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第一百零六章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7:32 字数:3699 阅读进度:106/112

“玖兰枢,你是我无法反抗我的仆人,就凭你和你的走狗,又能把我怎么样?!”

狂妄的话语犹在耳边,玖兰李土却已经在血蔷薇的子弹下化为尘土。

蓝色的强烈光线映透了半边天空,银色的血蔷薇仿佛有了生命,绿色的藤条一圈圈的缠绕上锥生零的身体,像是在从主人身上吸取力量。

“辛苦了。”

玖兰枢收回望着天空的视线,就在刚刚,束缚了他整整十年的仇恨和杀意得到了解放。玖兰李土已经死了,元老院也被他彻底毁掉,从此以后,再不会有人虎视眈眈地威胁优姬。

终于能够松口气,自由地呼吸。从今天起,再也不用时时刻刻地计算着,不需要再压抑自己,不需要再伪装。

玖兰枢的生命,终于自由了。

“咔哒”一声响,是血蔷薇上膛的声音。

玖兰枢转过身,毫不意外地看到锥生零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

“下一个就是你了,玖兰枢。”银发少年的眼睛里弥漫着杀意,握着枪的手很稳,“不要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按着你的设计进行。”

玖兰李土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可是,一缕的死你也有责任。

“我当然知道,锥生零。”转过身直面着能够随时夺走他性命的血蔷薇,玖兰枢没有半点惧色,脸上仍是平日里那副温和的表情,“得到了不凡的力量,将玖兰李土化为尘土,你已经是最强的猎人了。我当然知道,一直恨着我的你,一定会在杀了玖兰李土的下一秒将枪口对准我。”

“我也知道,你无法扣下扳机。”

纯血种吸血鬼脸上浅浅的笑让锥生零戒备了起来:“什么?!”

手指在扳机上扣紧,锥生零咬紧了牙,手指眼看就要扣下,玖兰枢依旧定定地站在原地,没有半点躲避的意思。

“住手。”

金发的高挑身影出现在两人之间,伸手按下了瞄准了玖兰枢的枪口,湛蓝色的眼睛毫无波澜地望向锥生零:“你不能杀他。”

“为什么?”锥生零眯起眼,看着突然现身的菲尔斯,等着他的解释。

“他是鲁路修的恋人。”菲尔斯暗下眼眸,沉声道。

至少现在是。

锥生零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说什么?!”

菲尔斯垂下了手,望着他没有再说话。

杀意消退,锥生零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他是纯血种的吸血鬼!”

“我也是。”菲尔斯静静地说道,“你也是吸血鬼,同时也是猎人。锥生零,你以为鲁路修会在意这些?”

锥生零沉默,鲁路修从不在意这些。从他说出“无论是吸血鬼还是猎人,你都是我的弟弟”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这是鲁路修自己的意愿,没有人能够违背他。而且,他现在有了完整的CODE。”菲尔斯接着说道,“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脆弱,总有一天,他会不愿再和人类打交道。你应该庆幸你现在是吸血鬼,锥生零,否则总有一天,连你也会离开他。”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那个表面上无所不能、本质却异常温柔的少年,他会有多难过?

锥生零沉默许久,终于无话可说。他最后看了玖兰枢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一缕还在等着他。

黑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可是这并不能影响到锥生零的视线,打开门的一刹那,视线已经锁定了独自坐在床边的鲁路修。

白色的衬衣和黑色长裤显出少年单薄的身影,锥生零皱了皱眉,随手拿起一旁的风衣,走到他身边为他披上。

“夜里凉,至少多穿件衣服。”

轻微的举动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少年,鲁路修抬起头,有些无力地朝他扯了扯唇角,随即又低下头,望着躺在床上已经永远闭上眼睛的银发少年。

锥生零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眼神黯淡了下来。

“在最后的时候,”鲁路修抬头望向突然开口说话的锥生零,他的声音干涩而沙哑,听起来有些刺耳,“一缕说……让我吃了他。”

“他说这样就可以让我得到力量,就可以保护你。”锥生零抬起头,鲁路修看到他流下的眼泪,和那双透着满满的难过的眼睛,“一缕说,这是他最后可以为你做的事情了。”

“哥,我心里难过。”

已经快要比他还高的银发少年,在他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鲁路修沉默着拉过他的手,锥生零顺着他的力道踉跄了两步,跌跪在他面前,将脑袋埋在鲁路修并不很强壮却足够令人安心的怀里,声嘶力竭地哭泣。

“我知道,我都知道。”

很轻的声音,鲁路修抚着痛哭的弟弟的发丝,闭上了眼睛。

是他的错,明明许下了守护的诺言,却没有能够保护他。

锥生一缕死了,死在和他近在咫尺的地方,为了他而死去。

鲁路修知道,终其一生,他都无法忘记锥生一缕。

那个从生到死,用整个生命追随着他的锥生一缕。

锥生一缕,我的弟弟。

一路走好。

“带一缕回家吧,零。”鲁路修看着已经站起身的锥生零,最后为锥生一缕整理了一下衣服,“优臣在学院外面等着你们。”

锥生零没有说话,依言小心翼翼地抱起锥生一缕,转身朝外走去。

鲁路修指的是让他带锥生一缕回骑士团,锥生零没有反驳,他知道,锥生一缕会愿意呆在鲁路修在的地方。

“你不回去吗?”走到门口的时候,锥生零轻声问道。

“……不了。”鲁路修沉默了一下,声音听起来似乎隐着叹息,“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菲尔斯会和你们一起回去。”

锥生零顿住了开门的动作,门外的某个熟悉却令他讨厌的气息,属于那个纯血种。

“我听菲尔斯说了,你和玖兰枢的事情。”

鲁路修睁大了眼睛,望向他的背影。

“哥,如果是你的决定,我不会反对。”

没有回头的锥生零没有看到,在他身后的鲁路修,那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色。

打开门,玖兰枢就站在门外,一双暗红色的眼睛静静地望着他。

锥生零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只是珍而重之地抱着怀里的一缕,一步一步走出了他的视线。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带一缕回家。

“回来了,枢。”

他爱着的少年就坐在床边,浅笑着看着他。

黑发紫瞳,面容清俊。

暗红与深紫相对,玖兰枢眼底渐渐有了久违的热意。

他走过去,坐在鲁路修身边,伸出手缓慢而用力地将他紧紧地揽进怀里,额头抵在他的颈侧,呼吸间充斥着他最眷恋的味道——

“鲁路修,鲁路修……”

一遍遍地呢喃着他的名字,郑重而深情。

你是这世间,我最珍爱的人。

玖兰枢能够感受到,被他拥住的少年迟疑片刻,随即伸出手,缓缓地回抱住了他。

于是,唇角的幸福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泛出连月光也无法比拟的华彩。

“枢,我们离开这里吧。”

在他怀里的少年声音闷闷地传来,玖兰枢侧过头,闭上眼睛轻吻他的发丝。

“好。”

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我的,鲁路修。

就在当天晚上,他们离开了黑主学院。没有惊动任何人,无论是夜间部的吸血鬼还是骑士团的人。

没有目的地,没有出行计划,没有要做的事,也不管各自繁忙的事务。只是两个同样担负着太多沉重责任的人,在战斗终于结束的夜晚难得地任性。

鲁路修看着拉着他的手穿梭在街道和人群中的玖兰枢,对方眼中从未有过的轻松令他无论如何开不了口,说出残酷的话语。于是只能握紧他的手,任由对方拉着他的手,带他走过一个又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街道。

整整半个月。

他们去爱琴海冲浪,在阿尔卑斯山脉中最原始的森林里散步,在斯里兰卡的小镇里忘情地拥抱亲吻。

当半个月后,鲁路修接到了菲尔斯电话的时候,他知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心缓缓地沉下去。

时间到了。

黑发的高挑少年闭上眼,深深地呼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深紫色的眼睛已经宁静一片。

所有的情绪被很好地掩起,鲁路修兰佩鲁奇再次竖起心防,用尖锐的刺挡住了所有人的窥探和接近。

半个月,是他给自己和玖兰枢最后的期限。

当太阳再次升起,鲁路修兰佩鲁奇和玖兰枢之间,只是熟悉的陌生人。

仅此而已。

握紧手中的电话,鲁路修推开房门,玖兰枢坐在窗边,安静地看着手里的书。听到他进来,俊美的纯血种吸血鬼抬起头,露出一个温柔的浅笑。

“怎么,出了什么事吗?”

鲁路修深紫色的眼睛里寂静一片,久久地看着玖兰枢没有说话。

长久的沉默,令玖兰枢渐渐敛起了笑,合上书站起身走到他身前,眼中是再纯粹不过的担心。

“到底怎么了?”

他垂下眼帘,深深地看进鲁路修的眼睛,随即惊愕的发现,他没有办法探知到面前这个人的情绪。

鲁路修的眼睛,太净了。

干净的纤尘不染,被完全剥离了所有的情绪,这样的鲁路修让玖兰枢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个满身防备、无懈可击的鲁路修。

从鲁路修进门起就隐约而起的不安渐渐扩大,像是一个黑洞,令玖兰枢恍然觉得这些天来的幸福都像是一个荒诞的梦。

然后他看到面前的少年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听到他说——

“枢,我们分手吧。”

手中的书,“啪”的掉在了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分手了分手了终于分手了~~~~

玖兰枢会有什么反应咧~~~我要好好想一想……

PS.这文就快完结了,有木有想看的番外?现在征集创意~

PSS.有人想要这文的定制吗?我看看人数多的话,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