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初见王翼

小说: 江湖侠道行 作者: 阳歌乄天钧 更新时间:2020-03-26 07:13:33 字数:4686 阅读进度:15/15

月光如银练飘洒,在田野溪流间蒙上一层淡淡光辉。

月牙村,静静地匍匐在这安静祥和的氛围中,恍如沉睡。

结束了一天劳作的田老六伸了伸懒腰,扭了扭酸困的脖子,缓缓向家中走去,敦实略显浑圆的身形在月光下也拉伸出一条长影。

“累死了,果然还是岁数大了,呵,这腰,这脖子,这腿,就跟不是自己的似的。”

田老六摇摇头感叹着,推门进入房中,点燃了油灯,黑暗的房间顿时亮堂起来。

“这臭小子平时大大咧咧老惹麻烦,如今不在,一个人还挺无聊的。”他走到田小六的床边,将略带凌乱的床铺整理好,将桌子上的物件摆放整齐,不禁自嘲了起来。

“不过出去见见世面也好,等再过两年,给他举办个像样的成人礼,也就不需要我管了,再给他找个媳妇,嘿嘿我就能等着抱孙子了,嗯,阿月那丫头就不错……”田老六笑眯眯地盘算着以后的日子,脸上满怀憧憬。

……

“阿嚏!”正走路的田小六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把江灵露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小六?着凉了?”江灵露奇怪的看着田小六,这种天气也不像能着凉的样子啊。

“哈,没事没事,好像鼻子突然痒了一下,没什么问题。”田小六摇摇头,表示没事,自己也摸不着头脑。

江灵露见他无妨,便不再多问。二人刚刚从点茶师那里出来,打算再往前逛逛,这一路上新鲜的,奇妙的事物让二人都大开眼界,也给二人留下美好深刻的印象。

正走着,突然,江灵露听到一丝动静,她停下来看了田小六一眼,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田小六闻讯便也停下脚步,细心听了起来。

“好像,是哭喊声!”田小六仔细听了听,瞬间睁大了眼睛,惊讶道。

他们俩迅速寻找哭喊声的来源,此时所在的路段,人并不多,很快,他们便锁定路旁一个较为偏僻的巷子里。

“走,我们去看看。”江灵露拉着田小六便闯进巷子里。巷子并不深,只是少有人来,很快他们便找到了来源。

只见一个大汉满脸横肉,留着络腮胡,正在用一根鞭条抽打着一个人,边打还边骂:

“他妈的,你个小兔崽子,才偷这么几个铜板,还不够老子一顿酒钱,老子白养你了,你还敢逃跑,看老子不打死你!”

说着便加大了力度,抽的愈发凶狠了起来。

而被打的人一边求饶一边哭喊着,哭喊声很快盖过了求饶声。

二人赶到后定睛一看,瞬间便怒火上涌,原来被打的是一个年仅八九岁的孩子,此刻身上已经被打的鲜血淋漓,泣不成声。

“住手!”江灵露率先出手,用背后的油纸伞挡住抽下的鞭条,然后护住受伤的孩子,田小六则一拳轰向大汉面门。

“你们是什么人,敢多管老子的闲事!”大汉用胳膊挡住田小六这一拳,却被震退一步,他甩了甩有些麻木的胳膊,又惊又怒地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五尺多高的汉子,居然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下手还这么狠,你还是人吗?”田小六义愤填膺地看着大汉,拳头不自觉握的更紧了。

“不必跟他废话,这样的地痞无赖,只有把他拿下送到官府才行。”江灵露安抚着受伤的小孩,用手帕轻轻地擦拭着他身上的血迹,转过头来,盯着地痞一字一句道。

“哪来的野小子和小丫头敢多管闲事,老子救济了他,他就得听老子的,要打要罚也是老子自己的事,这是规矩。开封这么大,哪轮得着你们当出头鸟,识相的一边去,别妨碍老子,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

地痞啐了一口唾沫,一脸狰狞地看着二人,看他俩弱不禁风的小身板,显然已经当成初出江湖的菜鸟了。

“规矩?好,那本姑娘就来打破你这破规矩,小六,我们上,给这家伙好好长长记性!”

江灵露说罢便一马当先,纸伞一点,瞬间便袭向地痞中路,地痞慌忙用双臂格挡,然而预料中的攻击并没有出现,只见江灵露在一瞬间便转换方向。

一个轻旋,犹如灵蛇吐信,速度之快幻洒出一片伞影,刹那间便从攻击中路转为下盘。

“啪!”

只听一声脆响,江灵露的纸伞便打在了地痞的膝盖上,地痞一下子膝盖吃痛,不由自主地半跪在地,一手撑地,疼的龇牙咧嘴。江灵露这一击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暗含内劲,地痞只觉膝盖酸痛麻木,一时半刻还很难站起来。

“嘿,看我的!”地痞刚回过神来,只看到眼前一只拳头冲过来,田小六坏笑着一拳打向他的面门。

地痞眼前一黑,瞬间便天昏地暗。

“娘的,原来不是软茬子……”

地痞欲哭无泪,田小六这一拳让他感觉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掀翻了染匠坊,眼前五颜六色,内心五味杂陈。

“哈哈,小六,我发现你总喜欢冲脸招呼啊,这个‘恶习’得改改啊。”江灵露看着地痞被打出来的黑眼圈,还有鼻孔淌出的那一条血印,不禁一乐,笑着揶揄道。

“嘿嘿,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田小六听出了江灵露的玩笑之意,便顺口答应。接着他看着地痞,捏了捏拳头,“一本正经”地问道:

“这位大叔,你刚刚不是说要对我们不客气吗?怎么现在趴在地上了呢?快起来,咱们再招呼招呼。”

地痞一听这话,更是涕泗横流,早已没有了刚开始的凶狠蛮横,他没想到看似弱不禁风的两个年轻人,却有这样一幅好身手,这回,是碰到硬茬子了。

“你们,你们别太得意,老子跟青蛟帮的兄弟认识,打了老子,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地痞虽然知道打不过两个人,但还是色厉内荏,硬着头皮叫嚣着,企图用青蛟帮的名号吓退两人。

“又是青蛟帮?本姑娘不怕告诉你,我们连陈赛雷那个家伙都敢揍,你以为你搬出青蛟帮就能吓到我们?青蛟帮,我们也不会放过的,小六,继续揍他!”

听到江灵露的话,地痞的额头冷汗直冒,立刻哭丧着脸求饶:

“别,别,少侠,女侠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出来也是混口饭吃,你们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地痞哭丧着脸,暗骂今日未看黄历。

“哼,原来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下有小,那还对这个孩子这么狠,像你这种人本姑娘更不会放过!”

说罢江灵露便拉着田小六狠狠地揍地痞,两个人拳打脚踢,打的不亦乐乎,很快便轮到地痞大声哭喊,旁边被打的小孩看的双眼直发愣。

“饶,饶命啊,哎呦,我再也不敢了!”地痞被打的抱头鼠窜,无奈二人身手都比他好,只能连连求饶。

而他们这边的动静很快便被其他人注意到了,不一会便有不少人聚集过来,本来还想劝一劝,可是当他们看到被打的人后,便立刻拍手叫好:

“原来是马六子这个地痞无赖,这家伙经常唆使一些孩子偷盗,活该被打,打的好!”众人认出了地痞,立刻便站在了统一战线。

田小六看着周围这么多人,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看着江灵露仍然打的起劲,不禁莞尔,江姑娘确是个性情中人啊。

就在这时,从人群外闪进一个人,没人注意到他是怎么出现的,田小六只觉得眼前一晃,此人便出现在现场中。

“二位且慢!”

好快的身法!田小六与江灵露停下手来,略带疑惑地看着来者。

来者是一位中年男子,面容青白,留有两撇山羊须,身着褐袍,年岁四十上下,一身气息让人看不出深浅。

“鄙人王翼,是这片区域的管事,二位少侠年纪轻轻有如此本事,且行侠仗义,王某佩服。”

“原来是王执事,有理了。”田小六和江灵露听闻是官府来人,便停下手来,回礼道。

“这个地痞为非作歹,是王某失职,感谢二位出手,不知可否将他交给王某,交由官府发落。不过二位放心,王某一定秉公办理,将此案牵连尽数处置。”

王翼虽为官府之人,却谦逊有礼,并不以官职自居,田小六与江灵露二人便也不好拒绝,将地痞交了出来。

而在这时,江灵露突然看到男子身后跟着的一个女子,惊呼了一声:

“姐姐?你怎么在这?”

沈冰从后面走出,眼睛狠狠撇了田小六一眼,然后走到江灵露身边,轻声说道:

“我和王执事是旧识,刚刚商量了一些事,正巧碰到你在这里,便跟随过来。”

随后向王翼介绍:“王执事,这是我家小姐,江灵露。”

“小姐?”王翼眼角轻颤,随即了然。他轻轻一笑,拱手道:

“原来是江小姐,失敬失敬。”

而江灵露略带疑惑地看了沈冰一眼,姓王,旧识,莫非……

江灵露若有所思,不过并未多言,王翼则看向她身边的田小六,微微一笑,拱了拱手:

“这位少侠与江小姐一同行侠仗义,当是英雄年少,不知如何称呼?”

田小六赶忙回礼,答道:“王执事有礼了,小子田小六,与江姑娘是朋友,逛街时碰巧遇到这个小孩被殴打,因此出手,希望王执事能严惩这种恶徒。”

此时小孩子也藏在田小六身后,抓着他的衣服,怯生生地露出半个头来。

“田少侠放心,王某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来人,把此人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王翼一声令下,从人群中走出走出几名捕快,很快便把地痞马六押走了。

人群很快散去,只留下田小六二人和小孩子,王翼以及沈冰。这时江灵露摸着小孩的头,轻声问道:

“孩子你叫什么?你的家人呢?为什么会跟那种家伙在一起啊?”

“姐姐,我叫孟虫虫,我娘是卖花生的,她前几天生病了,家里钱不够买药,我那天去药房赊药,但药房人不肯,把我赶了出来。后来我遇到那个坏人,他告诉我说只要我帮他偷东西,他就帮我娘治病。可是我头一回偷东西,这两天只偷到一点点,他嫌少,所以就打我。”

孟虫虫擦着眼泪,将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江灵露摸摸他的头,帮他擦干眼泪。

“原来如此,小小年纪为了尽孝道,是个好孩子,但是偷东西是不对的,下次千万别听信坏人去做坏事了。”田小六闻言也感慨道。

“嗯嗯。”孟虫虫连连点头,对于救了他的哥哥姐姐,他很愿意听他们的。

“原来是城西孟大娘的孩子,难怪最近不见出来买卖了。不如让我送他回家,一并解决他家的困难如何?”王翼略微思索,便已知晓孟虫虫的情况,并向田小六和江灵露征询意见。

“不用了,我和小六也没什么事,小六,我们把虫虫送回家吧,顺带先帮他把药抓了,怎么样?”

江灵露询问田小六,田小六自然点头答应,俗话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他对于孟虫虫的遭遇也深表同情,尤其看到虫虫也让他想到了李小虎,一样的年纪,却不一样的境遇,所以他很乐意帮忙。

“如此也好,那就有劳江小姐和田少侠了。”王翼对于江灵露的打算毫不介意,始终保持淡淡的笑意。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姐姐,你跟我们一块走吗?”江灵露看了看沈冰,询问道。

“你先走吧,我和王执事还有事说,你送完之后就赶快回客栈吧,别再跟这家伙瞎逛了。”沈冰说着便又瞪了田小六一眼,田小六苦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何沈冰对他有这么大意见。

“好啦,知道啦,那我们先走了。”

于是孟虫虫便领着田江二人向家门方向走去了。很快几人的身影便不见了。

此地也只剩下王翼与沈冰二人。

“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历,为何小姐会对他如此亲近?”王翼背负双手,淡淡问道。

“没什么来历,一个乡下小子罢了,小姐一定是看他有趣,才和他同行的?。不过他要是敢对小姐有什么非分之想,那我绝饶不了他。”沈冰眼睛微眯,顿时一股寒意散发出来。

“那就好,那么这次小姐亲自跟来是教主的意思吗?”

“没有,她对教内事物知道的并不多,这次出来也只是放松放松,你的计划筹备的如何了?”

“原来如此,计划没有问题,一年以后就可实施。只是教主托付所找的东西还未找到,不过据我所知,青蛟帮的那两个人可能会有线索,我这几天已经跟他们接触,相信不久会有消息。”。

沈冰对于王翼的情况不置可否,不过作为同门,她也需要配合王翼把任务完成,如此才不负教主所托。

二人交谈一番后便也离去,巷子很快便恢复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