缕的心底瞬间寂静无声,有破碎的声音,在心里不停地回响。

作者有话要说:午夜党更新~

两章合到一章了,各位亲记得留言哦~

我又欺负一缕了,我有罪……

PS.女王和KING的人见面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