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番外

小说: [CODE GEASS鲁路修]黑皇子的骑士 作者: 暮期 更新时间:2015-03-15 17:47:38 字数:5482 阅读进度:111/112

阳光穿过透亮的玻璃照射进房间,穿过浅色的窗帘后转换成了柔和的亮色,为房间里考究精致的摆设添上一抹温暖的色泽。

柔软的大床上,黑发的少年被深棕色头发的俊美青年揽在怀里,一只手横在他的腰上,松松地将他圈进自己的领地,另一只手被他枕在颈下,仿佛完全感觉不到酸麻一般就这么动也不动地被他枕了一夜。

“唔……”黑发的少年动了动,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似乎就要醒来。只是很小的动静,却让抱着他的人立刻睁开了眼睛。

“还早,再睡一会儿。”玖兰枢凑过去,轻轻地吻他的眼睛,暗红色的眼睛蕴满了温柔。

枕在他颈窝的黑发少年缓缓地睁开眼睛,深紫色的瞳仁清透而美丽,带着刚睡醒的茫然。不见了往日里运筹帷幄的深沉清贵,在恋人怀里醒来的鲁路修看起来有些难得一见的无辜和慵懒,乍一看竟有些可爱。

玖兰枢含笑将他每一个细小的表情和动作收进眼底,仿佛是在欣赏着最喜爱的宝物,不自觉地将心爱的恋人更紧地揽进怀里:“再多睡一会儿吧,你这些天忙着king的事情,都没有好好休息。”

心疼地摸了摸鲁路修眼下淡淡的青痕,玖兰枢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唇角,轻手轻脚地起床,拿过放到床边矮凳上的衬衣长裤,穿好后一手撑在床上,俯□看着他。鲁路修眨了眨眼睛,反应慢半拍地缓缓点了点头,眼睛又慢慢地闭了起来。

等他再次睡着,玖兰枢这才静静地离开房间,带上卧室的门。

“唔,爸爸呢?”粉雕玉琢的女孩子站在楼梯处,手上拎着一个小书包,有着细细软软的墨色头发和璀璨的金色眼瞳。她一只手还放在楼梯扶手上,身上整整齐齐地穿着漂亮的学校制服。

“埃丝特,爸爸这两天累坏了,我们让他在房间里多睡一会儿,好不好?”玖兰枢走到她面前,蹲□和她平视,暗红色的眼睛内敛而美丽,伸手接过埃丝特手上的书包,“先去吃早餐,等一会儿我送你去学校。”

埃丝特一双明亮的金色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握住了玖兰枢伸到面前的手,跟着他走到早餐桌前。

“埃丝特,睡得好吗?”金发蓝瞳的英俊吸血鬼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过来,把手中热腾腾的可口早餐放到桌上,走到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的小姑娘面前,伸出手顺了顺她的头发,俯□笑着问道。

“嗯,菲尔斯叔叔早上好。”埃丝特点点头,一双大眼睛望望他,又看向坐到了对面的玖兰枢,“玖兰叔叔早上好。”

玖兰枢笑笑,菲尔斯又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在她身边坐下来。

“鲁路修呢?”菲尔斯看向对面的玖兰枢,问道。

“他前两天累坏了,我让他多睡一会儿。”想到鲁路修这两天不眠不休地忙碌,玖兰枢微微皱起眉头,“等会儿我送埃丝特去上学。”

菲尔斯没有再说什么,轻轻地点点头,难掩担忧地看了一眼通往二楼鲁路修房间的楼梯。

一直安静地吃着早餐,听他们说话的埃丝特放下了银质的餐具:“爸爸很累?”

不等他们回答,黑发金瞳的小姑娘想了想,小大人似的皱了皱眉头:“那埃丝特要好好努力,以后帮爸爸的忙,爸爸就可以不用那么累了。”

“埃丝特真乖。”一个清润的声音自楼上传来,玖兰枢和菲尔斯回头望过去,黑发紫瞳的年轻男人正缓步走下来,看到埃丝特明亮的金色眼睛的时候温柔地勾起唇角。

“爸爸!”埃丝特看到他,眼睛亮了亮,扔下手里的餐具,小步跑过去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的腰。

鲁路修伸出手臂接住了扑到怀里来的女儿,弯腰抱起她,走回餐桌旁把她放到自己的位置上,顺手拉开了埃丝特身边的椅子:“快吃饭吧,埃丝特,等一下上学要迟到了。”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菲尔斯不赞同地看着他,眉头微微皱起,“你好多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

“没关系,前几天忙,都没有好好抱抱埃丝特,等我送她上学之后回来再休息。”鲁路修朝他笑笑,低头亲了亲埃丝特的脸颊。面前的盘子里被放进了一份抹了厚厚果酱的土司,抬起头,玖兰枢收回手,示意他也要好好吃饭。

不再说话,餐桌上一片安静。

“走吧,埃丝特。”早餐结束后,鲁路修抓起一旁的车钥匙,拿过埃丝特的书包,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衣角被拽了拽,鲁路修回过头,埃丝特一只手拉着他的衣角,皱眉打量着他,半晌撇了撇嘴:“不要爸爸送我,我要玖兰叔叔送,他答应了的。”

说着看向玖兰枢,征求他的同意似的微微睁大了眼睛,精致的五官看起来就像是洋娃娃一样可爱。

玖兰枢眼底一暖,这是个心疼爸爸的好孩子,在她期盼的眼神中点了点头,走过来拿过鲁路修手里的钥匙,就要抱起埃丝特。

“不要玖兰叔叔抱,我要自己走。”埃丝特不愿意地扭了扭小身子,抬起头看着鲁路修,“爸爸快去休息!”

鲁路修心底暖暖的,弯下腰拍拍她的脑袋,在女儿认真的视线中承诺:“等埃丝特走了,我一定好好休息。”

埃丝特这才点点头,又看向菲尔斯:“菲尔斯叔叔要监督爸爸,不许他再忙了。”

菲尔斯好笑地看着小大人似的埃丝特,朝有些哭笑不得的鲁路修挑了挑眉。

果然,有个女儿督促着,鲁路修在改正坏习惯方面比以前听话多了。

“今天晚上,零和优姬该过来了吧?”看着玖兰枢开车载着埃丝特远去,鲁路修端起一旁咖啡,问道。

“嗯,昨天是接到他们的电话,你忙着king的事情,我就没有特意跟你说。”菲尔斯拿起一杯牛奶换过他手里的咖啡,看着他不满地挑眉依旧不为所动,“不可以在大早上喝咖啡,如果困的话就去睡。”

鲁路修看他一副“你再这样,我就跟埃丝特告密”的威胁样子,无奈地喝了一口牛奶:“真是的,现在你们都开始用埃丝特来威胁我了。”

菲尔斯笑笑,没有说话。

三个月前,某天鲁路修又不分白天黑夜地忙着骑士团里的事情,在得知父亲连续四天没有好好休息的情况下,年仅五岁的埃丝特冲进鲁路修的书房,抱着他的腰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用力把鲁路修往外拽。

大颗大颗的眼泪簌簌地落下来,精致的小脸哭得惨兮兮的,埃丝特边哭边说着“爸爸不睡的话,我也不要睡了”的话。鲁路修当场扔下所有没有做完的事情,抱起女儿回到房间里,拍抚着她的背,赌咒发誓再也不会这样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从那以后,埃丝特就成了对付鲁路修的不二法宝。

“菲尔斯,我想把骑士团交给优臣。”

鲁路修背对着菲尔斯,面对着窗外明媚的春色,声音里有着思虑周详后终下决定的坚定和久违的放松。

菲尔斯一惊,只听鲁路修接着说道:“前两天,我看到埃丝特一直在书房附近走来走去,后来枢告诉我,埃丝特想和我一起玩拼图,可是因为看我一直在忙,就不愿来打扰我。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说出让我陪她玩的话,只是让我好好休息。”

“她是个好孩子。”菲尔斯说道。

“当然,可是菲尔斯,我发现我已经没有留在战场上的必要了。”鲁路修转过身,深紫色的眼睛坚定而温柔,“我已经厌倦了战争,当初为了娜娜莉,我不得不踏足战场,用数不清的鲜血和生命来为铸成新世界的基石。可是现在,我累了。”

“我有着永无止尽的生命,时间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可是我不愿意再把我的时间浪费在那些本没有必要的杀戮上。我想陪着埃丝特长大,我想亲手教她去认识这个世界,我想……陪着你们。”

菲尔斯安静地听着,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微微有些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我想陪着你,陪着枢,还有零和优姬。”鲁路修走到他身前,微微地笑起来,眼睛明亮地像是天边最闪耀的晨星,“这么久以来,你们陪着我做了我想做的任何事情,虽然我一直都没有说,但是我都知道,菲尔斯,我知道你们为了我付出了多少。”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在我面前被人枪杀,妹妹失去了双腿和眼睛,我们被当做外交工具送到了敌国。那个时候起,世界在我面前展现出了最残忍的一面,我看不到希望,没有人可以让我依靠,我想活下去,想让娜娜莉即使没有任何力量也能够不受欺凌的活下去。”

菲尔斯微微动容,他一直知道鲁路修必然有着非凡的过往,也一定是壮烈而惨痛的,可是真的听到的时候,还是难以抑制内心深处的疼痛。

他的王,在没有他们的时候,到底受了多少苦?

“没有别人可以帮我,可我必须撑下去,即使我也会很累也会很痛……我不能退,我身后是我完全没有力量的妹妹,退一步……就是死。”

“菲尔斯,孤身一人对抗整个世界,听起来或许很伟大,可是,”鲁路修想起了当初制定零之镇魂曲的那个晚上,漂亮的深紫色眼睛有一瞬间的暗淡,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没有经历过的人,绝对无法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和孤独。”

菲尔斯望着他微微颤抖的睫毛,缓缓地低□,单膝跪在他身前,双手珍而重之地拉起他的右手,垂首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他的手背。

过了一会儿,鲁路修像是从那段痛彻心扉的记忆中回过神来,他深呼一口气:“可是,那些都过去了。”

从他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那些刻骨铭心的过往,就永远只存在于他的记忆中了。

“现在我有枢,有你,还有零。有时候我会想,也许我不需要再那么累地活着,生命那么漫长,我也可以安下心来,会有人愿意并且有能力保护我。”

“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我想试着……依赖你们。”

“你们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

菲尔斯望着那双眼睛,水洗一般透彻明净的深紫色眼瞳含着浅笑,那些惨痛的过往仿佛没有在那双眼睛里留下印痕,却在面前这个人的灵魂中刻上了永不磨灭的痕迹。

他低下头,轻轻地亲吻他的手背。

“yes,my lord.”

“鲁路修呢?”玖兰枢送埃丝特回来,刚进门就问道。

菲尔斯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闻言头也不抬地道:“在睡觉,你们走了没一会儿,我看他一直没精神,就让他回去休息。”

玖兰枢点点头,随手将车钥匙扔到茶几上,刚要上楼,听到菲尔斯问道:“你动手了?”

玖兰枢微微勾起唇角,暗红色的眼睛透出一丝冰冷,眼底满是嘲弄:“有人不安分了,小虫子而已,已经除掉了。”

“埃丝特没事吧?”

“没事,星炼留在学校保护她。动手的时候没让她看到,我是在送她回来的路上处理的。”顿了顿,玖兰枢接着道,“已经知道是谁动的手了,不需要惊动鲁路修,我会处理好。”

无论是谁,都不可以打扰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

“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

快要踏上二楼的时候,楼下传来了这样的声音,玖兰枢轻轻笑了笑:“那我就先谢谢了。”

推开门,阳光透过落地窗洒满整个房间,吸血鬼过于敏锐的感知让他能够清晰地听到放下的床幔中那个轻缓的呼吸。自然而然地放柔了眼神,暗红色的美丽眼睛蕴满了令人心都要融化的温柔和深情,玖兰枢慢慢地走过去,轻轻地掀起床幔。

暗金色缎带滚边的深蓝色床幔挡住了射到床上的阳光,保证床上睡着的人能够安稳入眠。鲁路修躺在king-size的大床上,身上白色的床单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让平日里深沉莫测的男人平白多出一种孩童般的无辜和天真。

玖兰枢坐在床边,轻缓的动作小心的没有打扰到鲁路修的安眠。他专心的看着鲁路修,耐心而认真,仿佛只是看着他,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像是感觉到他的气息,没一会儿,鲁路修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向清透干净的深紫色眼睛漫上一层朦胧的水雾,还带着睡意的眼睛看向床边坐着的人。

“枢?你回来了。”看到是他,鲁路修微微抬起的脑袋又安心地倒回到枕头上,眼睛再次闭了起来,慵懒地在枕头上蹭了蹭,像是一个因为贪恋被子的温暖而拒绝起床的孩子,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他没有看到,一直注视着他的玖兰枢眼睛微暗,眼底闪烁着莫名的神色。

“嗯,我回来了。你呢,休息好了吗?”

很正常的问句,却好像隐藏着什么别的,刚睡醒的鲁路修没有注意到这些,径直答道:“好多了,你和菲尔斯不用太担心,我没问题的,这些我都已经习惯了。”

“是吗?”玖兰枢因为他对自己身体的无所谓态度而挑了挑眉,转身坐上床,放下了床帐,昏暗的光线无法影响他的视力,而被床幔划分出的有限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呼吸可闻。

一双有力的手臂揽过他的肩膀,让他半躺在自己的怀里,鲁路修顺着他的力道挪了挪位置,鼻息间是已经无比熟悉安心的蔷薇香气,他眯起眼睛,看起来像只在太阳下伸懒腰的高贵骄傲的猫。

一只手在他背后一下一下有节奏的轻抚,满怀着爱意和呵护的动作令鲁路修又有些想睡了,像是想起了什么,鲁路修打破了床幔中静谧温馨的安静。

“对了,枢,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

“你没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跟菲尔斯说过了。”鲁路修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唇角微微勾起,眼睛明亮而干净,“我要把骑士团交给优臣。”

背后一直轻抚着的手微微一顿,玖兰枢垂头看着他,暗红色的眼底有着逐渐燃起的炽热火焰,英俊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为什么?”

把骑士团交给优臣,也就意味着鲁路修要走下king的王座,离开战场,离开他一手创立的军事帝国。

从未说出过这样的话,一向好强又倔强的鲁路修有些迟疑,白皙精致的脸庞漫上一层浅浅的红晕:“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我想,也许我不再需要像以前一样活着那么累。我在乎的人有着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我想试着……相信你们。”

“即使什么都不去操心,什么都不去想,你们也会保护我,我可以不用再小心翼翼地考量着一切,可以试着去依赖你们。”

“我想试一试,”鲁路修的声音带着笑意,眼睛明亮而温柔,望向玖兰枢的视线是从未如此明白直露的依赖和信任,“我相信你们的承诺,我想……换一种生活。”

“玖兰枢,我相信你。”

作者有话要说:字母君发不上来,所以只能放到定制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