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九十五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7:21 字数:3339 阅读进度:95/112

东京郊区,骑士团基地。

“唔!”

书房里忙碌着的菲尔斯脸色瞬间惨白,一向稳定而有力的手指颤抖不止,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刹那间血红一片。

“嘭!嘭!嘭!”

水晶吊灯还有偌大的落地窗,因为承受不住骤然外泄的力量而同时爆裂,整洁的书房顿时一片狼藉,墙壁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裂纹,高大的书架轰然倒塌,碎成一地的木片,书页纸张漫天飞舞。

血液在翻涌,心口剧痛,菲尔斯知道,他的獠牙已经不受控制地伸长,已然探出了双唇,如果此刻房间里有人看到他的话,恐怕会惊愕于他此刻令人惊恐的面目。

剥离了往日里蛊惑人心的美丽外皮,与其说是人,倒更像是鬼,抑或说,吃人的野兽——

真血契约。

鲁路修——! ! ! !

凌乱的脚步声自楼梯处传来,应该是渡边优臣他们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跑了过来,可是菲尔斯已经完全没有兴趣或是意识来应付他们了,血红的眼睛在金色的发丝下闪着骇人的光,暴长的尖锐指甲在桌面上留下可怖的抓痕。

下一秒,菲尔斯的身影已经不再是安然坐在桌后的样子,高挑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前,心念一动,厚实的木门在眼前碎裂成手指大小的碎片,在没有挡住他路途的可能。

菲尔斯抬起头,一个绿色长发,面色冰寒的女人出现在门后。

CC。

CC看着房门突然碎裂后出现在面前的菲尔斯,对他不同以往的骇人样子视若无睹,额头的CODE印记在额发间隐隐闪现着流动似的红光。她抬起眼,直直地看着菲尔斯那双更像是被激怒了的野兽一样的瞳仁,声音清冷,不容拒绝道:“带我去,只有我能救他。”

猩红的眸子仿佛被扔进一枚石子,漾开浅浅的涟漪,随即恢复了死寂。菲尔斯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力气大到CC白皙的手腕瞬间泛起了红肿的痕迹,CC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已经赶到了的渡边优臣皱着眉,一眼看到了房间里一片狼藉的惨状,倒抽一口气,随即对上菲尔斯像是失去了意识一般麻木冰冷的眼睛,猩红的瞳仁像是野兽,居然是竖瞳!

渡边优臣倒抽一口冷气,现在的菲尔斯完全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温和而又强势,总是带着笑意的纯血之君,倒更像是失去了挚爱的野兽!

没有理智,没有思想,只剩下麻木冰冷,和深不见底的恐惧。

恐惧。

渡边优臣瞬间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连呼吸都要停滞了——会让菲尔斯出现这幅样子,鲁路修他……

没等他问出口,菲尔斯和CC已经不见了,渡边优臣握紧拳头,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指甲狠狠地刺进掌心,疼痛唤回了此时已经一片混乱的思维和目前最需要的清醒。

再次睁开眼睛的少年墨色的凤眸清冷而自抑,所有的疯狂和混乱统统被掩埋进清醒的理智之下,他听到身旁的宫本安纪混乱的呼吸,明白她大概也猜到是什么事。

“不许哭!”渡边优臣从未有过的厉声呵斥道,宫本安纪呆呆地看着他,眼睛里还含着泪水,已经完全没有了主意,担忧占据了她所有的注意力,“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很难说,从现在起,基地进入最高戒备状态,你留在这里,基地里的事情暂时全部交给你——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最后一句仿佛饱含着无尽的重托,渡边优臣严肃凌厉的视线令宫本安纪找回了冷静,她深吸一口气,站直身躯行了一个无比郑重的军礼:“是!”

渡边优臣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大步朝着指挥室走去,宫本安纪跟在他身边:“准备好直升机,定位Lord的具体位置。立刻通知埃尔维斯和爱丽丝,让他们跟我走,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颗心不停地沉下去,渡边优臣觉得嗓子发紧,一双漂亮的墨色凤眸深不见底,薄唇紧抿。

Lord,你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放下电话,玖兰枢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红酒,醇厚的口感充斥了整个口腔。他望着夜色中飘零的雨滴,英气的眉紧紧皱起,暗红色的眼睛闪过一丝不安。

“枢,怎么了”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转过头,一条拓麻朝他举杯,绿宝石般的眼瞳里藏着试探,“你好像不高兴?”

玖兰枢摇了摇头,不高兴倒也没有,只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心底有个声音在隐隐地暗示着什么……

“那我就放心了,”一条拓麻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出了一口气,“爷爷以为你对这场宴会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很是担心,特意让我来问问你呢!”

玖兰枢心下闪过不少心思,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轻轻勾了勾唇角:“怎么会呢。”

“枢,为什么只是喝红酒?”一条拓麻将自己的杯子朝他的方向晃了晃,里面浓稠醇香的血液是吸血鬼的宴会里必不可少的饮品,而一条一翁举办的宴会,永远都会提供最甜美的鲜血。

血香诱惑着所有参加宴会的人的食欲,只有玖兰枢,整场宴会里地位最高的纯血之君,看都不看那些血液一眼,随手取了一杯红酒,令全场愕然。

看了看玖兰枢落在自己杯子上的视线,一条拓麻温和地笑笑:“难得出了学校,又见了这些血,恐怕大家都快忍不住了吧。”

因为玖兰枢的威信,没有吸血鬼会在学院里违反禁忌吸食人血,只有在离开学校的时候,夜间部的吸血鬼们才能够彻底的放开自己的本性,尽情地享用这些本应该在他们生活中处处可见的甜美食物。

玖兰枢收回看向杯子的视线,垂下眼帘没有回答,心里却对被盛放在高脚杯中的少女鲜血无动于衷。已经尝到了鲁路修那堪比纯血种的血液,再看这些,就觉得索然无味了。更何况,血族是用吸血的方式来表达爱意,他已经将所有的爱恋给了那个黑发紫瞳的少年,除了他的血,再不想其他人的血液。

想到那双深紫色的眼睛,玖兰枢只觉得再也呆不下去了,他想立刻看到鲁路修,看到令他满心牵挂的人。

“拓麻。”玖兰枢将手中的空杯子随手放在身旁的小圆桌上,“帮我跟一翁道个歉,我要提前回去了。”

“哎?”一条拓麻一愣,“这就回去了?”

“嗯,我想回去了。”蹙了蹙眉,玖兰枢勾起唇角,露出一条拓麻从未看到过的,如斯温柔的笑意,“我想尽快见到他。”

一条拓麻不再说什么,他知道玖兰枢指的是谁,夜间部里唯一的人类学生,玖兰枢现在的恋人——鲁路修兰佩鲁奇。

“我知道了,”一条拓麻同样将杯子放下,“我去和他们说一声,既然要走,就干脆一起好了。”

“不用,你们玩得尽兴一点,我一个人回去就好。”

下一秒,年轻男子的身影已经从露台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居然这么急啊,枢。”叹息似的声音落在空无一人的露台上,一条拓麻露出若有所思的浅浅笑意,将杯中的血液一饮而尽。

雨越下越大了。

离开热闹的宴会,越是接近学院,空荡荡的感觉就越强烈。玖兰枢坐在车里,望着窗外倾盆的大雨,灵敏到极点的听力充斥着雨声,视线中一片水色。

车子平稳地驶入黑主学院,玖兰枢心里的期盼也愈加强烈。

想要看到那个人,想要将那个单薄的身影揽进怀里,想轻声吐露他的思念,想要用力地吻上他的唇。

从接到鲁路修的电话时起就没有停歇过的念想,越来越强烈了。车里坐着的年轻男人看着窗外,精致的五官出奇的柔和,暗红色的眼睛如斯温柔,唇角浅浅地漾出笑意,整个人如同中世纪的油画一般,有一种近乎魅惑的美丽。

忽然,年轻男人眼中的柔软一顿,暗红色的眼睛沉了下来,随即他伸手打开了车窗。雨声顿时变得大了起来,滂沱的雨势顿时将男人的衣裤打湿,可是他却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样,微微扬起头,闭上眼睛像是在感受什么。

司机回过头,小心翼翼地说:“枢大人,您……”

玖兰枢猛地睁开眼,一双猩红的眼睛在暗色的车厢内闪着骇人的光,声音冰冷:“回去,不要走进学院一步!”

司机睁大了眼睛,玖兰枢的身影已然消失在车里。

一道白色的身影在黑主学院的校园里以风一般暴烈的速度飙过,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交织在树木和雨丝间。

玖兰枢朝着血腥味最重的地方奔去,刚刚在车里,车窗封闭了起来,大雨掩盖了大部分的味道,以至于直到进入了学院他才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

是鲁路修的血的味道,那种独一无二的,浩瀚如星海的味道。

深深地镌刻在他的灵魂上的味道。

鲁路修,正在大量流血。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三更估计要在十二点多一点的时候,各位亲等不了的就明天再看吧~

PS.下一章CC同样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