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弹指千年

小说: 洪荒之山海异世 作者: 丕格 更新时间:2020-05-23 07:06:24 字数:3613 阅读进度:61/63

荒古纪元中,两千年的时间不过弹指一挥间,距离天夔晟宴开启不过还有十个春秋而已。

自两千年前四疆中的众多魔族应召赶到不夜天城,经过寒梅令血脉测试的层层筛选,绝大多数的魔族因血脉不精铩羽而归。

但仍有一小部分魔物证得自身血脉精纯,这些人就此定居在魔都之中,其中一部分人归入四大家族与林缘殿的麾下,静静等待着天夔晟宴的到来。

还有一部分人在不夜天城中凭空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在强者至圣的真魔中,人没就没了,死就死了,弱者的生死,不会有人询问半句,这些人的最大价值就是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不夜天城中张灯结彩,热闹非凡,铁红色的灯笼挂满整个魔都,在这片单调匮乏的漆黑中添加了一笔浓墨重彩。

林缘殿作为不夜天城的新晋势力,建殿之初虽震惊了半个魔界,但却并不被看好。

也许,只是昙花一现罢了。

毕竟是一些不成气候势力汇聚而成,即便掺和到一起也是一群废物,至少以东师傲狠为主的四大家主是这样想的。

不过,众人目光逐渐被林缘殿所吸引,很快便放弃了这个愚蠢的想法。

早在一千年前,一个名为罗刹的女子破天荒的突破到准圣境,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

魔都之人虽然议论纷纷,但不过是一个准圣而已,东师傲狠等人并未放在心上。

不过精彩接踵而至,鞭炮不是一声响,自罗刹突破准圣后的一千年中,修罗、骨绝、荼苓、焚目四人陆陆续续的步入准圣境。

即便魑音、魅情、魍火、魉生四人底子薄,也已晋升到了大罗巅峰。

不仅如此,罗刹更是在三十年前突破重重阻碍,踏入准圣巅峰的圆满境界。

这一连串的境界突破不知令多少人惊掉了下巴,其他徘徊的势力见到苗头后,陆陆续续加入林缘殿,渴望那一丝机缘。

魔都之中血脉至圣,统治不夜天城数千万年的四大家族怎么也没想到,区区杂鱼晋升竟如此之快,而且还都是他曲麟正的麾下。

四位家主终于开始正是这股势力,可是此时却已经为时已晚。

待到众人发现林缘殿的恐怖之时,林缘殿已经成为四大家族也不敢招惹的存在。

此番变故太过惊人,即便是罗刹女等人也是如梦似幻,咸鱼翻身放在以往是闻所未闻,而如今就发生在她的身上。

林缘殿一众领主对玄坤当日剥离精血的恩情铭记于心,而玄坤也在不知不觉间在众人心中化作神祈般的存在。

林缘殿实力大增后并未扩张领土,也同样并未插手不夜天城中的政务、军胄、商业,犹如一片不争的净土,安静的屹立在真魔宫脚下。

其实也并非是林缘殿之人不想,实则修行的玄妙太过醉人,众人一心放在修炼之上,哪还有心思去插手这些琐事。

玄坤与林缘殿内勤奋的景象背道而驰,剥离精血的前几年,玄坤还能悉心温养体内的精血,随着体力的逐渐恢复,以他的性子定然是坐不住的。

逍遥自在,犹如闲云野鹤,一言不合便跑到宫音阁、闻人府、子桑坊以及铁鹞营这些地方惹是生非。

两千年间,玄坤怕是都要被闻人子赶出数百次,至于宫音阁,有宫音羽这位小祖宗在,玄坤无论多闹腾,宫音宫与其他几位兄弟也不敢说出办个不字。

倒是东师傲狠的态度极为微妙,不仅不嫌玄坤太过恼人,还隐隐主动结交,二人两千年间竟成为了“挚交好友”。

但玄坤在子桑坊却碰了一鼻子的灰,起初的十数年,玄坤是连子桑坊的门都进不得的。

事后经闻人丑提点,玄坤终知子桑折枝为何对他闭门不见,全然是与姹嫣的谣言之事。

玄坤心思何等玲珑通透,自那以后,每日必来子桑坊,今日送灵宝,明日送灵宝,后日还是送灵宝,子桑坊的门口被琳琅满目的灵物堆满。

子桑腊梅将这些物件清理了一遍又一遍,玄坤仗着身家雄厚,送的不厌其烦,但仍无缘子桑折枝一面。

几经思虑,玄坤提笔写下一首诗,差人送至子桑坊,交到了子桑腊梅的手中。

不知是被玄坤连日送宝所打动,还是今日的别出心裁,子桑折枝竟放下手中纺线,从子桑腊梅的手中接过信件。

子桑折枝小心翼翼的揭开封泥,信纸上写着笔法瘦劲清峻的诗词跃于眼前: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子桑折枝读到最后一句,不经意间轻笑了一声,转而又恢复了往日的冷若冰霜。

这封信似乎成了一个敲门砖,玄坤次日来,此女竟破天荒开门相见,着实乐坏了玄坤,但闻人府内的某人却因此黑下了脸。

玄坤宛如一个纨绔子弟,在嬉闹中度过两千年,但林缘殿的异象在先,谁也不敢轻视这个并不怎么正经的新晋殿主。

距离天夔晟宴开启还有十年,真魔四疆中,除了大长老梼杌外,饕餮、穷奇与帝江三位先天神魔带着浩浩荡荡的部下,正如火如荼的赶向魔都。

真魔宫那间密室中却显得安静的多,墙壁上挂满了形形色色的人物画像、地标以及写满小字的纸条。

各个人物、地标与纸条之间以红线相连,化作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大网。

玄坤拄着下巴,正在欣赏墙壁上的杰作,追风站在一旁不解的问道:

“兄长大人,你来到这就开始忙活,这究竟是什么呀!”

“这是智慧!”

玄坤似乎因被追风打断而感到不悦,眉头皱的极深。

“小风儿快过来,要不然一会殿下又要忍不住想抽你了,嘿嘿……”

姹嫣将一盘清洗干净的灵果放在桌上,擦了擦手,对追风招了招手,轻快的笑道。

“姐姐,你怎知我想抽他!”玄坤转过头对姹嫣说道。

“你那点小情绪都要写到后脑勺上了,怕是瞎了眼也看得出!”姹嫣对玄坤调侃道。

“有些人不仅没瞎,瞪着两只大虎眼都看不出来!”玄坤掠过追风,径直走向姹嫣,阴阳怪气的说道。

“姹嫣姐姐,他是不是说我呢?!”追风挠了挠头,也赶紧走了过去。

“你们两个别闹了,赶紧说正事!”姹嫣掩面轻笑,对二人督促道。

“如今四大先天神魔马上要聚首魔都,他们所行之事也逐渐清朗,我猜测他们谋划之物不外乎两物。”

玄坤探过一枚果子,在鼻下深吸一口,瞬间沉浸在果香之中,忍不住大快朵颐。

“哪两物?”追风迫不及待的问道。

“起开!”

玄坤伸手按住追风的小脸,甚是嫌弃的将他一把推开。

“姹嫣姐姐,你看看他!”追风嘟着小嘴,气呼呼的跑到姹嫣身边侧。

“其一,真魔本源,其二,追风的圣主之位。”

玄坤随意的找了把椅子做了下去,翘起二郎腿,一边啃着果子,一边不紧不慢的道来,显得满不在乎。

“什么?!他们敢?他们当年不是立下血誓……”姹黛眉微蹙。

“姐姐,你身为圣人,难道还不清楚血誓根本约束不了圣人?”

玄坤出言打断了姹嫣,挑了挑眉,继续说道:

“闻人氏与子桑氏结盟已是不争的事实,自我建立林缘殿后,通过手中暗线发现东师傲狠暗地里也与那闻人氏结盟,表面上看似是闻人子,但背后却另有其人,只是此人隐藏的太深,我还没看不透。”

“兄长大人,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追风像个小孩子,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崇拜的看向玄坤。

“你以为我这两千年来是在干什么!”玄坤没好气的白了追风一眼。

“与你那些狐朋狗友苟且度日!”

追风心直口快,想都没想的回道,当他看到满脸黑线的玄坤时,“呀”的一声跑到姹嫣的身后,猫了起来。

“小风儿再这般嘴欠,姐姐恐怕也帮不了你了!”

姹嫣轻声一笑,拍了拍身后的追风,追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唯唯诺诺的看向玄坤。

玄坤白了一眼追风可怜无辜的小眼神,忍不住想要狠锤一顿,但是姹嫣挡在他身前,也不好动粗,玄坤冷哼了一声便不再搭理追风,继续说道:

“魔源与圣主之位这两件事虽然只是我得推断,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绝对没错,闻人氏抽取他人血脉强行提纯体内的饕餮血脉,此种急功近利之事明面上是在增加修为,可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子桑氏日夜赶工天夔晟宴的朝服,明面上是做了一单生意,但是这单生意对子桑氏真的这么重要么?如此殷勤,恐怕其中有诈!”

“至于宫音氏,心思单纯,这兄妹五人醉心音律,与世无争,但是他们背后的存在究竟如何,那就不好说了!”

玄坤将心揣测尽数说与二人。

“魔源是他们必谋之物,因为闻人氏此前交由我一件事,说是重中之重,让我在天夔晟宴的朝拜后将神像掠走。”玄坤回想起当日闻人子的嘱托,继续说道。

“什么?他们敢!你若真的当着众人的面做了,必然会成为天下共诛!”追风说道。

“偷偷的不就可以了!嘿嘿……还有一事呢,闻人子在前些年间嘱咐我,在天夔盛宴中杀了天音五子,将尸身完好无损的交给他!”玄坤又补充了一句。

“还有一事!”玄坤晃着手中啃一半的果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能不能一次说完!”追风急的探出头。

“你让我锤一顿,我就一次说完!”

玄坤又啃了一口果子,白了追风一眼。

追风好气,又不敢撒,只能诺诺的把头缩了回去。

玄坤将果子啃干净,将果核随手一扔,淡然自若的说道:

“我的身份早已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