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朋友

小说: 看一个人的十年 作者: 小武iii 更新时间:2020-05-09 20:57:32 字数:1710 阅读进度:3/13

这个人就要介绍介绍了!姓薛名药晓,卫校夜读班出身,那个年代他可是要自告奋勇报夜校考大学。能说会道,样样精通。这不,富山就是被他的伟大抱负理想所吸引,每一次,福山听后他讲远大抱负后,总是慷慨激昂的站起,说道:等下把钱结一下,讲得不错!他们关系很好,维持他们关系就在不经意间的小插曲,他们意见总能达成一致或相似。大概有次,药晓为了缴卫校的学费,就在自己的专业知识范围做起了倒卖药品买卖,虽然药品符合标准,但这药品没交税收也照样查。可是药晓当时是个雏鸡,在这趟浑水下脚可小心呀!这不,才出货第一单,就被逮个正着。药检委的魔爪,一把网下去,抓到的不只他自己。冥冥中总有巧合,富山正好路过现场。富山的能言善语加上药晓的认错态度,监管者就放行了,富山的言语一句话讲到了重点,就因为药晓是在校大学生,加上又是本市唯一一所本科院校。如果在补充一些,那就是药晓的认错态度与认错书也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凌晨又要到了。零下的夜中富山缓慢的关上门,在门缝关上时刻,富山隐约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富山,富山。等一下!”这时富山正看到他左手拿着两瓶杏花村酒。“你别慌,关门,今天谢谢你哈,这刚从学校回来,就奔你这来了。咱哥俩,喝点!富山想,如果谢我就要点睡觉,你回学校,明天我还要上班,但富山没有说出。这药晓话音刚落,接着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找你,今天赶学校,系主任说先回家待着,他这事头一列,等校主任出差回来再说。刚说完,富山讲:你先进来,把门带上。”转身就在身旁立一个桌子,在尚未上冻的案板上拿出来两根黄瓜,又跑到炒菜桌上剩了半盘花生米。就这样借着月光,哥俩喝了起来。不知多少酒下肚后,药晓开始介绍了“自己”。城里人,从小父母就是干部,在家里父亲管的严,那次父亲吵过后,母亲就来安慰药晓,知道他是个懂事的孩子,会用自己的方式思考。在他小时候母亲的教育方式影响这他,激励着他。也难怪,在出事之后,药晓的思考方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药晓很老实,上高中时不争不抢,不急不躁,平常的孩子一个。很灵性的他身上散发着一种觉悟,不比吃穿,不讲兄弟长短,只盼着那个大学,那个他想象中的大学。药晓很平常,发挥的平常;用的时间平常;交卷也平常,但他还是考上了,本科线仅仅高了五分,想去外地上大学,害怕分数拉下来,就落在本地,上了一所本市唯一一所大学。刚说完,药晓脖子一抬,酒顺着他的喉结到了胃里,随着一声:啊!你那,富山,讲讲你。还没听过你的故事那。

富山这时规矩学的越来越熟练了。药晓酒杯刚放下,就抬起酒杯碰了碰他的刚放下的酒杯,说道;其实俺也没啥好说的,农村的孩子早当家!俺记得,俺爷爷以前是焗长,就是十里八乡,待客掌勺的那种。小时候家里孩子多,哪次爷爷出去忙活总要带一个小孩去,而且只能带一个孩子去。主要是他喜好喝酒,忙活完,喝了酒就回家,不管多远总要回家。我们去主要是照顾他,给他提个心。记得一年冬天,在东家忙活完后,天都黑了,执意要回家,东家怎么拦都不行,没办法之好备一瓶好酒,招待好吃喝后才让他走,刚走路上,伸手就不见五指,东家也担心,就送六里地送到乡道上。可上天做美,送到乡道上就下起了雪,鹅毛般的大雪把庄稼地照应的暗白暗白的。可富山爷爷这时酒劲上来了,一步也不想走,就倒头在庄稼地睡,旁边也没人,更别说劝了。还好乡道有夜行的好心人路过,听着胸口还有气,一个巴掌拍醒,赶巧正是东家的大少爷,东家看着雪越下越大就把大儿子叫了起来,顺着乡道送焗长回家,找到就去他家睡,明个赶早回来,没找到就回家来。讲到这,担心富山爷爷的只有富山的奶奶,家小孩多也只能让小孩跟着他,提个醒。听话的富山跟爷爷最多次,只因他摸清爷爷的脾气,做啥事都先让爷爷来,最后再和爷爷讲,爷爷对富山的期望也挺高。富山在火车站落脚,在饭馆找生计就奔着爷爷的期望来的。富山停下来,看了看大厅的表,时间也差不多了,药晓等下你就别回学校了,凑合着在我这住一夜。带着眼睛的药晓,迷迷糊糊地说:也行,我去洗一把凉水脸,清醒清醒。就这样,富山把药晓带到了炉火旁,富山拿着铺地,药晓在旁边给他拿着被子,动作很娴熟,像是兄弟俩在家铺床那种感觉,很快俩人就在被窝中,带着梦,睡去。